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长篇小说连载《坎坷》五十八、李小东离开看守所

    居仁堂主
    2019-11-10 09:45:58
    → 快速回复 点击数:395

      五十八、李小东离开看守所

      

      其实,刘旭没有对她说明他在做啥生意。但小东心里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他的生意。

      

      小东曾为刘旭送过两次东西。让她把一个小纸包送到宾馆里。刘旭还交待说:“送去后,打电话让人出来拿,拿走了,给你三百元。你记着拿回来就行了。”

      一个小小的纸包三百元。她心里想这是啥东西。她偷偷地打开看看,里面包着好几种颜色的小丸,还散发着挺香的味。是什么?糖?还是听人说过的摇头丸?她自己就吓了一跳。但她不敢肯定,因为这个城市对毒品的认识不深。平时没听说谁吸毒啥的。

      送完货回来后,她心神不宁。半夜睡觉时,突然就惊醒了。刘旭问她:“你怎么了?”

      小东说:“我刚刚做了个梦。梦见你被公安局抓走了。我哭着叫着拉着你不让走,最后把我一并戴上手铐带走了。我爸我妈拉着我的衣襟不放手,最后一个警察,对了,就是那个和我们一起出去玩的警察一脚把我妈给踢开了。我哭着骂着,那个警察抬手给了我一个耳光,把我给打醒了。”

      “别怕,别怕。公安上不会有人抓我的,我有那么多的公安局的兄弟。没事。”

      “你千万要小心啊,我不能失去你啊。你记清了,我宁愿过清贫点的日子,也不想担惊受怕。”小东抱着刘旭说。

      “别怕,等我把钱赚得差不多了,就啥也不干了,陪着你周游世界。”刘旭拍拍她的后背安慰着她。

      时间过得真快。二00六年的那个早晨,小东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小东平生第一次让戴上手铐,她梦里所见到的情景全部变成了现实。

      进到看守所后,小东也认真的反思过。如果当初她猜想到刘旭是贩毒,她要是劝他金盆洗手,他会不会听她的。小东自己也想,当初为啥没有认真的劝他让他停手。是自己真的喜欢钱,喜欢刘旭挣钱,不顾他的安危吗?好像不是,是侥幸心理,认为有警察罩着不会出事,小东也没想过这些。好像她就是听刘旭的,不想太违背他的意愿。甚至她怕失去他。因为不管刘旭做啥生意,刘旭爱他,她爱刘旭。他怕管得太死,真的会失去他。但现在她自己也深陷囹圄。

      

      屈指算来,小东进到看守所正好一个月了。这天上午,又听到一声:“李小东”这是女警的声音。

      “到。”小东应声而起。

      “收拾东西。赶快出来。”女警高声说。

      “收拾东西?”小东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

      “是,今天你可以回家了。”女警察肯定的回答。

      小东听了女警察的话。眼眶一热就流下了眼泪。她把自己的衣服、被褥都送给同室的狱友,她不愿意拿这些东西出来。她站定了,同室里的女伴们都望着她。她走到了廖姐面前,抱了抱她说:“谢谢你廖姐。谢谢你的关照。你出去后记得去找我,我们是同甘共苦的姐妹。”

      廖姐也抱着她说:“记下了。我出去后会找你的。你回家后要好好的,不能再进来了。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

      小东又抱着抱依婷说:“妹妹,我回去后就找我同学,帮你打官司。一定不让你受冤屈。”

      依婷抱着她说:“谢谢你小东姐。出去后,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小东一一拥抱了同室的女伴们。然后在女警察的催促下才走。走到门口,小东停下脚步,没回头只是朝大家挥挥手,才继续朝前走去。

      咣当一声。看守所的大门打开了,她迈出铁门,身后的铁门再咣当一声的关上了。外面的阳光太强了。强得她睁不开眼。她闭了闭眼睛。用手遮在额头上遮挡了一下,才睁开眼睛。她看见李成德王月琴小方小红小伟都站在那里等着她。

      她快步跑到母亲面前,脚一软就跪下了,叫了一声“妈。”就泣不成声了。

      ……

      

      小东回到了王月琴这里。当天下午,到洗澡堂泡了一小时,还让搓背的好好地将全身搓了一遍,洗去晦气。然后大睡了三天。她没有忘了刘旭,刘旭还关在那里。小东每个星期找人然后给刘旭送钱和好吃的。几个月后,刘旭因为有人证物证,无法推脱,在各种周旋下,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送到信阳劳改厂服刑。

      小东睡了三天后,在自己的空间里日记里写上四个字:“奇耻大辱”她觉得以后都没脸出门了。这是她人生中的耻辱。谁知第三天就有人找上门来,手里还提着东西。原来是那帮打牌的牌友。牌友进门就说:“你镀金出来了。”

      小东苦笑了一下:“我镀啥金啊,在看守所里蹲了一个月的监还镀金那。”

      “呵呵。你知道,现在人们对从里面出来的都敬畏呢。”牌友如此解释。“别在屋里睡了,明天就出山吧。还是老搭档。该捉的鱼还得捉。”

      第四天,小东在外面喝一碗羊肉汤,吃了一元钱的油馍,去找当律师的朋友,为依婷做了无罪辩护。经过开庭,依婷赢了官司。依婷出来后,专门请小东和她的朋友,表示一下感谢。然后回到省城。此后再无联系。

      第五天,小东重新坐在牌场上。老手旧胳膊,重操旧业。赢钱比以前还多了。但二年后,小东还是从牌场退了下来。为何?

      那天有一对牌友,那一对牌友是一对情人,约了一个有钱老板,要去捉那人的鱼。三缺一,于是拉上小东配个手。

      四人坐在老板的棋牌室里打麻将。那两人打通张,而小东则是中间人。只管自己不输不赢即可。

      屋里的空调轻轻地哼着。凉爽得很。开始那老板很自如,输赢也不太在意。半天工夫输了四千多。老板有点坐不住了。起初老板认输输赢赢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那老板岁数不大。三十来岁,很有气度。当他一牌也不会赢,连续输光口袋的钱没有了时,他说:“你们等一会儿。我出去拿点钱。”

      那老板来到办公室,对一位部下说:“今天打牌奇怪的很,一牌也不会赢,就是不会开壶。”

      “他们是不是抽老千了?”部下问。

      “我没看出来。咱那里不是装有监控吗?我再去打牌,你在监控室里看着,发现他们抽老千,干死他们。”

      “好。”那部下去到监控室。老板回到牌场。半个小时后,老板的部下带着几个人进来了。逮着那对情人二话不说,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好揍。边打说骂:“舅子们偷底摸张抽老千抽到家里来了。你不识字也摸摸招牌。这是啥地方。”

      小东见那对牌友挨打,也吓得不轻。站在一边没说话。开始牌友还在辩护。但那人用手一指:“你们也不看看,你们打牌的一举一动,都被拍得一清二楚,要不要去监控室看看。”那时候装监控的很少。他们根本不会在意有监控在监视着他们。

      几个年轻小伙子把那对情人打得鼻青脸肿,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自亲眼看到牌友挨打后,小东回家睡在床上细细地想想,这条路确实不能再走了。里面太乱了。凡是一对男女打通张的。最后多是情人。因为只有情人一起,才能够不遮不掩,打起牌来得心应手。但小东做不到这些。最后她下定决心金盆洗手,离开牌场。

      

      

      

      追查王一冰的事,李成德和小东一直没有放松。二00七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李成德在运输公司王一冰的住所附近转悠时,看见王一冰的住所内灯亮了。李成德一直蹲在那里,直到屋里黑灯,没有人下来。第二天李成德又到酒厂打听,得知王一冰的母亲因癌症出世。王一冰潜回家来奔丧。李成德和小东丝毫不敢怠慢,立即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在王一冰家里将王一冰抓获。

      李成德和小东用十二年的时间追凶。最后皇天不负有心人,王一冰最终归案。王一冰在南方潜逃期间,不仅有工作,生活得还不错,而且还生了第二胎,是个男孩子。得知这些,李成德和小东心里五味杂陈。但王一冰自做自受,怨不得别人。最后法院判王一冰因过失杀人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王一冰判刑当天,李成德和小东二人来到玉山公墓,焚烧纸钱后,将王一冰判刑的消息告知给李晓阳。那天青烟缭绕中,李成德泣不成声。虽然判处十二年并没有达到李成德和小东的要求,但毕竟凶手归案,法律总算没有空白。

      林建飞离婚后并没有和马丽华结婚。再婚后,二人关系不和,再次离婚。结婚期间没有小孩子,二人结婚容易离婚也容易。二0一二年林建飞出一场车祸,差点要了他的命。最后总算从鬼门关救出一条命来。腿落了残疾。肇事方赔偿林建飞二十五万元。

      林建飞虽然没有付过虎子的抚养费,但抚养权却在林建飞那里。毕意林建飞是虎子的父亲。虽然虎子跟小东生活,但过年时,小东总是要让虎子回到林建飞那里和他奶奶家,与他们过年初一后再回到小东这里。林建飞的母亲去世后,虎子是林建飞唯一亲人。林建飞出车祸以后虎子寸步不离地伺候直到他痊愈出院。林建飞用车祸赔偿费用为虎子买了一台长安SUV,又帮助虎子买房付了首付款。

      刘旭服刑后,虎子也曾撮合父亲和小东复婚,但小东宁死不肯。她不会再走那条老路。小东让林建飞伤得太深太深。虽然林建飞不会再打小东了,但小东听到林建飞的声音就浑身不舒服。就连儿子结婚,林建飞提议要二人的亲戚朋友一起宴请,小东断然拒绝:“你待你的客,我待我的客。咱俩不在一起待客。”

      马丽华没能和林建飞结婚。因为她知道对小东的伤害很深。她不敢与林建飞结婚,怕重蹈小东的覆辙。但因为与林建飞的关系,虽然小东爱面子没有追究,最后纸终究包不住火。后来调出中原机械厂,与一个大她十几岁的普通工人结婚了。多年后在街上马丽华和小东相遇,二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小东昂起头,马丽华低着头二人擦肩而过。

      小东后来总结,家庭和谐与否,对子女的影响太深了。小东们姐妹四个。小东离婚,小方离婚后再复婚,所以,她再三交待虎子,一定要好好的对待自己的媳妇,父母离婚的后遗症太大了。

      李成德随着岁数增加,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和朱茜茜的女儿没有违约,给他租了一套小单元。但从不去关心他。只有小东每周去两次给父亲收拾家务,洗衣拖地。李成德感慨地说:“只有小东是亲生的。”李成德明知道自己离婚,给四个女儿带来一定的伤害。但他还是觉得女儿不去看他,是不孝顺的表现。

      四个女儿一直想让李成德和母亲住在一起,但王月琴咬死不同意,且李成德还仍然要面子,要当家才会回到王月琴那里。但逢年过节允许李成德回来团聚。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