•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入画

    2017-04-19 17:59:06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043





    [backcolor=rgb(36,99,157)][/backcolor]

    [backcolor=#24639d][/backcolor]晨光流动于迷雾的山涧,村的鸡鸣早已暗下。我懒慵地起床,一阵树荫的润气从窗棂飘来,顿时惺忪的眼睛舒畅。从窗口远眺,透过密集的树影,朦胧的山充满云烟,一直蔓延,望不到边缘。深吸一口清新的气息,精神随亮丽的阳光在茂叶里渲染。


    “山重水复疑无路,绿林深处有人家!”禁不住凑吟。

    “今晨风清朗明,可以泛舟游玩!”友焦兄上小楼说。

    于是粗略吃过早餐。那小米特香,杂些野菜,溪水之汤,满舌已是山醉之味,甜滋醇厚。

    顺着潮湿的泥土与草的露珠,来到了树木穿插有序的江边。那树干斜的,直的,弯的,或互相搭肩与拥抱的,姿态各异,和谐亲切;或疏或叠、或宽或细、或圆或方的叶子溢满绿光;一时风来,夹杂浓郁水味,摇曳多姿。沿江的泥石,象从水里突出,土质柔而不僵,湿而不软,以其丰厚涵养林草。我仿佛看到水墨画家,以坚韧的线条,利索地书写,挫折曲直,长短粗细,笔法自如;随墨韵的点染擦皴,黑透幽,白透灵,层次融洽,了了明晰。

    “可以上船了!”焦兄将小船靠岸。


    上罢船。船推波纹,听得水轻揉,细细丝语,水草也柔和此动态。

    那一望的清澈展于眼。涟漪的水面,在阳光的照耀下,泛起夺目的鳞光。时而冒出些鱼虾,象在拥着我们前行。岸的枝叶时时招手,俨然列队的将军,守着美丽的群岛。

    视线从郁葱的山林掠过,直至逶迤的群岭延绵;若隐若现的云黛,不知是烟是峰,只觉大片的龙象向天宇飞逸。那山岩啊,如灵动的笔墨挥洒,方圆婉转,破水破墨,黑白之融,华滋博厚,块面凸现,润涩干枯,浑然而成。一条起伏的溪流,从山的深邃处潺潺而下,愈至江边水气洋扬,迷滢一片,似奏《高山流水》。

    “看!”小船不知不觉驰向山水林泽,发现一座长形的莽莽山岭伏于水面,远远望去如一只雄虎喝水,宛曲的林草,竟成了它摇晃的尾巴!

    “是一风水之地!“渐行渐近,那虎头的形象越逼真,张大的口有一小洞穴,水回漩瞬间“咕噜”地进入,仿佛在吞咽。正叹赏时,忽一阵风生,似长啸,惊飞林中栖鸟,“呼扑!呼扑!”向另一山头落下。



    “那是伏虎将军的墓地!”顺着焦兄所指,隐约见得一古坟之碑立于虎岭。“传说降虎将军在此降伏了魔虎,使民免于难,故立碑纪念!”听焦兄说起,既神秘又具滋味。

    小船继续深入,从山涧驰出,突然豁然开朗。乃见水面宽平,辽远的烟霞似从江里蒸腾而出,缕缕的,在阳光下呈现五色。“此是龙池所在。”焦兄正解说,忽听到飘来清脆柔美的歌声。

    “山清水秀太阳高,好呀么好风眺。小小船儿撑过来。。。。。。“如空中传来的女音,透出山林,掠过水面,整个山水都因之而陶醉了。

    歌声越来越近,正诧异,只见一艘小船从山的背影驰出,一个清秀的女子边划着船,边悠然地唱着歌儿而近。

    ”莺妹!“焦兄挥手喊。

    ”焦哥!“那女子穿着淡紫的短袖裙袄,扎着长辫子,满脸是如花般的笑靥。

    ”你怎么来了?“

    ”我为你们准备晚餐呢!“她弯下腰,一条金黄色的大鲤鱼,张着嘴巴被她提起,”这是我捕的鱼!“

    我吃了一惊,见得鲤鱼的眼睛充满可怜,象是在求救。

    “莺妹!”这鱼有灵性,不能吃!“我忙说。

    “是吗?”莺妹好奇地察看。

    “是啊!你瞧它的眼睛,不是充满泪水吗?”

    果然,那鲤鱼眼珠不止地滚出泪水。

    “真是啊!怎么办呢?”莺妹吓了一跳,感动了。

    “放生吧!让它重归江湖!”


    莺妹沉吟了一下,“好吧!听你的!那今晚你们的晚餐怎么办呢?”

    “阿弥陀佛!”我合掌道,“那米已特香,不用菜已是美味了!”说得莺妹掩嘴笑起来。

    莺妹轻轻地将鲤鱼放入水,并自语自言说:“你不要怪我啊!我不是有意捕你的,这也是我们的缘分吧!”鲤鱼尾巴一摆,窜入了水里。

    我长吁一口气。忽然平静的水面翻滚起来,一条巨大的鲤鱼从水里飞起,金光灿烂地向虚空升去。正惊愕,鲤鱼突然化为千万朵莲花,其中一朵光芒万丈的大莲花上,立着一个白衣持瓶的慈祥女子!

    “观世音菩萨!”不知谁大声喊出。。。。。。



    我因着声音悠悠醒来,眼前一幅山水画逐渐清晰:

    画面群山涌动,林木逐深,濛濛水气流淌。远山空旷无垠,以焦墨点晕,和谐灵动;近水围绕,白茫茫,衬出浓厚的山岩立于天穹下。岩石以黑为主,黑到透静、透亮;以水带墨,以墨破水,交错相用,皴法简约有力,积染浑厚。隐者的屋舍,于密叠的林木里特亮,成了醒目一笔。是啊!雅致的山水,山因人而有了灵性,人因山而超脱尘梏。

    我突然发现,那画与梦境何其相似。一样的山,一样的水,一样的树,还有那缓缓而行的小船,正向幽邃的山水间驰入!



    附图(梁文伟山水画作)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