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宝黛续缘梦境录(六)

    点击数:2996
    沉酲
    2018-04-18 10:34:29

    宝黛续缘梦境录(六)

    沉 酲 沉 晓


    十四

    每天上午八时三十分贾成璧都会提前10分钟准时赶到石三姨的寓所,尔后以专车司机的身份,接送她一起到公司去上班。贾成璧在石三姨的调教下,加上现实环境对他的残酷磨砺,他已经一改往日桀骜不驯的习性,现在的他在为人处世、待人接物等方面,较以前世故温顺多了。

    到了约定采访的那一天,黛玉按时赶到石三姨的办公室。按照“东地岭南”约定俗成的传统习惯,为客人黛玉端茶递水的事情,非贾成璧莫属。

    贾成璧也觉得黛玉十分面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不正是在哥哥贾成钰的剪贴画册上他每天都要看很多遍的那个甜蜜的女孩吗?

    贾成璧为了套近乎,活跃一下现场的气氛,于是,他指着黛玉的头发说:“你看你的秀发长得又长又漂亮,像远山流淌的瀑布一样,自然流畅,太好看了。遗憾的是,发型有点不合时尚,还有点变黄、干涩、分叉。”

    黛玉觉得贾成璧讲得符合事实,平时自己东奔西走,忙于到处采访,有点空闲就专注写作,确实是亏待了一头秀发,从未对它们进行过护理,以至于它们逐渐变黄、干涩、分叉。她调皮地说:“你那么关心我,却只会在这里吹牛皮、讲大话,又拿不出什么好的具体的建议。正好今天采访完后,我也许还有些空闲时间,你帮我推荐一家信得过的发廊,我过去护理一下。”

    贾成璧说:“我有一个双胞胎的哥哥,他只比我大十分钟,与你的性格有点相似,古板、执着,一有空就拼命地读书写作,一点也不会享受生活。不过,他拥有一项专长,理发手艺特别精湛,调制出品的美发、护肤的营养精油,纯天然,无污染,质量上乘。他开了一家发廊,叫‘海棠美发社’。每天慕名而来的客人经常爆满,当然,只要是我亲自带过去的客人,他会优先考虑的。”

    黛玉一听到“海棠”两个字,马上联想起了自己前世曾经创办过“海棠诗社”。此时,她难免有些感怀,对前世与宝玉的有缘没份,有些悲哀和叹息。她拿定了主意,此生此世无论如何再也不能错过机会,决定抽空亲自前往“海棠美发社”一趟。

    石三姨通常都在“天蓝蓝移民婚介公司”办公,在那里她接受了《问城日报》的专栏记者黛玉的采访。她还开有另外几家分公司,但她将公司的总部设在了“天蓝蓝”。

    大堂在公司的一楼。进入大堂后,迎面就是公司的前台,有一个漂亮年轻的文秘端坐在前台的正中间。前台左右两边的墙上置有一些壁柜,在右边的壁柜里放了一些书,在左边的壁柜里放了一些社区的信息、各种登记表格等。在前台对面的地面上摆放了一些沙发,用来接待那些需要帮助介绍婚姻的客人。

    石三姨的办公室设在二楼,黛玉跟随着贾成璧一同前往。黛玉在过道上看到,那里摆放着一个大大的神龛,里面放着关公、财神两尊铜像,铜像前敬着很多根香。

    石三姨的办公室布置得十分简洁。一张大大的老板办公桌,一盆富贵竹摆放在桌面上,一个大大的落地花瓶,里面插满了绢艺,有牡丹花、桃花、银柳等。在办公桌后面的墙上置有许多壁柜,用于存放各种档案、文件、书籍等。在办公室的四面墙上挂着一些名家的字、画,给人一种格调高雅的感受。

    一位风姿绰约的妇女从转体皮椅上站了起来,她风度翩翩、落落大方地走上前来握住黛玉的手,黛玉才观察到她的眉眼间有着一丝疲惫、憔悴,略微下垂的眼袋上留下了一些风尘的痕迹,亦或透出一种女人的沧桑感。仔细看上去,却还风韵犹存。

    石三姨离开老板椅大方地牵着黛玉的小嫩手和她一起坐在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开门见山地问:“大记者,找到了心仪的男朋友吗?”

    黛玉有点羞涩地答道:“这次来期待能与他续缘。只不过,现在八字尚无一撇。”说完,漂亮的脸蛋上泛起了一片红潮。

    石三姨捂着嘴笑了起来:“那得抓紧点,要不要我帮助你?”

    黛玉说:“暂时还没有眉目,有什么进展,我会及时告诉石老板的。”

    石三姨答道:“我从事婚姻介绍多年了,对男女双方的需求和心理活动方面的探究,颇为关注,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公司创建了一支优秀的‘从事月下老人、为有需求的人牵线搭桥’的专业团队,‘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为眷属’,是我们的愿望。另外,我们还兼营了为两地分居的家庭,办理移民团聚业务。我还管理有几家分公司。不知你这次来采访的内容和范围,都有哪些,我会尽其所能为你提供。”

    黛玉说:“我这次采访未设特定内容和范围,只想随便聊聊,譬如说,你为什么要开办婚介公司,主要的服务对象有哪些,你做这一行遇到过麻烦吗?另外请你谈谈你创业的大致经历,以及成功后的感受。”

    石三姨看着黛玉说:“你采访很有经验,不为难被采访人,不限内容和范围,让被采访人没有心理负担。”

    黛玉笑着说:“也许是我做记者的时间比较长,随意惯了,如果列题采访,一问一答式的,太单调了。”

    石三姨沉思了一会儿说:“我个人的经历比较复杂、曲折。我读完高中后,就跟着男朋友到东地岭南一带打拼,男朋友后来就是我的第一任丈夫。我们在那里开了一家火锅店,生意做得比较顺,有了一些积蓄,获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其间,遇到了一股出国大潮侵袭了那里。我们被卷入大潮中,把所有的生意都变卖了,凑了一些钱给了蛇头,偷渡到了西地。到了西地后,现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遇到了很多难以逾越的困难。为了获得身份,我的丈夫不得已只好跟一个富婆好上了。我当时对感情还抱有极大的希望,期待他在取得身份后,再回到我的身边,可是他没有,一直是杳无音讯。这时,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三个多月了,我一直等他,我的愿望至今也未能实现。”

    石三姨接着说:“最惨的是我把儿子生下来后,他连看都未来看过一眼。直到有一天,最后一听奶粉吃个精光,儿子饿得整天哭闹。儿子是从我的肚子里生出来的,我这个当妈的不能眼看着他活活被饿死。于是,我把儿子背在背上,跑进一家超市,抓起货架上的奶粉就跑。”

    她停顿了一下,强忍着眼泪不让它流出来,“在警察局里,我如实交待。小宝贝没有东西喂他,我又身无分文,没钱买奶粉。现在只能把儿子交给你们照顾了,我好安心去坐牢。警察也是人,认为事出有因,作案动机善良,就把我给放出来了,免去了刑事责任。”

    她继续说:“因为在警察局里留有案底,让我人生雪上加霜,我和儿子的生存环境更为严峻。况且,我在西地尚未获得身份。对于我,迫在眉睫的事,就是如何拿到身份,有合法的身份。我唯一的办法只有嫁人,于是,我又嫁给了一个愿意协助我获得身份的老华侨。所需的费用都由我出,他只负责帮我获取身份。当务之急,我必须弄到钱。为了弄钱,我就进了一家按摩院。”

    石三姨轻描淡写地说:“刚开始我一直只是做正规的推拿按摩,我做得很认真、很用心,每做一个,我都是满身被汗水浸湿、浑身精疲力尽。每天下来,老板结算,从我的钟点劳务费中扣除伙食、管理、场地成本等费用之后,所剩无几。更为恐怖的是,做了一段时间以后,几乎没有什么顾客再找我做正规的推拿按摩,即使有,也很少,都是一些患有颈椎痛、腰痛、腿痛等有疾病的老年人。到后来,每天只有一两个顾客、甚至是零顾客。没有顾客时,我还要往外贴钱,要给老板缴纳伙食、管理、场地成本等费用。

    我想不通,十分纳闷,和我一起干工的有二三十个姐妹,有的人那里顾客云集,她们那里的顾客有时还需要预约、排队才能轮上机会。我请教过老板,老板不置可否,让我自己去思考、观察、感悟。

    做正规推拿按摩的我,既辛苦又赚不到钱,我和儿子吃了上顿就没了下顿。有个别贴心点的姐妹告诉我,大部份男性顾客到按摩院来,并不是单纯的冲着正规的推拿按摩来,他们还有别的需求。

    终于有一天,为生存所迫,我豁出去了。有一次,我的儿子天鹏回家时,恰好遇到了一个男性客人正在暴打我,这个场景让他受了惊恐、剌激。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儿子一直害怕见到任何男人。再后来,我总算遇到了一个好男人,他愿意养我和儿子,但他确实无法给我名分。

    从此,我基本上算是脱离了苦海,从最小的便利店做起,逐渐把生意做大了。我挖空心思去不断地寻找新的市场、变换老旧的经营项目。资金积累多了以后,我就开办了一家移民婚介公司。随着业务量的增加,又开办了几家分公司。

    “谁说英雄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石三姨讲到这里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她不得已进行了短暂的停顿,以便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

    石三姨已经讲了很久了,黛玉站起身来在她的水杯里给她续上了一些热水。

    石三姨感激地看着黛玉说:“我再跟你谈点男女之间的缘份问题。黛玉,你已经见过贾成璧了,那个开车的司机。我从见到他的第一天起,就对他有好感,以至于久久难以忘怀。我要嫁给他,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我把这个想法告诉给了儿子,他坚决不同意,还说没有商量的余地,以至于闹到了他要死要活的地步。但是,我已经铁了心了。我一辈子情途坎坷,好不容易才遇上了这次真爱,我愿意与他共享一切。黛玉妹妹,我最近老是心神不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我人生处在最低谷时也曾未有过。我有一种不祥的预兆,不知将会发生什么。我所说的这些,你认为合适你就写,我不会介意的。”

    黛玉这时从石三姨的脸上看出了一种焦虑和不安,她为石三姨的不幸和不屈给予了同情和赞美。她起身向石三姨作了告辞,并告诉稿子写好后先交给她审核、修改,经她同意后才发。

    十五

    贾成璧如约陪同黛玉来到了“海棠美发社”,当贾成璧推开发廊的门之后,黛玉看到了一个英俊的男子,正在娴熟地给顾客做发型。该男子和贾成璧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在举止上略为显得优雅、温柔一点。黛玉非常吃惊,感到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贾成钰明显地感到现场的气氛与往日大不一样,于是他抬起头来瞄了一眼。这一看,不禁让他大吃了一惊,这不是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林妹妹吗?他放下了手上的活计,忘记了自己正在给别人做头发,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屋子里显得异常的寂静,连一根针掉在了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出来。

    贾成璧乐坏了,笑着说:“喂,哥哥,这是干啥子哩,怎么放着客人的头发还没做好,就不做了呢?”

    贾成钰这才想起了还要为客人做头发。他慌忙地招呼黛玉先坐下来休息一会。

    黛玉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来做头发的,她坐在那里专心致志地读起了剪报和贾成钰写的心得笔记。她读到了贾成钰写的《缘份》:

    经过了恒久的等待

    我在冥冥中

    蓦然有种预感

    有一天

    她会从天而降

    来到我的身边

    我俩前世缘份还在

    今生今世

    续上前缘心相连

    黛玉满眼含泪,提笔在《缘份》的旁边写上了《续缘》:

    他的目光

    她的目光

    交汇的那一瞬

    电闪雷鸣

    原来

    万年的等待

    只为这一天

    续结良缘

    十六

    自从贾成钰与黛玉见过面之后,两人就像是久违的老朋友一样,感情水到渠成。在贾成钰居室的屋后有一片花园,他已为它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树等。黛玉忙完工作后,就过来帮助贾成钰打理花园。

    那天夕阳西下时,贾成钰看着夕照中浇花的黛玉,看着看着就有些发呆了。他走上前去紧紧地抱着黛玉,黛玉不胜娇羞本想挣扎,却又欲罢不能,身不由已地向贾成钰身上愈靠愈近。贾成钰把头埋进黛玉柔软密厚的头发里摩挲着,呼吸并享受着那股淡淡的兰花香味。

    贾成钰轻轻地板过黛玉的身子,用双手托起了她的香腮,盯着她的眼睛与粉红的嫩唇,轻柔地吻着她的腮颊和嫩唇。他俩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在加速、热血在沸腾……

    三年后一个花好月圆的中秋夜,贾成钰与黛玉终于喜结良缘。他俩没有邀请什么宾客参加,只想宁静地呆在一起。

    黛玉感觉到前世的宝玉哥哥经历了万年的磨难后,终于又回到了她的身边,她微微地笑着,脸上泛起了红潮,藕荷色的V领连衣裙将她的肌肤映衬得格外的娇艳。

    贾成钰盯着她看,不禁有些痴迷了,他伸出手去抱起了黛玉,已经微微的有些醉意的黛玉,紧紧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她含情脉脉地看着贾成钰,莫名的幸福感随之向她的全身袭来,俩人忘情地亲昵起来……

    多年以后,在东地岭南的一个风景秀丽、青山碧水的小山村里,一对恩爱的夫妻相敬如宾,吟诗写文,与世无争,自得其乐……

    (End)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