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长篇小说连载《坎坷》之二十三 李成德得子醉酒

    点击数:200
    居仁堂主
    2019-08-19 12:23:48

    二十三、李成德得子请客醉酒

            今天来给李成德祝贺喜得贵子的同事来了足足一桌,还要挤着坐。除开几个最要好的如马胜利,尹六,马三外,还有徒弟辈的几个小伙,其中还有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姑娘。这个姑娘叫朱茜茜。是李成德的徒弟。李成德的这个徒弟长得算不上苗条,也绝对不臃肿。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型的。鸭蛋型的脸,一笑脸上有两个酒窝。尤其是一口碎玉般的牙齿,让人感觉洁净舒服,再加上不厚不薄的双唇,所谓的唇红齿白大约如此吧。

      

      朱茜茜坐下手,在一圈师叔师哥面前,她显得略为拘谨。但她十分的勤快。有菜端过来时,她马上站起来接过。谁酒杯里没酒了,她会半弯着腰添酒。五月天了,人们都穿上了夏装,一件长袖碎花衬衣将她的丰胸勾勒得十分突出。尤其是弯腰倒酒时,乳 房半垂,乳沟深深,让一桌男人无法躲开。

      

      桌上四个凉菜上齐,开始喝酒。李成德还在帮马三儿的忙,等青椒肉丝、回锅肉、青菜腐竹和辣椒炒羊头脸四个热菜上齐,李成德面对着桌上的酒香,无法再工作下去。他对马三高声说:“三弟啊,先放一把,喝两杯再说那些扣碗酸汤。”

      

      马三回应说:“你们先喝,我一会儿就过去喝两杯,师哥得儿子的酒,非得喝几杯不可,但别把我喝晕了。一会儿放盐可就掌握不着了。”

      

      这边,李成德站起来了说:“屋里头那桌,都是恶物,我也不去陪他们了,这会我爸在陪,我先给师兄弟们,还有这几个师侄们倒三杯。”

      

      酒杯不大。六杯约有一两酒。当时的赊店大曲。那年月民间最好喝的酒是张宝林。即张弓大曲,宝丰大曲和林河大曲。而紧排在后面是当属赊店大曲。

      

      “来,我从胜利师弟这里开始。“马胜利端着酒杯站起来了说:“师哥终于得了个男娃,这可是咱师兄弟儿们的大事。这酒我要喝,还要一醉方休。”

      

      说罢一仰脖子,一杯酒下肚。当李成德为他倒第二杯酒时,他看了一眼桌上所有的人说:“咱也不叫师哥费事的一个一个倒了,太外气。还跟平时一个球样,”说到这里,他才看到朱茜茜,忙用右手打着嘴唇说:“打嘴打嘴,桌上还是女同胞呢。”

      

      朱茜茜脸一红,没有说话。接着马胜利说:“来都端起门前杯,喝。门前有壶的都自己倒。对了茜茜,你负责给挨着你的几个师兄弟们倒酒,别等师傅敬酒了。”

      

      八0年时,一般喝酒都用酒岔和陶制的酒壶加热,但五月天,喝的赊店大曲,一是舍不得用好酒当燃料,二来好酒不用加热。

      

      马胜利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十来个人一起端起酒杯说:“祝师兄(师叔师傅)喜得贵子。”

      

      李成德听到大家的祝词,万分开心,从桌子上拿过一个醋水碟(即放汤匙的小碟)倒满了酒,然后说:“谢谢各位。我李成德终于有个带嘴的后代了。老天没有亏待我。我想我是犯着七女星了。第八个才会是男娃。苍天有眼,照顾我了。中年得子,我美不中了。来喝。”

      

      李成德说罢,一仰脸,一碟酒滴酒不洒地进到肚子里。

      

      接着,李成德负责给他师兄弟酒杯的酒填满,朱茜茜负责给几个师叔的徒弟倒酒。

      

      尹六儿看此说:“还怪美哩。你们师徒俩,招呼这一群师徒们。工明确,配合得当。美。

      

      李成德听后,哈哈一笑说:“我有福啊。你们都收的是男徒弟,就我收的是女徒弟,长得还挺漂亮是吧。眼气吧。”一碟酒下肚,李成德放下师傅的威严。

      

      “哎,人比人,气死人。谁叫你长得帅啊,女娃们争着给你当徒弟。”马三也凑着玩笑。

      

      “哈哈,说实话,闺女是心细些,但清一色的闺女就麻烦,现在总算安生了。来,第二杯。”说罢,李成德又喝了一碟。

      

      当喝第三杯酒时,马胜利说:“酒不攀东,这第三杯就不要你陪了,刚才我多喝了一杯,算是替你了。”

      

      李成德豪气地说:“今天高兴。就咱这些自己人,不叫你替。我离床近,喝晕了上床。来喝。”

      

      连着三碟下肚。李成德已经打好底儿了。他坐下想了想后说:“我还是到堂屋里倒个酒去。不然又说我失礼了。”

      

      来到堂屋,他在桌上拿过酒壶,对王月琴的父亲笑道:“爸,来我给你老敬杯酒。”

      

      老王坐着没动说:“老了,喝不起了。免了吧。现在有男娃儿了,以后就收收玩心,把这个家好好理理。有传宗接代的人了,你也四十多岁的人了。别光贪玩了。有时间替替月琴,俺们老俩也放心些。”

      

      老王两口子都是从民国过来的人。大都遵循些老规矩。轻易也不到李成德这里。但对整个家事还是基本了解的。

      

      “中,爸妈。我听你们的。来,我陪你们二老喝一杯。”李成德一脸谦卑地笑。

      

      老王夫妻这才端起杯。老王喝了多半杯,月琴妈只是用舌头挨了下酒。

      

      在几个老人面前,李成德收敛了。他匆匆给几位敬罢酒后,即到外面桌上坐下了。

      

      马胜利已经开始猜枚划拳了。十二枚过,黑子也过。即是猜十二枚,全部输了也要喝。

      

      这边猜枚划拳,那边马三已开始上主菜。桌上的四个热盘已撤下去,只留下四个凉盘,凉盘里也几乎空了。但空盘也放在上。第一个扣碗上来了。扣鸡块。这是用油将鸡块炸过后再上笼蒸的。肉烂,味香。连骨头也可以嚼得动。李成德说:“胜利先停下,夹一筷头再整。”

      

      马胜利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鸡块放嘴里。连连说:“马三的手艺真学成了。学成了。”

      

      李成德接着说:“人家跟着师傅出去挣外快了。不学成,出门丢人。学成了,咱跟着沾光。”

      

      吃了菜后,马胜利接着猜枚,然后,上来一碗羊肉酸汤,再端上来红烧鱼,接着再上着肉片汤,一干一稀接着往上端。大家吃着喝着。下午三点左右,堂屋里一桌即放下筷子,聊了一会儿了。王月琴的父母和弟弟说:“时间不早了,天热,俺们不多停了。回家了。”

      

      王父对王母说:“俺们喝过酒了,就不进里屋了,你进去给月琴说一下,咱就回去了。”

      

      王母撩开门帘进到里屋,对王月琴再三交待说:“记着,月子里不叫招风了,不能生气,现在你儿女双全,圆满了。”

      

      王月琴坐在床上说:“知道了。天热了,你们二老要招呼好身体。我是顾不上你了。全靠俺弟媳妇呢。”

      

      弟弟忙说:“这事你不用操心,只把你的事弄好,不叫二老操心就中了。”

      

      说罢后,他们一行人出来。李成德的父亲过来对他说:“月琴爸妈要走了。”

      

      李成德虽然有些晕,但还是听懂了。忙站起来走过去说:“爸妈,吃好没有。再坐一会儿吧。”

      

      月琴父母和弟弟都说:“吃好了吃好了。”

      

      月琴父母对李成德说:“都是自己人,别喝多了。月子里的人怕酒味。小心叉奶。”

      

      “嗯,我知道,我今天不进里屋。我现在就睡在堂屋呢。不打扰他们娘俩。”李成德陪着笑意说。

      

      李成德的父母对他说:“俺们也就回去了。现在小东小方都长大了。会干活了。用不着她奶了。”

      

      “中中中。”李成德小东小方小红小伟一群人跟着几位老人身后,把他们送到大路上才回来。

      

      送走了月琴及李成德的父母们,李成德拐回家来,几个师侄站起来了说:“师伯,俺们也吃美喝得了。先走一步了。”

      

      “喝美没有啊。师伯这里别的没有,酒有。可别回去说我这里没酒,我可丢不起这个人啊。哈哈”

      

      师侄们笑道:“说笑了说笑了。”说罢都要走。李成德对朱茜茜说:“茜茜先不走,再给我们倒会酒。反正星期天不上班。”

      

      茜茜又回到座位上。

      

      李成德坐下后说:“晚辈们都走了。咱几个老家伙放开了整。”说罢看着马三说:“你只顾着忙,你过一圈。不攀不挡不替,输了喝酒。”

      

      马三过完圈后,李成德说:“该我了。我也不十二枚过,以我喝够十二为主。”大家说不中不中。你的枚恶,你喝十二个,俺得二十四个喝。不中不中。

      

      李成德太高兴了。几个师兄弟先是十二枚过,然后是报牌过,最后再响枚哑枚老虎杠着过。酒场一直喝到五六点钟。几个师兄弟才摇摇晃晃地回家。

      

      李成德把几个师弟送到门口,扶着门低着头说:“今天高兴,不送不送了。”然后拐回来,直接进到堂屋里想进里屋。小东挡着说:“爸,你喝多了。你的床在这里呢。你睡会儿。”

      

      “唔,我没有喝多,差远了。今天高兴,高兴。”说罢还要进里屋。小东拉着他的胳膊说:“爸,你喝酒了。别进里屋,吵着弟弟。”

      

      李成德把胳膊甩了一下,将小东甩开说:“别管我,我没事。我看看我儿子。我儿子,我儿子……”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