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长篇小说连载《坎坷》之二十一 李小东情窦初开 林建飞入伍当兵

    点击数:304
    居仁堂主
    2019-08-15 11:44:18

    二十一、李小东情窦初开 林建飞入伍当兵

        林建飞生于一九五九年,属猪。兄弟俩,弟弟林建翔和小东一般大。还在读高二。父亲在他六岁时就得病去世了。母亲带着他们兄弟俩嫁到林家。继父没有虐待他们哥俩,也几乎是放任他们,少加约束。后妈难当,其实继父也难当的。好歹算是混到高中毕业,七八年高中毕业时,上山下乡已不严格。林建飞也就没有下乡,平时到处瞎逛,有时候跟着同学们一起到工地上干个小工。一天一元二毛钱。按天结算。一天一块二,如果干够三十天就是三十六元,如果是正式工就是二级工,不算少了。但这样的临时工有一天没一天的,有空闲时间,他就到包庄跟着舅舅练武术。林建飞书读得不好,没敢参加高考,但为人却仗义。常为师兄弟们出头干架,他的那副拼命三郞的样子,在东关一片小有名气。他是真皮实。有一次他独自一人在白沙河边钓鱼,被他的仇人看见,当即约了五六个人,有的提着砍刀,有的拿着三八刺刀,还有的拿着解放汽车上的气刹车的接头,那接头一头带一个半斤重的大螺丝。

      五六个人呈半月形悄悄地围过去,把他包围水边。等他听到动静时,肋骨上已挨了一气管接头。林建飞站起来,扭身已退到水中。几个围过来没头没脑的打了起来了。林建飞左躲右闪,但还是被一刀扎在肚子上。在刀子没拔出去的时候,他一手抓着对方的刀柄,一拳打向对方的面门。对方松手后一个爷八叉倒在地上,包围圈出现一个缺口。他右手拔出刺刀,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挥舞着刺刀,对方不敢近身,林建飞向城内奔跑。身后是一溜血迹。对方追了几百米后,看林建飞受伤不轻,便停止追击。林建飞到医院包扎了一下,没有接受医生住院的安排,当即回家了。林建飞的妈妈看见大儿子一身是血的回来了。吓得面无人色。当即问:“娃儿,你这是咋啦,咱去报案,咱找警察去。”

      林建飞说:“妈,没事,红伤,歇几天就好了。”

      林母知道儿子皮,平时也就打打架,一般没有太大的事。他一直觉得男孩子就是这样的,死捶烂打的好成人。但这次看见儿子肚子上包扎的布都有血迹后,啪地一下给林建飞跪下说:“娃儿,你爹死的早,为了把你们养活大,我吃苦受累,啥都不怕,就怕你们有个三长两短。你这样还不如让妈死了算了。”林建飞妈妈说罢就要向墙上撞去。林建飞拉着母亲说:“妈,你别这样,我以后安生在家,不惹事了。”

      “你说话算数。”母亲不信地问。

      “算数。”林建飞回答道。

      “那你快睡到床上去。不敢乱跑了。”林建飞很听话地躺下了。林建飞为啥这次这样听话呢。因为他二十岁了。平时打人挺开心,这次差点要命,他也受惊不小。毕意为打架死了,那算跟死个蚂蚁一样不划算。他虽然皮,但真不是个敢要人命的恶人。

      晚上,林建翔回来看见哥这个样子便问:“哥,是谁戳你的,你说,我今黑就叫人砸他家门去。”

      林建飞没表情地说:“我的事不要你管。我认栽了。你也安生吧。”

      林建飞伤口好了后,又歇了半月,听说运输公司招工要考试,他就报名来补习文化课来了。

      一个多月以后的一个晚上,没有课。头天林建飞在课堂上给了小东一个纸条。纸条上写着明天晚上七点公园北门口见。那天,小东心里很忐忑。快十八岁的小东还没有赴过男孩子的约会呢。小东有心想拒绝,但却有对约会有某种期待。十八岁的女孩子已经基本成熟了。对爱的需求,时而清淅,时而朦胧。但总的来说,对爱是有期待和想象的。

      小东骑着自行车来到公园北门,做贼似地,生怕有人认出她来。她看见林建飞早就在门口向东边张望。一见小东到,手里捏着两张票就迎过来了。  

      “你真给面子,我还怕你今天不来呢。”林建飞有些讨好地说。

      “我真不想来,没办过这样的事。可不来又怕……”小东脸色通红。 

      “走吧。咱进去吧。”两人一起验票进入公园。

      进到公园后,林建飞说:“这是我第一次买票进公园。”  

      “你公园有熟人”小东问。 

      “没有。” 

      “没有熟人咋不买票” 

      “我们都是翻墙进来了。”林建飞笑着说。 

      “不怕摔死你们。”小东也笑了。

      那天晚上,林建飞介绍了他家里的事。小东听后心里有些心疼他。一个在后爸家里长大的男孩子,粗鲁些,皮实些似乎也理所当然了。

      有了第一次约会,第二次、第三次就顺理成章了。人啊,似乎有一种潜规则。比如坐座位。当在教室里第一次坐在某一个位置后,人们在第二次就会主动仍然坐在那个位置。小东和林建飞挨着坐,给他们的约会提供了方便,而且马丽华还不知道。当林建飞要约小东时,就写张纸条,塞给小东。小东也就想办法赴约。他们赴约的频率大约就是一周一次到二次。

      开始小东对两人的约会没有什么大的感觉,两人就有一搭无一搭的说话,林建飞说,她听。但在约会几次后,小东隐隐地对约会了期待,有时甚至有一丝焦急。但她会忍着,因为她除了马丽华,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倾诉。现在她和林建飞的约会,还不想让马丽华知道。有时林建飞和她有意无意地走近了。小东会感觉到马丽华的言语和眼神中的嫉妒。她也感觉到,这是她平生第一次有了爱的感觉。当在家里父母争吵,拿她们当出气筒后,只有在林建飞的身边,才能舒解。以前她觉得自己够坚强,内心够男人的。但现在她内心十分的柔软,而且一想到林建飞,心里有会莫名其妙的跳动,还会无缘无故的兴奋。但他们真的连手还没有牵过呢。

      国庆节前,林建飞对小东说:“电影《小花》上演了。咱们去看看,听说好看,是唐国强和刘晓庆主演的,是根据小说《桐柏英雄》改编的。下午二点的场,我已经买电影票了。给你票。”说罢,将电影票给了上东。

      一九七九年,改革开放才刚刚开始。国家的经济还没有上去。电影票两毛钱一张。那个时候谈恋爱只有两个去处。一是逛公园,二是看电影。逛公园的门票和电影票差不多少。所以,当时恋爱中的人们几乎将每部电影都看了。

      电影院坐满了人。如果不提前购票,很难买到票。电影开场前,很多人站在电影门前嘴里喊道,谁有退票,谁有退票。那时候没有黄牛倒票这一说,即是有退票也是原价卖出。林建飞和李小东一前一后进场,找第十二排一号和三号。这是电影院里最佳的位置,可见林建飞是十分用心的。林建飞在前面引路,李小东跟在后面,二人坐下后,林建飞说:“位置不错吧。前几天我就找我的小兄弟提前买下这个位置。小兄弟他妈妈是卖电影票的。”

      小东看了林建飞一眼,笑了笑。电影院的灯光暗了,刚才还很嘈杂的声音静了下来。林建飞和李小东开始还正襟危坐,十几分钟后,林建飞的身体就慢慢向小东这边偏过来。开始小东的双手放在扶手上,林建飞好似漫不经心地将他的右手放在小东的手上。并轻轻的握了一下手。小东心里一颤,缓了一秒钟后,毫不犹豫地把手抽出来。抽出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林建飞握紧了不让抽出来。但小东还是用力把手抽出来了。小东虽然和林建飞看过几场电影。对林建飞也有一些好感,但小东似乎没有做好谈恋爱的准备。毕竟她还不到十八岁。 但这个男人能让她体验到从未有过的心跳和朦胧的憧憬。尤其是体会到了被人关爱,被人重视的幸福与快乐。

      林建飞对小东抽出手仿佛并不在意。他附在小东面前说:“我一定要当兵,像小花的哥哥一样。但你还小,你是柳堡的故事中女主人公。”

      黑暗中,小东给了林建飞一个甜甜的笑。这好像是对他刚才抽出手来的一种补偿。

      年底,林建飞如愿以偿地穿上了绿军装。林建飞穿上新军装,虽然没有领章帽徽,但系着武装带,还是透出一身英气。送林建飞走时,赵卫兵和小东两人到火车站送行。当新兵们排队要进站时,林建飞突然跑出队列,给小东敬了一个军礼,然后趴在小东的耳朵上悄悄说:“我要走了。一当兵两年见不到你。我会想你的。我现在有个要求,你可以满足我吗?”

      小东还没有问什么要求,林建飞双手突然将小东抱紧,拉到怀里说:“让我抱抱你。”

      林建飞的行动和语言同时进行,小东想拒绝也来不及。连赵卫兵都愣在那了,几秒钟后,赵卫兵才嘿嘿地笑了。

      小东和林建飞的脸贴着。大约有十几秒吧。小东拍拍林建飞的胳膊说:“好了,好了,好多人在看着呢。”

      林建飞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小东,一步三回头的归队。

      队伍出发了。林建飞朝小东挥手,小东目送着林建飞进入到车站里面,眼里竟然有了泪水顺着脸颊滴下了。这是她平生第一次为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一个关乎着一种情的事流泪了。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