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长篇小说连载《坎坷》之六

    居仁堂主
    2019-07-31 09:41:30
    → 快速回复 点击数:663

    六 王月琴含泪补衣裳
      
           王月琴看见小东抱着小伟出去后,呆坐了一会儿,脱下棉袄又钻进了被窝里。可躺在被窝里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想想刚才的场面,再想想今天是星期天,如果不买蜂窝煤,下个星期就坚持不到头了。可是,一家六口人五个女的。唯一的男人打兔子去了。而四个女孩子只有小东大一点,十二岁的小姑娘能干什么呢。也就是扫扫地,涮涮碗,帮助做点简单的饭菜。今天难得休息一天,要给孩子把衣服洗了,有几件衣服还需要补一补。中午还想给孩子们包顿饺子吃。前几天,小方看见隔壁邻居吃饺子,哭着要吃。弄得邻居都不好意思了,给孩子端来一碗。那一碗饺子让三个孩子分着吃了。今天也要包顿饺子,给邻居们也端一碗还还人情。可是,身上只有几块钱了,李成德的工资从来就没有给过她。如果买了蜂窝煤,就没有钱买肉包饺子了。买点豆腐,掺上冬储的白萝卜和胡萝卜,多放点油包顿饺子吧。
      
      上午王月琴洗完衣服,缝补衣服,包饺子,下午借厂里的三轮车去北关煤厂买蜂窝煤。让小东帮助推一下车,小方在家里看着小红和小伟。
      
      计划好了今天的事情后,王月琴心里似乎松散了一点。刚哭过的脸有些僵硬。她伸手使劲地来来回回的搓了搓。然后缩进被子里,想再睡一会儿。
      
            窗户才微微发白呢。冬天天明得晚。刚才那么一闹,现在王月琴丝毫睡意也没有。瞪大眼睛看着黑古隆冬的房顶,脑子一直在想,日子怎么就过成这样了呢。结婚前对婚姻的美好期望怎么在现实中就面目全非了呢。
      
           十几年前,王月琴是工厂的厂花又是广播员。一米六二的身高,体重一百零五斤,胸部挺得两座小山挺立,为了怕人家笑话,不得不用小内衣将胸部压平,即是那样走路时也是上下乱颤,而圆圆的臀是那样的吸引男人的目光,加上细细的一尺八的腰围,更衬得丰乳肥臀风光无限。多少年轻小伙递过来热辣辣的眼神,她都视苦无睹。记得她和李成德两人恋爱后,多少人说他们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金童玉女,才貌双全。是啊,李成德是厂里的数一数二的帅哥,技术尖子,而她又温柔贤慧。那时候,他们成双入对在人群中总是让人们赞叹不已,羡慕不已。仅仅十几年的光景,她怎么就变成一个披头散发衣冠不整的中年妇女了。她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左手,双手在被窝里暖得热乎乎的,但她自己知道一双手却是粗糙不堪。大冬天里洗衣做饭,手指头都裂了,手背上更是裂得渗血。每次洗完衣服后,挖一大疙瘩蛤蜊油抹上都不管事。刚擦完手,一会儿又要做饭洗菜了,大冬天双手不时泡在冷水中,想细腻是不可能的。
      
      她摸了摸搓衣板似的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那时候细腻如绸缎的少女手哪儿去了?过去那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女,结婚后成了要侍候一家人的老妈子了。
      
          人们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最低。王月琴现在真信了。说句实在话,当时李成德追她时,几乎没费什么劲。李成德的师父和王月琴的师傅是亲戚。李成德比王月琴大两岁。都是技校生。只不过李成德是省技校毕业,王月琴是地区技校毕业的。那时候李成德是技术尖子,每年都会被评为先进生产工作者。王月琴是厂办广播员,两人在厂里少有交集。两人在公园见面时,满脸绯红的王月琴抬头看见呆呆地看着她的李成德时,心跳得如蛙鸣般的响。脸红得如蒙上一层红布。两只眼睛里水灵得欲滴下水来。
      
          恋爱中的李成德特别的可爱,劳动布做成的列宁式小大衣口袋里总插一支钢笔。白皙端正的脸庞上常挂着笑意。举手投足绅士味十足。李成德在朋友圈里重情重义,谁家有难他第一个前去帮助,缺钱帮钱,缺力帮人,具有大哥的风范。有一次李成德带着王月琴,马胜利带着他的女朋友一起吃饭。两人喝一斤五十多度的散装白酒,走路打晃了。两人为了争着付帐,你推和搡的要翻脸。
      
           王月琴把马胜利拉到一边说:“就让你师兄掏钱吧。谁让他是师兄呢。”
      
      “虽然他是师兄,技术比我好,可我的工资不比他少,少……少。他都掏几次钱了。不让我出一次钱是瞧不起我。”马胜利不连贯地说。
      
           那边李成德已经将帐付了。此时王月琴觉得李成德男人味十足,是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
      
           原来恋爱和过日子是那么不一样。恋爱时的行为在结婚后竟然会有完全不同的结果。在外面的男人味,在家可能是不顾家不会过日子的败家举止。但王月琴从来不会想到李成德会一分钱也不往家拿,只有他想喝酒时,顺便在外面买点卤猪头肉羊头脸,五香花生米,干炸河虾回来。家里人跟着吃点,算是他掏的生活费了。
      
           当小东二岁多时,王月琴就有了离婚的念头。离婚的念头每天都会浮现在脑子里,要落实到行动上却是非常非常的难。当生了小方后,李成德样子一点没变,她们吵架时,王月琴曾说过离婚的话来。李成德盯着王月琴看了几分钟,那眼神有威胁,有憎恨,有深情,最后扭身走时说了一句话:“离婚,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总之,王月琴见了那眼神和听了那句话后,她沉默了好久。离婚丢人,离婚丢人。是啊,李成德不在家里,她恨得骂。可当李成德回家后,她的骂变成了牢骚。当晚上上床后,李成德的手只要碰着王月琴的身体。她的身体就是酥软得无骨头一样。就这样生了老三老四,王月英连离婚的勇气都没有了。
      
          命中如此。李成德那好看的脸就是她的克星。今生遇到李成德是王月琴上辈子欠他的。无奈时,王月琴就这样想着来安慰自己。女人可能都是这样的吧。在娘家时妈妈疼,父亲爱。一到婆家就成了疼爱别人的人了。痛也好,苦也罢,自己的生活只有自己扛着。慢慢熬吧。等孩子们长大就好过了。
      
      睡不着就起来了吧。她打开灯,四十瓦的灯泡让屋里充满了温馨的黄色的光。她穿上衣裳,端过细柳条编的笸箩。
      
         笸箩上堆着小东、小方、小红需要补的和改的衣裳。王月琴是个巧手女人。小东的衣裳小了,打给小方穿,小方穿着小了就让小红穿,好在都是女孩子,有时衣裳轮到小红时就必须要改改才能穿,有的地方破了,旧了,必须改得合身才让上身。有时布不够了,王月琴就会帮一块别的花色的布,这样出来也很好看。小东虽是个女孩子,李成德当成男娃养的。野马似地疯跑,跪地马爬的与男孩子一起抓子,与男娃们一起打仗,这不扣子都弄掉了。王月琴在笸箩里找出一颗扣子,从线把儿上抽出针,认上线,右手中指上戴上顶针,把两片衣襟对齐,用针从扣眼儿里插下去,确认了扣子的位置。然后左手按着扣子,右手将针从衣裳里面用顶针儿顶着针鼻,针尖准确无误的从扣眼里穿过来。冬天的衣裳有些厚,王月琴将针在头发上刮几下,接着再缝扣……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