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佳村纪事(原创小说,5.18已更新)

    点击数:7609
    落霞如歌
    2018-01-31 23:35:14

    佳村纪事

    .
    每一朵花,都有它的归宿。每一种归宿,都有它的缘由。花开花落,缘起缘灭,自是随风而来,随风而去。来去之间,闪亮了谁的眼眸,伤痛落在谁的心头?每当闲来无事,玲子大脑似总有些许如此臆想飘过。


    今年的秋意,似乎来得比往年早。中元节刚过,椰子树已开始给A城带来一丝丝的清凉。这跟去年是完全不同的,玲子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夏蝉还在树上扯着嗓子拼命喊热呢。岭南的夏天比其他地方都要湿热,都要漫长。玲子有洁癖,不喜欢夏天,不喜欢夏天的又湿又热,不喜欢满身黏黏腻腻的感觉。尤其当满室病人围着自己忙个不停的时候,白大褂连着自己的衣服和内衣都是湿透的,那又湿又腻的感觉,让爱干净的玲子非常讨厌。但这不能阻止玲子热爱自己当医生这个职业,小时侯一些不愉快的经厉让她患上了洁癖,也在她幼小的心灵种上长大要当医生这颗种子。要是我们的医院可以换上中央空调,该多好呢!差不多下班的时分,当玲子看完最后一个病人,正对着洗手盆呆想一下的时候,突然被手机异常响亮的来电声吓了一跳。


    玲子,这次你一定得救我了,只有你能救我了。手机那边,闺蜜小兰几乎是哭腔了。


    小兰,别唬我,你说什么事就行。


    玲子与小兰是闺蜜,从小二人情同亲姐妹,不管哪一个有事,另一个必然会出手相助。面对小兰这次的来电,玲子错愕,印象中,小兰从没如此央求过自己。


    勇……勇……他患上肝癌,晚……晚……晚期了。好不容易说出丈夫的病情后,小兰终于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眼泪如缺堤的黄河水,瞬间泛滥起来。


    电话那头嚎啕大哭的声音,也是让玲子震惊得半晌说不出安慰闺蜜的话语。还好,不是小兰。玲子不由得对着手机轻轻呼了一口气。生得神高神大的黎勇,平常能打死一头老虎,从没听说他有半点身体的不舒服,甚至连发烧感冒也没听说过的人,怎么可能瞬间患上了肝癌呢?这消息也让玲子接受不了。


    小兰,你先不哭,下班后我马上到你家去看望黎勇,再商量具体方案。听到小兰语不达意的话,玲子只能如此安慰她了。


    走过三条横街和两条小巷,就到小兰的家。小巷尽头放垃圾桶的位置没变,垃圾桶旁边依然是那一排台湾相思树。这些树,可是刚建A市时就种上的街树了,如今依然还在,只是那些逝去的时光,让这些树更苍老了。那灰黑的满是裂痕的树身,仿佛一个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在街上坚守着初心。有多少年没来过小兰家了?印象就小兰刚结婚那几年来了几回,而且每次来,都是当小兰他们夫妻俩人的“和事佬”。二十年前的黎勇暴躁好斗……想起二十年前的黎勇,玲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用户评论 (24)
    • 落霞如歌

      2018-05-18 10:48:58 落霞如歌 1#

      十.
      黎勇和小兰吃完发籺,俩人默默的相对着,再也没什么话可说,只能是低头假装看着水塘,或者有一阵没一阵相顾傻笑着。其实黎勇是有想法的,他很想握握小兰的手,甚至是吻吻小兰那娇艳的嘴唇。吻她,是什么滋味呢?黎勇不由的将身子向小兰靠去。


      瞬间,小兰已能闻到一股浓烈的属于男性的气息,也能听到黎勇急促的呼吸声,她连忙将头移开。一直以来,小兰对村中这个危险人物是心存远感的,这刻黎勇的举动令小兰害怕,于是假装收拾刚才包发籺的报纸,避开了。黎勇不气馁,转身抓住小兰的手,笑说要讲他的人生计划给小兰听。小兰不好拒绝,只好随他握着自己的一双手了。


      夕阳是偷窥的伪君子,偷笑着向西边隐去。这时,暮色向四周弥漫,很快将一对璧人藏在夜色中。晚风掠过深生塘,带着早春的寒意,让只穿一件蓝格子棉布衬衣的小兰感觉到了寒意,不由自主瑟缩起来。小兰见黎勇在眉飞色舞的谈论着他自己的未来,不忍打断他的话题说想回家。而寒风却是不懂人间冷暖,使力往小兰身上钻,小兰只得带着苦笑默默听着黎勇说话。


      小兰,不是我吹牛,凭着我的身高和样貌,绝对能够入伍当兵的,哪用我爸爸帮忙。黎勇满怀信心地对小兰说。


      嗯,是的。小兰附和着。


      过几年,我当完兵回来,你也刚好中师毕业了,我们可以……黎勇憧憬的一双眼,在月光下喷火般的射向小兰。他是失控的向小兰俯下了他的热唇。


      小兰却是冷静的,正确来说,她是觉得很冷,生不出其他的想法,单薄的衣衫早不敌寒风的冷袭,一个冷颤让她足够清醒的推开了黎勇,说我们回家吧,很晚了。径直往深生塘南边大坝回家的方向走去。


      黎勇以为小兰生气了,只得在身后跟着追上来。


      俩人又恢复了安静,默默无语地往村里走。


      月色带着寒意,散落在地上,并在深生塘里反射出一圈一圈的寒光,小兰害怕那些光芒。很快,小兰停住了脚步,她看见前面两百米处有两条白色光带,在月光下一闪一闪的,让人不敢向前。真是进退不得哦,小兰不知道如何是好,不自主的“啊”一声惊叫了起来。


      那些是什么呢?小兰指着前面两条白色光带,颤声的问黎勇。


      别怕,有我。黎勇看到小兰那迟疑惊恐的样子,及时上前拉着小兰的手说。


      小兰紧紧地握着黎勇的手,他们并排的走着。越是靠近那两条白色光带,小兰越是紧张。她从没见过如此白如此长的光带,这令她想起小时候听老人说深生塘的一些鬼神的传说,更加害怕。


      小兰的手,很冰冷,渗出冷汗来。寒意传到黎勇的手心,黎勇感觉到了她的紧张感,不由得把另一只手也盖上她的这只手,以示给予她更多的安全。这刻小兰觉得,黎勇并不完全像他们说的那样可怕,而且感觉他那双手特别温暖。自从她母亲撒手西去后,除了玲子一家人,再没什么人给予她温暖的感觉了。小兰的心底,生出别样的感觉……


      哦,小兰,那两条白色光带,不用怕的,是地质队探测附近泥土的时候,洗刷流出来的白土。因为那些白土还带着水,月光照射下,就更白和反光了。我爸爸说,要是我们的村子,能探测出含有一些成分的泥土,并能成功开采的话,那我们成条村子的土地都可以被征收,那么我们都会走上致富之路了。黎勇很兴奋的对着小兰说,并为自己终于拥有比小兰还丰富的学识而沾沾自喜了。


      一些什么成分的泥土?小兰不解的问。致富对小兰来说,是遥远如天边的事,但如果真的有征收款,或者就可以圆自己的大学梦了。这是小兰关心和期待的。


      我也不清楚什么成分,只是听我爸爸经常跟来我家的村长和其他人说起这些事情。黎勇看小兰冷得发抖,把一件牛仔外套给小兰披上,直至送到她家门前才拿回。


      小兰蹑手蹑脚的推门进屋。三间破破旧旧的泥砖屋子里,漆黑一片,月光从屋顶稀疏的瓦片漏下来,影影绰绰间,隐约可见她祖母在西边角落的那张木床上睡着了,而她那些姐姐们,横七竖八的睡在铺着稻草的地上。她们身上盖着粗麻被子,有两个姐姐没被子盖,拿麻包袋作被子。也不知道是哪一个梦呓了一句,这猪肉真香啊,福娣你别抢我的吃。此起彼落的鼻鼾声中,无人知道家里最小的妹妹还没回家。


      这些,小兰很小已习惯。乡村的夜晚在蟋蟀声、狗吠声中照见温暖的月光,小兰觉得回到家,已经感觉很温暖的了,想想刚才黎勇的一双手和牛仔外套,也是。放好书本和资料,小兰准备简单洗浴后复习一下才睡觉,转身却在柴房兼厨房的土房里,看到玲子趴在饭台上睡觉了,一盏煤油灯早被风吹灭,想是玲子等自己回来一起到她家复习,等久了,却睡着了也不知道。玲子家不缺电灯和被子,她家更不缺温暖,这令自己喜欢,更感动。


    • 落霞如歌

      2018-04-19 10:49:27 落霞如歌 2#

      quote:
      ml123 发表于 2018-4-14 19:03
      继续等更新


      非常感谢你的关注!可能要很慢哦,太忙了。

    • ml123

      2018-04-14 19:03:23 ml123 3#

      继续等更新

    • 落霞如歌

      2018-04-13 09:45:17 落霞如歌 4#

      九.
      转眼是三月。一场春雨后,相思树吐出了它的花蕊,嫩黄嫩黄的,黄豆粒般的大小,挂满了枝头,吐露着属于它的芬芳,酝酿着它的风姿。黎勇在村口一棵相思树下站着,他唇间毛茸茸的胡须,在春天里风姿绰约着。这是六年后,公元1983年的春天,黎勇上身一件白底浅蓝细斜纹的确良长衬衫,束在灰白色大喇叭长裤里,用一条崭新的褐色皮带系着,衬衫外罩一件齐臀牛仔外套,很有时下港台明星的潮范。


      的确,黎勇很有明星的风范,村里人都说黎勇长得有他父亲那么好看。十八岁的黎勇,遗传了他母亲的身高和父亲的样貌,长得高大帅气。他前额头发烫成波浪状,用发胶打向一边。肩膀斜倚着相思树的树干,双眼架一副墨镜,一只手拿着一包东西,另一只插在裤兜,脚蹬新款运动鞋,将一只脚的脚尖交叉架在另一只脚的脚背上。乡村的三月到处飘溢着春的馨香,叫黎勇喜欢,香味将他置身梦里,梦里母亲给予轻柔的爱抚,使他不愿醒来。他深吸空气中微薄的花香,大而亮的眼睛藏在墨镜里,春天饱含的色彩,藏在他的眼睛里,牵动嘴角微微上扬。差一根香烟叼在嘴角,就可以定变成带痞气的港台明星。


      他在等人。这六年来,只要他母亲骂他或者打他,他都喜欢在村口这棵相思树下等一个人,默默地等。也有他母亲不打骂的时候,会去认真看看书,而母亲打骂他的时候多。母亲的暴戾之下,他缺乏安全感,让他的世界充满两面性。而将心底最渴望与不渴望的,都表现在逆反的行径里,但心底深处,渴望得到春天里的那一抹柔……他知道母亲希望他的学习成绩拔尖,可他偏不让母亲如愿,故学习成绩一直不好,而心底处,抑慕学习成绩好的人。


      怎么还没见来的?他是有点心急了。然而他看过一些电视连续剧,知道不能急,努力维持着不变的姿势。他知道她是会经过这里的。


      游丽眼尖,老远就看见相思树下那个玉树临风的黎勇,老远就用她那把大嗓门叫了起来,哎哟,又是在等我吗?


      游丽背后几个女孩子,极为配合地一起故意用略低沉的嗓音,模仿黎勇一贯说话的口气说,我只等兰妹。然后又是一阵哄笑。


      这一回,黎勇罕有的面红了,竟有点口呐,笑……笑……什么,你们……你们就是跟爱乱起哄。


      游丽几个女子在黎勇的半恐吓半嘻笑下,哄笑着散开了。只有玲子不大放心小兰,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识趣的往家里走。


      村口相思树下,只剩下黎勇和小兰俩人。小兰低着头,不停地翻弄着手中的一本资料书,不语。一阵风轻轻掠过她短薄的衣衫,让她左右肩有两个白色补丁的蓝格子棉布上衣,在春寒中瑟缩。补丁衣服是小兰姐姐们穿过后不合身,才轮到小兰穿。黎勇似乎是看习惯了小兰的破衣短衫,他喜欢她那习惯性的低头动作,觉得有无限的温柔。这是他母亲最缺少的,但一直希望母亲温柔待他,做梦都渴望,可惜……可不知为何看到了小兰习惯性的低头,他也总会生出别样的感情来,特别是看到小兰穿着这件两肩都有补丁的衣服,那两个补丁在他双眼里化出白蝴蝶的姿态,让小兰在春寒瑟缩中生出一朵兰花的娴静和美丽来,让人怜悯又怜爱。


      安静下来的黎勇,也不知道对小兰说什么好。似乎是习惯了下课后,静静看着小兰低头走过,心里就充满了雨后初霁的明媚。


      俩人静默相对良久,小兰打破静局,说没事她要回家了。黎勇一听,急了,连忙从上衣口袋中取下一支新钢笔给小兰,说是很快中考了,希望这支新钢笔能为成绩拔尖的小兰如虎添翼,考上理想的高中。


      小兰只是推辞,理由是礼物太昂贵了,还说她的父亲考虑到家里情况,没钱供她继续读高中以圆大学梦。要是考不上中师,可能面临着初中毕业后,就要加入到珠三角打工的大军了。而就算是考上中师,家里也是没生活费供她读,父亲只希望她尽快出来挣钱补家用。说到伤心事,小兰双眼泛起了水雾。而她忍着,被人看到自已那么软弱,成什么呢?人可穷,但不能在人前示弱。为免让黎勇看到,小兰别过脸去,装作往佳村深生塘的方向走几步,不想黎勇也跟了上来,小兰继续向前走,黎勇也是不停歇。


      黎勇却只是心急,他的心意还没送出去。终于,黎勇跨上一步抓住了小兰的左手,让她握着钢笔。小兰心里一暖,而想到家里从没一个人对自己那么好,自己不想像大姐二姐早早嫁到更穷的地方生儿育女,只盼认真读书走出去,可家里……她到底是没抑制好眸里的水雾,让它成为泪水掉了下来。黎勇在一旁陪着小兰落泪,他知道她家很穷,甚至听村里的人说,她家一年也很难买几回猪肉吃,只在逢年过节才有肉吃。但那些肉,小兰很难吃到,在众多姐姐面前,小兰温顺乖巧,却因此常被姐姐们欺侮。有肉吃的时候,为示公平以保每个人都能吃到,小兰父亲要在吃饭的时候监督着数数。从数字一数到七,才允许姐妹们一起夹肉,但常常是数才数到四,装肉的碟已成天空空白一片,了无痕,小兰只能是望着空碟难过。但她从不抗议,抗议也无效,弱肉强食的环境,只能低下头来忍受。


      黎勇不知道拿什么话来安慰小兰,只默默陪着她,看她在风中嘤嘤的抽泣,瘦削的双肩在颤抖。好不容易看到小兰止住了哭泣,黎勇忙将手中报纸包着的发籺拿给小兰吃。哭过后的小兰,想起放学后一直没吃东西,本约好去玲子家吃晚饭的,也是忘记了,看到黎勇递过来的发籺,才感觉到了肚子饿,俩人在深生塘的大坝边坐下,一起吃发籺。


      夕阳下,深生塘坝边的一双身影,绵长,又绵长。


    • 落霞如歌

      2018-04-02 00:03:03 落霞如歌 5#

      [font=宋体]八.[/font]

      虽说还是秋天,但玲子分明感觉到寒意,一双脚颤抖抖的,变得很僵硬,行走也是困难。


      回家的路上,紧张是紧贴在鼻孔的冷空气,吸一下,能让全身的毛孔倒竖和背脊发凉。想起早上的“蛇”和还带着红漆分棺材板,玲子一身冷汗,虽说蛇不是真的,但谁敢保证下一回黎勇不拿真蛇出来呢?破旧的拖鞋,更令玲子行走艰难,也让她落在小兰他们后面。从懂事开始,玲子对黎勇的认识,大多来自村里人背地里的议论,今天说他偷了谁家的鸡,把虫子、老鼠偷偷放进了女孩子的书包;明天偷了谁家的狗,扮鬼将谁家的小孩吓得半夜惊啼等等。说得最多的还是他偷鸡,那喽鸡的神技结合他独创的神药,让村子里的大鸡小鸡,甚至母鸡,在不知不觉中被他偷光。村里人自是恨得牙痒痒的,但只能背地送“喽鸡勇”以示泄愤。背地议论的事情,玲子一直以为对自己很遥远,没想今天要面对面领教黎勇的可怕。看到黎勇始终跟在背后,玲子紧张着急,她索性脱下鞋,忍着石子沙粒带来的刺痛,光脚奔跑追上了小兰他们。


      一段路后,玲子他们都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而黎勇依然是与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冷不防,游丽被脚下一块石头拌一下,摔了一交。爬起来,只见左膝盖被擦破了一层皮,血丝从伤口中渗出,走几步,那淡蓝色确卡做的裤子,直蹦蹦的刺得游丽直叫痛,也让她恼火了,直接拉着玲子他们几个,在路边一棵相思树下等黎勇追上。


      黎勇,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让你追得那么凶。再追,今晚叫我爸揍你一顿。游丽毫不畏惧地说。


      我又不是跟着你。黎勇难得的柔声说。


      谁知道你呢。依仗父亲在村中的势力,游丽嘴巴不依不饶。


      要不信,咱俩赌一把?我知道游村长赌技厉害,他女儿应该也不差。黎勇愉悦的望着他们,也似取笑着游丽。


      喽鸡勇,无人像你兄妹俩那么坏,无人像你那么喜欢赌。游丽突然听黎勇提到好赌博的父亲,让游丽很尴尬,仿似开屏的孔雀瞬间让人拔掉了羽毛,但游丽惯性神气地将一根针往黎勇身上刺,只想让黎勇嗷嗷叫,让他出丑。


      好吧,不信就算。我跟我的就是。黎勇不置可否,罕有的听到别人叫他外号也不生气。


      小兰拉着玲子的手,低着头,习惯性地什么都不说。


      黎勇不喜欢别人骂他的。黎勇偷眼看小兰,小兰那双又长又弯眉毛下的眼睛,说有多好看就有多好看。小兰那低着头不语的样子,使黎勇很想保护她,也让黎勇想到一些诗句,但是什么诗句,他抓破了头皮也实在想不到。似乎有些很好听的歌词可以用来形容,而歌曲唱到嘴边,又吐不出词来了。反正她从来都不会骂我,是多么令人喜欢!黎勇禁不住遐想着。


      太好了,那么我们各自回家啦。游丽终于松口气地对大家说。


      放心,你们回家吧,我喜欢在这棵相思树下等一个人。黎勇异常愉悦的说。


      说是各自回家,但其实他们的家都差不多连在一起。黎勇一家原在村尾新建了房子,可是他父亲思忖终究是村头靠着大路,出入交通便利,于是又在村头另外新盖了一所村里占地面积最多,最漂亮的房子。而住村尾的其他人家,也纷纷效仿着撤离村尾,借钱往村头建房,一时佳村有点像中间被掏空的蜂巢。佳村里的人喜欢群居的态度,让人很难想象,房子与房子之间,好像是亲密的伴侣似的,你紧挨着我,我紧挨着你,中间不愿留一条空隙。人与人之间也是,亲密的情形让人惊叹。但有时候又不尽然,房子的主人们,为着中间那条空隙的长宽而刀枪相向大打出手,很让亲密相依相伴相恋着的房子为主人们感到脸红。


      佳村人奇怪的事那么多,总是让人琢摸不透。比如黎勇,有段时间,似乎是洗心革面了,也不偷东西了,也不捉弄人了,每天放学后就在相思树下等着,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 手机控

      2018-03-27 15:17:35 手机控 6#

      吓坏几个小孩了

    • 落霞如歌

      2018-03-27 11:12:10 落霞如歌 7#

      .
      不好,伯刚他……玲子的本能反应,是弟弟遇上了麻烦事。她护弟心切,如离弦的箭般向伯刚冲去。


      姐……呜呜……伯刚只会哭。

      玲子看到伯刚掉到了一个新近被迁移的空墓穴里。墓穴不深,装满不久前落下的雨水,水里飘荡着几块块还没完全褪掉红漆的旧棺木,伯刚全身衣服被墓穴里的积水浸湿。好不容易才站起来,墓穴里面的积水漫及伯刚的腰身,想爬出去,却因墓穴周围的泥土是由黄泥、白泥和黑土组成的“三夹泥”,那白泥和黑泥遇上雨水,令墓穴四周又湿又滑。受惊吓后的伯刚怎么也爬不起来,而那带着红漆的旧棺木,像极黑夜中闪着寒光的魔眼,在伯刚眼前不停闪动,让他害怕得只会站在墓穴里全身颤抖和哭叫。


      啊……玲子也是一声惊叫。

      心急的玲子刚跨过一棵松树,靠近伯刚时,半暗半明间,却看到一条又长又大的蛇在扭动,吓得玲子左脚向前一滑,右脚刹不停脚步,也掉入了积水的空墓穴。

      哈哈,玲子,知道告状的滋味了吧。哈哈……

      黎勇和黎静兄妹躲藏在路旁一棵大松树后面,黎勇双手拿一条大缆绳,放在二米外的路中央,仿造蛇爬行的样子,用力扭动着。果然,伯刚因避开“蛇”,误掉入路旁的积水空墓穴。而玲子的落水,终让黎勇开怀大笑。


      玲子最怕蛇,辨不清真伪。清秀的五官被突来的惊吓,扭曲在一起,平素能言善辩的小嘴,只是吓得说不出话来,双脚直打颤。

      游丽赶上来,止不住对黎勇狠狠指责一通。小兰什么都不说,双脚迈开架实在墓穴的地面,用手一拉,将玲子拉出墓穴,然后也将伯刚拉出来。

      习惯了别人或明或暗指责与漫骂的黎勇,对小兰的沉默不语,不禁心存异感。他细看小兰,又长又弯的眉毛下长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睫毛长长的,衬着嫩白的鹅蛋脸和小巧的嘴,黎勇觉得说有多好看就有多好看。

      黎勇,放心,我不会向你妈妈告状的。游丽大声向黎勇抛下这么一句后,跟小兰一起陪玲子兄妹回家换衣服。

      三嫂挑一担水准备出门浇菜,看到匆匆而返的玲子姐弟,大吃一惊。心痛难过之余,对黎勇兄妹的做法甚是气愤,但想及黎勇父母,只好强行咽下一口唾液,努力将一肚子愤怒之气压下至心底。

      三嫂感谢眼前这个家里贫穷,话语不多的王小兰。真难想象看似瘦弱的小兰,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将玲子姐弟从空墓穴里拉起来。想想小兰也是可怜的人儿,家里姐妹众多,小兰母亲生她的时候,前面已经有带招来旺财五个叫“娣”字的姐姐了。又是想女儿招来弟弟,又是想女儿带着来旺财,而她们的弟弟还在天边逛秋千,遥不见影。小兰家里的小孩是越来越多,不单不旺财,还越来越贫穷。然而她父母依然是一门心思想生个男孩,在试过江湖术数人士各种迷信术数和方法无效后,于是决定听从一个传说中具逆天之术的算命先生的指点,在女儿的名字上再施术数,将原唤作“拉娣”的六女儿改作“小兰”,寓意从六女儿这儿消除含“女”字旁的性别,要女孩消(小)烂(兰)下去,男孩生出来,逐有了“小兰”这个别于她众多招娣来娣等姐姐的名字。

      终于,在小兰三岁的时候,她母亲又怀上了。为逃避一些政策的惩罚,她父母到处躲避着。有一次在匆忙躲避计生组人员的时侯,由于天黑路滑,小兰母亲不小心从山上滚坠下山脚,导致一个已经成形的男婴小产,落下了病根,为此再也怀不上。而小兰的祖母和父亲人前人后愈加唉声叹气,说香灯无继,小兰祖母常以冷言相向。有天小兰母亲再也忍受不了小兰祖母的冷语,抱病吃农药自杀了,从此小兰失去了亲娘,成为缺衣短食再也没人疼的可怜人。念想到小兰的可怜,三嫂禁不住轻轻摇了摇头,什么逆天先生?唉!三嫂叹了叹气,在小兰的书包偷偷放了二条煮熟的蕃莳。

      三嫂看天色已不早,也不问更多细节,只对小兰和游丽一再道谢,她相信善有善报,然后嘱咐他们几个放学后一起回来吃饭,说还有猪杂汤和炒米粉。小兰和游丽高兴地答应了下来,再和换上干净衣服的玲子姐弟结伴返校上课。

      上了一个上午课程的玲子,下课铃刚响就往伯刚教室赶去,生怕第一天上学的弟弟认不得路回家。小兰和游丽也早早的在学校大门口的大槐树底下等着,玲子姐弟出校门后,就汇合一起往佳村方向回。然而,伯刚不敢向后看,他出大门的时候,看到黎勇跟在后面,伯刚他们走快些,黎勇也走快些,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跟着,不言也不语。

      玲子她们也发现了这情况,都紧张了起来。

    • 阿哥

      2018-03-20 22:12:13 阿哥 8#

      浓浓的乡土气味。

    • 吹风

      2018-03-20 08:52:08 吹风 9#

      {:1_246:}

    • 落霞如歌

      2018-03-19 23:46:19 落霞如歌 10#

      六·
      母亲的一声跪下,让黎勇感到心惊,而小巷里卖货郎叫卖粉皮的声音,又使得他口水直流。黎勇充满着矛盾和忐忑,在院子门口处,他们对峙着。

      岭南的八月,太阳依旧火辣辣的,直烤得大地似要冒出烟来。正午时分的太阳光,直接从头顶射下来,让黎勇满头大汗。随着那卖货郎在小巷的叫卖声愈来愈小,黎勇觉得韭菜油那流淌着的醉人香味已从嘴边飘走,那芝麻留齿的芳香味已远去,眼看将成为腹中饱餐的美食已远去……对黎勇而言,似乎一切美好的事物,都离他越来越远,他想伸手去抓,无奈无力抓到,这不由得让他烦躁,让他汗如雨下。

      秀兰对着黎勇,也是莫名的烦躁,早上峰仔的事件让秀兰生气,如今又偷米,真让秀兰操碎了心。她希望自己的儿子认真读书,将来成材,而不是像现在这般贪玩,但只读了二年小学却爱贪小便宜的秀兰,找不到对儿子教育的好办法,只一味信奉祖辈人说的铁棍出乖仔,故对黎勇异常严厉。而这让黎勇觉得自己不是秀兰亲生似的,特别是无意听到村子里一些人对父母的一些话语,让黎勇愈加怀疑,且叛逆指数随着年岁在递增。事实秀兰和她的派出所所长丈夫存在很多问题,在对待黎勇和黎静兄妹教育的问题上,夫妻俩的分岐尤大。

      妈——唉哟,你误会我哥了。黎静见情形不妙,连忙向着她母亲拖着长长的声调撒娇,亲热地拉着秀兰的手臂,一边摇着一边说,黎勇不是偷米,而是拿家里一些米出去换几个鸡回家里吃。说完,调皮地对黎勇猛打眼色。

      哦,哦,这个是的。黎勇半天才反应过来应和他的妹妹。

      死丫头,你早说嘛,去,去。秀兰不知是真怒还是假怒,高高举起手,并拢着食指和中指半屈着,作势要啄一记黎静的头。黎静头一缩,就轻易避开,拉着哥哥一阵风般溜走了。

      暑假也如一阵风般溜走。八月最后的一天,秋风带着一阵秋雨的突然造访,一扫往日的炎热烦闷,似正式宣示岭南一带进入秋季。经过秋雨的洗刷,佳村的天空特别明亮,小孩也是,用暂新的面貌迎接新学期的到来。九月一号开学那天,黎勇也早早收拾好他摆弄了一个暑假的套狗神器、喽鸡神药等,背着崭新的皮书包,带着黎静一起回学校上课。

      佳村离田山镇中心小学不远,只有五里路的距离,步行二三十分钟就可到达。从佳村到学校要经过的那一片密密麻麻的坟墓,这让佳村胆子小的孩子畏惧,他们更多会结伴一起上学放学。玲子的弟弟这天回校读一年级,三嫂许如芳要玲子兄妹结伴,并叫上小兰游丽她们一起回校。对于还没满八周岁就读书的儿子伯刚,三嫂觉得他年龄偏小了一点,更多是觉得他胆子小,不大放心,总有她的顾虑。

      临睡前三嫂第四次叮嘱玲子要她好好带伯光回校上学,那刻玲子理解她母亲的顾虑了。玲子却总觉得担任他们王家传宗接代唯一男丁的伯刚,相比自己显得更像女孩,或许是被母亲宠爱有加,显得娇气了点,在陌生人面前更显懦弱些。一张冠月般的粉脸上,长着一双清灵灵的大眼睛,眉宇间却少了一分英气,多了几分胆怯,这也让玲子更自觉的想要保护好自己的弟弟。

      零晨四点多三嫂就起床做早饭,郑重其事地买回猪肠和猪瘦肉,做了一锅猪杂汤,将泡好的米粉炒生葱,另外再炒了一碟青菜。天还没吐白,三嫂已把这些弄好,准备叫玲子兄妹起床吃,然后上学。炒生葱散发的香味,混合着猪杂特有的香味,早已让玲子从梦中醒来。玲子睁开双眼,靠近窗,看到夜色还茏罩着庭院,一盏电灯挂在厨房门口的墙上,亮着,随着轻微的秋风在摇摆不停。橙黄色的灯光中,玲子隐约能看到自己的母亲氲氤在朦胧的夜色中来往走动。窗外,蟋蟀还在鸣叫,隐约还听到几声谁家雄鸡的啼叫,夹杂着母亲洗碗的声音。这些声音让玲子觉得自己是被什么包围着,那熟悉的感觉,玲子想说又说不出,似是一个梦叠着一个梦,让玲子感动和陶醉。玲子记忆中,这么丰盛的饭菜,似乎只是逢上年节才有,而作为开学餐,玲子也是头一回在家里遇上。玲子记得,祖母曾说刚上学的新生,吃了生葱和猪肠,会特别聪明,以后学习成绩会特别好。看来,妈妈是希望弟弟聪明伶俐之余,也是希望弟弟上学认真读书的。玲子理解她母亲的一番苦心,作为在乡下长大的长女,她也希望自己的弟弟将来有出息,但她更暗暗下定决心要认真读书。

      天还没完全亮,玲子就领着弟弟伯刚,还有邻居小兰和游丽一起回校。

      第一天回学校上学的伯刚,很兴奋,对什么都感到新鲜。一改往日胆小的模样,背着新买的布书包,穿着新的凉鞋,雀雀跃跃领着队,眨眼功夫,已将穿旧拖鞋的姐姐玲子她们抛在身后。

      天刚亮。往学校的路上,只见
      高高低低的坟墓,高高矮矮的松树。影影绰绰间,似乎前面有很多人在走动,定眼细看,却人影不见一个,只有风过林稍。玲子她们三个,不大敢说话,只将手紧紧地拉着向前走。


      啊……啊……

      前面三十米处,突然传来伯刚受惊吓的声音,让玲子小兰她们面面相觑。


    • 落霞如歌

      2018-03-11 21:13:27 落霞如歌 11#

      quote:
      ml123 发表于 2018-3-11 10:05
      看前两帖以为是城市小说,怎一转就成乡土小说?不知作者后面会有什么转折,坐等


      厉害。{:1_260:}你的回帖能看出你是写小说高手。:lol
      欢迎继续留意看我如何转折哈。

    • ml123

      2018-03-11 10:05:19 ml123 12#

      看前两帖以为是城市小说,怎一转就成乡土小说?不知作者后面会有什么转折,坐等

    • 落霞如歌

      2018-03-08 12:51:51 落霞如歌 13#

      quote:
      梦里花落知多少 发表于 2018-2-27 08:55
      等更新~


      非常感谢你捧场!因既要上班工作,还要买菜做饭搞卫生带小孩,故写得非常慢,但我一定会坚持写完的。
      再次感谢你,让我感动!

    • 落霞如歌

      2018-03-08 12:47:50 落霞如歌 14#

      .
      三嫂,峰仔头部出血的地方,我帮他止血了。我没功劳也有苦劳,你们给回药款我就行,也只是二百五十块钱。秀兰凶巴巴的说完后,用她那双三角眼斜睨着三嫂,理所当然的话语中夹带着不满,那目空一切的神情更多带着挑衅的意味。


      三嫂一家人听完这话,皆愕然了。这是人话?颠倒黑白的世界?一时也没人能缓过神来,直楞楞地站在原地互相对望着。刚刚经历了恐慌忙乱后的场面,这时瞬间静了下来,似乎是这大热的天气突然遭遇了冰雪的突袭,空气瞬间在凝固,话语也在凝固,令三嫂一家人一句话也说不出。

      凝固的空气里,万物一片寂静,只有秀兰油腻腻的一张脸在晃动,一嘴龅牙因更多激动的语言而愈发外突,也让人能看到她大黄牙的牙缝里藏着的肉丝和青菜。无人能证明是我儿子打破峰仔头的,只是三嫂你女儿的一面之词,不足为证。若是不赔,今晚就放狗咬你们,有你们好受的。秀兰双手叉着腰,面向三嫂喧嚣着。

      小兰和游丽她们也是看见黎勇用石头打峰仔的。三嫂本能的答完一句,猛然间想到一直跟大伙在院子里站着的峰仔,这才低声吩咐玲子,领着头部包扎得如伤兵一脸虚弱的峰仔,回房间里好好休息。

      什么?什么话?秀兰激动的高声叫喊着。她面部表情因过分夸张致双眼也突起,让肥胖油腻的面部异常狰狞。这些小孩,还不是因你们教唆才会那样说?秀兰越发尖叫起来:小孩的话,哪能信。有大人看见吗?没有吧,那就不能说是黎勇干的了。秀兰自说其圆,更加摆出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面对秀兰的横蛮无理,想想秀兰丈夫在村中的势力,三嫂一家深感无奈,但见峰仔已无碍,经与秀兰一再讨价,三嫂最后百般无奈以二百块钱赔秀兰,才将峰仔被打破头的事件作结。

      秀兰从三嫂手中过一大沓零零散散的钱币那刻,迫不及待地用大拇指和食指往口中沾了些唾液,认认真真的数完,才满心欢喜地放进自己的裤兜。想着这二百块钱来得这么容易,原来三嫂他们这么容易欺负,秀兰差点笑出声。为了把兴奋的情绪压下去,故意清清喉咙,假装咳嗽几声,才离开三嫂的家。

      对无端飞来横祸,更无辜失去了二百块钱,这让三嫂难过了一段时间,毕竟二百块钱是三嫂一家人大半年的收入了,幸好六婆安慰她说,人没事就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们做好自己就行。如此,才消去三嫂的不快。

      秀兰高兴得几乎是想唱着歌回家,抬头听得树上的蝉声吱叭吱叭的叫得欢,不懂音乐的她,竟然听得异常兴奋,手舞足蹈的也学蝉叫了几声:吱叭,吱叭。回到家门口的那刻,终于还是忍不住,哈哈的笑起来。

      妈妈,你笑什么?匆匆往门外走的黎勇和黎静兄妹俩,差点在自家门口撞到秀兰。母亲的笑声让黎静好奇,忘记了自己和哥哥偷偷用袋子装着家中几两米,正准备去换河粉吃的事。黎静的印象里,母亲不轻易大笑。

      我笑是……提到让她高兴的事,秀兰更是笑得合不拢嘴,有什么比拿到意外的钱更高兴的呢?!勇,你站住,别动,当我是眼盲了吗?把一双手藏在背,是偷了家里的什么出去?


      突然的发现,让秀兰马上变得异常严厉。


      黎勇,你给我跪下来。


      看到母亲充满怒气的一双眼,黎勇知道自己今天是大祸临头,少不得又要被毒打一顿了。从小,母亲就对自己特别严厉,动不动就打自己,而对妹妹又是异常好,极少打她。两种完全不同的对待方式,让黎勇不满,甚至为此异常叛逆。

    • 晒月亮

      2018-03-01 19:08:25 晒月亮 15#

      有乡土味的小说,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