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长篇小说连载《坎坷》之七

    居仁堂主
    2019-08-01 09:52:10
    → 快速回复 点击数:493

     七 王月琴包豆腐馅素饺子
      
            想起妈妈,小东停下手中的活。她放下锡箔纸,用手背擦了眼睛。母亲太苦了。她小时候并不理解,等结了婚生了孩子,才深切理解了母亲艰难。过去她只记得母亲整天嘟嘟囔囔,有时骂骂咧咧,很让她心烦,后来长大了才理解了母亲心中的苦楚。母亲已经六十多岁了。她没让母亲开心,反而又让母亲为她操心了。进了看守所,她的一切一切都会给母亲带来烦恼,而且这些烦恼不是一般的烦恼。
      
           小东有点信命了,自己来这个世上就是向母亲讨债的。这几天,她认真的想了想,母亲这些年的日子过得糟心,这让她感到惭愧,她想,如果自己出去了,一定对母亲百依百顺,让母亲过平平安安的日子,起码不让母亲为自己再操太多的心,受太多的累了。
      
            王月琴给小东的衣裳扣子钉好后,又将小方和小红的衣裳都缝补好了。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很凉,中原地区冬天是没有暖气的。最冷的时候,屋里的水缸和水龙头都会结成冰,她将双手插进棉被里面,想暖暖粗糙的双手,抬头看看窗子,窗子已经发白了,外面朦朦亮了。她站起身来,慢慢走到女儿的房间里。小东搂着小伟又睡着了,小东把小伟放在床里面,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小东侧着睡,让小伟枕着她的胳膊睡着。肩膀这里张开很大的一条缝。王月琴伸手拽拽被子,给小东掖好盖严。又来到小方和小红睡的小床边,两个小姑娘睡觉不老实,小方的一条胳膊放在被子外面,小红的一只脚伸到了外面。王月琴轻轻地拿起小方的胳膊,掀开被子轻轻地放进去,然后盖好,又将小红的脚往里面挪了挪,盖好。站在床边看了一会两个女儿。她的女儿都好看。是啊,金童玉女的女儿怎么会不好看呢。她又扭头看了看小东,小东已有成熟少女的样子了,肤色白里透红,人见人说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王月琴嘴角扬了扬,发出一丝会心的笑。这似乎是重复她小时候的评语了。她的心里不知为何冒出一句农村的俗语来:有苗不愁长,无苗哪里想。再有十年八年,小方小红小伟都成大姑娘了。
      
           站着,看着,王月琴忽然有些伤心。眼睛里流下了泪水。她都不记得自己有几年没做过早饭了。每天早上急急慌慌,给老大收拾好了再给老二穿衣服,穿好老二再给老三穿。这个要梳头,那个要洗脸,而她自己把几个孩子打理好,已到了上班时间。打发走小东上学,自己再拉着小方抱着小红去幼儿园,将孩子们交到工厂幼儿园后,自己再急慌慌地去上班。有多少次上班好久了才想起自己没有洗脸,更不用说吃早餐了。而孩子们也养成了不吃早餐的习惯,也从来不说早上肚子饿。只有到中午回来后,挤在厨房里等着饭熟,撵都撵不出去。她知道孩子饿。可是自己也饿呀。
      
          今天星期天,她决定给孩子做顿早餐。有现成的馍,搅面疙瘩汤吧。再到咸菜缸里捞个自己腌的芥菜疙瘩切成丝就行了。吃罢饭再出去买豆腐,回来再包饺子。
      
           王月琴来到厨房。弯腰打开蜂窝煤炉的风门。将坐在炉上的水壶提下来放一边,将铝锅放上去,提起水壶将热水倒进铝锅里,约摸着够三、四碗饭的水后,将上半截的箅子放上去,然后再放进几个馍,最后把锅盖好。
      
      她在面缸里舀出一勺面,倒进碗里,倒进去一些水,然后开始顺时针方向搅动。看看水少,又滴进去少许水,然后右手攥着两只筷子使劲地搅动,搅的时候能看见把稠稠的面糊挑起来。然后猛地砸下去。这样搅几分钟后,又倒进去点水,将面糊泡起来。她掀开锅看了看,水已经起了小泡泡。她把炉门关小了一点,看着锅里冒热气。她掀开锅盖,用手食指和中指按了按馍,热软虚,一按一个窝,手指抬起,窝又平了,嗯,热透了。她端下箅子,把碗里的面糊糊用左手往锅里倒,右手用筷子飞快地搅。瞬间,锅里的清水变成了一锅微微发青的面疙瘩汤了。饭好了,王月琴关好炉门,进了孩子们的房间里。孩子们还在睡呢。她不忍心叫醒她们。站了几分钟后,王月琴又到堂屋里,拿起笤帚扫起地来。
      
      饺子是中原地区逢年过节最好的最常吃的美食。年三十儿晚上吃饺子,大年初一吃饺子。破五吃饺子,初六开市吃饺子。正月十五元宵节同样吃饺子。八月十五吃饺子,冬至吃饺子。平时改善生活最优先选择的就是饺子。谁家包顿饺子那就是天大的事。
      
      太久没吃饺子了。邻居们吃了多次饺子,王月琴想包,但没有给孩子包。有时候,邻居会给孩子端来一碗饺子来。看见孩子们争着吃饺子的样子,王月琴心里有一股难言的痛苦。为什么邻居们常吃饺子,而王月琴不能呢。一是吃饺子费钱,二费事。王月琴的工资紧紧地顾着日常开支,没钱买肉。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盘饺子馅,擀饺子皮,再包饺子。
      
           孩子们小帮不上忙,只有小东能帮她干点家务。李成德是个没尾巴鹰,靠不住,抓不着,什么事都得自己来。半月前王月琴就想着要包饺子,给孩子改善一下生活,也给邻居们端一碗还还人情。有来有往才能长远。
      
           快九点了,孩子醒了,令他们欣喜的是能吃上一顿早餐。白面馍就咸菜,喝面疙瘩。稠的稀的咸的甜的都有。孩子吃的香甜。尤其是老二小方吸溜着面疙瘩汤时,发出很大的响声,虽不文雅,但吃的投入,王月琴笑了笑,心里不由得又酸楚了一下。
      
      王月琴长叹一声,心里暗暗骂了一句。你个龟孙的李成德。哪怕帮我一点点,也能让娃儿们天天吃早餐。也有钱多包顿饺子。
      
           吃完饭后,小东收拾好碗筷,到厨房里洗碗涮锅。
      
       王月琴提着一个用废白塑料带编成的提兜往外走,走到院子里她扭头对着屋里大声说“小东,洗完碗,再洗俩白萝卜和几个胡萝卜,我上街去买点豆腐。晌午咱们包饺子吃。”
      
      小东听说要包饺子十分开心。她答应着:“妈,洗完了萝卜,我是不是把萝卜切成片,在锅里煮熟了,然后剁成饺子馅?”
      
      “中啊,记着不要切得太薄,也不能切得太厚了。小心切着手。干完了在家等我,不要跑出去玩了。”王月琴边走边说:“煮几分钟后就行了,煮萝卜的水别倒了,你们喝了,天干你们都上火了。萝卜捞出来放筛子里,我回来好挤水。”
      
      走出去几十米了。王月琴又拐回来对小东说:“水凉,一会儿洗萝卜时,头一伙用凉水洗,用刷子先刷一遍,然后用水冲干净,最后一遍你用炉子上的热水洗,好好洗,洗干净了。”
      
      小东抬头看着妈妈说:“我知道了。妈。”
      
      “你看着妹妹们不要跑远了。对了,一会儿还得洗几棵大葱,包饺子少不了这东西。”说罢王月琴才扭身走出去。
      
           冬天的风不算大,却扫得脸疼,尤其是耳朵因为薄容易冻透吧,格外的疼。王月琴用她十来年前买的灰围巾包着头,把脸和耳朵嘴都包严了。冬天街上人少,九点多了,还没有几个行人。路两边的法国梧桐树,夏天的厚厚的叶,可以隔断小雨,投送浓浓的荫凉,现在已经落光了。只有粗细不一的枝斜斜直直呈半球状的向外伸展着。天灰朦朦的,路也灰不溜啾的,天地都毫无精神。有几个行人,也是将手插进袖筒里,半佝偻着腰,一路小跑向前。
      
          王月琴到了副食品商店,走到卖豆腐的柜台前,从棉袄口袋里掏出手绢包着的钱和票。这个月的豆腐票基本没动呢。平时忙,很少上街,吃的菜都是冬储的大白菜和萝卜。
      
      三个营业员穿着平常的灰蓝衣裳,不同的是套着蓝色的袖头。
      
      王月琴掏出豆腐票和两毛钱递给一位营业员说:“二毛钱豆腐,要老点的。”
      
      营业员面无表情地称了两毛钱的豆腐递过来。
      
            王月琴在店里走了两个来回,似乎没有别的要买的了。就扭身离开柜台。出商店门口时,她停下脚步想了想,又进去买了一瓶界中醋和一瓶酱油。
      
           回到家后,看见小东把萝卜煮好了,捞在蓝瓦盆里,还冒着热气。葱也洗好了,长长的葱白,短短的绿叶,在略显暗的厨房里很是显眼。王月琴把编织提兜放在案板头的地下,扭身到堂屋,把围巾解开拿下来,搭在小靠椅的椅背上。
      
            小东正在喂小伟喝萝卜水呢。小饭桌上放着两个空碗,看来是小方和小红刚刚喝了萝卜水了。她撩开门帘,见小方和小红正在床上打鼻子眼呢。她笑了笑放在门帘,扭身站着看小东喂小伟喝水。
      
            王月琴本来想喂小伟吃奶呢,现在小伟一喝萝卜水,一时半会也不会哭闹了。
      
      王月琴来到厨房里,找出一方净的纱布,将煮熟的红白萝卜片抓出来一些,放在纱布上,包起来,使劲用手挤,淡红的水顺着手指流出来。流到下面接着小盆里。萝卜水是好东西,不舍得浪费。萝卜片还是温热的,抓在手里很暖和,很舒服。把萝卜片挤好后,堆放在案板上,手持菜刀叮叮当当地剁起来了。正剁时,小东进来了说:“妈,你歇一会儿,让我来剁一会吧。”
      
      王月琴扭头看了看小东,说:“行,你来剁,我去和面。让面多醒一会儿,软面饺子硬面馍,好吃。”
      
      小东接过妈妈递过来的菜刀,挥刀剁起来了。高高的萝卜碎片,片刻变成平的,小东再用刀堆拢起来了。如此再三后,她用手指头捏起来一点,用手搓了一下,挺碎的了。她在水池上抓过大葱,放在碎萝卜上接着剁起来了。小小的厨房里,立刻有了刺鼻的大葱味弥漫开来,辣得小东睁不开眼睛,她扭着头,眼泪汪汪地继续剁着。
      
           王月琴和好面后,看看小东把饺子馅剁得差不多了。就对小东说:“豆腐等我来切,你不会切。要切成小小的块,不然弄碎了不好吃。”
      
      “好的。”小东有点调皮的回答妈妈。她把剁好的馅用刀铲起来放进案板上的黑蓝色的瓦盆里,然后,到堂屋去看妹妹们在干什么。
      
            王月琴将和好了面,用一块纱布盖上。然后来到案板前,把豆腐块拿到水龙头前冲洗。好凉的水啊。她把豆腐放到案板上后,到炉子前,把双手捂在水壶上暖了暖。水壶在煤炉上座着,水有热度。手暖和了,也软和了。她又到案板前拿起豆腐,用刀小心翼翼地将豆腐切成一硬币厚薄的片状,然后再叠起来了,横着切成丝,再横着切成一毫米大小的小方颗粒。切好后,她把豆腐粒放进瓦盆里。放上盐和酱油。用一双筷子顺时针方向使劲搅动。搅一会儿后,她拿过香油瓶,偏着头,慢慢地将瓶口倾斜,黏黏的如一条细线流出来。差不多了,她停了停,没倒油,也没将油瓶拿开,似乎在想什么。想有十秒钟,她仿佛下定决心了,又往馅里倒了一点点油。王月琴停止倒油后,用左手中指在瓶口抿了一下,将中指在馅里抿了两下,又用筷子快速搅了起来了。最后,她端起盆子在鼻子前闻了闻,很香,但不知咸淡如何,她用筷子夹起一点放到嘴里品了品,很久没有盘饺子馅了,掌握不好咸淡。品了一下,觉得还不错。她没看到,在尝饺子馅的时候,小红正仰着脸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呢。六岁的小红扭转身子跑向堂屋,对小东说:“大姐大姐,听我给你说个秘密。”
      
      小东抱着小伟笑着问:“小人精,有什么秘密给大姐说?”
      
      “你低下头。”小红很神秘地说。
      
      小东弯下腰,侧着脸。“我看见妈妈偷吃饺子馅那。”说罢小红得意地一笑。
      
      小东听后开心的笑了。“是吗?一会儿我问问妈妈为什么偷吃饺子馅,好吗?”
      
      “不要,不要,大姐,不要。妈妈会打我的,”小红仰着脸跳着脚大声请求。
      
      “好,好,不问就不问。”小东腾出一只手在小红的脸上轻轻地拧了一下说:“妈妈不是偷吃。是在尝饺子馅咸淡呢。小人精。”
      
      ……
      
           饺子下好了。王月琴先盛出三个放在案板上敬神。王月琴也不知道敬的什么神,家家都如此,她跟着办。有时她想这三个饺子可能敬灶王爷的。灶王爷是一家之主,当然要先吃。然后,盛一碗让小方给邻居端去,让邻居的孩子们也尝一尝。王月琴递饺子时,对小方说:“你端饺子去对阿姨说,我妈包的素饺子,请你们尝尝。别嫌害。听清了吗?”
      
      “听清了。”小方有些不情愿地大声说。正准备吃饺子,让她端一碗饺子给别人,尤其是这会儿,她不愿意离开这饺子的香味。
      
             小方拎着空碗跑着回来了。王月琴还在厨房里倒醋,几个孩子已经在堂屋里端着碗等着一起开饭吃饺子。
      
            王月琴把醋盘放在桌子上,从小东怀里接过小伟说:“你们吃吧。”
      
      小东问:“妈妈,你呢,怎么不吃?”
      
      “你们先吃,厨房里还有。我喂完小伟再吃。”说罢拉过一张椅子坐下,解开怀,将乳头塞进小伟的嘴里。小伟扭头看着姐姐们吃饺子,不想吃奶。王月琴站起来,从小东的碗里捏出一个饺子,又坐下,吹了吹。歪着头,喂小伟吃,小伟张开嘴吧嗒吧嗒地吃起来。
      
           小东筷子上夹着饺子问:“小方,这饺子香不香,好吃不好吃?”
      
      小方嘴里正嚼着饺子,含糊地说:“好吃,好吃。”
      
      小红的嘴边粘着两粒萝卜红也附合着说:“大姐,饺子真好吃,要是天天吃,我就能长大个子了。”
      
      王月琴抬头再瞅瞅桌子边的姐仨说着吃着,不知怎么地心里一酸,眼泪就流下来了,她站起来走进她的房屋里坐到床上……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