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长篇小说连载《坎坷》之十二 作者:飘飘雨 逐梦客

    点击数:280
    居仁堂主
    2019-08-06 16:16:19

    十二 周东方和郭雅朦

    前几天,李老师在快下课时,又一次强调:“同学们,我再次告诫你们,不要过早。现在你们情窦初开,对异性有好感,这很正常。但你们目前的首要任务是上学,是准备考大学。要克制自己对异性的好奇和爱慕。恋爱就如看风景,前面的名胜多的是,不要因为现在而挡着了往前走的脚步。影响了更好的风景。我这里有一本日记,我念几句你们听听。”李老师说罢拿过一本日记翻开:“一九七八年六月十一日,星期日,晴。今天是星期天,熬了一星期,终于不用上学,不用听老师们唠叨了。趁着上白沙河洗衣裳的机会,到河边去玩玩,散散心。这日子好像过成了江姐。学校成了渣滓洞了。我今天是放风。可是我看见了***和***两人那样的亲密,在沙滩上有说有笑,女同学摔倒了。男同学伸手拉她。女的笑得多放荡啊。不要脸,不是男女授受不亲吗?看到他们那样亲密,我连洗衣裳的心情都没有了。倒霉臊气。” 李老师念到这里停下来,看着全班同学们。

    “同学们,你们听听。你们是高中生啊。是不是跑到河边去谈情说爱了。而这位女同学呢。是不是吃醋的心理啊。你们还是学生啊。再看看下一篇。”说罢翻了几页日记。“六月二十三日星期五 晴今天晚自习后,我解手出来,学校里基本没人了。但我看见我前面*****拉着手走着,二人来到树荫下,看看四周不人,竟然拥抱了一下,有十几秒钟,两人还亲嘴啦。吓得我不敢走了。真不要脸。

    李老师抬起头:“都听见了吧。我整天强调你们不能早恋。虽然你们也十七大八的。你们要知道,一恋爱就容易分心。我念的某某某是给你们留着面子的。再有一年就要高考了,你们不敢这样,也不能这样。要珍惜在学校学习的时光。

    那天最后一节课后,李老师叫李小东说:“李小东,一会儿你到办公室找我,我有话对你说。

    李小东觉得很奇怪。一般李老师很少叫她谈话的。

    老师一般谈话有两种。一是学习成绩好的几个同学。二是特别调皮的几个同学。像小东这样中等偏上的同学们,老师很少单独找他们。李小东背上书包,跟在李老师身后十来米远亦步亦趋。

    李老师进到办公室,把手中的书放在办公桌上。然后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李小东微低着头站在办公室对面。李老师抬头看了看小东说:“小东,你坐下。”

    小东说:“谢谢老师。”说罢,把书包抱在怀里坐下。

    老师微笑着说:“小东啊。你的学习成绩在班里属于中上等,如果改变一下你偏科的毛病,把数学物理赶一赶,进入前十名,考一般的中专或许是有可能的。”

    小东听老师的话后,没有表情地低着头。

    李老师接着说:“不管明年能不能考上,这个岁数的孩子一定要拼一把。不能把心思费到别处。你们还小,有些事情不是现在能做的。”

    小东听到这里,心里有些迷糊。我没有想什么呀。除了回家干家务,帮母亲做饭洗衣带妹妹们。别的真没有想过。听老师的话外音,似乎是说她早恋。

    “我没有想过别的。放学以后,我在家里很少出门。帮妈做务带妹妹呢。”李小东抬头看了看老师眼里有一丝的困惑。

    “我听不少同学们,特别是男同学说,周东方曾说过,在班里他只看你最顺眼。别的女同学都不入他的法眼。你们是不是有啥事儿?”李老师说到这——停下来,眼睛盯着小东。

    本来一直低着头的小东听老师说她和周东方有什么事儿,她抬起头了,与老师对视着说:“周东方咋说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和周东方没事。俺们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班同学,在小学时,我们还死皮烂打的。上初中后,我们很少说话。到高中后更是一学期也说不了几句话。除了他收作业时才说几句话。你别诬赖我。”小东急急地为自己辩护。小东急得脸都红了。

    李老师听了小东的话后,笑了笑说:“你不要急。没事就好。其实,今天那本日记里也记有关于你的事。你们还小,人生经验太少,小心被人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李老师说到这儿里,拍了拍放在桌子上的日记本。“当老师的都希望学生们好,没有哪个老师想害自己的学生。说句实话,咱们班就周东方有希望考上大学,我真想让班里出个大学生,为我,为学校争光。所以,你要保证,不去打扰周东方的学习。”李老师眼光没有离开过小东。小东点了点头。李老师说:“好了,没事了。你回家吧。”

    李小东默默地转身离开老师的办公室。低着头很郁闷地走着。她心里想,是谁对老师说周东方喜欢自己,是哪几个男同学那又是谁的日记本又有谁出卖自己,自己还帮助她们数钱?是许美霞、赵小丽,李露一她们?她们和李老师的女儿郭雅朦好自己和他们没有过多的交往。马丽华是自己的死党,应该不会出卖自己。更何况她没有什么好出卖的。男同学们有谁呢。班长吴建国平时与自己没事不多说话。常伟伟和赵卫兵更是没有兴趣在一起玩。

    李小东知道自己考不上大学,只想安静地把高中读完,工厂内招,他当个全民所有制工人就知足了。而且,小东的父母对她也没有太高的要求。也没指望他考上大学。回家后忙得想出去玩玩都是奢望。学生是相信老师的。小东也是如此。小东实在想不通,她觉得她没有那样让人讨厌啊。怎么会有男同学和女同学向老师打她的小报告呢。头疼。小东举起右手拍了拍自己的头顶。自己给自己说:以后少说话。少打麻烦少头疼。

    那天放学后,李老师留下周东方。她笑着对周东方说:“东方,你可是我的得意门生,全班乃至全校也只有你可能会考上大学。雅朦的舅舅是一中的老师。星期天白天亲戚朋友们求他在家辅导孩子们,我对他说了,星期天白天,你和雅朦一起去他家里听课。晚上把他请到我这里来给你们上课。你明天让你父亲到学校来,我来对他说说。

    周东方听后,十分激动地向李老师鞠了一躬说:“谢谢老师。中,我回去父亲说。

    第二天下午放学时,周东方的父亲周师傅来到学校。李老师很热情地将周师傅迎到办公室。请周师傅坐下后,李老师为他倒了一杯开水,刚坐下的周老师急忙站起来了,弯腰接过开水,嘴里连声说谢谢谢谢。

    李老师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周师傅说:“昨晚上东方对你了吧。东方这孩子有前途,有希望啊。

    “谢谢老师的辛苦教导。昨天娃回去后对我们说了你的想法,做为家长我没有啥好说的。除了谢谢,还是谢谢。一切都听老师安排。将来娃成景了,我们一家不会忘记你的。娃儿更不会忘记你的恩情。我们会尽力报答你的。”周师傅满面挂笑,卑微地看着李老师说。

    “周师傅你这样说就见外了。周东方是我的学生,我更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娃那样的器重他,稀罕他是个好苗子,咱们当老师当家长就要想办法把他们培养出来。你说是不是?”李老师很亲切地说。

    “是是是,一切听老师安排。不知道补课要花多少钱?俺们心里好有个数。俺们就是想花钱给娃请个补课老师找不着人呢。”周师傅笑着问李老师。

    “啥钱不钱的。那是我哥。是一中的老师。一般人他不管的。雅朦是他的外甥,周东方又跟我自己的娃儿一样。不说钱不钱的。人情都落在我身上。只希望娃儿成才不忘记我就中。”     

    “老师,看你说的。俺们不是那不知好害的人。你的好俺一定报答。咱当父母的不就是想看着娃儿成器嘛。”  周师傅谦卑地双手互搓着说。

    “那中,那就不多说了。从这个星期开始,东方骑着车子叫上雅朦,他们一到她舅那里补课。”李老师笑着站起来。

    周师傅们跟着站起来说:“你是东方的老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就是你的娃儿,该嚷就嚷,该打就打。俺们绝不护短。”

    “恁好个娃,我可舍不得打。亲都亲不够呢。你放心好了,为了娃们成才,我不会使假劲儿。”李老师满脸笑容。

    ……

    一个星期天下午,郭雅朦去舅舅家补习时,李老师对儿说:“今天让你舅舅在咱家吃饭,你对周东方说一下,也不回去了。在咱家吃一碗,省时间,好补习功课。

    郭雅朦听后说:“中。”

    下午六点多钟,郭雅朦和周东方以及雅朦的舅舅李老师一起来到郭雅朦家。李淑芳迎进三人。李淑芳对哥哥说:“菜好了,稀饭也熬好了。你们坐吧。”小饭桌上摆放着一芹菜炒肉丝,一辣椒肉片,一个酸辣白菜,一个胡萝卜小炒,一个凉拌海带,还有一个油炸花生米。

    李淑芳随和自然地对周东方说:“东方,你挨着你舅舅坐。”

    周东方用手抓着黑浓的头发,不好意思地挨着雅朦的舅舅坐下。李淑芳的爱人老郭拿出一瓶张弓大曲对大舅哥说:“哥,今黑儿少喝点不影响上课就中。”         

    “中。没事。很多天没一起喝酒了。那些课都是老手旧胳膊。喝晕也耽误不了。” 雅朦舅舅爽朗地说。

    老郭给大舅哥倒酒。周东方有点不知该什么地茫然坐着。老郭对雅朦说:“雅朦,你给东生倒杯水,你们以茶代酒,一会儿好敬你舅一杯。”

    “中。”郭雅朦站起来提早泡好的信阳茅尖的茶壶,拿过周东方面前的玻璃杯,倒了八分深,然后用右手递过去。东方慌忙半站起身子接过杯子。杯子就那么大,两人的手相碰相挨后,心头都是一热,对方的手似火棒一般烫手,东方两手一松,而雅朦的手也一松,玻璃杯当地一声落在桌子上,好在离桌面不高,只溅出一些茶水来。两人脸都红了。郭雅朦的心跳得更加厉害。而郭师傅和雅朦舅舅并没有注意。或许是注意到了没的反应。周东方红着脸偷看了一眼郭雅朦,此时的郭雅朦比平时漂亮了许多,如四月的月季花。

    吃饭中,郭师傅问大舅哥:“你看这俩娃考大学咋样?相当于一高学生的啥水平?”

    雅朦舅舅看了一眼东方和雅朦说:“这俩娃中,考大学没有问题。这一段雅进步得特别快。东方基本没啥问题。他们俩相当于一中的中等生。再加把劲,考一般大学应该没事。

    “东方,雅朦还不敬你舅一杯。为你们考学费劲操心的。”东方和雅朦急忙端起茶杯:“舅(李老师)俺俩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雅朦舅舅坐着没动。他往后仰了仰,看着俩孩子说:“细看看还真有点金童玉女的感觉。这杯酒我喝。你们别偷懒,加把劲,为你们的前途,也为了你们爹妈争口气。”说罢,他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李淑芳给哥哥敬了一杯酒后,对周东方说:“我去把馍端上来,你们先俩先吃饭,先去复习。等一会儿你舅去辅导你们。雅朦,你跟我来端饭。”

    周东方第一次在老师家里吃饭浑身还是很不自在。他站起来说:“李老师我去端饭。”

    “不用了。有雅朦来就中了。”李老师笑按着东方的肩膀说。

    李老师端来一筛子白面馍放在桌子上对东方说:“东方,这就是你的家,吃好喝好好学习。

    “谢谢老师。谢谢老师。”周东方慌不迭地道谢。

    “谢谢雅朦。”周东方接过雅朦递过来的一碗大米稀饭,红着脸道谢。郭雅朦还以莞尔一笑。

    ……

    这天,郭雅朦的自行车坏了。郭父推出去修还没有修好。郭雅朦早早走着到舅舅家听课。中午回来时,郭雅朦说:“我没骑车,你先走吧我走着回去。

    “我带你吧。走到啥时候了。大中午的天,晒的红头老千似的。”周东方看着雅朦说。

    “城里自行车不让带人,逮着了罚款。”雅朦微低着头说。

    “没事。咱走小道。”周东方提议。然后骑上车子对郭雅朦说:“来坐上。”

    郭雅朦再没有推辞。屁股一磨即坐到后衣架上。周东方的车把来回晃动了几下就正常了。

    太阳很大。周东方出汗了。雅朦不敢离得太近,斜坐着,但周东方身上的青气息几乎将他熏晕。她甚至有将脸贴在周东方后背上的冲动。她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疼痛让她清醒了。

    晚上,郭雅朦睡不着了。脑子里一直有周东方的不算宽厚的背影。折腾了一会儿。她想,反正睡不着,就起来坐到书桌上复习功课。

    李淑芳一觉醒来,发现女儿的房间灯还亮着。即敲门后进来问:“雅朦睡觉?明天还要上课呢。

    “妈,你睡吧。我睡不着,学习一会儿。我想与周东方考到同一所大学。”郭雅朦没有回头,边写边回答母亲。

    “傻闺女。我理解你。只有休息好了,才能学习好。太熬夜学习是不出工的。睡吧。不要多想。努力了就会成功。有些事要水到渠成。”李淑芳拍了拍闺女的肩膀笑着说。

    “妈,你睡去吧。我马上就睡。”郭雅朦扭头看了看母亲,笑得有些羞涩。

    “姑娘大了。”李淑芳叹了口气慢慢回房间睡去了。

    ……

    中原厂子弟学校热闹了。一个子弟学校破天荒地考上两名大学本科生。周东方以高出郑大录取分数线十分被中文系录取。而郭雅朦以高出录取分数线两分的成绩同样被郑大中文系录取。

    这天晚上,李淑芳家里热闹非凡。李淑芳请来了哥哥和嫂子以及周东方和他的父母。三家人李淑芳家中庆祝两个孩子考上大学。

    八月天,屋里很热。每人一个大蒲扇,使劲地扑扇着。虽然热,但人人开心至极。作为两个孩子考上大学的功臣,雅朦的舅舅坐在上席,周东方的父亲作为客人坐在上陪位。雅朦的舅妈挨着丈夫坐,而东的母亲挨着雅朦舅妈坐。雅朦的父亲挨着周师傅坐着。周东方则挨着雅朦的父亲坐。李淑芳和雅朦在厨房里忙活着。

    今天周师傅提了四瓶宝丰大曲来了。大家要一醉方休。四个凉菜上来了。一油炸花生,一盘凉拌黄瓜,一凉拌凉粉,一凉拌猪肝。雅朦把菜放好,其父亲把各自门前的小酒杯斟满,放下酒壶后,端起酒杯提议道:“今天是个好日子。俩娃考上大学了。同时为了感谢雅朦舅舅这些日子的辛苦,来,大家干一杯。”

    大家都响应,干,干,干。几个大人一饮而尽。而周东方端起酒杯犹犹豫豫,在嘴唇上舔了舔。雅朦爸看见了说:“十载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东方,高中毕业,考上大学,现在也成大人了。平时不劝你喝酒。今天高兴。也喝几杯。”

    周东方红着脸看着父亲。父亲也慈祥地看着儿子说:“听你郭伯的。少喝几杯。你得好好敬你郭伯和李老师几杯,谢谢他们的栽培。”

    周东方端着酒杯站起来了,说了声:“谢谢郭伯,谢谢李老师。”说罢一饮而尽。大家一齐笑了起来了。笑声中,周东方一连声地咳嗽起来了。

    大家相互敬酒,最后三个男人划起拳来了。坑里挖,打胜家。李淑芳做了几盘热菜。辣椒肉片,红烧了一条鲤鱼,一盘拔丝苹果,还有一盘黄焖鸡。大家放开了。吃着喝着聊着,烟雾酒气在屋里缭绕。一个小时之后,三个男人都喝得脸红脖子粗,醉眼迷离。

    李淑芳端上来一碗酸辣肚丝汤。雅朦父亲手持汤匙说:“大家歇歇,喝点汤,解解酒。说会话,一会儿再喝。”

    刚离席到厨房里和李淑芳聊天的女人和郭雅朦都坐在桌子边了。

    雅朦的舅舅喝着汤,突然放下汤匙。看着对面的周东方和郭雅朦。好像发现在了新大陆似地说:“大家停一下。这俩娃跟我年把子,我今天才发现,他们是天生的一对,地成的一双啊。东方忠厚聪明。雅朦娴淑温柔。依我说呀,你们两家结成亲家最好了。这样东方和雅朦在学校里也好有个照应。”

    两个孩子听后,相互对视了一眼,低下了头。而雅朦则叫了一声舅舅。起身进到房间里去了。而东方则低着头搓着手,仿佛手没地方放了。

    周东方父母听后,愣了片刻,相互望了望笑了。周师傅笑言:“郭哥李老师是书香门第,俺们可高攀了。

    “是啊,俺们高攀了。”周母接着说。

    李淑芳笑着说:“啥高攀不高攀的。我就看着周东方顺眼。这几年我都像对自己娃一样的。只要周师傅不反对,我这当老师的最了解东方这个娃。我和老郭都没意见。”

    “哈哈哈,好啊。今天是双喜临门啊。再喝一杯。定亲酒再改日再喝。”雅朦舅舅举杯提议。

    周东方听到大人们的话,心里很开心。但又没办法表达。这一年多一起补习,同进同出,两人都有好感。只是为了高考,没有明说。现在说明了,他心里也踏实了。可此时,他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站起来了,推开门走进雅朦的闺房里,看见雅朦捂着脸趴在桌子上。周东方静静地坐在她的床上不敢动弹。

    周东方和郭雅朦定婚的消息不翼而飞。不几天,同学们都知道了。

    那天马丽华对李小东说:“妈的。去年李淑芳我把叫到办公室里说,不让搭理周东方,不影响他考大学。原来李淑芳采用这样的方法保护周东方不让别的女孩子接近,而让她的闺女独占了。”

    李小东听了马丽华说的话说:“原来也对你说过这要的话啊。妈的,真是个老狐狸。”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