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乌龙的疯狂 之五

    海天蓝蓝
    2018-04-23 22:43:14
    → 快速回复 点击数:78

    三 市、县国土部门的处理意见

    (1)

    在一次次的上访中,樊老伯的事情都没有一丝的进展。而在镇政府里的司法办主任赖耷中,却每一次见到樊召情老人,都以讽刺的口气调侃。樊老伯还口之后,他就趾高气扬地当着维稳办工作人员和前来上访的平民百姓的面对樊老伯说:“我就是帮着易枪,你又怎奈我何?你去告呀,我就看小你告得了这次,告不了下次!你这次坐车还有钱,下次就再拿不出屌毛那么少的钱来去坐车了!你跳?看你怎样跳都是白费心机!”樊老伯气得多了,也就不当那个没父母教养的赖耷中是人,只当他是一个领着国家粮饷而徇情枉法的疯狗,必要时还他这条疯狗几句就算了。樊老伯就是看准了一个目标,还有一口气就要继续告下去,除此,再没有必要去理论其他的闲事了,更不值得去与赖耷中这种人渣怄气。当时的镇委书记拿樊老伯这个“刁民”毫无办法,就恐吓说:“你再去上访,我就吊销你的五保户证,让你一分钱都拿不到!”可樊老伯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们政府部门还没还我一个公道的情况下,我都要去上访!你书记大人除了懂得欺负我这些百姓外,就是没为我们办过一件好事。你们不办,我就要继续上访。有本事,你就吊销我的五保户证件,看你又有多大的能耐!”

    2013年初,镇政府派出了一个张姓的副书记和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前到堂下村委会办公室与樊召情几兄弟协商处理的办法。张姓副书记既是出于褊袒樊易枪一方,也是想用权力来震慑樊召情一方,竟以不容分说的口气,一锤定音:“给四万元樊召情方修复损毁的坟墓,林地归樊易团方,不得再起争议!”此话一出,村支书就脱口而出:“给四万块钱召情方自行修复坟墓一事,万万不可。你张副书记要知道,易枪方有多野蛮!出了人命谁能负责得了?我村委会断断不敢认同你张副书记的裁定。如要的话,就由你镇政府派工前来修复,除此,再无其他的好办法了!致于林地的事,还是好好相商才比较妥当啊!”村支书知道,该坟墓左边的三分之一都被挖去,深度近二十米,而坟头方向的泥土也被掏空,长度近五十米。在保证修复质量的前提下,整个工程所要花的资金,四万块钱远远不够。况且,樊易枪几兄弟的野蛮霸道,整个山区几个镇的人都知道。而在爽朗镇的圩上,不少是这样评价“老虎七”樊易枪的:堂下村国民党有樊开邹,共产党有老虎七。国民党时期的樊开邹,是樊姓三十多条村庄的地方豪绅、大恶霸,财大气粗,常欺压乡里,解放后被枪毙了!共产党时期堂下村又有了一个大恶霸的活版本,就是樊易枪。作为政府的官员,明知这样的武断是既不合法,也不合情合理,但为了樊易枪这个也在镇政府里工作的“自己人”,就只好违法违心地胡断滥决,明摆着就是要让樊召情老伯这一方“吃不了兜着走”!村支书提出了预见性的顾虑,是想镇政府的张副书记能理智地去处理这一问题,可这个张副书记,却是忠言逆耳,一句也听不进去,急匆匆地离去了。樊老伯对这样独断专横的调解结果不服,又到镇政府去要求重新调解,张副书记不再搭理了,由一位镇工作人员负责接待樊老伯。樊老伯提出了二点调解的建议:1、至2000年,该林地上的树林是自己兄弟种植使用的,樊易枪兄弟几人强卖了别人的树木,又强挖了泥土卖掉,然后强占该林地为自己所有,这一事实有人证而且也有物证;2、坟墓的修复,还是听从村支书的意见,由镇政府派人前去修复比较妥当。如果交由自己几兄弟去修复,可能会与樊易枪几兄弟发生摩擦甚至发生人命事件。听樊老伯陈述了几句,那个工作人员竟不耐烦地说:“就按张副书记所定的调子处理,支付四万元给你修复坟墓,其他的不得再谈。”至此,樊老伯一下就明白了,张副书记所定的调子,就是只能谈坟墓修复,不能谈林地,那林地铁定是归樊易枪兄弟所有!樊老伯还想重复自己对此事处理的异议,那个经办的工作人员已没耐性听下去了,几乎是歇斯底里地打断樊老伯的话说:“既然你还要不识好歹,镇政府再没有四万元给你修复坟墓了,只能给三千,一分都不再多给了!你滚出去,不要再在此吵闹了!”

    樊老伯被工作当狗一样赶了出去,心里很不服气,想了几天,又到好几十公里的县信访局去上访。信访局与镇政府联系,镇政府的答复是:已裁定补偿其三千块钱修复坟墓,但他仍要上访,是无理取闹了,你们信访局不必要再受理他的的上访材料!就这样,樊老伯被当作是一个无理取闹的所谓“刁民”,被信访部门拒之门外了!幸得有一个知道林地详情的人,因事在上访时顺便把樊召情林地纠纷一事的来龙去脉对信访局的人说了一遍,信访局的领导才知道了“权力胡乱作为”的真相,于几天后重新接访了樊老伯,但事情还是无限期地被政府部门一拖再拖。2012年3月份,新镇委书记到任时,向樊老伯表态,此事一定给樊老伯一个公平公正的交代。可惜,樊老伯等不到新的希望,新到任的镇委书记却得急病早逝!镇长代镇委新书了,这个代书记,与樊召情谈过,并且也说要还他一个公平公正的公道,只是要樊老伯耐心等待,不要再去上访了。樊老伯听信了代书记拍胸脯的说话,就暂停了上访。可是,隔几天去查问何时前往现场勘察这事时,已从代书记坐正了的新书记,不知是认为樊老伯善良可欺,还是另有目的,或者是为了坐上正书记的位置而采取的一种暗渡陈仓的策略,对樊老伯的追问仅由当初的打保镖变成了一句始终如一都是冷冰冰的话:“过几天我就过去,你回去等待吧,年纪这么大了,何必不停地走来走去呢?”淳朴的樊老伯一次次地听信镇委书记的话,只认为镇委书记是因为工作太忙去不成,自己多走走也不妨。就这样,樊老伯被镇委新书记每次同样的话语一骗,就拖了三个月的时间。这时,堂弟也病入了膏肓。指望堂弟身体好转,一起去上访,已成泡影;指望镇委书记主持公道,也成了泡影!樊老伯又孤身一人继续向县、市、省的信访部门上访去了。在省里被拦截了几次,在北京刚下火车被拦截了二次,仍是不折不挠,仍是当权者眼中的“死不悔改”!

    越来越急骤的上访,迫使地方政府也头痛了。县信访局不知出于怜悯还是真的无能为力了,或者是习惯了“打擦边球”的策略,采取暂时止息樊老伯到省城或者北京上访的措施。就在樊老伯又来上访的时候,县信访局将樊老伯的投诉材料转到县国土局信访办去。樊老伯改在县国土局信访办奔走了几次,终于等来了国土局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在镇国土资源所所长的陪同下,在一位村干部的引领下,到现场只停留了几分钟,问了几句简单的话,就匆匆地离去了。临走时,工作人员对樊老伯几兄弟说:放心,我们很快就会给你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樊老伯兄弟几人,满怀着无限的希望,等待着县国土信访办的公平、公正的答复。

    几个月后,县国土信访办的答复信姗姗来迟。《XX县国土资源局》的信笺下,一条标题为《国土资源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这样写道:

    “樊召情公民:

    2013年3月20日你到县信访局上访,‘反映爽朗镇干部樊易枪图谋土地,砍伐土地上的树木问题’。2013年3月27日县信访局将你的信访事项转来本局。我局接件后,由执法监察队组织协同爽朗镇国土资源所前往现场勘察调查,现已调查核实,依照《信访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二、四项的规定,本局给予答复如下:

    经爽朗镇国土资源所调查,你反映的上述信访事项已查明。2007年间,爽朗镇堂下村委会修建村道时,位于樊易团屋边的岭头取土填充路基,面积约150平方米,目前取土的地方已进行复绿多年。经现场勘察未发现非法占用土地的违法行为。(如果你需要咨询土地纠纷或土地争议问题,请拔电话XXXXXXXXXXX。)

    如果你对本局的信访答复不满意,可自收到书面答复之日起30天内向XX县人民政府或本市国土资源局提出复查。

    XX县国土资源局(公章)

    二0一三年七月三十日”

    看完了县国土局的答复意见书,樊老伯的头脑一片空白。他想不到,等了几个月的答复意见书,竟是如此渎法枉法的结果。既然你县国土也这样不问青红皂白地乌龙处理,那本来巴望着能主持公道的希望也就在县里破灭了。你意见书里说要我向市国土资源局提出复查申请,我一介平民百姓就顺着你衙门里深不见底的深渊去较一下劲!

    目不识丁的樊老伯到圩上请人写一份抗议材料。经过静心的梳理,终于理清了国土资源局答复意见的信口雌黄并加以了一条条的驳斥,将这一材料送到市国土部门去。内容如下:

    “XX县国土局《国土资源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是‘毫无作为’的行政行为

    我名叫樊召情,是XX县爽朗镇堂下村委会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因为山地被XX县爽朗镇政府城建办的职工樊易枪伙同其兄樊易槁、其弟樊易团霸占,而且将山上属于我兄弟的已生长了三十年的树木强卖,进而请来挖土机,强卖山地的泥土,将取土后的山地作为宅基地,还强行毁坏我家的祖坟。我于2007年开始,奔走于上访之路多年,被多个部门踢皮球后,得来的是XX县国土局的一份‘毫无作为’的复函。(附复函复印件一份)

    该复函毫无作为的事实体现如下(附照片):1、强卖属于我兄弟几人的树木一事,只字未提;2、毁我祖坟之事,只字未提;3、堂下村委会书记一直不承认村委会修建村道时,在该现场取土。这是国土局工作人员凭空捏造,并没有得到堂下村委会任何一个领导的认可。樊易枪伙同其兄弟樊易槁、樊易团强挖泥土分二次卖给了XX县爽朗镇莞青村委会深塘村和莞山村二户人家以及本村的犁头尖村樊亚国。取土一事,是国土局工作人员不作为还是真有其事,可直接打电话给村支书樊查稳(手提电话号码),或者扩大范围走访更多的群众,谁是谁非,深入调查之后,就可以水落石出了。4、关于复绿一说,在农村是为占宅基地而种上植被,以示主人对此地拥有使用权益。可工作人员却毫无作为地凭空断定,强占土地的人种上了植被就是强占者‘合法’。这样的决断既不符合天理,也完全违法,更伤害了平民百姓对政府的公信。

    从以上四点,可以清楚地说明:国土局工作人员处理问题只是一个走过场的形式而且还避重就轻,并没有认真对待平民百姓所反映的问题,这种敷衍平民百姓的工作作风,是‘毫无作为’的。

    为此,我郑重提出我的要求:烦请市国土局能将‘百姓利益无小事’真正放进心里,派出高度负责任的工作人员,前到现场所涉的该村委会范围,进行深入细致的走访调查了解,然后再作出合理合法的决定,取信于民,取信于党,还一个老百姓合理合法的权益。

    上访人:樊召情

    2013年8月28日”

    二个月过后,市国土的工作人员到来了,这次来的还有县国土的工作人员、镇国土所的所长以及村的一个干部,照样是在现场打个照面,就急匆匆地离去了。临别时,也是同样的话:我们会作详细调查,到时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




    本故事纯属虚构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