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长篇小说连载《坎坷》四十 李小东喜生虎子 林建飞醉酒再打人

    点击数:230
    居仁堂主
    2019-09-08 17:15:31

    四十、李小东喜生虎子  林建飞喝酒再打人 


    小东睡在自己当姑娘时的床上,瞪着两眼看天花板。她在想,这日子怎么过得这样的艰难。为啥好好的天,突然就会雷鸣电闪,狂风暴雨。一小时前还高高兴兴地和闺蜜一起玩得开心,突然就被打得遍体伤痕。这日子与婚前想像的相差太远了,实在是太远了。这日子还能过下去吗?小东脑子里闪现出“离婚”这两个字。真的,这两个字是结婚四年来第一次如此清晰地蹦出来。把小东都吓了一跳。离婚?自由恋爱,私奔,结婚,离婚。太丢人了。丢人是自己不要男人,还是男人不要自己,谁能说得清楚?正胡乱地想着,突然觉得下身黏黏的。她拉开灯,用纸擦了一下,纸发红。她以为是例假来了。但她想了想,不对啊。上次来例假是快两个月前的事了。这次例假推迟了二十多天了。她算了算林建翔住院到现在,确实快两个月了。这段时间没有来例假。是怀孕了?   她起身下床,在堂屋里喊:“妈,妈,我给你说个事。”   王月琴没睡着呢。出来问:“啥事?”   “我下身见红了。刚才才想起来了,这个月的例假超过二十多天了,是不是怀孕,又想流产了?”小东有些焦急地说。   “你呀,结婚四年了,还啥都不知道。自己怀孕没有都不清楚。那就赶快上医院吧。”王月琴返回去穿好衣裳。小东也穿好了衣裳。两人各骑一辆自行车来到市医院急诊室。   急诊室接诊后,问明情况。请来住院部妇产科的医生来会诊。会诊后,立即收到住院部住院观察,并开单化验。王月琴陪着小东,直到天亮。经过化验,小东怀孕了。小东昨晚受到外力撞击,有流产迹象,医生正全力保胎。 第二天,林建飞醒来,发现小东没在身边。他没在意,以为中午就会回来了。林建飞似乎吃透了小东。知道小东爱面子,生气了,回去住一天就好了。中午和晚上,小东都没有回去。第三天中午,林建飞下班后直奔小东家里。 李成德正在厨房做饭。林建飞见了叫了一声:“爸。” 李成德见是林建飞来到了。走出厨房抬手啪地给了林建飞一耳光,嘴里还骂道:“你个混账东西,小东犯啥大错,你把她打成那个样。她不是你的老婆,你往死里打她。” “爸,对不起,对不起,我喝多了。是我不对。”林建飞捂着脸道歉。 “谁不喝酒啊,我也喝酒。喝完酒打老婆算啥东西。我养大的闺女,不叫你养活,你还三天两头的打。凭啥。真过不成你就不要凑乎了。”李成德余怒未消。 “是我不对,我今天就是来接她的。”林建飞低着头说。 “你来接她。上医院去接她,看她愿不愿意跟你回去。” “爸,她住院了?我去瞅瞅她。”林建飞转身往外走。 “她怀孕快俩月了。叫你打得又要流产了,想让你们林家绝户吗?龟孙东西。上一次你喝酒把娃摔掉。这次你又要把你的娃打掉了。” 林建飞听了岳父说的。就急急往外走。听说小东又要流产,真吓着了。他真没有想到小东怀孕了。小东没对他说,他也不知道。如果知道,可能他不会打她的。上一次摔掉了他们的孩子,他还小,不太懂事。现在他已经二十七岁了。别的战友早抱孩子了。而自己结婚早还没有孩子呢。他想有个男孩子,男孩子能传宗接代。不过女孩子也好,长得像妈妈那样漂亮,也是非常可爱的。第一次流产到现在三四年了,一直怀不上,现在怀上了,他又不知轻重地打了小东,导致有流产的先兆。他真后悔自己出手没轻重,更是后悔酒后无德,让自己没有听完小东跟谁跳舞就出手打了她。他要是听见是与马丽华二人跳舞,他是不会打她的。可酒后无德,后悔也来不及了。 林建飞在护士办公室打听到了小东病房,就急切地来到病房。王月琴正坐在病床头,看着输水瓶的药水有多少。 “妈。”林建飞叫了王月琴一声。 王月琴低头看见林建飞,脸一黑说:“你来干啥?滚。” “妈,对不起,是我错了。我来瞅瞅小东。”林建飞一直在道歉。今天接连给李成德和王月琴道了两次歉。 “小东,是我不好。你现在咋样?”林建飞绕到病床另一边,低头问道。 小东没理他,侧转身朝里睡着。 “你放心,我一定要保住胎儿。我去找熟人去。我同学在医院上班。我去求他帮忙,用好药找好医生来治。”说罢林建飞小跑着出去了。 …… 一九八六年七月十二日,星期六,农历六月初六早上六点,小东生下一个六斤六两重的男孩子。一九八六年是虎年,与小东一个属相。林建飞也开心得不得了。当父亲了,而且是个虎崽子。男人嘛,总要像个男人样子。应该虎头虎脑的。中原人喜欢六这个数字。六六大顺。且算命的有男生三六九的说法。你们小男孩子一九八六年,占一个六字。六月初六,占两个六字。还是星期六,十二号,二六一十二,两个六,更妙的是六斤六两重,又多两个六字。算一算多少个六啊。顺上加顺啊。此孩子是大富大贵之命啊。 小东对林建飞说:“你让爷爷给孩子起个名。”虽说林建飞是继父,但小东很尊重他。一般来说起名都是家里德高望重或文化水平最高的人负责起名。   林建飞听后说:“他会起个啥名。没上过几天学。连自己的名字写着就舞扎不成。你还算是唐诗宋词的都读过。你给儿子起个名算了。” 小东听了林建飞的话后,想一想也对。爷爷上学少,最多也是起个军呀兵呀的。小东躺在床上开始想着给儿子起名。丙寅年,属虎。姓林,虎离不开山林。人们说前半夜生的虎崽是下山虎,性格硬猛,凶,而后半夜为上山虎,吃饱喝足了。回山林休养了,故尔后半夜的虎则温顺平和。小东是后半夜的虎,虽然有男孩子的性格。但总归还是女孩子,还是属于温顺的范筹。恋爱时,林建飞还说她这个老虎会欺负他这头猪,结婚后,小东这只虎成了纸老虎,而林建飞成了一头野猪,把老虎欺负得头破血流。想了两天后,小东决定让儿子叫林啸峰。小名虎子。老虎在山峰上嘨吼,气势颇大。长大以后能成就一番事业,最少不被媳妇欺负。                            林建飞听了小东所起的名字,觉得十分对他的心思。开心地亲了亲虎子的额头说:“儿子,长大了,你要虎啸山林,威震天下,成为一个英雄豪杰。成为一名将军,也不枉是我的林建飞的种。”   十二天待完米面客。满月了要挪骚窝儿。小东抱着儿子回到娘家。王月琴抱着大外孙子亲不够。虎子在外婆的怀里,睁开大大的眼睛,盯着外婆看。小方接过来抱着说:“小不点,来让二姨亲亲。”说罢在虎子的脸蛋上亲了一下,这边小红急不可耐的抱过来:“让三姨瞅瞅小虎子哪儿长的像老虎。嗯,有点像林哥,也有点像大姐。”   这边小伟挤过来:“让我抱抱,让我抱抱。”十五岁的小伟也成大姑娘了。她抱过虎子说:“来小姨抱抱,长大了给我当保镖啊。谁欺负我了,我的小虎子咬他们。”   这里晓阳急得哇哇叫:“让我也抱抱小弟弟,让我也抱抱小弟弟。”六岁的晓阳还分不清辈份呢。    小方笑道:“这可不是你的小弟弟,你也不是大哥哥,你是他的小舅舅。”   “我不要当舅舅,我当大哥哥,带他玩。”晓阳急哧白脸地仰着头叫着。    小伟弯下腰,把虎子递给晓阳。晓阳抱着虎子。小伟怕抱掉下去,双手不敢离开,托在下面。   李成德端坐在一起,很矜持地微微笑着。小东见状说:“晓阳,抱过来让外爷抱抱。” 晓阳抱着虎子,一步一步地挪向李成德,小伟跟着在旁边托着。来到李成德身边后,李成德哈腰接过虎子。双手掐着小人,把他直立起来。虎子的眼睛睁得圆圆的,眼珠子黑白分明,眼神里满是纯净,让人爱得不得了。李成德不说话,就这样举着,几个孩子围着他。李成德见到第三代人了。隔代亲是谁也不能否认的。李成德也不落俗套。他抱着外孙子,心里也如晒化了的糖,黏软成一堆,提都提不起来了。       转眼虎子快百天了,一天晚上。郑跃进下班后来了。林建飞下厨房炒了四个菜。两人头对头在茶几上喝起来。小东抱着孩子坐在一边陪着他们。两人喝完一瓶赊店大曲,小东听郑跃进说话舌头打卷,林建飞也脸发白,说话也吐字不清了。林建飞又打开一瓶,两人又猜了一会枚。看看又喝下去半瓶。两人坐着都打晃。小东拉了拉林建飞的袖子说:“别喝了。你们俩喝一斤半了。高度酒,别喝醉了。”   “没事。酒是水气东西,怕球了。没事。”郑跃进挥动着手含糊地说。   “话都说不清了,还说没事。别喝了。”小东笑着说。   林建飞手握着酒瓶,高高地抬起来,啪地向下一落,酒瓶应声四碎。一块大玻璃碴子飞起来,落在虎子的头上,差一点落在虎子的脸上。锋利的玻璃把虎子的头上划出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虎子哇哇大哭起来。   小东一看见虎子头上流血,忙用手指按着伤口。林建飞怒气未消,用力朝小东坐的椅子蹬去。椅子滑出去很远。小东抱着虎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林建飞嘴里骂道:“别以为你生个儿子,老子就不敢揍你了。告诉你,别惹老子。”   郑跃进见状,摇晃着站起来,把小东扶起来说:“建飞,你,你,你怎能这样。”  林建飞还想扑上来时,郑跃进拦着了他。小东清楚此时讲不清道理。她二话不说抱着虎子回娘家了。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