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岗 位

    周旺
    2020-02-12 12:43:06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17

        位 

    周  旺

     

    雄拔通妻子凤的电话:“凤,医院组织驰援湖北医疗队,我报名参加。”

    凤在电话那边顿下说:“我同意,但要做通爸妈工作。”“我知道,下班我去接你。”

    雄跟凤同年考入省A医学院,毕业分配时,雄分配在市级医院,凤在县级医院。两人来自粤西,在学校见到老乡,分外亲热,一来二往,两人相爱了。毕业分配第二年结婚,现生下一女儿,近二岁。不管在校还是毕业婚后,雄凤两人相恩相爱,公婆对凤也十分惜爱。关系融合。

    雄报名支援湖北,家婆肯定不同意,怎样协助雄说服她而又不伤和气呢?

    凤接到雄电话一直思考着。下班时间已到,这时室外起起几声“嘟嘟”喇叭声,凤忙出来上雄的车回家。

     

    晚饭气氛有点闷,没往日欢笑声。

    雄母亲打破了沉默,对雄说:“反正我不同意你去支援湖北。”

    雄望着母亲说:“妈,医院多名骨干都报名了,我是呼吸疾病专科,业务对口,更要去呢。”

    “去去去,你去传染了怎么办?”

    凤接嘴道:“妈,这病可防可治的,雄工作时有防护衣、口罩,没那么容易传染上的。”

    雄母瞪一眼凤说:“你不要在背后吹风,更不要奋勇自报。”凤握着雄母手说:“妈,我不去,我在家陪您们。您让雄参加吧。”

    “去,没门,别假亲热。”说完有意挥开她手。

    雄见妻子受委屈,对母亲说:“妈,是我自己要参加的,您不要对凤生气。”

    雄母生气道:“你俩都不是好人。”说完用手擦擦发红的眼睛,自言自语说:“死老头,这时还不回家帮嘴,死在外面了。”说完想到什么,急忙:“呸呸呸,乌鸦嘴不灵,全家人平安健康。”说完打电话给雄父亲。

    雄跟凤对眼双望,感觉更加困难,不禁摇摇头。但想到湖北严竣的疫情,想到全国人民在参与抗病毒,想到自己神圣的职责,心中坚定了信念。

     

    市一家民营企业公司,一场高层决策会议进入尾声,雄父亲最后总结:“股东们,同仁们,国家面临新型冠状肺炎病毒毒害,我们虽然是商业界,不能直接抗击病毒,但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散会后,各人尽责,尽快落实捐资、捐物计划。对租赁我们场地的业主,尽快向他们发出减免月租金通知,让他们安心在家,共抗疫情。”

    刚宣布散会,雄父亲接到雄母电话:“老头子,全国人都放假,就你忙碌?”

    雄爸说:“刚开完会,就回。”

    “快点回来,后院起火了。”

    “家里出火灾?报火警吗?”

    雄母在电话里吼道:“火警火警,是你儿子发火,要你才能扑灭火。”

    雄父听了,不知什么回事,按过电话,转打儿子的,但一直在通话,以为儿子在打电话求救,感觉情况不妙,不等电梯,一阵风奔下楼梯,开车回家。


    雄看见母亲打电话要父亲施压,就打电话跟风父母商量,想先说服岳父岳母,一齐做父母亲工作。

    雄父回到家,见一家人好好在吃饭,只是场面冷落。雄在一边打电话,那来的火灾,他被妻子弄懵了:“发生什么事啦?”

    雄母向雄努努嘴巴:“你宝贝孩子做的好事。”

    雄父瞪了一眼妻子:“刚才打电话好像世界末日,现在又闭口不说。”说完,眼光转向凤。

    凤明白雄给自己父母电话的,但未知结果,心里焦急着。这时见雄父询问自已的眼光,小心翼翼说道:“爸,雄报名参加市支援湖北医疗队。”说完偷偷瞟一眼雄父。

    雄母急忙说:“老头子,你千万不要同意啊。”

    雄父听后,脸色凝重,钱财身外物,捐多少可以赚回来,但奔到肺炎重病区,就不是开玩笑的,要慎重考虑。

    雄打完电话,心情显得轻松点,对父亲说:“爸,下班啦,先吃饭吧。”

    雄母瞪着雄说:“你这没心没肺的,吃得下饭,我们吃不下。”

    雄父看看妻子说:“有什么事好好商量,急燥什么?”

    “我不急,你家祖先急,你家三代单传男丁,现在雄生了个女的。你说怎好?”

    雄父瞪她一眼:“女的又怎样?不是我们后代吗?再说现在政府开放二胎,他们不是还能生一胎吗?”

    “可是,雄现在要去湖北,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危险?”

    凤听了雄母的话,才知道她是为家族,为后代担忧,自己头胎生的是男孩,家婆就不会那么反对了。心里十分内疚,眼泪流了下来。

    夫妻二心紧相连,雄知道风心里想什么,安慰道:“凤,这不怪你,生男生女不是你一人决定的,我也有责任。”

    雄父见妻子说的也在理,沉思一会,问雄:“雄儿,你真实对我说,新型冠状肺病,传染多大吗?治好概率又多大?”

    雄不敢隐情,把国家、省卫生部门发布的有关新型冠状肺炎的发病、治疗、防卫等疫情情况告知父母,并把自己对肺炎病毒科学分析后说:“新型病毒虽然可怕,但防卫措施得力,感染好少的。”

    雄母怕丈夫被说服,接口说:“少感染,现在不是有成千上万人感染吗?而且全国基本各省份都有。”“妈,那是早期人们没防护措施,病人接触多。只要按专家建议,少出门,勤洗手,出门戴口罩,跟别人说话保持安全距离就没事。”

    雄父听完,心中有数:“老婆子,也不必过度惊慌,要相信政府,相信科学。”

    “你不要被雄儿花言口语迷惑着就同意啊。”

    “老婆子,人不能太自私。应该为国家分担忧时就要挺身而出。新闻不是播道,钟南山院士84岁高龄从广东到湖北援助,湖北一86岁高龄专家坐轮椅给几十个患者治病?”雄父虽然不知肺炎病毒来龙去脉,治疗方法,但对全民抗疫情情况基本了解。

    “叫你回来做雄儿的工作,你反而说我。我不管别人,自己家人平安健康才是幸福的。”

    雄父给雄母盛口汤说:“做人不可忘恩负义。我们城市一直发扬冼太夫人“唯用一好心”的美德呢。再说当年我在广州做生意,患上了非典,是医生把我从死亡线上抢救出来。雄儿大学时,也是立志投医救人的思想,才报省医学学校的。如今疫情就是命令,他一个专业对口的医生,一个共产党员,在这紧急关头,他不冲在前,不担当责任,谁担当?”

    雄母听了丈夫的话,思想动摇了,那场非典记忆犹新,不是医生努力,她就失去丈夫,失去亲人。但是她过不了传祖接代的关,她流着泪说:“老头子,万一雄传染上怎么办?你就甘心绝代吗?”

    雄见母亲思想转弯了,忙说:“妈,我会小心的,不会有事。”

    雄母挥挥手:“吃你饭,我跟你爸说事。”

    雄爸示意雄别作声,然后说:“天无绝人之心的,我相信雄能完成援助任务,更能平安归来!”

    雄听了,握着凤的手,微笑说道:“爸同意,肯定能说服妈的。”

    风回力握住雄说:“我爸妈呢,同意吗?”

    “爸妈都同意了。”

    雄跟凤互相对视,露出了喜悦笑容。

     

    雄随“好心之城”市驰援湖北抗击新型冠状肺炎医疗队出发,凤在县医院正常上班。她无时不刻关注湖北疫情,看战报,看电视。每增加一个感染患者,她就揪心的痛。看到一幅幅抗疫情图片,有全身裹着防护衣认不出人,在背后写上名字的、有医生久戴口罩勤出伤痕的、有医疗人员困了防护衣不脱睡在办公室、走廊的、有在申请书上写着“不顾报酬、生死无悔”等惊心触目的图片,她心在滴血,双手放在胸前祈祷。她忍不住给雄发去信息:亲爱的,我知道你工作忙,救治病人紧迫,不想打扰你,但我想念你。我每天发信息你,报告我市抗疫情信息,报告家人平安消息,你看到消息不用回复,望努力工作,早日战胜病魔,胜利归来。

    凤刚发完信息,院长走进办公室,刚好看到给雄的消息,心中感叹“多么坚强多么有爱心的医务工作者啊,有这样为人民守护的医生,何愁战不胜病魔?”

    院长亲切对凤说:“凤护士长,你爱人临危受命,不顾个人危险,援助湖北,抗击肺炎,令医院全体同仁感动。经医院党委、院长办公会议决定,批准你从今天以后放假,在家照顾家人,等国家发文,恢复上班再来上班。”

    凤听了组织关怀,十分感动。但她不接受准假,情切切说:“谢谢领导关爱。现在全国疫情严竣,医疗界大家都在坚守岗位,严防突发病情。我不能只顾自己,退出岗位。”

    “你一家大小要照顾呢?”“院长放心,雄出发前交待好,要父母带好小孩,让我不要分心,正常上班。我不能违背他决定呢。”

    医长听了,真的感动:“你俩真是大爱如山啊。好,我们都坚守岗位,站好自己的岗哨,守护好人民的健康!”

     

    (故事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

    2020131日完稿,2020年2月12日修改于博贺港梦想阁

    手机13727829829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