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长篇小说连载《坎坷》之三十三 李小东离家出走

    居仁堂主
    2019-08-29 16:09:10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95

    三十三、父母不同意小东恋爱 李小东为爱离家出走

     

    堂屋饭桌正上方坐着李成德,东边坐着王月琴,二人表情严肃。

    李小东站在她的房屋门口。本来天就热,一看这阵势,小东知道要谈和林建飞的不由得出了一身汗。李成德看了看小东脸上流着汗,似有些不忍,毫无表情地说:过来坐这里。

    小东慢慢走过来坐下。她从来没有见过父母如此一致表情父母二人坐一起吵架,现在的阵势足以证明是一致对外了。她的心里一阵乱跳。

    小东,你和林建飞的事,你妈对我说了。为了对你终生负责。我专门对林建飞和他们家进行了调查。结论是不同意你们交往。必须马上断绝恋爱关系。小东没有抬头,也没有吭声。李成德继续说:你不坑声,是在问为啥?我就给你说说为啥?且不说林建飞父母为人咋样。就说林建飞和他的弟弟林建翔。俩人都是地痞流氓。打架斗殴,寻衅滋事,在东关一带是一霸。林建飞打架,肚子曾挨了一刀,差一点送命,说是为了哥们义气,据说是为了一个小姑娘争风吃醋。一家人就这俩娃,俩球皮无赖。李成德说得气愤,把粗话也说出来了。有这样子的俩娃儿,能说他们的父母是合格的。更何况他们还是半路夫妻。这样的家庭咋能配得上咱们。这样的小流氓,咋能配得上我李成德的闺女。

    王月琴听到这里小声说: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闺女。

    李成德看了王月琴一眼没有反驳。在东关那一片林建飞、林建翔两人出名的很。问起他们的人品,除了摇头就是叹气。这样的人家咋叫我们和他们做亲家。这亲戚还咋走?咱老李家人老几辈子都要脸面的人。你不要这个脸,我还要这个脸呢。李成德说到这里,嘴唇有些哆嗦。有些说不下去了。他停下来,掏出一支烟点上,手也有些哆嗦地吸了一口。

    沉默了约有一分钟,王月琴开口说话。小东啊,你是我的亲闺女。俩老的都是为你好。你可不能只看现在他对你好。男人的话不可信的。男人们就像是钓鱼。把面和得香喷喷的,只怕你不吃。可等你吃了,上钩了,就是死路一条,见过几条被钓的鱼能放回水里的。你得分清面疙瘩里面有钩没有?要是有钩,那还去吃,就是找死。人们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不是枉说的。都是古人们的经验总结出来的。虽然我和你爸成天吵架。可是对儿女们的婚事都是一致的。乡下人还知道种错了耽误一季子,找错男人误一辈子。别跟我和你爸这样。后悔都来不及了。闺女,你听爸妈的话,别跟那个林建飞交往了,断了吧。

      

    你别三句话就往咱身上扯。扯个啥。李成德不满地说。

    王月琴说:我就是扯。我要让闺女别走我的老路。婚前别光听花言巧语,要认清一个人的真面目。算了,懒得和你计较了。我和闺女说话呢。你别插嘴。小东我和你爸已经说了不少了。你也说说,你咋想的?

    小东低着头没说话。她在家是乖乖女,很少和父母顶嘴。虽然有男孩子的性格,但在家里却表现不出来。除了在妹妹们面前会有强硬的一面,在父母面前却保持柔顺得很。屋里很静,很热。小东浑身流汗。三人就这样沉默着,明显的两个阵营。二对一。小东不敢抬头看父母,她好像做了亏心事似低着头。但她内心里没有退缩。她爱林建飞。她只有一个信念,不管他是不是球皮无赖,不管他弟弟和父母如何,甚至她不管林建飞对别人如何,只要对自己好就行了。二年多来,林建飞一直对自己好,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更何况,她与林建飞是初恋,初恋对于女孩子来说,是一个没有比较,无法言说的心灵和身体体验。更何况她已经与林建飞有了夫妻之实。是林建飞让她有了被人关爱,被人心疼的心灵愉悦。是林建飞让她从一个不懂事的女孩子成为一个享受人间恩爱的女人。

    你说话呀。你是怎么想的李成德憋不住,打破僵局问道。吸了一根烟的工夫,李成德也等得出汗。小东不吭声。李成德急得站起来,原地转了个圈。我知道你不吭声就是不愿意和林建飞散了。可你知道吗?女人一生的幸福,全靠婚姻呀。如果找错对象,你一辈子就毁了。对于一个没有家庭教养,一个残破不全的复杂的家庭,怎么能让你幸福啊。

    王月琴接过来说:就你这样的条件,这样的长相,而且才二十岁,你是怕拿着猪头找不着庙门啊。怎么能胡乱地就把自己给嫁了呢。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们两年多了,也不对父母说一下,让我们帮你参考参考。虽然说恋爱自由,但父母的意见你也要听一听啊。毕竟我们经历过太多的事。比你有经验,看人也看得更准确一些。你必须和林建飞断了。不然你别怪父母狠心。

    小东还是不吭声。看看半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运了。李成德坐不住了。他走到小东身边,抬起巴掌打在小东的头上,小东耳朵嗡了一下,脑子里一片空白。太久太久小东没有挨过打了。她已经忘记挨打的滋味了。现在一个成人,一个大姑娘挨了父亲的打,下手还很重。她反应不过来,坐在那里没动。李成德又朝小东的背了使劲打了几下,小东抱着头就是不说话。李成德一脚将她踹倒在地。朝她踢了两脚,嘴里说着不成器的东西,你要是跟那个林建飞,你就没有我这个爹。说罢,李成德跺跺脚走出家门。

      

         王月琴看见李成德打小东,没有站起来阻拦。而是坐在椅子上哭泣。小东站起来了,连身上的灰都没有拍就走进她的屋里。小东的脑子仿佛不会思考,但她就是不说与林建飞分手。她现在身上也不觉得疼痛,只感觉到麻木。她和林建飞本来是有约会的,但现在这样的情况她是去不了了。屋里很热,她也感觉不到热,和衣蜷卧在床上,好像死去一般。啥也不想,啥也不会想。她躺在床上,用手指抠着墙,一下二下,泪珠一直不停流着。一直到把手指都抠破了皮,一片殷红的血印在白白的墙面上。

    第二天是星期天。早上小东还早早地做好早饭。李成德照例没有在家吃饭,早早出门了,吃过早饭,妹妹们出去玩了。她也准备出去时,王月琴叫住她说:小东,睡不着的时候你好好想想。你要给我一个交待。我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活大,参加工作了。现在长大成人,就不听父母的话了。你是想活活地把我气死吗?

    父亲不在家。小东心里好像踏实些,胆大些。她小声说:妈,我离不开林建飞了。我现在已经是他的人了。没法回头了。我一定要跟着他。

    王月琴听了小东的话,气不打一处来,顺手掂起身边的笤箒疙瘩,没头没脑的朝小东劈头盖脸的打来。边打边骂:打死你个不要脸的东西。我咋会生下你这个贱东西……”

    小东抱着头蹲在地上,默默地承受着母亲的责打。王月琴一直打累了。这才把笤箒扔在地上,走进屋里扑到床上嚎啕大哭起来了。

    母亲不打了。小东站起来走进屋里。换了件衣裳。提着塑料兜出去买了菜回来做好的午饭。菜很丰盛。苤蓝肉片,青椒肉丝,凉拌苋菜粉条和一大盘荆芥黄瓜。王成德没有回来。王月琴肿着眼泡子坐在那里吃了半碗饭。然后长叹一声,又回到屋里睡去了。小东等妹妹们吃完饭,洗完碗也回到屋里。她坐到桌子旁边,在桌子上铺上纸趴在那里写起来。三点多钟,王月琴起床,抱着晓阳出门了。小东起来,把自己的衣裳找出来,用一布单包好,再把自己的心爱的化妆盒拿在手里。把小方叫过来说:大妹,你喜欢这套化妆盒,现在我送给你。小方默默地接过小镜子。

    小红说:大姐,你送给我啥呢?

    小东拿过她的发带说:这个小镜子送给你。你跟大姐一样喜欢臭美。给你这块镜子,每天照照,别弄一脸灰出门,让人笑话你。

    大姐大姐还有我呢小伟吵着。这条发带送给你。喜欢吗?

    小东搂过小伟,右手撩了一下小伟的零乱的头发。妹妹们,你们记下了。以后要听妈妈和爸爸的话。不要像我这样,惹他们生气。以后,我不能照顾你们了。你们也大了,要自己照顾自己,少给父母找麻烦。听到了吗?

    小方说:姐,你要离家出走吗?我知道你和那个男孩子的事。小方到底还是大些。十七八岁的大姑娘,懂事了。

    父母不同意,我又离不开他。怎么办呢?当女儿的早晚也要出嫁的。我在家里就会惹他们生气。小东的泪水流下来。

    小红说:你真的敢离家出走吗?

    小东说:啥时候,爸妈不生气了。我会回来的。

    我不让你走,大姐。小伟抱着小东的腰。

    小东拿过一封信交给小方说:你把这封信交给咱爸妈。替我先向他们说声对不起。说罢,小东抱了抱小方:以后家里就靠你了。带好妹妹。然后拉着小红亲亲她的脸说:你也不小了,好好听话。最后搂过小伟亲了亲她的漂亮的鼻尖说:好好的,快快长大。大姐会回来看你们的。此时,小东已是泪流满面。她毅然地把小伟推开。背着那个小包袱,走到院子里,扑腾跪下,朝着堂屋磕了三个头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黄昏时候,李成德和王月琴竟然同时回来了。小方把小东留下的信给了李成德。李成德看了一遍,手开始发抖,最后抖得纸也发出口琴微微的响声,脸变得发白,喘气声粗得牛一般。李成德看完后,把信给王月琴。

    信是这样写的:

    爸妈:请原谅女儿的不孝,这封信算是我的辞别信。

    爸妈,感谢二十年对我的抚育之恩。但让我离开林建飞,我做不到。因为我们相爱。不管他有多坏,名声有多不好,文化有多低,我们在一起时,他没有做过坏事。

    二十年了,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成为一名工人,一个有人爱的大女孩,我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二十年来,我一直听你们的安排,这回我要作一回主。为我自己。

    爸妈,二十年来,是林建飞让我感觉到了被人爱的幸福与快乐。尝到了被人疼的柔情。这些让我感到了与你们的不同。

    爸妈,人说子不孝父母过。二十年来,我们在你们天天争吵漫骂中度过。我们好像天天生活在父母的仇恨之中。小时候曾以为,如果婚姻像你们这样,我宁愿单身也不结婚。是林建飞让知道了,原来一男一女在一起,并不是和你们一样。

    爸妈,原谅我没有当面告别,因为我不敢。虽然你们天天争吵,父亲几乎天天不落家,工资几乎自己全花光了,但我们还是比那些没有父亲的孩子幸福。因为有你在,没人敢欺负我们。

    爸,我忘不了你教我学唐诗宋词,教我摄影洗相片。我也忘不了,你喜欢男孩,从小把我当男子教养,教我打枪,教我勇敢。我也真的像个男孩能与欺负我和妹妹们的男孩子开打。是林建飞让我回归女孩子的本色。

    妈:谢谢你生养了我。我知道父亲不顾家,几乎是你独自将我们养大。用你的工资,你的心血来管我们。自己省吃俭用,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抠下每一分钱。妈,我知道你心中的苦楚。尤其是恋爱之后,我更理解你的不容易,理解你的怨天忧人,骂东骂西。可你怨妇式的神情,让我感觉到了我们家是缺少爱与被爱。我们在你骂声中长大。虽然我理解,但这样的环境又怎么能让孩子们愿意长呆?

    爸妈,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长大了。我想换个环境走自己的路。我知道这样对你们很残忍,但我只能这样做。你们消气后,接纳了林建飞,我自然会回来尽女儿该尽的孝道。 

    爸妈,女给你们磕头了。

    王月琴没看完就哭起来了。等看完,她扭着李成德撕扯起来。就怨你个老龟孙了。你这个一家之主,当的啥家,叫闺女们受恁多罪,原来闺女们早就不想呆在这个家了。咱当的啥爹妈。我好好的一个闺女跑了。说出去算啥事啊。

    权当没有这个闺女,哭啥呀了她能狠心跑,你犯不着为她操心。李成德躲着闪着说。

    我的闺女,你没生也没养,你不知道心疼。你看看闺女这信上写的都是实话。我这当妈的也没有当好。你这当爹的更是混蛋。王月琴说完这些躺到床上,捂着床单哭去了。而李成德坐在堂屋的椅子上气得嘴唇发白。小方小红小伟姊妹三人吓得呆立在屋里。那天晚上,屋里静得吓人。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