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长篇小说连载《坎坷》二十九 李小东正式上班 冲压车间当学徒

    点击数:209
    居仁堂主
    2019-08-25 17:39:26

    二十九、李小东正式上班  冲压车间学徒工

     

    小东把厂牌戴在胸前。心里马上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此刻她马上就有了一种成人的感觉。庄重而且喜悦。她知道从今天开始,她是一名真正的工人了。没有人会把她当学生当孩子看待了。真的人生这一刻开始。她转身看着高大的车间,有一点点自豪,有一点点的胆怯,更有一点点跃跃欲试的冲动。她知道,她赖以生存,成家立业,付出和取得报酬离不开这里了。起码最近三两年她要在这空旷而拥挤的车里度过。她要在油腻和噪声里开始她的工人阶级生活了。她拿起厂牌认真地看了看,上面写着车间名称和姓名。上面的照片还是学生模样。可今天开始她是工人了,是可以挣工资的工人了。她马上花钱不用找父母要了。也不用为给林建飞寄钱偷偷克扣生活费用了。下班铃响了。小东随着下班的人流出厂,然后直奔幼儿园去接晓阳。

    晓阳在托儿所的通铺上睡着了。小东轻轻地抱起弟弟,然后对石阿姨小声说了一句:我把弟弟抱走了。

    石阿姨笑着说:好,你们走吧。晓阳在小东怀里睡着。走路摇晃也没有弄醒弟弟。她不知道弟弟今天哭了多久。是不是哭累了,才睡到现在,一直不醒。中午的太阳很毒。小东抱着晓阳,走路边树荫下,当走到阳光下就小跑几步。小东到家,汗水已将衣裳湿透了。汗水顺着脸蛋往下流。到家了,晓阳还没醒呢。

     

    小东看看父母还没有到家,把晓阳放在床上,然后到厨房把煤炉打开。提下水壶,把锅坐上,把壶中热水倒进锅里。再把面舀进小筐里。父母还没有回来。妹妹也没有回来。小东坐在院子小椅子上,边剥大蒜,边等家里有人回来,好看着晓阳,让她出去换面条。中午吃凉面条,省事省时,吃着也顺当,还不热,而且还省钱。早些吃罢饭,中午能多睡一会儿。母亲不慌不忙地回来了。小东站起来说:妈,我去换面条。中午吃蒜汁捞面条。晓阳睡着了。你洗把青菜一会儿丢锅里。

    你去吧。母亲略显疲惫地说。小东快步上街换面条。换面条的人真多。排队。小东心里着急,东张西望,直嫌换面条的营业员手脚慢。等有十几分钟才换上面条。小东提着小筐火急火燎地往家跑。她知道炉子上的水早开了。小东直接进到厨房里,锅里的水早开了,父亲和妹妹们都回来了。蒜汁也捣好了。放在大碗里,倒上了醋和香油。小东拉开风门,看着水开了,把面条下进去,水开了,再丢进红心苋菜。苋菜下锅,水变成红的。水开了,小东把面条捞进装有多半盆凉水的盆子里,然后对着厨房外面大声说:爸妈,面条下好了,都来盛,我下第二锅。

    小东接着下第二锅。等到第二锅面条下好,盆里的水已发热了。小东把盆里的水换掉,

    人说头锅饺子二锅面,是有问题的。头锅饺子不错,第一锅饺子水清,下出来的饺子自然不一样。而二锅面则不同。特别是用煤炉子下面条,因为人口多,锅小水窄面条下得多。第一锅的面水已弄浑。第二锅下出来的面条自然就有些糊汤。即便是用凉水过滤,也不如头锅面好吃。但做饭的人往往是最能忍得,必须吃剩饭剩菜。小东盛好面条,来到堂屋里与家人们一起吃。

    小东,分到哪个车间了?李成德挑起一筷子面条停在碗上问。

    冲压车间。小东正吃一大口面条。稍等了一下才回复父亲。

    咋会分到冲压车间了?最危险的车间。王月琴听见后马上说话。

    我怎么知道咋分的。去人事部门报到,人家红纸黑字已写好了贴在墙上了。小东边吃边说。

    你爸不是光棍的很吗?成天在外面狼一群狗一们吃喝嫖赌,在闺女的工作上就没有人看个面子,分到相对好点的车间。不说后勤部门,进个组装车间也干净安全多了。王月琴有些不高兴地说。也不知道整天家都不要,在外混的啥。到头来啥也不啥。混的是个啥。

    冲压车间是危险些,但恁些人都去了。干活小心点,按操作规程操作,小心就无大差。以后遇机会了,我找人调调。李成德无奈地说。

    小东匆匆吃完饭后,将晓阳要吃的炼乳和好,递给母亲她将锅碗瓢盆洗干净。再看时间,已一点半了。父母和妹妹都午休了。她将闹钟定到二点十分,也躺到床上去小憩一会儿。

    工厂春秋冬上班时间为早点八点,下班为十二点,下午一点半上班,下班时间为五点半。夏天白昼长,中午热要睡午觉。上班时间推迟到二点半。闹钟响了。小东忽隆一下起来。毕竟上班第一天,一是新鲜,二是不能迟到。

    培训了三天,小东分配到冲压车间小件班。这里多是女工操作,工相对较小。到车间后,小东领了工作服以及帽子和劳保用品。一条毛巾和六双手套。在车间会计处,还领了一个月的工资。

    郭主任说,咱是全民工,都是先拿工资后干活。工资算是预支的。小东手里捏着二张拾元的和一张一元的钞票,心里多少有些激动。这是她平生第一次领到属于自己的工资。自己能挣钱了,兴奋是自然而然的。

    明天是星期天,她决定用第一个月的工资,给母亲撕块布做件上衣。给父亲买双布鞋。可是怎么算也算不够。二十一元钱,太少了点。因为是学徒工,不是工资,算是学徒工的实习工资。二十一元无法分配。

    下班回到家,王月琴就对着小东说:小东发工资了吗?

    小东看着妈妈的脸回答发了,二十一元。

    小东,以后发工资了都把钱给我,我替你管着,将来你要结婚嫁人,得准备点嫁妆,给你留2元零花钱。

    哦。小东不情愿的把钱从兜里掏出来给了母亲。心情十分失落。原本的计划落空了。星期天本来可以晚点起床但小东还是早早起床了。她趴在桌子上给林建飞写信。

    亲爱的建飞:你好!我已经上班了。分配在大厂的冲压车间。车里全是冲床,大的冲压高四五米,小的冲压只有一人高。我的老师是个老女工杨师傅,很和善。她教我怎么操作,怎么保证安全。教我如何如何踩离合器是点发,怎么踩离合器是连发。还教我模具的保养和检查,以及产品质量的基本要求。刚开始,还没有入门呢。但我会好好工作,好好学习,要尽快成为一名合格的工人。

    冲压车间就是油太多,冲压床上到处都是油腻腻的。铁皮上,工件上都是机油。摸一下就是油。再就是噪声太大。当地响,车间里说话要喊。但大家都这样干,咱也不能例外。因为是全民工,昨天我们提前发工资了。第一年学徒工,每月二十一元。第一次拿到工资,心里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我妈说了,工资要全部上交,给我2元零花钱,我给你寄过去,你自己去看看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

    马丽华这次招工考试落榜了。没能考上全民工,她放弃了明年再考的机会,与我同一天进了小厂。成为一名大集体性质的工人。但还好,我们厂全民和集体差别不是太大。都是工人阶级。我要做早饭了。不多说了。对了,再有几个月就复员了。要好好的工作,不能出错,排排场场的复员回来。

    此致敬礼

    小东

    一九八一年八月二十三日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