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长篇小说连载 《一条颠沛流离的河之三》作者 居仁堂主 飘飘雨

    居仁堂主
    2019-07-28 07:04:44
    → 快速回复 点击数:617

     三 李娜和依婷的故事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会选择放手,不勉强、不挽留。如果对所谓的爱情不那么执着,结局不会是这样的。”李娜眼看着房顶,总结似地对小东说:“当时怎么就那么糊涂,为一个人渣值得那样的伤心和失去理智。”
      
         李娜和谢伟是在一次朋友聚会时认识的。在饭桌上谢伟谈笑风生,风趣幽默,天文地理,似乎无所不知,成为饭桌上的中心人物。加之谢伟一米八的身高,配上一幅干净白晰端正的五官,修长干净钢琴家般的十指,随着谈吐轻轻地摆动,不时用右手食指扶扶鼻梁上的眼镜框,显得从容而文雅。这让李娜颇有好感。饭桌上,谢伟颇为礼貌地要了李娜的联络方式。随后就经常给李娜发一些短信或者QQ问候。每天早上,李娜刚刚醒来,似有约定般会收到一条如:清晨的曙光是我的使者,给你送我今天第一声问候,当你推开窗子时,第一缕清风,是我的祝福……,李娜为他的才华所倾倒,也为他每天的问候而感动。一来二去两人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已。甚至到了一天不聊天,心中空荡荡,抓耳挠腮般地难受。一听到那特别的蛐蛐叫,李娜就兴奋。她心里认为谢伟是她的真命天子。
      
        谢伟讲他的人生故事。
      
      我出生在一小镇,父亲是公立老师,母亲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妞。在我13岁的时候,母亲听信了别人的闲话,说父亲和同校的一位漂亮女老师相好了。并且,准备和她离婚。母亲也曾感觉到了他们的婚姻危机。因为父亲放学回家后,老找母亲的茬儿。不是饭咸了,就是地下脏了。摔盘子砸碗的。原本内向的母亲几乎一天不说一句话。母亲晚上失眠,整夜整夜的睁着眼睛,茫然地看着黑古隆冬的天花板,每十来分钟就翻一次身。当时,都不懂这就是抑郁症,只认为是神经官能症。半年后的一个星期天,母亲打发我去外婆家看外婆身体咋样,我听话的离开家,蹦着跳着去了六里以外的外婆家,中午在外婆家吃了一碗鸡蛋番茄捞面条。下午我正和老表在疯着玩,邻居失急慌忙地跑来对外婆说,你们快去闺女家瞅瞅吧。出大事了。原来母亲在饭了放了老鼠药,母亲和父亲一起死了。父亲先死的。母亲看着父亲把饭吃完后,才大口大口地吃完饭,然后坐在地上,把父亲抱在怀里,脸上带着微微笑意死去。
      
      我是由姑姑带大的。姑姑虽然也很亲,但不是亲生的,多少是有些不自在。无时无刻,我内心深处总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李娜听了谢伟自言自语般的倾诉,心里不是滋味,心底有一片柔软的东西漂了出来。她即同情又可怜谢伟,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就好像野地里遇到一只流浪小病狗,看着那无助的眼神,却又无法去救助。她很想给他温暖和柔情,弥补生活对他的不公。
      
        我有一个女儿,妻子在超市上班。我和老婆是媒人介绍的,当时只想着有个自己的家,老婆上学少,长得五大三粗。有人说与我不般配。当时的我,一无所有,有个女人愿意跟,心里就感激不尽了。那时年轻,不知道生活不是一时半会的事。现在,为了女儿凑合着过。日子过的不咸不淡的,说实在的我都不想回家,不想看见她,”如果我们早认识就好了,我肯定娶你。我说的是真的,我第一眼见你,让渡像贾宝玉第一次见林黛玉一样的感觉。
      
      李娜说到这里,笑了一下。 
      
         两个人接触的越来越频繁。那天,谢伟请李娜去K歌。幽暗的光线,灯光暧昧而多情,跳跃着,超重低音音响效果,让人心也跟着震颤。当两人对唱《糊涂的爱》。“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两人同时对视,谢伟的眼神是如此的灼热,她分明被融化了,浑身软得坐不直,出气发粗。谢伟轻轻地一揽,李娜浑身发软地靠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谢伟再一用力,李娜就横躺在谢伟的怀里。谢伟的麦克风掉在少发上。双手紧紧地抱着李娜,双唇下压,吻着李娜的红唇。李娜唧嘤一声,瘫痪在谢伟的怀里。在《糊涂的爱》的音乐旋律中,谢伟和李娜在沙发上完成了从朋友到情人的跨越。 
      
       “嘀嘀……”你手机响了,丈夫把手机递给李娜,“哦,没事,广告”。李娜拿着手机进了卫生间。 “吃饭了没?”“吃了”“早点休息!我想你了!”“呵呵,我也想你!”就这样两人步入了爱河,除了婚姻中的“家”之外,又弄出了家外之家。不能自拔的李娜和丈夫离婚了,准备和谢伟结婚,可是谢伟却迟迟不离,这让李娜心里十分不快。
      
        “你在那?”
      
      “我在上班,怎么了?”
      
      “我没事,想听听你说话。”
      
      “乖,听话,我下班了就回去,嗯,亲一下。”电话里李娜分明听到汽车的喇叭声。挂了电话李娜心里烦躁,无目的地走出家门。在商城附近李娜看见前面的谢伟搂着一个女人,两人亲昵的有说有笑,李娜的心被蝎子狠狠地蛰了一下,她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有失尊严,她把一股怒火压进了胸膛。
      
        晚上,李娜看到谢伟百般恩爱后那熟睡的样子,心里的恨意就浮了上来。我对你那么好,为了你,我抛弃了儿子和丈夫,为了你我放弃了一切,为了你……李娜心里越想越气,你是我的,谁也别想得到。拿着剪刀冲谢伟的生殖器剪了下去,“啊。”一声惨叫。谢伟捂着鲜血淋漓的下体,痛不欲生般的嚎叫,李娜跑着到卫生间,将剪下的一截男性生殖器扔进下水道。然后,她从容的打了110和120。救护车把谢伟拉走了,警车把她也带走了。
      
         后来,不知为何谢伟因抢救无效死了。这是李娜始料未及的。原本她想,谢伟没有男性生殖器了,李娜愿意跟着他活守寡。事与愿违,李娜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女嫌犯们吃完饭,她们把床上的单子枕头叠起来,木板床就成了工作台。这些女嫌犯们每天的工作,就是用竹签把锡箔纸轻轻地挑起,粘到黄表纸上,锡箔纸很薄很薄,挑不好就挑烂了。锡箔粘到黄表纸上后,再用光滑木块来回碾压,让黄表纸成为一体,这是工艺品厂用的银箔。粘好后的产品,一张张的把它摞成一沓,按规格绑成一捆捆的,一天每人要完成10捆任务。工作时要动作快,分工协作。人们分成两组,一组挑粘锡箔纸,一组碾压,如果质量不合格就会被罚、挨骂,返工。
      
      李小东初来乍到,干这个活很生疏。她按照李娜所教的要领,笨拙的尽量快的挑粘着锡箔纸。屋里的光线有点昏暗,她一点也不敢大意,她不想因为自己影响别人挨骂受罚。当他人都休息时,她还在干活。
      
      李小东修长的练钢琴似的手指的手,这几年除了摸麻将外,很长时间没有干过活了。她半弯着腰,低头半天,脖子疼,腰酸痛,站起来好长时间不会直。
      
       9:30分窗户下面的那扇门打开了,两人高的墙上是铁丝网,从那里可以透进阳光。
      
        嫌犯们可以聚在这里休息,晒晒太阳、放松一下、聊聊天,晾晒衣服。 
      
        李小东站在那里扭着腰。想尽快恢复体力。那个戴眼镜的叫依婷的女人慢慢走到她的身边说:“干活得注意点,别太死劲。”
      
         小东扭头看了看她说了声:“谢谢。”
      
        依婷是因为经济问题进来的。她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加盟饭店,因为做假账被查。
      
      李小东进来那天,依婷帮过她。小东对她颇有好感。
      
      依婷在眯着眼睛,仰面朝着太阳,双手不停地举起,再向后使劲甩动。再不时地转动着脖子。“低头挑锡箔纸不是重体力活,可费脖子,费腰。唉,谁能想得到,有一天,我会进到这里面来。我妈听说后,眼都快哭瞎了。就为了挣点钱,相信了十几年的朋友。”
      
      小东听她说过她进来的缘故。依婷从郑州过来,与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加盟饭店。饭店经营中以次充好,用鸭肉、鸡肉等乱七八糟的肉充羊肉。为了偷税和逃避卫生防疫的监管,做假帐。在饭店股东中,依婷的股份最少,她只负责下帐。可有人举报后,那几个朋友将责任全部推到依婷的头上。作为财务总监,做假帐的责任无论如何是跑不了的,可是将所有责任都推到她的头上,她觉得十分冤枉。小东听了她的经过说后,也觉得她是冤枉的。
      
      那天,依婷说完后长叹一口气说:人啊,吃会亏,学回能。以后说啥也不能心存侥幸了。看人家作假没事,想着自己也没有事。想着别人的朋友够朋友,自己会为朋友两肋插刀,他人一定也会为朋友赴汤蹈火的。
      
      小东听后颇有同感地附合:是啊。现在的人们还有几个真心实意为朋友,俗话说,生意好做,伙计难搁。
      
      说到底还是为了几个钱。真不该离开郑州来几百里外的生地方。出了事,找个熟人都找不到。想请个好律师都两眼一抹黑。依婷幽幽地说。
      
      小东说:我如果运气好,能没事,早点出去。我给你请律师。帮你打官司。我有俩同学是律师。都是有名的律师。
      
      依婷抬头看着小东,眼里泛起了泪花。她扭身抱着小东的肩膀,动情地说:俩仨月了,可听到一句暖心的话。谢谢你小东。俺们一个平民百姓,脚踏生地,面对生人,那俩朋友落井下石,步定是跑路了。你是本地人,有机会一定帮帮我。我不会忘记你的。
      
      咱们也算是难兄难弟了。在这个特殊地方认识的人都是有特别的缘份。只要我没事。你放心,我一定帮你。看你文致彬彬的也不像个坏人。
      
      小东和依婷在高高的围墙围成的院子里慢慢地走着。身影随着阳光照射的角度不同,而时长时短。依婷看着高高的围墙和铁丝网说:不进来一次,真不知道自由有多可贵。都是活着,失去自由和自由自在,一个是天堂,一个有如地狱啊。
      
      小东默默无声地走着。是,她同意依婷的说法。都是一样的太阳,在外面时,怕晒黑了,一个小晴天,就打伞,而现在呢,只想见到太阳。只有失去自由时,才倍感太阳的珍贵。
      
      小东心里乱的很。父亲、母亲,妹妹们听说她进到看守所里,该是多么的着急。虽然父亲和母亲离婚很久了,可是当孩子出大事情时,他们一定会急得四处托人找关系为她开脱的。儿女连心啊,自己连累了父母,这让她心里十分的愧疚。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 (3)
    • 居仁堂主

      2019-07-29 14:51:23 居仁堂主 1#

      谢谢支持。

    • 城市微光

      2019-07-29 11:01:41 城市微光 2#

      顶贴支持


    • 尘路

      2019-07-28 09:45:25 尘路 3#

      很久没来读堂主的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