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长篇小说连载《坎坷》四十三 李小方国庆结婚 李小东首提离婚

    居仁堂主
    2019-09-11 08:10:00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65

    四十三、李小方国庆出嫁  李小东首提离婚

        
     一个多月后,林建飞对马丽华说:你现在的舞比小东跳得好很多了。快三步更是比小东好。
      
    马丽华听后,幽幽地叹口气说:我和小东是同学。论长相同学们都说是美女。可是呢,上帝就是如此的不公。她考到了大厂,是全民工,而我是大集体。我和她一块上夜校,你爱上了她,和她结婚了。我到现在还单着。工作后吧,她现在去大学进修学习,回来就是有文凭的人,我还是啥也不啥。现在总算是跳舞超过她了。说罢这段话后,马丽华用让他觉得很有些烤人的眼神看得他不自然。
       从开始第一次跳舞后,林建飞和马丽华就觉得关系近了许多。跳了一个多月舞后,那一天的舞会上,在慢四步的舞曲中,两人不知不觉地贴在了一起。林建飞在舞的过程中,亲吻了马丽华的额头。当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时,马丽华浑身颤抖起来。夏天,两人只隔一件薄薄的衣服,明显地感觉到对方发烫的体温。马丽华甚至感觉到林建飞雄性  勃起的状态。那天晚上舞会结束后,二人骑着自行车,在要分手时,二人没有像往常一样,边骑车边挥挥手,而是两人不约而同地从自行车上下来,二人并排站着不说话。马丽华低着头扶着自行车,林建飞抬着头看着马丽华。
      过了一会儿,马丽华低声说:我走了。
     
    林建飞没有吭声。马丽华也没有挪步。林建飞伸出左手按在马丽华扶车把的右手上。马丽华是浑身一颤,身体发软。林建飞说:要不,不回家了。
       “
    不回家上哪儿马丽华扭着身子问。
       “我战友去深圳了。他临走前,把他屋子的钥匙给我了。咱们上他那里住好了。林建飞这样提议道。
       林建飞有一个战友,结婚后二人到深圳去闯世界,把门钥匙给了林建飞,让他隔一段时间过去开开窗户透透气。省得屋里发霉了。马丽华抬头怯怯地看了看林建飞,轻轻地摇摇头后,好似又点了点头。林建飞拍了拍她的手说:“走吧。我想和你在一起。”
      马丽华开始有点迟疑。后来看林建飞前面骑十来米远了。才下定决心似地骑上自行车。二人来到战友的家里。林建飞推上电力总开关,把窗户打开。把电扇打开。屋里的闷气慢慢散开。林建飞先洗完澡,见马丽华还低头坐在床上。即说:洗一下吧。跳舞时出汗了。

    马丽华洗完澡,出卫生间门时,把电灯关掉了。

    林建飞问:“关灯干啥?”

    马丽华小声说:“我害怕。”

    林建飞走过来。一把将马丽华横着抱起来,马丽华搂着林建飞的脖子,林建飞感觉到她在发抖。当林建飞进入马丽华的身体时,马丽华痛得叫一声,作为过来人林建飞才明白这是马丽华的第一次。林建飞很会怜香惜玉,作为一个结婚多年的男人很会曲意逢迎。林建飞让马丽华尝到了她重未有过的性   爱体会,在疼痛中初尝到了男女激情的快  感,在身体的冲撞中体会到了性  爱的特别滋味。
       马丽华的第一次显得生涩僵硬,但几次之后,两人就放开了身心。应该说马丽华比小东更为开放一些。在床上的小动作也更主动更多一些。比如做完爱后,小东则是扭身给林建飞一个脊梁独自睡去而马丽华则不同,她会枕着林建飞的肩膀。把脸紧紧地贴着林建飞的胸前,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身体。让男人在性  爱之后得到另一种无法言说的柔软和缠绵。这时候,林建飞也会在马丽华的后背轻轻地抚摸着。马丽华更会轻轻地咬着林建飞的耳垂或者小乳头。小东在做  爱过程中似乎是无动于衷。一声不吭,而马丽华在做  爱的过程中,会哎哟哎哟地叫得很响。甚至让林建飞有时不得不放慢节奏。可林建飞不讨厌这叫  床的声音。越是叫,林建飞越是兴奋,似乎有一种征服后的特殊体验。

     

     

     

         也该他们俩的事情暴露。这段时间,厂里特别忙,马丽华和他有几天不见了。林建飞这才写信给她。谁知被小东提前回来给发现了。

    小东听了林建飞所说的经过后,问他:你会和她结婚吗?

    我们都有虎子了,我不可能要她。林建飞回答。

    小东把信纸拿起来,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林建飞说罢,伸手去夺小东手里的信纸。小东不给他,经过一番激烈的撕扯后,小东抢不过林建飞,信纸被林建飞抢过来,顺手撕得粉碎,然后到厨房里,提起水壶,把纸屑扔上去烧掉了。

          小东要走,林建飞站起来拉着她说:你不要去找马丽华。都是我的错。有啥事我一个人担着。

    你他妈的到现在还在替她着想。你替我想过吗,离婚。王八蛋。小东实在无法再忍下去,大声地说道。你放开我,那你就自己担着吧。你们俩好,我让位置还不行吗?

    小东怒气冲冲地往外走。她想去找马丽华。此时,马丽华肯定在上班。

    她向工厂方向走去。当走了一段路后,小东冷静下来了。她想,现在去找马丽华合适吗?工厂门前大吵大闹,似乎不是小东的个性,她是个极爱面子的女人。那样虽然出气,让马丽华丢人现眼,可自己光彩吗?她再想结婚六七年来的生活状况,平时平平淡淡,酒后自己挨打,难道真的把自己的人生绑在他的身上吗?以前她无数次地想,这条路是她自己选定的。即是跪着走,也要一直走下去。可现在这道坎跪着走,也难走啊。这是刀山,是铺着玻璃碴子的路,是把鞋子扎破,满脚流血的路,她真的走不下去了。但她确实想不到,自己的闺蜜会这样做。她认为这个世界上任何女人和林建飞有一脚,绝对不会是自己的闺密,是她最好的朋友。

    此时,小东不想见她。但小东还是向着那个方向走,只不过她是去幼儿园,林建飞出轨,但自己的儿子无罪。离开二十周,一百四十天,梦里都想着儿子小虎子。小东来到幼儿园抱上儿子,平静地对王月琴说:妈,我把虎子抱走了。如果虎子奶来接,你就告诉她一声。老二在家没有?

    你回去吧。老二们在家里。小东抱着虎子回去了。

    小东抱着虎子边走边想。她不想让小方的婚事留下一点遗憾。她要装作啥事都没有地把妹妹的婚事办好,再与林建飞离婚,并让家里人知道为啥离婚的。

    吃罢晚饭,林建飞骑着自行车来到小东娘家。看见不少亲戚都来了,有的是递礼添箱的,有来帮忙的。作为姐夫,小方结婚当天,他要当送亲的娘家人。直到晚上十点,虎子对小东说:妈妈,我困了。

    小东听后说:儿子想睡觉了吧。那咱就回家吧。

    小东抱着虎子对王月琴和李成德说:爸,妈,我们回去了。明天我再回来。小东又问

    小方:明天有啥事没有,有的话我早点回来。

    小方想了想说:没事。要不,明天下午你陪我去烫个发吧。

    小东答应道:好。

    说完小东抱着虎子朝外面走。虎子高声叫道:爸爸,回家了。

    林建飞听后答应说:知道了。

    林建飞在小东娘俩后面推着自行车跟着走。来到大路上,林建飞骑上自行车,对小东说:坐上吧。

    小东没理他,抱着虎子径直走。林建飞见状,下车子来跟着一起走。虎子睡着了。孩子一睡着就不好抱。身体发软。走着走着小东就累了。累了就坐在路边休息一下,再走,就是不坐林建飞的自行车。

     

    一家三口走到家已是晚上十一半了。小东把虎子放到床上,然后她把枕头拿到另一头,再把虎子放上去。自己上床后,也不脱衣裳睡下了。林建飞默默地上床,睡在另一头。小东躺在床上睡不着。林建飞也睡不着,小东一动不动。而林建飞却不断的翻过来复去地折腾。过了好大一阵子,林建飞抱着枕头来到小东这头躺下,小东翻身给了他一个脊梁。林建飞伸手想抱小东,小东一把把他的手打开。二人也不知道啥时候睡着的。

      小方的婚事办得挺顺利的。小东和林建飞都表现得十分正常。十月二号,小东带着虎子到白沙河边玩了半天。晚上有火车到郑州。临走前,小东把虎子交给奶奶后,平静地对婆婆说:妈,我要和林建飞离婚。你不要怪我。

    婆婆听后吃惊地问:小东,你别吓我,好好地离啥婚?

    林建飞和我曾经的好朋友马丽华好上了。他们好一年了,只有你、我蒙在鼓里。这日子没法过了。小东十分平静地把事情的经过对婆婆说了一遍:我现在没时间,我要上学,等我毕业回来,我们就离婚。

    这个兔娃儿真是没事找事啊。小东啊,你看在虎子的份上,你就原谅他一回吧。算是妈求你的。婆婆流着泪求她。

    小东没有答腔,扭头走了。

    小东返校上学,离婚的事暂时放下。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