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你有一个半朋友吗

    远帆
    2018-04-01 07:16:54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689

    你有一个半朋友吗?


    说到朋友,你一定会想起割席断交的故事。故事是这样的:
    管宁和华歆(xīn)在年轻的时候,是一对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俩成天形影不离,同桌吃饭、同榻读书、同床睡觉,相处得很和谐。
    有一次,他俩一块儿去劳动,在菜地里锄草。两个人努力干着活,顾不得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就锄好了一大片。
    只见管宁抬起锄头,一锄下去,“当”一下,碰到了一个硬东西。管宁好生奇怪,将锄到的一大片泥土翻了过来。黑黝黝的泥土中,有一个黄澄澄的东西闪闪发光。管宁定睛一看,是块黄金,他就自言自语地说了句:“我当是什么硬东西呢,原来是锭金子。”接着,他不再理会了,继续锄他的草。
    “什么?金子!”不远处的 华歆听到这话,不由得心里一动,赶紧丢下锄头奔了过来,拾起金块捧在手里仔细端详。
    管宁见状,一边挥舞着手里的锄头干活,一边责备华歆说:“钱财应该是靠自己的辛勤劳动去获得,一个有道德的人是不可以贪图不劳而获的财物的。”
    华歆听了,口里说:“这个道理我也懂。”手里却还捧着金子左看看、右看看,怎么也舍不得放下。后来,他实在被管宁的目光盯得受不了了,才不情愿地丢下金子回去干活。可是他心里还在惦记金子,干活也没有先前努力,还不住地唉声叹气。管宁见他这个样子,不再说什么,只是暗暗地摇头。
    又有一次,他们两人坐在一张席子上读书。正看得入神,忽然外面沸腾起来,一片鼓乐之声,中间夹杂着鸣锣开道的吆喝声和人们看热闹吵吵嚷嚷的声音。于是 华歆就起身走到窗前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管宁却不为所动,继续读书。
    原来是一位达官显贵乘车从这里经过。一大队随从佩带着武器、穿着统一的服装前呼后拥地保卫着车子,威风凛凛。再看那车饰更是豪华:车身雕刻着精巧美丽的图案,车上蒙着的车帘是用五彩绸缎制成,四周装饰着金线,车顶还镶了一大块翡翠,显得富贵逼人。
    华歆完全被这种张扬的声势和豪华的排场吸引住了。他嫌在屋里看不清楚,干脆连书也不读了,急急忙忙地跑到街上去跟着人群尾随车队细看。
    管宁目睹了华歆的所作所为,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叹惋和失望。等到华歆回来以后,管宁就拿出刀子当着华歆的面把席子从中间割成两半,痛心而决绝地宣布:“我们两人的志向和情趣太不一样了。从今以后,我们就像这被割开的草席一样,再也不是朋友了。”
    志不同道不合,便难以成友。真正的朋友,应该建立在共同的思想基础和奋斗目标上,一起追求、一起进步。如果没有内在精神的默契,只有表面上的亲热,这样的朋友是无法真正沟通和理解的,也就失去了做朋友的意义了。
    现实生活中,还有这样一些人,他需要你帮助的时候,称你为“朋友”,但你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他不是你的朋友。这些人也失去做朋友的意义。
    然而,朋友总是要的,因为有了朋友路好走。那么,那些人才可做朋友呢?读下面的故事就会得到很好的启发。
    从前,有一个富商叫范咏。说起这个范咏,那可真没说的:为人宽厚仁爱,仗义疏财,可偏偏这么一个好人,命里却摊上了一个让他伤透脑的儿子。儿子名叫范学好,本来范咏是想叫他走正道,可儿子偏不学好,平时结交了一批狐朋狗友,整天吃喝玩乐,不务正业。
    为此,范咏很生气,就告诫儿子:“为人处世,朋友是要结交一些。可你交的这些人,都是些酒肉朋友,我劝你还是不要跟他们混在一起。”儿子听了,把脖子一拧:“我的朋友都是生死之交,决不是你所说的酒肉朋友。”
    范咏见说服不了儿子,苦思冥想,想出了一个办法。
    这天,儿子范学好捎信叫自己要好的朋友来家喝酒,时间一到,大家陆陆续续来到堂屋就座,可大家左等右等,范学好却迟迟未露面。大家正等得心焦,就在这时,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匆匆从堂屋门前跑过,大家吃了一惊:刚才跑过的那人不是范学好吗?这是怎么回事?不一会儿,范咏慌慌张张走了进来,说:“对不起大家了,犬子刚杀了人,逃了回来,看来我们范家要家破人亡了,你们都是我儿子的好朋友,你们给想个办法吧。”
    大家一听,一个个傻了眼,有的推说家里有急事,有的说自己肚子疼,转眼之间就跑得一个人也不剩。
    这时范学好正躲在隔壁,听着消息呢。昨天,父亲跟他说了假扮杀人一事,当时只觉得好玩,就应承了下来,没想到却给老父亲一一说中,现在他一句话也没有了。父亲走了过来,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你看看,这就是些你平日所结交的朋友。关键时刻,谁过来帮你的忙?”说到此,他换了口吻,对儿子说,“孩子,这样吧,待会我领你去见见我交的朋友。我交的朋友不多,只一个半而已。” -
    于是范咏领着儿子来到一个大户人家。扣门环,里面的家人便给主人通报。不一会儿,就见宅门大开,主人率妻子儿女满面春风地出门迎接。只见院子里张灯结彩,净水洒地,迎接贵宾。
    范咏也没客气,带着儿子进屋落座后,对朋友说:“不必客套。我今天来府上,是有一事相求的。”朋友淡然一笑说:“不论何等事,全包在小弟身上,酒饭之后再说。”
    范咏一脸愁容,说:“家里出了大祸,小儿不慎杀了人,命已不保,早已无心吃饭饮酒。”朋友一听不以为然地说:“范兄不必忧虑,事只须用些银两,买通官家就行了。小弟家资虽不实,但现在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救侄儿一命。”
    范咏摇摇头说:“此法我已用过,怎奈审理此案的是一位清官,行不通。不知贤弟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朋友面露难色,低头不语,范咏看了一眼儿子起身便告辞了,朋友一见,马上吩咐家人取来五百两银子,说:“小弟无能,帮不上大忙,眼下正是用钱之际,这五百两银子,还请范兄收下。”范咏接过银子,放到桌上说:“多谢贤弟,银子先放在这里,只待用时我再来拿取。告辞了。”
    走出朋友家,范学好说:“父亲,我明白了什么才是朋友。”范咏说:“孩子,这只是我的半个朋友,咱们现在再去那一个朋友家里。”
    范学好跟父亲又来到一户人家,一进屋,范咏的朋友就问:“兄弟,有事吗?”范咏就把编好的故事说了一遍。朋友沉吟半晌,说:“你们回去吧,没事了。”范咏说:“你有什么办法,说给我听。”
    朋友脸色一沉,说:“不要问,领侄子回去吧,我自有办法。”
    范咏说:“你今天不说,我就不走。”
    朋友没办法,就朝里屋喊了两声,“咚咚咚”跑出两个年轻人,朋友对他俩说:“我的一个好兄弟的儿子杀了人,他只有一个这一个儿子,我必须帮他,我想让你们其中的一个去顶罪,你们谁去?”
    老大说:“父亲,弟弟小,我去!”
    老二抢着说:“父亲,还是让我去吧,嫂子快生了。”
    这时,范学好再也忍不住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泪流满面地说:“父亲,我错了,我知道今后该怎么交朋友了。”
    真正的朋友总是出现在最需要的时候。所以,百来个朋友不为多,一个半朋友也不算少。此故事可能会让你有所反思。

    用户评论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