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高州“味水圆”

    红美玉
    2018-04-24 11:20:19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832

    高州,成长的地方。我还是习惯把成长的地方称作故乡。在故乡,有一同长大的玩伴,有共同登过的塔,行过的桥,有道不完的往事,还有安抚舌尖的美味回忆。
    元宵节来临,非常怀念高州“味水圆”。
    五味中,高州人把“咸”称为“味”,“味水圆”就是“咸汤圆”。
    提起汤圆,老高州人都会记得解放街口的“味水圆”。
    那是当时高州城唯一一个卖汤圆的摊子。每天晚上,一个中年大婶就在解放街与中山路交界处支起她的临时摊子卖汤圆。只要她一点红灶火,大半条街都飘散着浓浓的香味。
    大婶有两口大锅,一口熬汤,一口煮汤圆。汤圆是现做现卖的。看似做法很简单,糯米粉都揉好了,大婶在一大团粉中拧一把出来,先弄成一长条,再切成一小团一小团,再把这个小段放两个掌心上转几个,揉圆了,拇指在圆粉团中掐一个窝,把猪肉馅儿填进去,捏几下封了口,再在掌心揉下几下,就圆了。大婶把圆圆的汤圆下到腾起热气的锅里,汤圆就随着滚起的水泡浮浮沉沉,大婶用大勺子的底部来回不停地拂动这些汤圆,等到它们都像饮足水的球儿似的大起来涨起来浮起来了,就是软了熟了。大婶舀起几只汤圆装在碗里,加上一勺浓稠的骨头汤,再洒上一点葱花,就可以吃了。
    周围摆了几张小桌子,食客们围坐在那里吃。边吃边赞叹这汤圆的香软嫩滑。
    我不知道大婶是哪里人,也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好的糯米粉,能烹煮出如此超凡的美味。
    那个大婶在那里卖了好多年的汤圆,从每碗一毛五,卖到每碗三毛钱。那些年流行一首歌《卖汤圆》大街小巷的录音机都在唱:“卖汤圆,卖汤圆,小二哥的汤圆是圆又圆,要吃汤圆快来买,三毛钱呀买一碗”,非常的应景。那个年代,大家口袋里的钱都不多,三毛钱也是奢侈。所以能吃汤圆的机会并不多。我们只是在飘满汤圆香味的夜晚,呼吸着这令人迷恋的香味,过着少年时期一个接着一个的日子。
    记得有一年,解放街大戏院来了一个杂技团,有玩魔术的,其中一个魔术是让观众写出自己想变的东西,魔术师给他们变出来。有一个观众写的是要变一碗汤圆。魔术师对那个观众说:汤圆是三毛钱一碗,你给我三毛钱,我就给你变一碗汤圆。那个观众拿了三毛钱给魔术师,魔术师果真给他变了一碗汤圆。我认得那个装汤圆的碗,就是解放街口那个大婶的碗。魔术师说:为了证明这碗汤圆不是假的,你要当场吃下去。那个观众就在舞台上,当着大家的面把那碗汤圆吃了。魔术师问:好吃吗?观众说:好吃。魔术师再问:知道哪里的汤圆吗?观众说:不知道。魔术师说:告诉你吧,就是这条街道路口的!
    我知道魔术都是骗人的,可是也觉得好神奇,那个魔术师怎么能如此之快就买到了解放街口大婶的汤圆?后来听一个在大戏院生活过的同事说,那个观众是技术团事先找到来配合他们演的,所有节目都预先安排好配合的观众了。我才明白:原来如此啊!
    元宵节来临,我满大街去找味水圆。元宵节要吃元宵、吃汤圆是流传千年的习俗,意谓团团圆圆,吃的是一种寓意,一种幸福。中国的节日文化不仅仅体现在闹花灯、猜灯谜、舞狮子、耍龙灯、放烟花这些活动仪式上,更体现在舌尖上。中国人能将节日缩小到一顿饭里,将一顿饭缩小到一碗汤圆里。网络上有很多教人做汤圆的文章,我看了一下,全是教人做甜汤圆的,没有我喜欢的咸汤圆。可惜再找不到那个大婶,吃不到回味无穷的“味水圆”了。
    过去的光阴都已变成珍珠,滋养着我们的心灵。

    • psb (3) - 132次下载 - 需0积分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