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长篇小说连载《坎坷》四十七、李小东下岗失业,打麻将学会作弊

    点击数:370
    居仁堂主
    2019-09-19 07:33:57
    四十七、李小东下岗失业 打麻将学会作弊

    星期一下午,快下班时,有人让小东到韩副厂长那里一趟。小东匆匆来到韩厂长办公室。看到韩厂长从办公室出来。韩厂长见小东后漫不经心土说:“我这会儿有客,你今天晚上八点到梅园宾馆六楼六号房等我,顺便我要详细和你说说幼儿园园长聘任的事。我内心是偏重于你的。这涉及到你个人利益。因为有客人,不方便接待,你自己来就行了。”

    小东听后挺开心。毕竟人都想上进,幼儿园的园长虽不算个啥官,但它却是一个可以施展自己才华的岗位。多少有才华的人,因为没有一个合适的岗位,空有抱负,却一事无成。

    梅园宾馆是本市最高档豪华的宾馆之一,凡入住都大都不富即贵。据说很多中央来的客人都安排在这个宾馆。

    晚饭后,小东骑上自行车,来到宾馆门前,看了看手表,才七点十分。还早呢。小东自言自语。她停好自行车,扭头看了看宾馆高楼上的闪烁的霓虹灯,红的黄的绿的橙色的光不断地变幻着,宾馆的院子也跟着变化着颜色。她到宾馆大厅里坐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不如出去走走吧。

    宾馆外面就繁华闹市,一家挨一家的商铺。卖衣裳的,卖鞋子的,卖内衣的,卖百货的几乎应有尽有。小东漫无目地的转着看着。她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抬腕看看手表,七点四十五了,她转回头往宾馆走去。

    晚八点整,小东轻轻敲敲六楼六号的大门。几秒钟后,门打开了。

    韩厂长一脸笑容土站在门后面说:“漂亮的小东女士,请进。”说毕还伸手作了一个请的动作。

      “谢谢,谢谢。”小东连连道谢。作为一个幼儿园的老师,平进很少与厂长们接触。除了六一儿童节韩厂长会去慰问下幼儿园,平时很少能见到厂级领导的面。所以,小东对他有敬畏之情。

      房间里有个三人沙发,小东坐下后,看看宾馆房间里的摆设。一张一米八的席梦思床摆在正中间。床脚头是一个长柜子,上面放着彩色电视机。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刚刚开始,纽约的高楼真高,环境真好。房间充盈着淡淡的茉莉花香味,壁灯发出的玫瑰色的光,整个房间有些暧昧,有些浪漫。

    韩厂长给小东泡了杯茶,端给小东,顺势坐在小东的身边。韩厂长看了看小东说:“你真漂亮。说真的,你是咱厂里数一数二的美女。”

    小东不好意思地说:“没有没有。”

    你确实挺漂亮的,可惜那个姓林的有眼无珠。”韩厂长说着伸手拍了拍了小东在膝盖上的手。小东猛不及防,吓了一下,忙把手放在身边。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比如我在外面人五人六的,可是谁知道我也有难念的经啊。”韩厂长长叹一声:“老婆是个黄脸婆,现在更年期了,见啥都烦,害得我两年都没有同过房了。有时真想和她离婚,可是她又挺可怜的。”

    听到在小东心中高高在上的平时一本正经的韩厂长说他们的夫妻间的事。说到了同 房,小东一下就有些蒙,有些不好意思,她和韩厂长不熟悉,怎么能说这些话呢。小东遮掩地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吹了吹浮上水面的碎茶叶,轻轻地啜了一口。

    可怜啊。现在我是没有人疼,没有人爱。我们俩是同病相怜啊。”说后,他拿起小东的左手握在手心里。韩厂长的手心很热,热得小东一下就出汗了。她抽出手往一边挪了挪。小东心里有了戒心。她说:“韩厂长,你不是说来谈幼儿园竞聘的事的吗?怎么怎么……”

    哦,那事好说,其实,啥叫民主集中制,最后还是我说了算。一个幼儿园就那么个小地方,过去一个老太太都管了。现在换谁都行。我也对你说实话。下面对吴小莲的呼声很高。但,我还是看重你。关键是看你懂不懂事。”

    懂不懂事?你让我咋弄?”小东没有明白过来。

    我就直说吧。我没有人爱,你没有疼,你跟我好了,咱俩就是一家人,是自己人。不管是硬件也好,人员也好,各方面我都大力支持。否则……”韩厂长盯着小东看。

    小东听得蒙了。她不相信这个在厂里算得上是大官的,很有风度的副厂长,竟然会有这些想法和做法。过去,小东一直很尊重这些领导们,认为他们是党员,是干部,一定是遵纪守法,是廉洁自律的。可韩厂长的话让她反应不过来。甚至头都有些发晕。韩厂长看小东不吭声,就去搂小东,想吻她。小东这时才反应过来,急忙挣扎着站起来说:“韩厂长,你放尊重些。我尊重你,你这样的想法很不好。我竞聘幼儿园园长,是想为厂里做点事,想实现一下自己的理想。我离婚了,我没有男人,但这不表明我可以做你的情人。你都是我父辈的人了,怎么能这样。这个幼儿园园长我不竞聘了。你好自为之。”小东说罢急匆匆土地朝外走。韩厂长并没有站起来了。小东晕晕乎乎地听到身后一句:“你以为你是谁,不识抬举。”

    小东很少哭的。但小东从宾馆回去后,在床上大哭一场。她受到了韩厂长的污辱。可这事没法对别人说。如果说出去,大家还以为是自己想当园长去巴结韩厂长呢。

     小东竞聘幼儿园园长失败,吴小莲当上幼儿园园长。吴小莲向人事部门提出了李小东不能回幼儿园的提议。理由是李小东竞聘幼儿园园长没有竞聘上,以后会很难管理。

      小东就这样下岗了。一个月拿几十元的生活费。一个三十多岁正当年的少妇,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儿子的抚养权,现在又失去了工作。小东一下睡倒了。没有病,但浑身没劲。想哭却哭不出眼泪,也不知为啥哭,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曾经的理想和梦想一下全破灭了。

      小东在家睡了三天。三天里她想了太多。她想,她从单纯的少女出发,抛家舍业的追求爱情,最后落得伤痕累累,依旧单身。好像是绕了一圈后回到了原点。其实并不是原点,因为原点早已随着她的出发而消逝了。她努力的工作,努力的学习。工厂造就了她,最后又因为她不忍随波逐流,做韩厂长的情人而竞聘失败,继而下岗。下岗就是失业,就是失去了工作。她想命运为何对她如此不公。她想了三天,想不通,头疼的撞墙,也无济于事。她啥也不想了,直挺挺地躺着。三天不吃饭,只喝开水,不知道饿,只知道渴。还是母亲听说她失业下岗了,再算一算她几天没回娘家了。这才来敲门。小东挣扎着起来,把门打开,蓬头垢面的小东把王月琴吓了一跳。王月琴看见小东的人瘦了一圈。眼窝深陷,嘴唇发白没有血色。王月琴骂道:“没成色的东西,下岗就下岗,有多大事啊。下岗的人多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到处不留爷,爷当个体户。小孩子们都会唱的。一个活人还叫尿憋死了。”王月琴骂着,给小东搅了一碗鸡蛋面疙瘩,放了一些白糖,小东流着泪喝完后,王月琴对她说:“走,把门锁上,跟我出去转转。心情好了,啥事都好了。”

    小东下岗后,一下变得清闲了。过去大清早匆匆赶去上班,现在不用了。睡到自然醒,躺床上也不想起。拿本《人间词话》翻了翻,也读不进去。一直睡到小晌午。其实,小东也想出去找点事干。可是一个国营企业员工,猛一下给别人打工,面子还是抹不下来。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半月。那天小东闲着无聊出去闲转。看到路边树荫下摆有十几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摆着麻将牌。多数桌子上四个男男女女个个心无旁骛地起牌打牌。小东本是闲转,漫无目的,她就驻足观看。这时旁边有一桌上有一人有事要离开。三缺一,那三位发现小东在看牌,其中一人就说:“哎,那个看牌的,三缺一啊,来凑一手吧。哎,看牌的。”

     小东开始并没有在意。听见喊了几声后,她才扭头,发现是在叫自己。小东听后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没在路边打过牌。平时只和母亲妹妹们闲下无事时,打一打。打的也是当时较为流行的,二五八出风听。犹豫了十几秒钟后,她想反正也没事干,不如打会儿牌打发打发时间,省得闲得无聊。她笑着坐下后,问:“咋个打法儿?我没有在外面玩过。”

    叫他的那个人是个高个方脸略带络腮胡的四十来岁的男人。他说:“也没有啥特别的。随便玩的,二五八出风听,小一、二、四。”那个络腮胡的男人说话有点外地口音。但又是本地人的感觉。

    那时候没有流行广东推倒胡的打法。多是本地传统的二五八出风听。即手中二、五、八的麻将对才能出风听,不管是条是筒还是万都行。而不是广东麻将不管啥,只要是一对就行。

    小东即坐下起牌。坐在路边打牌的人们多是闲人。小东第一次坐在路边打牌,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觉得一个三十岁刚出头的女人坐在路边,混在闲人的队伍里,有些跌份的感觉。但打了几牌后这种感觉就淡了。特别是输了几牌后,就一心想赢,面子不面子的事就不再多想,一门心思地去组织手中的牌去了。

    一直打到天将黑,大家说散了吧,看不见了。小东也才站起来算了算账。竟然输了二十多元钱呢。

    就这样接连打了一星期的牌,小东算了算账,输了一百多。她想停手不玩了。可是想一想停下来多划不来呀。输那么多,还想翻本呢。

    当输到第十天,散场后,那个络腮胡叫着小东问:“小东,这十来天,我一直在观察你。你是个挺义气的人。我知道你这些天一直想赢可就是赢不了。”这十几天时间,小东和他也算混熟了。知道他姓黄,从贵州回来,在贵州是一个三线厂的职工,现在工厂不景气,他就请假回来看看老家的人。

    老黄看小东听得进去就说:“你想不想赢钱?”

    小东说:“我当然想赢。可越想赢越赢不了,连着输好多天了。”

    这样吧。你要是想赢钱,咱就投点机,取得巧,打个通张联个手,行不行?”

    就是抽老千吗?”小东好奇地问“我在电视上看过,我可没有那本事。”

    不是抽老千,那高级的东西我也不会,我就会这简单的。你愿意,我就教你,咱俩就联手打牌赢钱。”

    小东听后觉得很好玩,而且可以赢钱,没有多想即同意了。老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交给小东说:“你把纸上的东西背会。一天应该差不多了。明天我有事。后天咱们俩就可以试着来了。其实,很简单,就是通过咱俩简单的说话来知道对方要啥牌。只有一招是需要用手来的,需要在家里练练。即把你手中的牌给我。”老黄做了一下演示:“把你的一张牌,放在手掌的边沿处夹着,等我要起牌前借上牌的机会,把你手中的牌放到牌上去,我正好起那张牌。”

    小东接过那张纸。纸上面写着汉字。暗语叫“正打错”。每一张牌对着一个字,小东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输了。

    为了以后不输,小东开始背,万是:1整2打3错4咋5赢6胡来8准9输。条是:1骚2要3啥4吃5抓6有7臭8快9仍,饼是:1叫2死3牌4没5对6缺7看8上9得。东风是“生”西风是“扯”南风为“吐”北风为“可”红中叫“力”发牌为“错”白板叫“补”

    小东听了老黄说的话,又看了看上面的字。她才明原来牌场中一些人说话都不是闲话啊。以前有朋友告诫她,牌场有风险,有机关,小东还不信,现在她信的。也找到了输牌的主要原因了。原来自己一直是条鱼,被这些人在捉。当然,会这些人的只是一少部分。而更多的是鱼。现在小东成了渔夫了。小东回去后除了吃饭就背纸上这东西。一天的时间足够了。毕竟小东还年轻呢。脑子好使,记忆力也好着呢。

    第一天试用这些暗语时,小东还是有些害怕,有些生疏。心里一直默背着这些暗语。老黄已经出风了。又过了几圈,老黄没有听牌。老黄打出一张牌骂道:“臭的很。”

    听到老黄说的话里有“臭”字,她知道老黄要七条赢。正好的她手里有七八九条三张相边。但她离挺牌还有些距离。于是,她拆开将七条打出去。于是,对面的老黄应声而胡牌。

    又一牌,小东已经出风,单钓五万。于是她嘴里说道:“难赢的很。”当小东要起牌时,老黄将桌子上的牌双手上过来。小东抓上来一张牌,正是五万。小东将牌往桌子上推说:“好牌。胡了。自摸。”

    这些暗语小东越用越熟练,牌也越打越胆大。一天下来,等散场后,她和老黄一算账,每人分了七十元。一个月下来,小东竟然赢了近两千元。小东手里握着一沓钱,心里想着,这可比上班强多了。是上班工资的几倍呢。

    于是,小东和老黄就转战在市内各个牌场中。不管是路边摊还是茶馆,都是她们挣钱的地方。

    有一天,小东在路上遇到了韩厂长,她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后骂道:去你妈的领导,去你妈的下岗。现在就是叫老娘上班,爷们也不去了。尻你妈的。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