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男作家的女性笔名(转)

    远帆
    2017-06-01 06:14:04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387

    男作家的女性笔名(转)

    在《巴人的笔名》中,写到他用过女性的名字“碧珊”、“碧珊女士”。这种男作家反以女性名字为笔名的事儿,在现代文坛倒是屡见不鲜——当代似乎不常见到。一个人的本名是否具备异性色彩,这大多不会决定于本身,父母的主意往往起决定因素。所以,一个男作家的本名假如像女子,那是没有办法的事。譬如贾植芳先生的名字,父母赐予,当然用它,尽管听起来像个女性,但他写小说、写评论,当年另起炉灶,用鲁索、冷魂、杨力、张四此类笔名。散文家、翻译家丽尼则不然,他的本名郭安仁,这个笔名反倒更像女性,且带一丝异域风情。

    著名男作家中用过女性笔名的可以数出不少。郭沫若用“安娜”,完全是异域产物;茅盾用“四珍”、“冬芬”,土生土长的传统习惯。

    如果只凭字面意思来硬说某个名字只能女性用,这自然显得武断而绝对。但在一个名字后面再补上“女士”二字,那就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它是男性的用法。五四时期的男作家们似乎当时有此逗乐儿的兴致,随便举例如下:

    茅盾——冯虚女士;刘半农——范奴冬女士;周作人——萍云女士、碧罗女士;赵景深——露明女士、爱丝女士;孙席珍——织云女士。柳亚子这位老诗人居然也有一个笔名:松陵女士。

    大概真正的女士冰心有感于此,反而以“男士”为笔名来写文章。

    男作家用女性笔名,各有其因,很难一一说清。不过巴金用“欧阳镜蓉”这个笔名,我知道是当时同国民党白色恐怖斗争的一个策略。1934年初,巴金刚写完《爱情三部曲》之三《电》,但在上海排好两章被禁。他便拿到北京,在自己编的刊物《文学季刊》上发表书名易为《龙眼花开的时候》;作者的名字成了“欧阳镜蓉”,借此终于蒙混过关,让《电》与读者见面。

    用户评论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