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写来玩的文字

    阿哥
    2017-05-29 09:03:17
    → 快速回复 点击数:3994

    写来玩的文字





    七十年代末,那时流行功夫。在家乡小镇,几乎每条规模大点的村,都有自己的练武馆,有自己的舞狮队。特别是李杰的《少林寺》热播后,乡下的年轻人疯狂了,都要去拜名师学功夫。每个年轻人都认为自己的师父为天下第一,于是就有纷争了,霎时间,小镇风云突起,那时,学功夫是跟潮流,是为了争强好胜,是为了虚荣。说句现实的话,那就是为结伙打架。


    续《少林寺》后的香港电视连续剧《大侠霍元甲》,让乡下的年轻人更加疯狂了,个个都以为自己是陈真,陈真发型顿时流行起来,满街都是陈真头型。我的功夫是先是跟父亲学的,学真正的功夫是很辛苦的,中国功夫是讲究架马的,要学功夫,就得扎马步,大家从成龙的电影可以感受到学功夫人的艰辛的。小时候晚饭后,各村的晒谷场雪亮一片,鼓声彼此悠扬起伏。我们村也一样,晚饭后,那些堂叔堂哥们就到我家把鼓抬出晒谷场,点了当时流行用的气灯。几十个赤着上身的小伙子,站在谷场中练扎马。那时,父亲总是用竹枝将不愿意学功夫的我,从家里赶出来的。被父亲迫着学功夫的不只有我,还是大姐、二姐和妹妹们。在场上扎架马时,我总是不认真,父亲就会盯着我,或是什么话都不说,上来就是一脚踢在我小腿中。无数次我问父亲,学功夫来做什么?父亲盯着那红通通的眼睛对我说,是为了你好,以后出去不给别人欺负。我对父亲说,我不喜欢学功夫,我喜欢做生意。父亲就是不理我,没办法,每天晚上只好乖乖站在晒谷场。


    十年前,流行写博客,平时喜欢写点东西的文学爱好者,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有自己的博客。那时的博客就好像功夫热,每个文友见面,都会向对方推荐自己的博客。博客给我很大的鼓舞,原来可以按自已的意向来发表东西(一直以来,不敢称自己写的文字为文章,只配称东西,因为自己知道自己的斤两)。我也写了,刚开始时,很亢奋,哎呀,一直想当作家梦,妄想天开地想着自己写的东西也能发表出来,象那些文学大师一样,出版很多很多的书。正在自己每天都为更新博客绞尽脑汁,苦思冥想,有时经常通宵不睡,都是为了寻找灵感。无奈自己文字功底肤浅,再加上脑子里词库枯竭,灵感是经常没有的,就算灵感一闪而来,然而由于文字表达能力差劲,写出来的东西都不能达意。那时的博客都流行互相点赞,你来我的博客,我去你的博客,你不来,我不去。有些人到博客来,没有什么评语的,就随便复制你的文字,放到评论栏,算是证明他来了。有的更是离谱,复制了几十段文字当作评语。那时候,我迷惑了,我们写博客难道就是为了这样,大家无论文字的好坏,都相互奉承?到底写东西来干什么?我的博客几乎没人看,因为我知道可能是我的水平差,我的东西不行吧。后来有朋友教我,你也去别人博客支持支持啊。这样,你博客的人气就旺了。半信半疑地试着选择几个自己认为写得好的博客去发表评语,果真,我的博客有人来访问了。有的人甚至把我称为大师。心里想,我就是一个文字爱好者,我的水平就仅仅能写成一篇东西,这样就厉了大师了。感觉这博客也是无聊的东西,就没有再去了。后来,微博来了,再后来,微信来了。再后来,许多名家也来了。


    有一天,有个朋友在微信朋友群说,他不想再写了,写了也没有看,我们写来是为了什么?朋友写的诗很不错的,虽然不是专业写诗的人,他每写的诗我都会分享。我对朋友说,我支持你继续写的,我喜欢读你的诗。我们写文字,没人读,我们自己读。没有读者,我们自己当自己的读者。


    记得好友庄春年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我记于心里。春年说,文字是写来玩的,是写自己的心情的,与别人无关。爱好写的朋友们,在写不下的情况,我们就去读读别人的文字,再回来写自己的吧,我们一起努力吧。(图片来网络)






    2017-5-30 北京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