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长篇小说连载《坎坷》之三十一 看电影大发感慨 交谊舞出尽风头

    居仁堂主
    2019-08-27 12:53:12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70


    看电影大发感慨 交谊舞出尽风头 元旦节的中午,小东早早地做好饭。 过节了,新的一年开始了。小东炒了六个家常菜,蒸了一锅米饭。父亲在慢慢喝酒,而小东急急地吃完饭后对王月琴说:“妈,下午我和同学们去看电影,你们帮我收拾一下锅碗。”说完,也不等母亲答应就匆匆地走了。 王月琴嘟囔了一句:“看个电影搁得着这样急?”小东急急地走到路边,林建飞以前天晚上同一个姿势在那里等她。 小东扭头往回看了看,见没有人看见,就坐到林建飞的自行车后衣架上。林建飞右脚一使劲,嘴里一声:“走了。”然后,脚下用力,自行车左摇右摆,即快速地向前驰去。小东坐在后面右手环抱着他的腰,身子也跟着摇摆。此刻,林建飞不像军人,回到了有点痞的城市小伙了。林建飞吹着口哨,旋律自然是《甜蜜的事业主题曲》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元旦节的电影院门前人山人海。电影院门前窄小的广场上到处是人。大街都让人站满了人。不少年轻男女见人就问,有多的票没有。有多的票没有。小东和林建飞到了后,把自行车存好,他拉着小东的手,侧着身子在前面走,小东在后面跟着。一直进到电影院内。找到座位坐下。电影院里乱哄哄的。一些跟大人一起进来的小孩子在过道上唧唧喳喳地说着跑着。灯黑了,电影开始了。电影是在一曲凄婉的歌曲里开始,似乎为电影定下了基调。谁知道角落这个地方 爱情已将它久久遗忘 当年它曾在村边 徘徊 徘徊 为什么从此音容渺茫 谁知道角落这个地方 春天已将它久久遗忘 当年它曾在山口 停留 停留 到何时它再愿来此探望。 小东听着这首歌连连说:“这首歌好听,好听,真好听。”随着剧情的推进,存妮和小豹子发生恋情,因为观念的不同,存妮投水自尽,而小豹子也被关进了监狱。小东看到这里从林建飞的手里抽出手来,抹了抹眼泪。 林建飞看了看她,小声说:“傻瓜,这是电影,真是看戏抹眼泪,替古人担忧。” “没文化,真可怕。这是真事。人穷志短,马瘦毛长。看咱这里乡下,有多少光棍买四川蛮子妮当老婆。你没瞅瞅,要吃个玉米饼子都难。”小东歪头看了一眼林建飞说。 “嗯,你说的也对。饭都吃不上时,谈爱情也真是太讲究。”林建飞附合着小东说。 “存妮十九岁。我也十九岁。刚刚开始恋爱,刚尝到生活的滋味,就死了。不值得同情吗?真是。”小东从十九岁上联想到了自己。当看到荒妹也为了五百元钱将自己要卖掉,去跟别人照相时,小东喃喃地说:“咋回事,不是改革开放了,荒妹还要走老路。”好在电影有个好的结尾,小东总算长出一口气。 电影结束时,小东不想拥挤,坐在座位上没动,她似自言自语地说:“好在,咱生活在城市,好在,咱生活在这个改革开放的时代。否则,爱情真是离得太远了。那些年有多少个存妮挣扎在爱情与生死困惑之中啊。解放那么多年了,从小二黑结婚争取婚姻自由,到存妮的死,咋觉得又回去了。”接着她扭头问林建飞:“咱们这算是爱情吗?” “当然,咱这纯真的爱情。没有附加条件,没有买卖,纯纯地真情。”林建飞使劲地握了握小东的手。 

       林建飞复员回来等待安排工作。上班之前有几个月的空闲时间。林建飞买了一台双卡录音机和好多盒式磁带。有邓丽君的歌,还有一些交谊舞曲。星期天,林建飞约小东来到公园里。公园里有一块水泥地,林建飞放的录音机里面传出一首舞曲,十分好听,仔细一听原来是邓丽的《美酒加咖啡》。听了一会后,林建飞说:“小东,我教你跳舞吧。” “跳舞?跳啥舞?”小东有些好奇地问。“跳交谊舞。三步四步。这首曲子就是中四步。”林建飞向小东介绍说。 “听说,跳交谊舞,一男一女搂着跳,派出所会当成流氓抓起来呢。”小东有些害怕地说。 “怎么可能? 我们在部队周末还组织舞会呢。我就是跟着战友学的。毛主席朱总司令们还跳交谊舞呢。”林建飞连忙解释。“更何况咱们是恋人关系,耍啥流氓。来,我教你。”林建飞把小东拉过来,右手从小东左腋下伸过去扶着她的腰上,左手握着小东的右手说:“中四步就是两慢两快。两慢步每一拍一步,快步两步一拍。口诀是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一,一和二是慢步,三和四是快步。来,走,对了,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一,手扶着我的右胳膊上头,胳膊得硬着,不能乱动,不然就会乱撞乱碰。对,不错,怪好,怪好。” 交谊舞对小东来说是个陌生的舞种。她认为世界上除了跳所谓的民族舞,还有芭蕾舞外,曲剧豫剧京剧那是戏曲不是舞蹈。竟然还有一男一女面对面楼抱着跳的舞。她新鲜好奇。尤其是作为一对恋人相拥相抱,近距离的舞着,心里既有激情也有一种相互依恋的亲近。大腊月的,两人跳着舞着,凛洌的寒内中,小东身上却热烘烘的,有微汗出来。不知是舞的作用,还是情的作用。两人跳着舞着,开始小东还踩脚,半小时后,小东就能够较顺利的跟着林建飞的节拍共舞了。虽然是基本步,进进退退,但能这样快的跟上节奏,还是不容易的。 “累了吧。咱歇一会儿?”林建飞看小东脸色潮红,提议说。 小东松开握着林建飞的手说:“中。”两人依偎着坐在旁边的联椅上。 腊月的下午,天很晴,天上很净,太阳却没有任何遮挡,但却缺少温暖度。几只喜鹊在无叶的白杨树的高枝上唧唧喳喳地叫着,低头撅屁股的像遇到了啥高兴事。一群麻雀忽啦啦飞过来,落在林建飞和小东二人刚刚学舞的空地上,在上面跳着蹦着叫着,自由自在。冬天,虽然是星期天,公园里的人也不多。不远处的人工湖里,几只白鹅在清水里伸长脖子悠闲地游着,不时咯啊叫几声,再将嘴深深地扎进水里。刚刚跳罢舞,坐下几分钟就觉得有些凉了。小东把跳舞时脱下的棉袄披上。她侧脸看了看林建飞,心里想到,想不到这个粗大带有流里流气练过武当过兵的男人,竟然会在音乐声里翩翩起舞。真是想不到一介武夫的内心还有浪漫的一角。小东看着林建飞悄悄地笑了。似心有灵犀,林建飞正好扭头,见她笑,就问:“你笑啥?” “没笑啥。高兴。”小东往林建飞身边靠了靠。 “高兴就好。”说罢伸出右手,从小东的身后把她搂到身边。“你比我机灵多了。我学这个舞跟着战友学了一星期才算熟练。你一会儿可就入门了。” 小东听了林建飞的表扬,没有说话,心里美滋滋的。 “一会儿再教你跳慢三步。慢三步更简单些,就三步。嘣嚓嚓,嘣嚓嚓。嘣时走大步,嚓嚓时走小步。会跳了战友们举办家庭舞会了,我带着你去出出风头去,俺的老婆不光长得漂亮,舞还跳了棒,给我挣足面子。” “谁是你老婆,想得美。”小东浅浅一笑说。 “想得美,男人就要敢想才能敢干。真男人一是要讲义气,有朋友。二是要有个貌美如花的老婆。要不啊,就算是白活了。”林建飞把小东紧紧地搂了搂:“我这两样就占了。美。” 二人不再说话。小东低着头紧靠着林建飞。而林建飞紧紧地搂着小东生怕小东变成一只小鸟飞跑了似的。 坐了一会儿,林建飞说:“歇好了吧。咱学慢三步。先不开录音机,我用嘴喊着学。”小东慢慢坐直身子,二人站起来。林建飞和小东握好交谊舞架形。林建飞说:“男左女右,男进女退。嘣迈大步,嚓迈小步。来,嘣嚓嚓,再来,嘣嚓嚓,好,是不是比中四步好学些。” “嗯。”小东轻轻地回应。 “我放音乐,咱跟着音乐跳。”林建飞在录音机上找到慢三音乐。那是一首很经典的舞曲《友谊地久天长》。 此前小东只听歌曲。邓丽君的歌几乎都会唱。但听外国的音乐很少。当听到这首舒缓优美的舞曲时,小东多少有些陶醉了。应该承认人是有天份的。小东对于跳舞的领悟性特别好。不管是中四步,还慢三步,林建飞指点一下,小东马上就心领神会,再跟着舞曲的节拍走两遍就可以自如的跟着林建飞起舞了。林建飞看见小东学东西会如此的快速,特别的开心。林建飞利用小东星期天和上夜班的时间,不断地教小东学交谊舞和练习。学有两个多月后,小东基本熟练地掌握了中四步,慢中步,慢四步和快三步,以及并四步。 春节过后的一个星期天晚上,林建飞的战友郑跃进组织本市的战友们一起举办一个家庭舞会。郑跃进的家住在城乡结合部。郑跃进的父亲是大队支书,在当地也算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家里有一个两百平方的大院子。院子用水泥做了地平。还颇为浪漫地将院子挂上了细细的串灯。电源插上后,一闪一闪给一个平常的院子凭添了一份浪漫和喜庆。一九七九年与林建飞一起当兵的还有比他们先去的同一部队的战友们十五六个人都带着自己的爱人,女朋友或者舞友来到郑跃进的家里。郑跃进家里没有恁些椅子,大家或站或坐地聚在一起喝茶品酒,说话聊天。院子里的桌子上还放着瓜子糖果之类的食品。约七点半时,郑跃进站起来了说:“战友们、兄弟们。回来几个月了,一直很少见面,今天请大家来家里聚聚,拉拉家常。跳跳舞。今天,战友们都带着如花美眷,真让人眼红的很。好的,别的不多说,大家边跳舞,边聊天,音乐响起来。” 音乐响起来了。探戈舞曲。在这个小城市大家都跳中四步。节奏明快,铿锵有力。不怕踩不着点。有两对音乐一响,就迫不及待地舞进场地,随着音乐起舞了。灯光闪烁,明灭之间造成一点点小小的朦胧和暧昧的气氛。舞者们的身影也朦胧起来了。只看到舞者身形起伏,音乐更是渲染了气氛。林建飞拉着小东的手说:“咱也下场吧?”小东有些紧张地说:“我害怕。和你一起跳舞时怪美,这一会儿我都听不出节拍了。” “别怕,有我呢。你嘴里数着数。你跟着就行了。不能丢我的面子啊。我可是对战友们夸过海口的,俺的女朋友要貌有貌,有舞姿有舞姿,可别叫我的脸掉地上了。”林建飞半哄半威胁地说。 小东听说参加家庭舞会也是十分开心的。她跟林建飞学会跳舞,还是第一次参加正式舞会。她也精心的打扮了一下。身着一条及膝的米色风衣,下着一条浅蓝喇叭裤,黑色的高跟鞋。脖子上围一条紫色带黄花的纱巾,头发用发带束了一下。脸上没有特别妆扮,但抹了一点口红。小东多少有些扭昵地被林建飞拉着下到舞场。俩人站好架形,林建飞低声说准备好了。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一……林建飞喊着口令。小东跟着口令走。当喊有十来遍后,小东已经十分放松了。林建飞不用再喊口令。小东就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场中随着林建飞的舞步在音乐声里起舞了。一曲终了,小东已不再拘谨。而且脸也微微的有些出汗,也有些腮红了。当《蓝色的多瑙河》旋律响起。林建飞拉起小东在舞曲中旋转起来了。世界名曲,优美动人,灯光闪闪,舞姿蹁跹。小东随着林建飞的引带,旋转得有些忘我了。小东真的有些晕了。她仿佛置身于多瑙河之上,波浪起伏,树影朦胧,鸟鸣啾啾,鱼跃清水,蓝天白云。小东似乎与音乐合为一体了。小东虽然没有穿裙子,但那娇美的身材,和利索的舞步,让在场的红男绿女们交口称赞。当一曲终了,舞场中间就剩下林建习和小东二人了。音乐声停,响起一片掌声。小东有些不好意思,而林建飞则意气风发,得意洋洋。快二十岁的小东除了上学时在赛场上夺冠时,有过这样让人激动兴奋的场面,平时没有人为她鼓掌。今天她又一次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虽然在场的人员不过二三十人。但作为在小城刚刚兴起的交谊舞,小东能跳得让大家鼓掌,让她内心有十足的成就感。 当大家余兴未尽地离开郑跃进家已是夜里十一点半了。林建飞骑着自行车带着小东回去。当走到林建飞家门口时,林建飞突然停下自行车。小东跳下车问:“怎么不走了?” 林建飞迈腿下车,将小东搂在怀里,亲了亲小东的唇,然后在她耳边小声说:“快十二点了。今天晚上不回去了,行吗?” “不回去?”小东盯着林建飞那期待的眼神问。 “我们都恋爱二年多了。今晚住我这里好吗?”林建飞祈求地说。 “不行。不行。没结婚住你这里,我爸不打断我的腿才怪呢。”小东果断地拒绝了。 “真不中?” “不中。” “那你自己走回去吧。我不送你了。”林建飞有点生气地说。 小东听林建飞不送自己的话后,生气地一言不发,迈腿就向前走。林建飞盯着小东走了一百多米,仍然不停步。夜深了,街上没有一个人。寂静得让路灯都有些凄凄的感觉。 林建飞没办法骑上自行车撵上去:“坐上吧。我送你。逗你玩呢。” 小东不听,径直向前走。林建飞不得已下车推着自行车跟着小东一起步行。又走了二百米。林建飞见小东仍然不坐他的自行车。他一把把小东拉过来,一手扶自行车,一手环抱着小东,把小东抱上自行车。小东扭动着身子,林建飞一条胳膊没办法把小东抱上自行车,不由自主地松开左手。自行车啪地倒在地上,林建飞不管自行车,把小东紧紧地抱在胸前,低头吻着她的唇。小东扭动头,不让他亲,但终纠还是躲不开。当两人相吻时,小东的身体也不由的松软了。几分钟后,小东坐到了林建飞的自行车后衣架上。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