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我自倾怀,君且随意

    点击数:6862
    苏灵
    2017-06-25 19:46:35

    我自倾怀,君且随意

      相思之所谓者,望之而不可即,见之而不可求;虽辛劳而求之,终不可得也。于是幽幽情思,漾漾于文字之间。吾尝闻弦歌,弦止而余音在耳。

    ——题记

      我们总是在最不懂爱情的年代,遇到了最美好的爱情。

      那一年,我十六,正值青春年少,芳华韶年。而记忆中的你,流年静好。总是穿着干净整齐,像阳光,温暖却带着疏离。我总是会追逐与你有关的那一点光亮,却总是遥不可及。暗恋的明灯,却一路上如影随形。

    心似明镜,在流年偷换之中,当夜晚来袭,独自回忆你昌然寂然的风景,感谢上昌,遇见你在我最美的时刻。那时我在走廊上坐着,闭上眼感受微风轻拂,流水微动,水波荡漾,偶尔有几片叶子洒落下来,飘过面前,落地无声。睁开眼,便看到了你微笑的眉眼,阳光刚好落在你身上,我心上,绚烂了一季。最安静的自己与寂静的你,不过是两条相交的直线,一个交点,一声浅笑,刚好相遇,向来与记忆无关,不过是流年浅唱。

      懵懂纯真的岁月,自己傻傻地记载与你有关的事情,你的一个眼神,并非情思流转,却是清澈见底,一个微笑,不是灿烂如阳,却能赶走阴霾。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刹那间绽放满世芬芳,十里桃花,却不及你的笑靥。

      年轻的思想总是很稚嫩。爱幻想,以为为对方付出生命,会是最美好的爱,不想对方是否愿意接受,也要用自己方法去守护。希望年少轻狂的爱恋,像花朵被燃烧,然后轰轰烈烈地绽放成火的国度。《九州华胥引》里的华胥一引,乱世成殇,能够为人编织旖旎虚幻的梦境

      我曾想我是否也能带你入梦,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但又想若是付出了生命,我能否像《雾影高校》里的思迷一样,在死后,因为对亲朋好友念念不忘,将他们都带进亡者之梦,那我还是会带你入梦。转恋一想,或许你终归是我的荒凉一梦,终究是无缘。

      “山有木兮木有枝,君悦君之君不知”,我喜欢这句话,像阳春的三月,落在陈旧的宋词上,散发出一缕幽香,像微雨中行走,撑着一把油纸伞,如旭日东升,像在安静的时刻,听雨落琴弦的美丽,淡淡的感情,浅浅的温热。

      年轻的喜欢像是蔡依琳唱的《海市蜃楼》,思念是把匕首,抵住咽喉,割断时间的卷轴,别说爱是海市蜃楼,爱你是我最美的伤口。

      年少的喜欢,喜欢一个人心里是最美的风景,你会沉迷,辗转沉沦,那种喜欢是世上最纯洁夺目的花朵,静静开放在枝头,绽放出花开倾城的美丽,妖艳而炫目。

      年少的喜欢,素静而美好,羞涩的年代,不能轻易与外人道,它是我年少的像泡泡般美丽的幻像,在繁星尘世中,点亮了整片天空。

      我喜欢你,与你无关,只是我一个人的回忆。却感谢你 明媚在我生命里的温暖与美好,时光飞逝,风景依旧,桃花笑春风。时光不与我,所以回忆静好。

      45度仰望天穹,那青葱朦胧的回忆被悄悄带走,我看见,执迷不悟,苦苦在红尘挣扎的自己,划地为牢,莲心未能彻底红,我已选择随时光走去。那一段年少时的喜欢,像浅浅小溪,流过心头。

      似水流年,芳华不再,谁可复当日少年?错错对对,恩恩怨怨,流年已去,红尘陌路,谁给了我一场华丽而唯美的梦?谁又给了我死寂落寞的悲唱。那些回忆,素年里都是静默的美好。

      望着窗外,庭院寂寂,岁月无惊。阳光恰好落在洁白窗帘上,在这个清冷的日子里,绽放出万般柔情,我自倾怀,君且随意,不诉离别殇。


    用户评论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