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化州市平定镇沙口沙杨氏宗族召集人员暴力强拆,强占土地修建墓亭,无法无天没人管

    2018-01-25 16:42:09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7970
    事件描述:
    化州市平定镇沙口坡 杨氏宗族在98年期间说一个杨族人出平定街趁圩,三急时随便解决了,晚上祖先托梦,说尿到祖先头上。后来这们杨族人找来风水先生拿罗更定位风水在我村空地上找了位置想要重新立坟,但地是我村的,他们找到我大队书记,黄明东,向我村以1000元买了一小空地作为墓地,我村的人是非常和善的,没想到以后沙口坡杨氏族人如此丑恶。
    刚开始没人扫过墓,就近几年来才开始扫墓,而且扫墓的人越来越多,因我家房子离他们墓比较近,所以不知来龙去脉的人就说是我家房子占了他们的墓地,慢慢从打砸,到伤人,到现在强拆,强占土地,用来扩大,修墓亭等违建建筑物!刚开始打砸房屋时屡次报警,找综治办,但给答复自己财产自己守护,像钓鱼岛谁国帮你守,还不是我们自已国家守?如此不负责任的话出自政府。我说他们现在是打砸,以后肯定会拆屋的,犯罪就要揭制在萌牙中。然后综治办的工作人员说,拆了你屋就更加好处理了,报警抓人,申请赔偿。如此懒政,庸政,就是当时的处理方式。
    2017年11月17日当天以牛岭村杨宏志为首的杨氏族人把我家的房子进行强拆。然而报警民警到场只是用执法记录,没任何拦阻,和执法抓人,难道派出所没有执法权?我又打电话到茂名110为什么平定派出所的民警没有执法权的吗,我家房子实实在在的存在了几十年,并持有91年化州人民政发的土地证,为什么财产受到侵害执法者就在旁观?而不加以制止?得到回答是我们110只负责通知出警,警方只是不让打架流血事件发生而已,别的管不到。再次无果

    现在房屋已拆毁,加更肆无忌惮地进行强占,强占的土地有三方,周雄,黄超德,黄英杰,因我家的是房屋,一直以来均在使用,其它两户因早年不使用所以崩塌了。在他们强占施工其间我们找到综治办,综治办说法是:我们已处理过,你们房屋平面图向置尺寸清楚,是政府承认的。核实双方尺寸要双方在场,但杨氏不来,我也无能为力。让我们诉之于法,走法律徒径。知道找综治办无果,再次上到政府某一办公室,一部长请示上级,于12月31日中午镇长到达现场,镇长当即喝斥停工,但对方人多势众,更连镇长也骂。当然不会就此罢手,一直在现场施工,后来镇长通知了其山口坡居委会的人,和派出所所长,高车居委会书记,黄学才(黄氏宗族会长)到达现场,多方人员到达现场杨氏宗族的人才勉强同意协商。我们本着能解决的心相信政府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但没想到的是本大队书记与黄学才说的同声共气,都是说对面给钱你,给多少领多少算了,如果你觉得不合理就回去得了,并且现在镇长在处理了,这次这么多人在现场处理,你就快快当是捡的。这样算是处理过了,明天姓杨的可以光明正地动工了谁也阻不了你们,处理发言是由黄氏会长黄学才处理,处理简单概括为:黄超德23平方赔地款21500,黄英杰(本人父亲)46平方2万加上拆毁猪舍赔偿5000元,合计25000元,周雄以500一平作赔偿,拆毁的围墙不作赔偿,黄英华杨桃树赔5000元。我想知道果树值5000,为什么我家房子如此不值钱?原本实实在在的一间房子通过强拆,威逼的手段霸占,而且违法者没有得到法律制裁,事后就赔偿问题他们说了算?如此的处理方式是协商吗,这是霸权主义,这是以强欺弱。我们是一个弱势群体,本以为相信平定镇政府,没想到平定镇政府处理方式是让私人第三方处理?而且处理得如此不公!
    后来本人多次到镇政府,派出所,找说法都以各种理由推托,直到现在,暴力强拆,派出所没抓到人,强占土地当地政府也无动于衷,公民的合法权受到如此侵害,当地政府没起到威慑的作用,正义没得到彰显,那么只会让犯罪更加横行。
    至此写下本文希望路过的朋友多多转发,别让强权,黑恶势力埋没了正义。我始终相信,恶人会有应有的惩罚!!有任何媒体,或上级领导关注此一事件我可以提供材料附有图片,视频等



    本人黄富昌,电话13380808532
    黄富成,电话13360283837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 (24)
    • 2018-04-01 20:58:34 1#

      本人于网上信访化州市平定镇沙口坡杨氏宗族暴强拆强占土地违建墓亭,对平定镇政府处理有以下意见:
      1:杨氏宗族的恶势力欺压周围百姓,一直来都有找政府,找派出所,找居委请求解决处理,但各个部门领导都以各种理由推搪,2015年我家人到政府综治办维权的时候,综治办的人说杨氏族人打砸我家房屋,跟他们说没用,叫我自己拿张櫈子坐在房屋进行阻止,从2016年杨氏族人再次进行打砸的时候打伤了人(派出所已立案,但至今未破)政府说到并没有打断肋骨一事,本人信访内容中从未提及有断肋骨一事,不知平定镇政府何出此言?2017年10月28日杨氏宗族人开始强拆三间房屋的一间,当时报警立案。2017年11月17日杨氏族人未通过任何方式协商后强行把房屋全部推毁拆除,当天未拆时我已至电平定镇政府综治办陈通副书记说杨氏宗族人来拆我家房子了能不能组织人员加以制止?陈副书记说叫我自己通知大队书记,通知派出所抓人,而他只是通过双方协商,再次强调他部门只负责协商,其它管不到。所以当时只有派出所到达现场且到达现场也并没有加以制止,只是口头警告几句,直至杨氏族人完全拆毁并自行离开也没实行控制违法人员(本人留有大量视频证据可以证明),并不是平定镇政府所说的及时制止。直到现在案件还是处于侦察中,至于发展到现在的强拆后杨氏宗族人又强占黄超德,周雄土地,实行违建封建迷信的白坟与墓亭,而且周边好几户人发生摩擦,经全村人与周边住户的联名上访,网上信访镇政府才开始关注!
      2:本人房屋有政府承认的土地使用证明,平定镇政府却说没法查看具体界至及面积,镇政府这一说法不是自相矛盾吗?而山口坡杨氏族人并没有任何土地使用和报建证明,就在占用的土地上修建坟墓与墓亭,但平定镇政府对违法建筑和修建封建迷信的白坟视而不见,没有任何阻止。以至日后杨氏更加肆无忌惮,更加横行霸道地强占,强拆扩大墓地,如今杨氏宗族把白坟建造已基本完成,这工程量不是一朝一夕的。试问平定镇政府有出动人员制止过吗?建造其间不间断过地打电话报警和找镇政府综治办,派出所到达现场只在旁边口头劝阻,没有控制施工人员。而综治办陈通副书记让草民自己找国土所,找村建,找派出所。他只要职责还是在于调处,协商!将其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但本人翻译有关书籍指出综治办职责有以下:一,贯彻执行有关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法律、法规和方针、政策。二,研究制定本镇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计划,并组织实施;三、指导、督促和协调本镇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四,对本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目标管理责任制的执行情况进行检查、考核、评比,提出实施奖励或处罚的建议;定期开展辖区矛盾纠纷排查调处,适时组织社会治安重点整治工作;五,总结推广先进典型经验,推动后进单位整改存在的问题;六,办理有关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的其他事项),本案件明显涉及社会治安,维稳问题。但陈副书记本职工作只是调处?

      3:杨氏宗族先是通过打人,恐吓,恶势力强占土地及房屋,然后再修建起白坟与墓亭,这些行为已构成犯罪行为,镇政府的处理方式是协商处理,为什么犯了法可以协商?仗着恶势力,仗着人多就可以为害一方,为所欲为吗?犯了法不用受到法律的制裁吗?
      4,2015以杨宏志为首的几个杨族人找我方想要买下房屋我方未有同意,于是就从2016年10月6日打伤人,2017年11月17日强拆,到2018年1月坟墓修建完毕。由于房屋被毁,土地被占用,而且修建起了白坟,围墙,他们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逼迫我方只能选择唯一的路就是只能通过协商。于2017年12月31日镇长责令组织双方协商,然而组织处理方发言不是由政府执行,而是通过黄氏会长黄学才发表讲话。而且是杨氏宗族单方面给出的条件,容不得本人有半点异议,正如本大队书记与黄学才说的对方给钱你,给多少领多少算了,如果你觉得不合理就回去得了,并且现在镇长在处理了,这次这么多人在现场处理,你就快快当是捡的,这算什么处理?这跟强抢,跟黑社会有什么分别?
      5:黄超德23平方赔地款21500元(没有房屋,只有土地),,黄英杰(本人父亲)46平方(土地及房屋)20000加上强拆房屋赔偿5000元,合计25000元,黄英华杨桃树赔5000元。我想知道果树值5000元,为什么我家房屋才值5000?为什么23平方的土地比46平方的土地房屋值钱?请问镇政府是以什么为赔偿标准的??
      6:本人手上有派出所出具的杨氏宗族停建通知书,为什么杨宗族可以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公然违建而政府部门没有出面阻?难道政府部门就只是做做形式而不管百姓死活?

    • 2018-04-01 20:57:18 2#

      化州市信访局 办理时间: 2018-03-06 处理结果: 关于黄富昌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 黄富昌先生: 你于2018年01月27日通过网上信件向茂名市信访局提出“化州市平定镇沙口坡杨氏宗族强拆强占土地违建墓亭”的信访事项,我镇高度重视,组织相关部门进行多次调解。现将有关情况答复如下: 经查,1999年,你父亲黄英杰将位于高车村委会家庆村猪舍旁的用地以人民币壹仟元的价格转让使用权给杨氏宗族作为修建祖坟使用,双方一直都相安无事。双方并没有提供相关协议,没法查看具体界至及面积。2015年,杨氏宗族要求你方将坟地边界的46平方米猪舍转让使用权给杨氏宗族作为扩建坟地使用,但因价格原因双方没有达成转让协议。2016年10月6日,杨氏宗族扫墓时,依仗人多势众,对你哥哥黄富成三间猪舍的其中一间猪舍砸毁了几块瓦片,你报警称上前阻止被两名不认识的男子打伤,接警后,我镇派出所立即出警到现场,杨氏群众已离开,平定派出所当即受理查处,由于你不认识两名殴打你的男子,且伤势很轻微也没有持派出所开具给你的法医鉴定委托书到法医部门验伤,并没有被打断肋骨一事,案件仍在调查中。其后,我镇综治办、高车村委会再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并作出了保持原状的决定。2017年11月17日,杨氏宗族进行扫墓时,再次将你哥哥的猪舍进行拆除。接警后,我镇派出所迅速出警,及时制止了杨氏宗族的违法行为,现场通过教育遣散,派出所受案查处,案件仍在调查中。2017年12月22日,我镇综治办组织你方及杨氏宗族领头人杨宏志、杨啟龙、杨文平、杨宏恩到综治办进行调解协商,作出了处理意见。杨氏宗族代表认为,对于我镇的处理意见,需要通过组织宗族人员开会讨论表决再进行答复。随后,在2017年12月31日中午,我镇镇长再次召集双方到黄学才(黄氏宗族会长)家中进行调解协商,派出所所长、高车村委会书记纷纷到达现场。最后黄氏宗族会长黄学才给出的处理意见是:黄超德23平方赔地款21500元,黄英杰(本人父亲)46平方2万元加上拆毁猪舍赔偿5000元,合计25000元,周雄以500元一平方作赔偿,拆毁的围墙不作赔偿,黄英华杨桃树赔5000元。最终你认为赔款金额太少,不服从黄学才给出的调解意见。目前,我镇相关领导正在积极做杨氏宗族相关人员的思想工作,努力为你方争取合理的赔偿金额。杨氏宗族相关人员也表态,将利用时机,组织杨氏宗族人员继续开会讨论,提高赔偿金额,尽快与你方达成调解协议。若确实无法调解成功,我镇建议你方通过司法诉讼途径解决问题。 根据《信访条例》第三十四条,如不服本处理意见,可以自收到本处理意见书之日起30日内向化州市政府或上一级行政机关提出书面复查申请;如逾期不提出复查申请,各级人民政府信访工作机构和其他行政机关不再受理。 化州市平定镇人民政府 2018年03月05日 回文单位: 化州平定镇人民政府 办理时间

    • 2018-04-01 20:55:49 3#

      已办结 来信主题: 化州市平定镇沙口坡杨氏宗族暴强拆强占土地违建墓亭的处理请愿书 来信内容: 事件描述: 化州市平定镇沙口坡 杨氏宗族在98年期间说一个杨族人出平定街趁圩,三急时随便解决了,晚上祖先托梦,说尿到祖先头上。后来这们杨族人找来风水先生拿罗更定位风水在我村空地上找了位置想要重新立坟,但地是我村的,他们找到我大队书记,黄明东,向我村以1000元买了一小空地作为墓地,我村的人是非常和善的,没想到以后沙口坡杨氏族人如此丑恶。 刚开始没人扫过墓,就近几年来才开始扫墓,而且扫墓的人越来越多,因我家房子离他们墓比较近,所以不知来龙去脉的人就说是我家房子占了他们的墓地,慢慢从打砸,到伤人,到现在强拆,强占土地,用来扩大,修墓亭等违建建筑物!刚开始打砸房屋时屡次报警,找综治办,但给答复自己财产自己守护,像钓鱼岛谁国帮你守,还不是我们自已国家守?如此不负责任的话出自政府。我说他们现在是打砸,以后肯定会拆屋的,犯罪就要揭制在萌牙中。然后综治办的工作人员说,拆了你屋就更加好处理了,报警抓人,申请赔偿。如此懒政,庸政,就是当时的处理方式。 2017年11月17日当天以牛岭村杨宏志为首的杨氏族人把我家的房子进行强拆。然而报警民警到场只是用执法记录,没任何拦阻,和执法抓人,难道派出所没有执法权?我又打电话到茂名110为什么平定派出所的民警没有执法权的吗,我家房子实实在在的存在了几十年,并持有91年化州人民政发的土地证,为什么财产受到侵害执法者就在旁观?而不加以制止?得到回答是我们110只负责通知出警,警方只是不让打架流血事件发生而已,别的管不到。再次无果 现在房屋已拆毁,加更肆无忌惮地进行强占,强占的土地有三方,周雄,黄超德,黄英杰,因我家的是房屋,一直以来均在使用,其它两户因早年不使用所以崩塌了。在他们强占施工其间我们找到综治办,综治办说法是:我们已处理过,你们房屋平面图向置尺寸清楚,是政府承认的。核实双方尺寸要双方在场,但杨氏不来,我也无能为力。让我们诉之于法,走法律徒径。知道找综治办无果,再次上到政府某一办公室,一部长请示上级,于12月31日中午镇长到达现场,镇长当即喝斥停工,但对方人多势众,更连镇长也骂。当然不会就此罢手,一直在现场施工,后来镇长通知了其山口坡居委会的人,和派出所所长,高车居委会书记,黄学才(黄氏宗族会长)到达现场,多方人员到达现场杨氏宗族的人才勉强同意协商。我们本着能解决的心相信政府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但没想到的是本大队书记与黄学才说的同声共气,都是说对面给钱你,给多少领多少算了,如果你觉得不合理就回去得了,并且现在镇长在处理了,这次这么多人在现场处理,你就快快当是捡的。这样算是处理过了,明天姓杨的可以光明正地动工了谁也阻不了你们,处理发言是由黄氏会长黄学才处理,处理简单概括为:黄超德23平方赔地款21500,黄英杰(本人父亲)46平方2万加上拆毁猪舍赔偿5000元,合计25000元,周雄以500一平作赔偿,拆毁的围墙不作赔偿,黄英华杨桃树赔5000元。我想知道果树值5000,为什么我家房子如此不值钱?原本实实在在的一间房子通过强拆,威逼的手段霸占,而且违法者没有得到法律制裁,事后就赔偿问题他们说了算?如此的处理方式是协商吗,这是霸权主义,这是以强欺弱。我们是一个弱势群体,本以为相信平定镇政府,没想到平定镇政府处理方式是让私人第三方处理?而且处理得如此不公! 后来本人多次到镇政府,派出所,找说法都以各种理由推托,直到现在,暴力强拆,派出所没抓到人,强占土地当地政府也无动于衷,公民的合法权受到如此侵害,当地政府没起到威慑的作用,正义没得到彰显,那么只会让犯罪更加横行。 我始终相信,党和政府是民的希望,希望上级领导能屈身为基层,帮帮我们吧!!谢谢!!

    • 2018-04-01 20:55:14 4#

      编号: MMS20180127916 来信人: 黄富昌 来信时间: 2018-01-27 受文单位: 化州市信访局 信访渠道: 网络信访 办理状态: 已办结 来信主题: 化州市平定镇沙口坡杨氏宗族暴强拆强占土地违建墓亭的处理请愿书 来信内容: 事件描述: 化州市平定镇沙口坡 杨氏宗族在98年期间说一个杨族人出平定街趁圩,三急时随便解决了,晚上祖先托梦,说尿到祖先头上。后来这们杨族人找来风水先生拿罗更定位风水在我村空地上找了位置想要重新立坟,但地是我村的,他们找到我大队书记,黄明东,向我村以1000元买了一小空地作为墓地,我村的人是非常和善的,没想到以后沙口坡杨氏族人如此丑恶。 刚开始没人扫过墓,就近几年来才开始扫墓,而且扫墓的人越来越多,因我家房子离他们墓比较近,所以不知来龙去脉的人就说是我家房子占了他们的墓地,慢慢从打砸,到伤人,到现在强拆,强占土地,用来扩大,修墓亭等违建建筑物!刚开始打砸房屋时屡次报警,找综治办,但给答复自己财产自己守护,像钓鱼岛谁国帮你守,还不是我们自已国家守?如此不负责任的话出自政府。我说他们现在是打砸,以后肯定会拆屋的,犯罪就要揭制在萌牙中。然后综治办的工作人员说,拆了你屋就更加好处理了,报警抓人,申请赔偿。如此懒政,庸政,就是当时的处理方式。 2017年11月17日当天以牛岭村杨宏志为首的杨氏族人把我家的房子进行强拆。然而报警民警到场只是用执法记录,没任何拦阻,和执法抓人,难道派出所没有执法权?我又打电话到茂名110为什么平定派出所的民警没有执法权的吗,我家房子实实在在的存在了几十年,并持有91年化州人民政发的土地证,为什么财产受到侵害执法者就在旁观?而不加以制止?得到回答是我们110只负责通知出警,警方只是不让打架流血事件发生而已,别的管不到。再次无果 现在房屋已拆毁,加更肆无忌惮地进行强占,强占的土地有三方,周雄,黄超德,黄英杰,因我家的是房屋,一直以来均在使用,其它两户因早年不使用所以崩塌了。在他们强占施工其间我们找到综治办,综治办说法是:我们已处理过,你们房屋平面图向置尺寸清楚,是政府承认的。核实双方尺寸要双方在场,但杨氏不来,我也无能为力。让我们诉之于法,走法律徒径。知道找综治办无果,再次上到政府某一办公室,一部长请示上级,于12月31日中午镇长到达现场,镇长当即喝斥停工,但对方人多势众,更连镇长也骂。当然不会就此罢手,一直在现场施工,后来镇长通知了其山口坡居委会的人,和派出所所长,高车居委会书记,黄学才(黄氏宗族会长)到达现场,多方人员到达现场杨氏宗族的人才勉强同意协商。我们本着能解决的心相信政府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但没想到的是本大队书记与黄学才说的同声共气,都是说对面给钱你,给多少领多少算了,如果你觉得不合理就回去得了,并且现在镇长在处理了,这次这么多人在现场处理,你就快快当是捡的。这样算是处理过了,明天姓杨的可以光明正地动工了谁也阻不了你们,处理发言是由黄氏会长黄学才处理,处理简单概括为:黄超德23平方赔地款21500,黄英杰(本人父亲)46平方2万加上拆毁猪舍赔偿5000元,合计25000元,周雄以500一平作赔偿,拆毁的围墙不作赔偿,黄英华杨桃树赔5000元。我想知道果树值5000,为什么我家房子如此不值钱?原本实实在在的一间房子通过强拆,威逼的手段霸占,而且违法者没有得到法律制裁,事后就赔偿问题他们说了算?如此的处理方式是协商吗,这是霸权主义,这是以强欺弱。我们是一个弱势群体,本以为相信平定镇政府,没想到平定镇政府处理方式是让私人第三方处理?而且处理得如此不公! 后来本人多次到镇政府,派出所,找说法都以各种理由推托,直到现在,暴力强拆,派出所没抓到人,强占土地当地政府也无动于衷,公民的合法权受到如此侵害,当地政府没起到威慑的作用,正义没得到彰显,那么只会让犯罪更加横行。 我始终相信,党和政府是民的希望,希望上级领导能屈身为基层,帮帮我们吧!!谢谢!!

    • 2018-03-31 20:35:35 5#

      http://mp.weixin.qq.com/s/0bdneum_JSp2l4hnsj-0vg

    • 2018-03-30 12:47:02 6#

      有很多留言不给发布

    • 2018-03-30 12:44:17 7#

      平定镇政府回复

    • 2018-03-30 12:42:20 8#

      他们强拆强占违建依然没人管

    • 2018-03-30 12:39:19 9#

      今天3月30日,离2018年的清明节还有6天,今年杨氏宗族的人又来扫墓,是不文明的扫墓,听说周边住户怨声四起啊,而我家房子被拆现在还没处理!

    • 2018-03-20 13:12:41 10#

      无法发言回复,只能点评

    • 2018-03-20 13:11:10 11#

      本人于网上信访化州市平定镇沙口坡杨氏宗族暴强拆强占土地违建墓亭,对平定镇政府处理有以下意见:
      1:杨氏宗族的恶势力欺压周围百姓,一直来都有找政府,找派出所,找居委请求解决处理,但各个部门领导都以各种理由推搪,2015年我家人到政府综治办维权的时候,综治办的人说杨氏族人打砸我家房屋,跟他们说没用,叫我自己拿张櫈子坐在房屋进行阻止,2016年杨氏族人再次进行打砸的时候打伤了人,以至于发展到现在的强拆,强占,经全村人的联名上访,网上信访镇政府才开始关注,并不是平定镇政府所说的及时处理
      2:本人房屋有政府承认的土地使用证明,平定镇政府却说没法查看具体界至及面积,镇政府这一说法不是自相矛盾吗?
      3:杨氏宗族打人,恐吓,恶势力强占土地及房屋,这些行为已构成犯罪行为,镇政府的处理方式是协商处理,为什么犯了法可以协商?仗着恶势力,仗着人多就可以为害一方,为所欲为吗?犯了法不用受到法律的制裁吗?
      4:协商解决问题只是杨氏宗族单方面给出的条件,容不得本人有半点异议,正如本大队书记与黄学才说的对方给钱你,给多少领多少算了,如果你觉得不合理就回去得了,并且现在镇长在处理了,这次这么多人在现场处理,你就快快当是捡的,这算什么处理?这跟强抢,跟黑社会有什么分别?
      5:黄超德23平方赔地款21500元(没有房屋,只有土地),,黄英杰(本人父亲)46平方(土地及房屋)20000加上强拆房屋赔偿5000元,合计25000元,黄英华杨桃树赔5000元。我想知道果树值5000元,为什么我家房屋才值5000?为什么23平方的土地比46平方的土地房屋值钱?请问镇政府是以什么为赔偿标准的??
      6:本人手上有派出所出具的杨氏宗族停建通知书,为什么杨宗族可以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公然违建而政府部门没有出面阻?难道政府部门就只是做做形式而不管百姓死活?

    • 2018-03-20 13:09:14 12#

      编号: MMS20180127916 来信人: 黄富昌 来信时间: 2018-01-27 受文单位: 化州市信访局 信访渠道: 网络信访 办理状态: 已办结 来信主题: 化州市平定镇沙口坡杨氏宗族暴强拆强占土地违建墓亭的处理请愿书 来信内容: 事件描述: 化州市平定镇沙口坡 杨氏宗族在98年期间说一个杨族人出平定街趁圩,三急时随便解决了,晚上祖先托梦,说尿到祖先头上。后来这们杨族人找来风水先生拿罗更定位风水在我村空地上找了位置想要重新立坟,但地是我村的,他们找到我大队书记,黄明东,向我村以1000元买了一小空地作为墓地,我村的人是非常和善的,没想到以后沙口坡杨氏族人如此丑恶。 刚开始没人扫过墓,就近几年来才开始扫墓,而且扫墓的人越来越多,因我家房子离他们墓比较近,所以不知来龙去脉的人就说是我家房子占了他们的墓地,慢慢从打砸,到伤人,到现在强拆,强占土地,用来扩大,修墓亭等违建建筑物!刚开始打砸房屋时屡次报警,找综治办,但给答复自己财产自己守护,像钓鱼岛谁国帮你守,还不是我们自已国家守?如此不负责任的话出自政府。我说他们现在是打砸,以后肯定会拆屋的,犯罪就要揭制在萌牙中。然后综治办的工作人员说,拆了你屋就更加好处理了,报警抓人,申请赔偿。如此懒政,庸政,就是当时的处理方式。 2017年11月17日当天以牛岭村杨宏志为首的杨氏族人把我家的房子进行强拆。然而报警民警到场只是用执法记录,没任何拦阻,和执法抓人,难道派出所没有执法权?我又打电话到茂名110为什么平定派出所的民警没有执法权的吗,我家房子实实在在的存在了几十年,并持有91年化州人民政发的土地证,为什么财产受到侵害执法者就在旁观?而不加以制止?得到回答是我们110只负责通知出警,警方只是不让打架流血事件发生而已,别的管不到。再次无果 现在房屋已拆毁,加更肆无忌惮地进行强占,强占的土地有三方,周雄,黄超德,黄英杰,因我家的是房屋,一直以来均在使用,其它两户因早年不使用所以崩塌了。在他们强占施工其间我们找到综治办,综治办说法是:我们已处理过,你们房屋平面图向置尺寸清楚,是政府承认的。核实双方尺寸要双方在场,但杨氏不来,我也无能为力。让我们诉之于法,走法律徒径。知道找综治办无果,再次上到政府某一办公室,一部长请示上级,于12月31日中午镇长到达现场,镇长当即喝斥停工,但对方人多势众,更连镇长也骂。当然不会就此罢手,一直在现场施工,后来镇长通知了其山口坡居委会的人,和派出所所长,高车居委会书记,黄学才(黄氏宗族会长)到达现场,多方人员到达现场杨氏宗族的人才勉强同意协商。我们本着能解决的心相信政府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但没想到的是本大队书记与黄学才说的同声共气,都是说对面给钱你,给多少领多少算了,如果你觉得不合理就回去得了,并且现在镇长在处理了,这次这么多人在现场处理,你就快快当是捡的。这样算是处理过了,明天姓杨的可以光明正地动工了谁也阻不了你们,处理发言是由黄氏会长黄学才处理,处理简单概括为:黄超德23平方赔地款21500,黄英杰(本人父亲)46平方2万加上拆毁猪舍赔偿5000元,合计25000元,周雄以500一平作赔偿,拆毁的围墙不作赔偿,黄英华杨桃树赔5000元。我想知道果树值5000,为什么我家房子如此不值钱?原本实实在在的一间房子通过强拆,威逼的手段霸占,而且违法者没有得到法律制裁,事后就赔偿问题他们说了算?如此的处理方式是协商吗,这是霸权主义,这是以强欺弱。我们是一个弱势群体,本以为相信平定镇政府,没想到平定镇政府处理方式是让私人第三方处理?而且处理得如此不公! 后来本人多次到镇政府,派出所,找说法都以各种理由推托,直到现在,暴力强拆,派出所没抓到人,强占土地当地政府也无动于衷,公民的合法权受到如此侵害,当地政府没起到威慑的作用,正义没得到彰显,那么只会让犯罪更加横行。 我始终相信,党和政府是民的希望,希望上级领导能屈身为基层,帮帮我们吧!!谢谢!!

    • 2018-03-20 13:08:50 13#

      编号: MMS20180127916 来信人: 黄富昌 来信时间: 2018-01-27 受文单位: 化州市信访局 信访渠道: 网络信访 办理状态: 已办结 来信主题: 化州市平定镇沙口坡杨氏宗族暴强拆强占土地违建墓亭的处理请愿书 来信内容: 事件描述: 化州市平定镇沙口坡 杨氏宗族在98年期间说一个杨族人出平定街趁圩,三急时随便解决了,晚上祖先托梦,说尿到祖先头上。后来这们杨族人找来风水先生拿罗更定位风水在我村空地上找了位置想要重新立坟,但地是我村的,他们找到我大队书记,黄明东,向我村以1000元买了一小空地作为墓地,我村的人是非常和善的,没想到以后沙口坡杨氏族人如此丑恶。 刚开始没人扫过墓,就近几年来才开始扫墓,而且扫墓的人越来越多,因我家房子离他们墓比较近,所以不知来龙去脉的人就说是我家房子占了他们的墓地,慢慢从打砸,到伤人,到现在强拆,强占土地,用来扩大,修墓亭等违建建筑物!刚开始打砸房屋时屡次报警,找综治办,但给答复自己财产自己守护,像钓鱼岛谁国帮你守,还不是我们自已国家守?如此不负责任的话出自政府。我说他们现在是打砸,以后肯定会拆屋的,犯罪就要揭制在萌牙中。然后综治办的工作人员说,拆了你屋就更加好处理了,报警抓人,申请赔偿。如此懒政,庸政,就是当时的处理方式。 2017年11月17日当天以牛岭村杨宏志为首的杨氏族人把我家的房子进行强拆。然而报警民警到场只是用执法记录,没任何拦阻,和执法抓人,难道派出所没有执法权?我又打电话到茂名110为什么平定派出所的民警没有执法权的吗,我家房子实实在在的存在了几十年,并持有91年化州人民政发的土地证,为什么财产受到侵害执法者就在旁观?而不加以制止?得到回答是我们110只负责通知出警,警方只是不让打架流血事件发生而已,别的管不到。再次无果 现在房屋已拆毁,加更肆无忌惮地进行强占,强占的土地有三方,周雄,黄超德,黄英杰,因我家的是房屋,一直以来均在使用,其它两户因早年不使用所以崩塌了。在他们强占施工其间我们找到综治办,综治办说法是:我们已处理过,你们房屋平面图向置尺寸清楚,是政府承认的。核实双方尺寸要双方在场,但杨氏不来,我也无能为力。让我们诉之于法,走法律徒径。知道找综治办无果,再次上到政府某一办公室,一部长请示上级,于12月31日中午镇长到达现场,镇长当即喝斥停工,但对方人多势众,更连镇长也骂。当然不会就此罢手,一直在现场施工,后来镇长通知了其山口坡居委会的人,和派出所所长,高车居委会书记,黄学才(黄氏宗族会长)到达现场,多方人员到达现场杨氏宗族的人才勉强同意协商。我们本着能解决的心相信政府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但没想到的是本大队书记与黄学才说的同声共气,都是说对面给钱你,给多少领多少算了,如果你觉得不合理就回去得了,并且现在镇长在处理了,这次这么多人在现场处理,你就快快当是捡的。这样算是处理过了,明天姓杨的可以光明正地动工了谁也阻不了你们,处理发言是由黄氏会长黄学才处理,处理简单概括为:黄超德23平方赔地款21500,黄英杰(本人父亲)46平方2万加上拆毁猪舍赔偿5000元,合计25000元,周雄以500一平作赔偿,拆毁的围墙不作赔偿,黄英华杨桃树赔5000元。我想知道果树值5000,为什么我家房子如此不值钱?原本实实在在的一间房子通过强拆,威逼的手段霸占,而且违法者没有得到法律制裁,事后就赔偿问题他们说了算?如此的处理方式是协商吗,这是霸权主义,这是以强欺弱。我们是一个弱势群体,本以为相信平定镇政府,没想到平定镇政府处理方式是让私人第三方处理?而且处理得如此不公! 后来本人多次到镇政府,派出所,找说法都以各种理由推托,直到现在,暴力强拆,派出所没抓到人,强占土地当地政府也无动于衷,公民的合法权受到如此侵害,当地政府没起到威慑的作用,正义没得到彰显,那么只会让犯罪更加横行。 我始终相信,党和政府是民的希望,希望上级领导能屈身为基层,帮帮我们吧!!谢谢!!

    • 2018-03-20 13:08:23 14#

      关于平定镇政府回复

    • 2018-03-20 13:06:56 15#

      编号: MMS20180127916 来信人: 黄富昌 来信时间: 2018-01-27 受文单位: 化州市信访局 信访渠道: 网络信访 办理状态: 已办结 来信主题: 化州市平定镇沙口坡杨氏宗族暴强拆强占土地违建墓亭的处理请愿书 来信内容: 事件描述: 化州市平定镇沙口坡 杨氏宗族在98年期间说一个杨族人出平定街趁圩,三急时随便解决了,晚上祖先托梦,说尿到祖先头上。后来这们杨族人找来风水先生拿罗更定位风水在我村空地上找了位置想要重新立坟,但地是我村的,他们找到我大队书记,黄明东,向我村以1000元买了一小空地作为墓地,我村的人是非常和善的,没想到以后沙口坡杨氏族人如此丑恶。 刚开始没人扫过墓,就近几年来才开始扫墓,而且扫墓的人越来越多,因我家房子离他们墓比较近,所以不知来龙去脉的人就说是我家房子占了他们的墓地,慢慢从打砸,到伤人,到现在强拆,强占土地,用来扩大,修墓亭等违建建筑物!刚开始打砸房屋时屡次报警,找综治办,但给答复自己财产自己守护,像钓鱼岛谁国帮你守,还不是我们自已国家守?如此不负责任的话出自政府。我说他们现在是打砸,以后肯定会拆屋的,犯罪就要揭制在萌牙中。然后综治办的工作人员说,拆了你屋就更加好处理了,报警抓人,申请赔偿。如此懒政,庸政,就是当时的处理方式。 2017年11月17日当天以牛岭村杨宏志为首的杨氏族人把我家的房子进行强拆。然而报警民警到场只是用执法记录,没任何拦阻,和执法抓人,难道派出所没有执法权?我又打电话到茂名110为什么平定派出所的民警没有执法权的吗,我家房子实实在在的存在了几十年,并持有91年化州人民政发的土地证,为什么财产受到侵害执法者就在旁观?而不加以制止?得到回答是我们110只负责通知出警,警方只是不让打架流血事件发生而已,别的管不到。再次无果 现在房屋已拆毁,加更肆无忌惮地进行强占,强占的土地有三方,周雄,黄超德,黄英杰,因我家的是房屋,一直以来均在使用,其它两户因早年不使用所以崩塌了。在他们强占施工其间我们找到综治办,综治办说法是:我们已处理过,你们房屋平面图向置尺寸清楚,是政府承认的。核实双方尺寸要双方在场,但杨氏不来,我也无能为力。让我们诉之于法,走法律徒径。知道找综治办无果,再次上到政府某一办公室,一部长请示上级,于12月31日中午镇长到达现场,镇长当即喝斥停工,但对方人多势众,更连镇长也骂。当然不会就此罢手,一直在现场施工,后来镇长通知了其山口坡居委会的人,和派出所所长,高车居委会书记,黄学才(黄氏宗族会长)到达现场,多方人员到达现场杨氏宗族的人才勉强同意协商。我们本着能解决的心相信政府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但没想到的是本大队书记与黄学才说的同声共气,都是说对面给钱你,给多少领多少算了,如果你觉得不合理就回去得了,并且现在镇长在处理了,这次这么多人在现场处理,你就快快当是捡的。这样算是处理过了,明天姓杨的可以光明正地动工了谁也阻不了你们,处理发言是由黄氏会长黄学才处理,处理简单概括为:黄超德23平方赔地款21500,黄英杰(本人父亲)46平方2万加上拆毁猪舍赔偿5000元,合计25000元,周雄以500一平作赔偿,拆毁的围墙不作赔偿,黄英华杨桃树赔5000元。我想知道果树值5000,为什么我家房子如此不值钱?原本实实在在的一间房子通过强拆,威逼的手段霸占,而且违法者没有得到法律制裁,事后就赔偿问题他们说了算?如此的处理方式是协商吗,这是霸权主义,这是以强欺弱。我们是一个弱势群体,本以为相信平定镇政府,没想到平定镇政府处理方式是让私人第三方处理?而且处理得如此不公! 后来本人多次到镇政府,派出所,找说法都以各种理由推托,直到现在,暴力强拆,派出所没抓到人,强占土地当地政府也无动于衷,公民的合法权受到如此侵害,当地政府没起到威慑的作用,正义没得到彰显,那么只会让犯罪更加横行。 我始终相信,党和政府是民的希望,希望上级领导能屈身为基层,帮帮我们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