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长篇武侠小说连载]圣源记(1月13日已更新)

    红美玉
    2016-12-21 14:47:52
    → 快速回复 点击数:79239
    1、婴儿被抢容家迁庄避险

    夜深沉。南岳庄内灯火通明,灰青的殿堂在灯火的映照下,是另一种庄严。


    厅内,镶嵌华贵大理石的乌木椅子上,端坐着一脸愁容的庄主容震、夫人安然、少庄主容若。


    提起容震,方圆几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容家家底殷实,且仗义疏财,济世扶贫。庄主容震自幼得高人指点,年少时在江湖上成为赫赫有名的武林高手。


    少庄主容若则在父亲的指点下,不消寒暑,精勤苦练,继承了父亲的武学真传,虽然年少,亦已经名满天下。


    有人通报,徐秀到访。


    徐家与容家是世交,徐秀与容若从小一起长大,年龄相仿,十分相投,徐秀不但武功高强,并且精医术懂天文通易学,深得容家信赖。


    容震道:“快请徐公子到英雄厅。”


    英雄厅是容家会重要客人的场所,一个乌木屏风将客厅一分为二,前面是雄厅,专会男客,后面是英厅,专会女客。


    徐秀是容家常客,夫人安然便不回避。


    安然并不懂武功,是小官家之女,虽没有倾国之容,却也长得端正秀气,兼有才学识诗书善女红能计算,主持家政极有方法。容家的女眷都是不习武的,容家相信“一代好媳妇,三代好儿孙”,娶进容家的媳妇必须具备“四德”,与容家的男人刚好是一武一文刚柔兼备,令家业更加兴旺。


    徐秀进来,向容庄主、夫人行过礼后道:“听说少夫人仍未诞下小少爷,特前来探视。你们且莫着急,我算过了,这个小少爷肯定是个旷世之才,时辰未到,所以仍未出世。交过这个时辰,就应该出来了。”容若说:“都痛四天了,我担心含烟承受不了。”


    含烟是容若的妻子,长得如出水芙蓉。十岁时由父母之命许配与容若,之后一直寄居在容家,与容若两人青梅竹马,感情笃深。


    徐秀说:“放心吧,嫂子没事的。”


    这时外面有人来报:“庄主大喜,夫人大喜,少庄主大喜,少夫人生了个男孩。”


    三人一听,喜上眉梢,一起走出大厅,前去看望。独徐秀眉头一紧,正欲掐指一算,忽听外面大叫:“拦住他!他把小少爷抢走了!”徐秀听言心头一凛,抬眼见屋顶上一个黑衣人在疾驰,飞身跃起,追赶而去。


    容震、安然、容若三个亦如离弦之箭,跃起急追。


    徐秀轻功稍胜一筹,追在最前头,夜幕下看见黑衣人手里抱着一团明黄的东西,想必是用一块明黄色的布包裹着小少爷。


    容家三人及徐秀轻功在江湖上都是极少人能及的,他们都追不上,可见黑衣人的轻功确实了得。容家的人怕伤着小儿,也不敢贸然令人放箭,只施展轻功围堵。


    徐秀从袖中抛出金丝鞭,欲将黑衣人缠住,黑衣人微微侧身避过徐秀的鞭子,徐秀又将鞭子挥动,把黑衣人包围在鞭子当中,黑衣人一下子脱身不得,容震、安然、安若赶了上来,也取出长剑,攻他的下三路,黑衣人从身后抽出一条晶亮乌黑的铁锏,向下一挥,挡开了三把长剑,用锏轻点屋脊,趁势一跃,跳出了他们的包围圈,向庄外逃走。


    四人再奋力追赶,可是哪里追得上,追出庄外十数里,黑衣人便消失在一片竹林中。


    容若正欲追进去,容震说:“若儿不可莽撞,小心有埋伏。”


    徐秀追赶之中已觉得黑衣人身手不凡,看来他的目的只是盗走婴孩,并没有伤人的意思,便抄起一根干竹,用火石点燃,进入竹林,仔细寻找,看看有没有留下蛛丝马迹。


    在一根断竹前,徐秀见到一小块钩在断竹上撕下的明黄色布片,这么精美的丝绸,绝不是寻常百姓家可拥有的。


    徐秀把明黄布片交给容若说:“保管好,这是将来寻找小少爷的线索。”又说:“我们都出来了,嫂夫人没人照看,千万别再出什么意外,还是赶快回去看看她吧。”


    这时庄上有人来报:“少夫人又生下了一个男孩。”四人一听,喜出望外,赶快回到庄上。


    原来少夫人含烟怀的是双胞胎,一听好不容易生下的儿子被抢走,几乎晕厥。可是感觉腹中涨随,仿似仍有胎儿踢蹬,过一会,果真又生下一个孩子。想起被抢走的孩子,便悲痛不止。


    这时容震他们都回来了,夫人安然来瞧她,心里感伤,也说不出太多宽心的话。只叫含烟别太伤心,坐月子伤心于身体无益,要保重好自己才能把孩子抚养好。


    徐秀在英雄厅与容震商议追寻被抢的孩子一事。


    徐秀说:“以南岳庄在江湖的地位,如果传出孩子被抢,实在是太失颜面,难保以后在江湖的地位,可能还会给你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危险,因此这个消息绝不能外传。幸好少夫人生的是双胞胎,就不要对外人提起,当生的是单胞胎。而抢走小少爷的黑衣人估计不知道少夫人生的是双胞胎,两个小少爷又长得一模一样,为防意外,以后小少爷长大后不能随便外出,外出一定要戴着脸罩。等找回失散的小少爷,再作定夺。”


    徐秀又说,以他们四人联手,江湖数一数二的高手也要打斗一阵,而黑衣人却轻轻几招就逃出了他们的包围,可见武功高深莫测。身手不凡的人背后肯定有不凡的背景,我们还摸不清楚人家的底细,所以要一面暗中查访,一面小心保存自己才好。


    徐秀还有一些话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不能随便说出来。只是说发生这个变故,建议容庄主迁庄。


    容震觉得徐秀分析得非常在理,听从了徐秀的建议,于一千多里外另觅一处地方,建了一座东岳庄,渐渐的把产业搬了过去,只留一小部分人守护南岳庄的庄园田产。


    用户评论 (104)
    • 红美玉

      2019-01-13 10:59:02 红美玉 1#

      15、述往事昭帝解谜惑


      正在昭帝一筹莫展的时候,瑾妃的父亲来看望瑾妃。

      瑾妃的父亲周仲培是庄妃娘家的远亲,官职不大,却饱读诗书,也精通医药易经。他一看到瑾妃,就明白了为什么昭帝和瑾妃都一脸忧色了。

      周仲培其实非常痛恨这个皇宫,他是极不愿意女儿嫁到这个宫里来,多少大臣的女儿做了妃子之后,由于怀孕都被庄后的坠胎药害死了,他怎忍心女儿受这个苦。

      可是昭帝都没有力量,他们又有什么力量抵抗?

      周仲培深思熟虑了一番,说:当今之计,唯有让瑾儿以称其他病症掩盖怀孕之实才能瞒得过去。先瞒过去了,下一步再想办法。

      周仲培虽然懂点医术,但要瞒过宫里的太医却是比较困难。

      他平常喜欢结交朋友,知道世外高人都在凡夫俗子难以看得到的世外,从宫中出来,马上去找寻一个早想结交却一直无缘相见的医仙。

      他在医仙采药的草庐前候了三天,终于见到了医仙。

      周仲培一见,就跪了下去。

      他说:医仙,你救的不仅仅是我的女儿,也是社稷啊。

      医仙沉吟半响,说:办法是有,但是没有我亲自施药,怕有其他意外。

      周仲培说:横竖是死,冒险也要一试。

      于是医仙让他等着,去采了一些药回来,研成药丸,交给周仲培说:这些药丸三天吃一丸,吃了之后会乱了脉象,太医会当成心忧积食的病症来治。吃了之后肚子会象鼓气一样迅速大起来,但大到一定程度就不大了。人会越来越瘦,也没有食欲。你莫担心,不想吃东西时就吃我的参丸,可以维持的。八个月之后,病人就会出现假死,你们要赶快送出宫外,假死三天之后喂食我的解药就找个安全的地方生产吧。

      周仲培带着药去见昭帝和瑾妃,瑾妃吃了药之后果然像医仙说的一样,十多天之后腹部已如十月怀胎般大,并且食欲越来越差,眼见命悬一线的样子,太医们一筹莫展。

      庄后也假意来慰问一下,她见瑾妃的肚子是一下子大起来的,全无怀孕的正常迹象,因此并不生疑。八个月之后,宫内报瑾妃薨了,庄后旨示送出宫外安葬。

      瑾妃这才能逃过一劫。

      此后她就带着容震隐姓埋名地生活。

      昭帝特意赐了好多东西作为瑾妃的陪葬品,这些就是瑾妃此后生活的主要财富来源。

      瑾妃“生病”之前,昭帝想到此后相见遥遥无期,不禁伤悲,他特意用绢布和上等颜料为瑾妃画了一幅肖像画,想留着作纪念,以后想念瑾妃的时候可以看看的,但是庄后不准他留下,要他把画作为陪葬品一起送给瑾妃,所以容震、容若、纪元他们才能看到昭帝画的那幅画。


    • 红美玉

      2019-01-13 10:49:42 红美玉 2#

      14、现身份昭帝认儿孙


      他们都知道此一梦已非彼清儿,这个身份太有利了。


      他们也不必再为一梦入宫的事费心思了,宫门向她大大的开着呢。


      宇用信鸽向一善报了这个情况。


      宇顺便跟一善说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请一善、一念下山支持。当然,还要把徐秀他们都请来助阵,因为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差池。


      宇知道,一切是都猜测,只有父皇昭才能揭开真正的谜底。


      他想提前把这个谜底揭开。


      一善同意宇这个想法,于是和一念、纪元一起从凤凰嶂赶到东岳庄。


      昭帝驾临。


      昭帝出巡,定了轻车简从,不准扰民的规则。一路上他看见许多荒地改作了良田,河流治理收到明显效果,不禁龙心大悦。


      这里面,有许多宇的功劳,宇提了许多相当好的建议。


      宇在东岳庄参见了昭。他把身边的人都支走了,说:父皇,我有件礼物想送给你。


      昭帝问:什么礼物?


      宇把蒙着半个脸的纪元叫出来。


      宇说:你看了别慌张。


      昭帝说:好。


      纪元拉下了自己的蒙脸布,昭帝看到眼前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宇。


      昭帝的泪落下来,走上前去,拉起纪元说:孙儿啊,难为你们了。


      “孙儿?”


      宇和纪元听到同时一惊。


      昭帝说:是曾孙儿。宇,其实你也是我的曾孙儿。


      “什么?”这一切都是宇和纪元他们猜想的事,得到证实仍感震憾,更万万没有料到昭帝竟然什么都知道。


      昭帝说:把容震、容若一起叫来吧,是时候把真相告诉你们了。


      容震、容若都在旁候着,听到吩咐,都来跪见了皇帝。


      昭帝一手拉起他们一个。与容震、容若父子、爷孙第一次相见,老泪纵横。


      昭帝说:联对不起你们哪。联更对不起瑾妃,为了联的骨肉她受苦了。


      纪元知道昭帝说的是奶奶。


      昭帝把当年瑾妃被逼离宫的原由告诉他们。


      昭帝幼年时,父皇商帝就染病早逝,昭帝两岁就继位。昭帝的母后非常善良,她的父亲是当朝宰相尹相,全力协助昭帝掌管国家大事,但是昭帝六岁时,尹相积劳成疾,又病死了。昭帝年幼,皇太后柔弱,朝庭里一时各大臣相互争权,其中以厉将军掌权最高。


      昭帝八岁时,厉将军把自己的16岁的女儿庄嫁给昭帝做皇后,令厉家的权势更上一层楼,再加上重军权在握,连昭帝母子他都不放在眼内。厉将军一直想谋反,但是他的女儿庄后非常聪明,她知道如果父亲谋反成功,父亲做皇帝之后传位给她的兄长,她就绝对没有现在做皇后这么尊贵。她对父亲说:“你看起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实不然,你已经在昭帝之上了,昭帝能把你怎么样呢?你扶助昭帝,全天下人都敬重你,如果你夺位,全天下人都会鄙视你,可能有很多人不服气会造反,你能不能稳稳当当的当上皇帝也未可知。”


      厉将军想女儿说的也是情理,就暂且按下了他的野心。由于庄后处处护着昭帝,年少的昭帝才不致于被厉将军害死。


      庄后是一个权力欲很强的人,厉将军渐渐老迈,他手中的权就渐渐地移到了庄后的手上。在宫中,庄后的话比皇上的话还管用。昭帝渐渐长大,对这种状况非常不满,却苦于一时没有办法。


      还有一事令昭帝非常忧心。就是庄后一直没有生子,宫中所有妃子怀孕,庄后都以赐药安胎为由,把胎儿打掉。长此以往,昭帝担心自己后继无人,皇位会落入外戚手中。


      其实宫中所有的妃子都是庄后选的,所有的妃子都听命于她,跟她站在一起与昭帝对抗。


      只有瑾妃除外。


      瑾妃也是庄妃选进宫里的,她温柔多才,深得昭帝的喜欢。但是昭帝不敢把这个喜欢表露出来,怕庄后嫉妒加害于她。


      瑾妃怀孕,昭帝万分高兴的同时也忧心忡忡。


      如何保得住这个孩子呢?


      作为一个皇帝,连保护自己妃子和孩子的能力都没有,昭帝该是何等的悲伤!


    • 小情歌

      2017-08-02 22:39:05 小情歌 3#

      嗯,好久没更新了

    • 天密

      2017-04-08 17:36:34 天密 4#

      {:1_246:}{:1_246:}

    • xihaha

      2017-04-05 11:23:24 xihaha 5#

      楼主要搞个前景回顾了,这么久都不记得之前的内容了

    • 阿拉蕾

      2017-04-05 10:46:05 阿拉蕾 6#

      quote:
      红美玉 发表于 2017-4-5 09:53
      13、辩身份一梦认父母 一梦不认识他,可是宇、宣公主、秀才,还有很多人都认识他。他是当朝宰相刘均。宇说 ...


      穿回去做大小姐了

    • JMM

      2017-04-05 10:05:51 JMM 7#

      忘记刘妃这号人物了,得回头看看才行

    • 红美玉

      2017-04-05 09:53:27 红美玉 8#

      13、辩身份一梦认父母

      一梦不认识他,可是宇、宣公主、秀才,还有很多人都认识他。

      他是当朝宰相刘均。

      宇说:刘大人,你这是怎么回事?

      刘均说:“小女一年前外出郊游,遇到暴雨山洪,与家仆走失,此后就没了消息。夫人想念爱女,都思念成疾了。”

      他又对一梦说:“清儿,你不认得为父了么?”

      一梦摇摇头。她在山谷中被一善救起来的时候,确实是穿戴得比较高贵,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小姐打扮,可是古时候的人出门也没个身份证的,人走失了也没张贴个寻人启示,谁知道她是哪家的小姐呀。所以一善问她,她也只好直说了自己的遭遇。一善看出她是修习过筋骨的人,建议她既然一下子无法回家,就先安心跟着他养好身体再作打算。

      这个刘均要认她,可是一梦对刘均女儿一无所知,所以怔着不说话。

      刘均泪水纵横,说:“清儿,你怎么可以连为父都不认了。”

      一梦赶紧说:不是,你先别伤心。我确是一年前从山谷中坠落,被我师傅救起的,可是我醒来之后以前的事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不知道我是谁家的女儿,我也不记得我爹娘的模样,不认识您老人家。

      一梦觉得让她对着一个陌生人叫爹,如何叫得出口?

      刘均拉起她的手,卷起她的衣袖,说:“我怎么会连自己的女儿都认错呢?你出门那天穿着月白色的衫子,黛色的裙子。头上插着碧玉簪。你看,你手上这个玉镯子是你祖母过世前传给你的,是我们的传家宝。”

      一梦的看看手上的玉镯,原以为是一个玉镯子而已,却不知道这样珍贵。她穿越过来的时候确实是穿戴着刘均所说的那些东西,她把那些东西都打包装在一个袋子里了。

      一梦点头对刘均说:的确是这样。

      她看着刘均,虽然外貌陌生,但眼神慈爱亲切,在这个举目无亲的远古年代,她很乐意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

      刘均赶紧吩咐他身边的一个随从:刘传,你快去接夫人来,说找到清儿了。

      秀才低声吩咐人去一梦住的地方把包袱取来。虽然刘大人的话可信,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叫人去取了包袱来,让他们对证查看。

      刘传也把宰相夫人带到了。刘夫人一落轿,一梦就像看见了自己的母亲,一样的面容,一样的慈祥,除了装扮不一样,刘夫人和21世纪一梦的妈完全一样。她们相对看着,一齐落下了泪水。“妈!”一梦跑过去抱着刘夫人,母女俩抱在一起大哭起来。

      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动容,连宇和秀才都悄悄拭去眼角的泪水。

      刘均走过来对宇深深行了个礼,说:老臣感谢公子对小女的救命之恩。

      宇说:刘大人不必多礼,太客气就见外了。

      刘夫人拉着一梦不放手,说:清儿,赶紧跟娘亲回家。

      一梦用眼睛看着宇征求他的意见。宇说:刘小姐虽然一年前遭遇险情,但今日终于得以与亲人团聚,仍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是应该赶紧跟二老回家,以慰二老一年来的相思之苦。

      一梦也对宇行了个礼,说:谢谢公子。

      秀才叫的人也把一梦的包袱取来了,刘均吩咐随从带上,与刘夫人、一梦一起,欢天喜地回家去了。

      宣这下高兴了,跑去拉着一梦说:原来你是刘大人家的清小姐呀,那就是刘妃的堂妹妹了,那你以后多去宫里找刘妃,我去找你玩。

      宇和秀才相对看一眼,也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一梦是刘妃的堂妹,真是意外收获啊。

    • 红美玉

      2017-04-05 09:21:57 红美玉 9#

      quote:
      玉开水 发表于 2017-3-29 00:30
      烂尾楼?


      不好意思啦,太懒了。没及时写。立即又更新一个。

    • 玉开水

      2017-03-29 00:30:20 玉开水 10#

      烂尾楼?

    • 靓靓小丫

      2017-03-09 22:08:11 靓靓小丫 11#

      支持

    • 崔卷

      2017-03-02 16:28:05 崔卷 12#

      现在潮流兴穿越

    • 孔雀蓝

      2017-03-01 16:45:43 孔雀蓝 13#

      quote:
      红美玉 发表于 2017-3-1 11:00
      12、穿越而来的一梦 一梦的身世于他们来说是一个迷。她其实生长在一个军人家庭。父母从小对她的教育相当严 ...


      要搞个前情回顾才行,太久了,都不记得上一集的内容了

    • JMM

      2017-03-01 11:08:30 JMM 14#

      又来个“清儿”,都撞熟脸,相像的人那么多,刚好又都凑到一起,果然是无巧不成书

    • 红美玉

      2017-03-01 11:00:15 红美玉 15#

      12、穿越而来的一梦

      一梦的身世于他们来说是一个迷。

      她其实生长在一个军人家庭。父母从小对她的教育相当严格,三岁就开始练习基本功,更别说其他自立能力了。

      一梦说:我从小说是一个对什么都好奇的人,小时候见邻居谁家孩子学什么都想跟着去学。我父母也希望我将来出类拔萃,就不停地送我去跟名师学艺,童年的时光几乎都是在训练营中度过的。我先天条件好,学什么都学得又快又好。我的教练总是跟其他学员说,我躺着三年,他们苦练三年,他们都赶不上我。

      一梦的话令大家都非常新奇,宇问:你家在哪里?什么叫“训练营”?

      一梦见宇问到她的家,忽然神情黯然。她自己都不清楚离开家有多久了,爸爸妈妈这么久没见到她,都不知道急成什么样了。她是在旅游的时候遇到山洪,被冲到山谷的,醒来就看见一善了。乍一见到一善,她以为自己在影视城拍摄基地里呢,哪里知道是穿越了。21世纪的90后,不知道穿越到了哪一个朝代。

      幸好遇到一善,她身受的重伤才得到及时的医治。她的心里,对一善充满感激。

      一梦说:我也不知道我的家在哪里,我是穿越来的。

      宇说:川越?没听说过这个地名。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吧?我只知道南方有一个南越,从没听说过川越这个地方。

      说川越就川越吧,一梦实在不知道如何跟他们解释得清楚“穿越”。

      宇的时间紧,跟一善商量好之后就要带一梦离开凤凰嶂,他要赶回东岳庄等候父皇昭帝的驾到。

      纪元依依不舍,宇和一梦离开,他觉得心里被抽空了一样。

      宇在一个客栈留下一梦,自己回到下榻的驿站。

      秀才向宇汇报了宇离开之后的简单情况,很快过来安置好一梦。他悄悄带着一梦看了一下各个比赛的预演,让一梦心里有个底,看看参加哪一项比赛好。一梦看了一遍之后让秀才准备好一些服装的料子,自己动手做了一套戏衣。

      一梦虽然不知道目前自己所处的是哪一个朝代,但是有一点她绝对清楚,就是昆剧都还没有出现,更别说京剧了,四大徽班都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但是楚汉相争应该知道了。

      所以她要表演的是他们听都还没有听过的京剧《霸王别姬》片断。

      秀才看着一梦练习排演的戏出神。楚汉相争,成王败寇,天下都是争来的。就连宇这个唯一的皇位继承人都有人想跟他争啊。

      他是决不允许别人抢宇的皇位的,他也从一梦的表现中看出,一梦是个不同寻常的女子,她也有能力助宇一臂之力。

      情况虽然复杂,但有宇的深谋远虑,他相信江山不会动摇,天下不会乱的。

      轮到一梦上舞台预演了,她穿上了自己做的舞衣,漂亮得让秀才眼目一新的舞衣。

      漂亮得令所有人惊叹的舞衣。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艳丽的服饰,没听过这么好听的曲子,没见过一个女子能把一双剑舞得如此出神入化,没看过这么完美的表演。

      宣公主也跟着宇来看,此时眼睛都看直了,等一梦表演完,马上跑到台上去,拉着一梦左看右看,一梦落落大方地让宣看。宣看了又摸一梦的头饰,摸她的衣服,还想摸她的脸,被一梦挡住了。一梦说:不能摸,我这个彩脸,你一摸可就要成大花脸了。台下的人看到台上两个人一起笑了,两张脸像开了两朵花一样美。看得台下好多男人的口水都快掉下来了。

      宣把一梦拉到台下,走到宇的面前说:“宇哥哥,我要把她带回宫。”

      宇说:“好像前些天你说过要带另一个小姐的。”

      宣说:“我不要那个了,我就要她,她太漂亮了,我要她教我化妆,教我舞剑。”

      宇笑说:“你变卦得挺快的。我还是上次说的话,等到比赛完再说,现在不许胡闹。”

      宣噘起嘴巴正要说话,这时走过来一个人,定定的看着一梦,说:“你可是清儿?”

      一梦一怔。清,是她在21世纪的名字。

      一梦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一下子不知道如何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