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中”画

    点击数:7057
    零丁香
    2017-06-03 17:59:19
    儒家强调中庸,波及一切,一本《中庸》已说透。仲尼曰:“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反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凡能做到中庸者,不是圣贤,即是君子,他们了然此道,必按此语行;小人迷茫,执于自我,皆不合中庸,自然无法通彻大道。子贡问孔子:“子张和子夏哪一个贤一些?”孔子答:“子张过分;子夏不够。”子贡问:“那么是子张贤一些吗?”孔子说:“过分与不够是一样的。“佛教的释迦牟尼佛修道,曾广学多闻,甚至修苦行,皆不得究竟,后弃苦行,持中道,夜睹明星,大彻大悟。儒佛都执中,中应是宇宙万事万物的圆满。

    中国绘画艺术,核心是哲学,是引导艺术之根本;中国哲学核心是阴阳,是化通万物之根本;中国阴阳核心是中庸,是和谐天地一切之根本。所谓不偏不倚,不曲不直,不过不及,疏与密,黑与白,虚与实,方与圆等,既对立又统一。中国的艺术及一切,都讲中庸,其显为“和”。在家,家和万事兴;在外,和气生财;在己,气血平和;在物,和平共处;在人,以和为贵等,各得裨益,皆大欢喜。吾华夏国取“中"国,已彰显哲学核心。

    探求中国绘画艺术,须从“中"出发,不懂“中″,难产生中国妙逸的艺术。一笔生,一笔阴阳便生,阴阳生万法便生,万法生,最终归于一。清,石涛的:“出笔混沌开”亦然。出笔是中,混沌开是分别,分别终归于元。若悟透此理,学中国所有的一切,便能达至道。道是一通百通,是智慧,遇缘即悟,非知识堆彻。离开中国哲学谈中国艺术,永远契不进去,且距离越来越远。中国画的前提讲道。道是什么?老子《道德经》:“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是宇宙自然的和谐规律,是至善,是圆满,是中道。中国真正的学问就是“中”,这是学问的关键,其他因之延生。


    用户评论 (6)
    • 苏州有小艇

      2017-06-04 14:54:28 苏州有小艇 1#

      文字含义奇妙

    • 明月照坑渠

      2017-06-04 08:54:04 明月照坑渠 2#

      同意楼上

    • 小小乐

      2017-06-03 23:13:51 小小乐 3#

      中国真正的学问就是什么都可以说,说的人永远是对的

    • 明日传奇

      2017-06-03 21:19:55 明日传奇 4#

      有能力的人,脾气都好

    • 心宁

      2017-06-03 18:40:02 心宁 5#

      中的话,刚好左右都可欣赏吧,或者这是中国人的圆滑之道之代表

    • 零丁香

      2017-06-03 18:17:21 零丁香 6#

      文以载道,画亦载道,以形式蕴涵核心,真正的內容是道,非形式的组成,所谓弦外有意,要追踪的,就是此意。中国画要有诗意,诗归于道,是画之核心,无诗意无意境,仅是一种形式而已。因而,中国画重诗,其次才重书、重画!诗从哪里来?诗从道之感悟而来,不仅归于学问,亦归于世事洞明。具诗之灵性,再通书之骨气、阴阳,自然归结成画。真正高境界的中国画造型,乃是因诗书自然意生,此形是心形,不是死的,而是活的!是胸有成竹,黄山在我心,我有我法,胸有诗书气自华,无意佳乃佳的意象。真正探求中国画,不应一味外求,外求不过是摄形于目,是第一阶段;而內求就是揉化,化为心之象,达至天人合一,随缘溢出。內求的高与低,在乎画者的悟性及学问的积厚,高者,逸也。画分四品,能,妙,神,逸,逸者,天人合一,大道至简,自如自在,浑然天成。达此境者,现代画家黄宾虹算一个,其山水画入哲理,渗入道,迈向大道。晚年山水更加简约,黑白间融通中道,已从形里蜕化而出;若寿更长一些,他可能蜕化得更成熟、浑然。观其山水画,可悟得比画面更多的东西。这得益于他师自然,更得益于其天赋及学养的沉淀,外求与内修的融会贯通,自然而然达至高境。有些画家终其一生在外求,虽然形式绮丽多姿,引人眼球,然内求不够,难至深邃,终是画匠。
      中国的艺术难在"中",这与西方截然不同的概念,它是文化,是哲学,亦是人生,是大道,具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不是那么容易叩入此门的。所以真正的大师是少的,它要你永远沉得住气,孜孜不倦的求索,用一生无私的奉献,能煎熬至孤独最深层,才能“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栅栏处”,进而境界大开,彻悟其中。越到高度,越觉肤浅,越返朴归真,心量越宽,越谦逊包容。此才是大师的气度,是长期的修为而成,非一蹴而就。佛家讲相从心生,面相变得更加醇厚、淡定,如大智若愚;绝非面目峥嵘,口出狂语,所以观其面相,自然知其境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