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长篇小说连载《坎坷》四十八、争抚养权小东挨打,上学后虎子自己回家

    居仁堂主
    2019-09-20 07:52:38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86
    四十八、争抚养权小东挨打上学后虎子自己回家

    上次在审讯室里,老警察对小东说,你不为别人想想,也要为自己的儿子想想。小东嘴上挺硬地回复说,让他自生自灭。但这是她的真话吗?肯定不是。为了儿子,她遭受到了比一般母亲更多的折磨和伤害。为了儿子她差点就送命,为了儿子她差点就疯掉了。

    提出离婚前,虎子一直跟着小东上下班。提出离婚后,小东带着孩子住,那是一个星期天,小东正和四岁的儿子在玩。林建飞气势凶凶土进来说:“李小东,你不是要离婚吗?那把儿子给我。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再接近我的儿子。否则,我打死你。”

    小东指着林建飞说:“我对你说,你的为人,不配当父亲。儿子跟着你一定会学坏。我只要儿子,别的啥我都不要。”

    你说的是屁话,儿子跟着我学坏,跟着你这个烂货才会学坏。”林建飞说着就去夺儿子。

    虎子吓得哇哇大哭。小东上去抱着儿子不放。儿子抱着小东的脖子不放手。而林建飞使劲夺,小东死也不放手。这时林建飞一拳打过去,小东只觉得头一晕,倒在地上,但瞬间就醒过来,此时林建飞抱着儿子已走出大门。小东跑过去抢夺儿子。两人争执不下,只见林建飞放开抱儿子的手,跑到厨房里拿起菜刀朝小东头上砍过来,小东急忙松开抱儿子的一只手,弯臂去挡了。菜刀砍透了棉袄,将小东的左胳膊小臂处砍开一道血口子,血顺着胳膊从棉袄里流出来。小东依然不松开另一只胳膊。但毕竟一只手怎么能抵得住林建飞这男人的力量,虎子被林建飞抢走了。此时的小东头发乱得如一篷乱草,嘴巴上,脸上都流着血,胳膊上的血流地到处都是。小东不知道疼,只觉得身上没有力气。但她仍然追着林建飞。最后气力不支,倒在地上。

    邻居们把小东送到厂医院。经过处理,小东的门牙被打掉了两颗。胳膊也缝了十几针。

    王月琴闻讯赶到医院时,见到小东这个样子,抱着她流眼泪。王月琴对小东说:“林建飞那么野蛮,咱缠不过他。儿子就给他吧。不管啥时候,儿子也是你的儿子,血缘关系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要是你还这样坚持下去,你会没命的。没结婚时就对你说过,他不好惹,他的邻居就说他不是好娃,是野狼娃。你不听话。”

    儿子被抢走,又被打成这样,小东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刺击。当母亲说到“林建飞”三个字时,小东就浑身发抖,腿脚发软。以前挨打过多次,知道林建飞打人不分地方,不知轻重。如果惹恼了他,那就是不知死活。这次为了儿子她不顾一切地去争,结果是被打成这样。现在的小东心理上有了阴影。只要听到林建飞三个字,浑身就发软颤抖。

    离婚时,小东放弃一切,只为了早日离婚,摆脱林建飞的魔爪。但她争得了一个月去看望虎子一次的权利。当时说好的,儿子上在运输公司幼儿园。当小东去运输公司幼儿园看望虎子时,虎子并不在那里。小东去问虎子的奶奶。虎子的奶奶不敢说虎子在哪个幼儿园。小东骑着自行车跑遍了全市的每个幼儿园。

    记得那天下雪。出门时,只是阴天,突然就飘起了雪花,继而风跟着就来了,风吹雪舞,雪舞风吹,雪花飞得打眼,风吹得自行车骑不动。小东用围巾把头脸包着,只露两只眼睛,就这样在市内挨个幼儿园去寻找儿子。只为了要看儿子一眼。她的自行车篮子里放着给虎子买的玩具,零食,还有一盒《黑猫警长》的音乐磁带,一套新棉衣和一套小东亲手织的毛衣。那时候,孩子们都喜欢黑猫警长。

    真的。儿子太可爱了。人见人爱毫不夸张。虎子吸取了小东和林建飞的长处。比同龄的孩子个子要高一点,继承了小东的五官。真的是粉嘟嘟的一个帅哥。两只眼睛如画上画的,眼窝有点深,乍看有点像洋娃娃的模样。说话时奶声奶气的好听。而且虎子还不淘气。挺听话的,有点象女孩子。在大街上玩,陌生人见了,也想来抱抱亲亲。其实,不管帅丑,只要是自己生的,都是宝贝,更何况虎子是如此的可爱。一个月见一次都太少了。还不让见,怎么能让小东甘心呢。

    为了来看虎子,小东特地请了一天假。她知道星期天虎子是不上幼儿园的。但她不想上林建飞家里去。

    小东冒着大雪寻找虎子,东关所有的幼儿园没有,跑南关所有的幼儿园,南关的幼儿园没有,跑遍西关的所有的幼儿园。中午,小东没有吃饭,肚子里一点也不饿。她知道中午孩子应该会回家吃饭。小东虽然害怕林建飞,但为了见到孩子,把她买的东西亲手交给孩子,她硬着头皮来到林建飞母亲家。她知道离婚后,林建飞都要回母亲家吃饭。她骑着自行车来到林建飞母亲家门前,她停在那,稳稳气——壮了壮胆。她多希望林建飞因为下雪不回来吃饭啊。

    当她一头白雪掀开棉帘子时,看见林建飞一家人正在吃饭。她站在门口说:“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在市里找一圈了。我只想看看孩子。这是当初咱们说好的。我要把这些东西给孩子。”

    林建飞听后,放在饭碗跑过来骂道:“看你妈哩个逼,烂货。我的娃想让你看你就看,不想让你看,你看不成。”

    林建飞的母亲拦着林建飞。不然林建飞又会动手。小东真害怕了。她把怀里的玩具、零食、磁带和衣裳递给林建飞的母亲说:“妈,这东西你交给虎子。我就只有北关这几个幼儿园没有找了。下午我接着找去。我想我的虎子。林建飞,为啥离婚的你心里清楚,妈心里清楚,谁烂谁清楚。”

    林建飞的母亲对小东说:“小东啊,你别找了。跟你说实话吧。虎子没有去幼儿园。你找不着的。”

    小东听了林建飞母亲的话后,愣了愣。明白了。这是林建飞故意整自己的。他把孩子藏起来了。小东头有些发蒙,她知道不能纠缠下去。否则,一会儿一定会挨打。

    小东离开林建飞家。推着自行车走了十几米时,听到后面林建飞把她给儿子买的所有的东西都扔出来了。嘴里骂着,以后再敢来我打断你的腿。尻你妈的。小东没有扭头,在雪地里蹒跚前行。

    早上起来,小东就没有吃早饭,上午顶风冒雪骑着自行车跑了半天。现在小东是又饿又急又气,挨骂又无奈。雪已经下有四五指厚了。小东骑上自行车,只觉得浑身无力,头发晕,脑子胀得疼。突然眼前一黑,自行车和人一起倒在雪地里,顿时失去了知觉。好在此时离林建飞家不远,有人看见一个人倒地上一动不动。走过来仔细看时,认识是小东,急忙去叫林建飞。林建飞听说后,骂了一句:“死他妈哩个逼的。俺们不管。”林建飞的母亲看不过去,跟着邻居过来,把小东抬到邻居家。邻居和林建飞的母亲有掐人中的,有掐合谷穴的。忙了半天,只听小东长长出了一只气,醒了过来。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虎子……

    林建飞的母亲对小东说:“小东啊,我知道都是建飞不好。俺们对不起你。可是儿大不由爷啊。他那个脾气谁能管得了他。不过,你放心,虎子是他的亲娃,他不会咋着的。他稀罕虎子呢。我也不会叫虎子饿着冻着。你别找这个罪受了。”

    小东听后说:“妈,我想虎子啊。他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啊。是我亲生的呀。”

    林建飞母亲说:“虎子送到亲戚家养着呢。等些天接回来了,我偷偷和虎子一块去你幼儿园那里叫你看看。”

    谢谢妈。谢谢了。妈。我给你磕头。”小东就想给林建飞的妈跪下来。林建飞的母亲拉着了她。

    就这样,林建飞的母亲每隔月儿四十天,偷偷拉着儿子来到小东家,或者是小东的幼儿园,让她们娘俩亲热亲热。林建飞虽然浑,却拿他母亲没办法。但林建飞下定决心要与小东作对。他对母亲说:“你如果再这样偷偷地带虎子出来见小东,我就死给你看。我就不信,小东比我还重要。”

    林建飞的母亲不敢再带虎子来见小东。同时,林建飞把虎子转到其他幼儿园。小东不再去幼儿园寻找虎子了。她知道频繁转幼儿园会对孩子造成严重影响。孩子在这个幼儿园刚刚认识几个朋友,就转学,又面临新的环境,转来转去孩子的性格就会发生扭曲和变化。

    小东强忍着思儿的折磨,确实忍不了了,就会远远地在幼儿园门前看一眼。虎子上学后,很难转校了。但她怕林建飞制造出啥新花样,依然不敢近距离地去接近孩子。就这样小东熬着,盼着孩子长大。

    小东听说林建又结婚了。她好怕这个女人虐待她的虎子,可是她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她过去从不相信佛主菩萨。现在她信了。成了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小东请回一尊观世音菩萨,专门到淅川丹霞寺请高僧开光后供奉在家里。天天焚香跪拜祈祷,求观音菩萨保佑她的虎子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成长。初一,十五小东放下一切,准时到寺里烧香敬佛。小东相信心诚则灵,相信佛祖菩萨能体会到她的一片诚心,保佑她的儿子。

    有一天下午,天快黑了。小东正在母亲家做晚饭。突然虎子独自来了。进门就说:“妈。我现在上学了。我长大了。今天我和那个女人打了一架。我不回去了。我要跟着你。”

    小东既高兴又担心。“你为啥跟她打架?你还小,你打不过她的。”

    她骂你。说你不好,我就和她打架。我不回去了。我跟你一起。”虎子坚定地说。

    没事的。儿子,她骂妈妈,妈妈也听不见。你要是和她打架。你爸会打你的。听妈妈的话,别跟他们吵。你还小。”小东劝着儿子。“你不回去,你爸会找来的。来了会打你,也会打妈妈。”

    儿子坐在那里掏出作业本开始写作业了。小东想了想后说:“儿子,你写完作业,在这里吃完晚饭,你就回家。你爸要问你干啥去了。你就说你在妈妈家里。如果你爸不打你,不理你。你以后就跟着妈妈生活。行吗?你爸我惹不起。”

    中。”儿子开始写作业。等儿子吃完饭后,小东催他回爸爸家。

    明天我还到你这里来。我不怕他们。”儿子临走时挥挥手说。

    第二天黄昏,虎子果然又来到小东这里。小东问:“儿子,你爸昨天咋说的?”

    我回去说在你这里吃饭,在这里写作业,我爸没吭声。那个女人说,你以后就死你亲妈那里吧。”虎子说完还作了个鬼脸。

    小东听了儿子的话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她知道林建飞不会因为儿子跟她来找麻烦了。现在林建飞结婚了,后妈巴不得儿子不在她眼前晃呢。林建飞也就顺水推舟地默许了虎子跟着小东。

    王月琴看看她们娘俩后长叹一声:“既有现在,何必当初。受多大罪争娃的抚养权,现在不争了,娃自个跑来了。”

    星期天,小东先带着虎子来到理发店,理了个发,再带着虎子来到新华商城,在八卦城中转了半天,晌午时,抱了一大包衣裳,全是虎子的。

    回来后,小东将虎子身上的衣裳脱下来。把新衣裳新袜子新鞋穿上。虎子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说:“婆,我是不是特帅?”

    王月琴摸着虎子的头说:“我的外孙就是帅。美男子啊。唉。男人太帅是个麻烦啊。”

    学校的女同学特别喜欢和我一起玩。撵都撵不走。”虎子甩了甩头。作了一个很酷的表情。

    小东听后说:“男人帅了麻烦,那些不帅的该麻烦还是麻烦。”王月琴知道这是说林建飞的。但王月琴从自己的体会上说这话也是不错的。男人一帅,自我优越不说,别的女人也会让他更加有优越感。

    过去,小东在家随便弄点吃的,有时候也到母亲那里吃一点,她如果不愿意回去,就在街上随便吃一点,又马上回到牌桌前。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