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腊月故事之儿子结婚

    居仁堂主
    2019-01-29 13:48:01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743
    儿子是2008年2月2日腊月二十六结的婚。
    因为儿媳的父母和亲戚都在外地做生意。只有过年了才能回家聚齐。故尔将他们的婚礼放在年底举行。
    那年雪真大。南方雪灾。珠海也是多年没有过的寒冷。腊月十六我从广州机场乘机回宛。在飞机上看宛城一片雪白,偶然的颜色发暗处也是公路和机场上无雪处。后据说,我是飞往南阳最后一班机,此后机场即行关闭。
    机场出口,王华等文友和亲属们在迎接。六年未回,迎面扑来的就是火辣的亲情友情和故乡情。
    珠海虽然是久未有过的冷,刚下飞机,举目四望,机场跑道周围是白皑皑的雪,还没有感觉到十分的寒冷。一直到晚上睡觉,才觉得没有暖气的屋里有多冷。盖上厚厚的被子,压得几乎喘不过气,但还是没有感觉到暖和。躺在床上不敢动弹,稍一动弹,户头掖好的被子离开个小缝就觉得嗖嗖得进寒气。
    离儿子举行婚礼只有十天时间。第二天见了几位老友,晚上就喝得酩酊大醉。五六年没见面了,不放开喝醉一次,似乎对不起兄弟。第二天起床,头还晕着呢,就开始忙碌。定饭店,送请贴,电话能知亲属、安排婚车、见亲家、商定宴客当天的各项事务等等。第四天,我即咳嗽起来。咳嗽得厉害。晚上尤其是不间断的咳嗽,咳嗽得嗓子疼,吐痰带血丝。接边输了一周液也没治住,带着病安排儿子的婚事真正是俯首甘为孺子牛啊。
    在朋友和亲戚们的帮助下,婚礼得以顺利举行。
    婚礼在梅溪宾馆举行。梅溪宾馆是南阳的老资格的宾馆,各方面条件还算不错。
    为参加儿子的婚礼,我特地花了近两千元钱,买了一套灰色培罗蒙西服。我知道这是上海服装界的老牌子。要穿帅气点,因为婚礼拍视频呢。婚礼司仪很煸情。弄得我泪眼婆娑的。当要我发言时,我竟然用的是普通话,临场发挥说了一大通。在外面五六年,说普通话太自然了,当司仪用普通话邀请我发言时,不由自主地就跟上去了。
    看着一米八的帅儿子和青春年华的儿媳这一对新人,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在产房亲眼看着儿子出生,眼着着老婆在生孩子时的痛苦。深知十月怀胎不易,一朝分娩也不易,虽说不是鬼门关前走一趟,也是脱一层皮。接下来是一把屎一把尿的侍候着,半夜三更病了上医院,怕热着,怕冷着,怕饿着,怕撑着,上完幼儿园上小学,上完初中上高中,好不容易大学毕业。现在终于成家了。
    儿子结婚算是成人了,以为算是做父母的任务完成了。
    离开家六年,多少情会因为岁月而淡薄,可有些情,有些人却不会因为时光流逝而改变自己。重义者依然重义,重利者取其利而行之,而薄情寡义者一如既往。
    人这一生,我基本上把人生大事办完了。父母送走了。儿子成婚了。
    腊月。腊月,记忆深刻的腊月。年三十儿,我乘飞机离开南阳返回珠海。
    几个月前,公司前总经理辞职,换了陈总经理。陈总是个谨慎的人。春节干部们都放假了,他生怕公司出事,不敢早些回台湾。我返回公司后,陈总才放心地回台湾过年去了。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好快。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