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散文】]回乡小记

    点击数:338
    居仁堂主
    2019-11-11 17:17:08

                                          回乡小记

                           刘文俊

      农历十月初三,我和大弟弟回老家上坟,中午在堂弟文汉家吃饭。

    文汉在双铺收费站当保安。头天我联系他,他请假在家等我们。

    文汉家在李岗村东南角第一排,四间北屋平房,屋檐下安着格力空调主机。东边是厨房,盘有地灶,案板上有电饭煲等家电,院子西南角是铝合金卫生间,卫生间安装了座便器。卫生间东隔墙是洗澡间,热水器挂在墙上。一米多的大铁门,刷着枣红色的漆。楼门一关,小院自成一体。院子里堂屋门靠西一点栽一棵核桃树,已经挂果好几年了。站在二楼伸手可摘枝上的核桃。院里种有二十来盆花。长春花、月季花还在绽放,盆栽的绿色植物绿的流油。前几年文汉请人打了一口机井,院子的东南角安放一台小小的无塔供水装置,浇花做饭洗澡,随时都有水可用。门前即是从白桐总干渠分流而下的支渠。村村通水泥路修到家门口,站在门前能看见牛郎庄。

    我们进门时,文汉正在褪鸡毛。头一天我给他打电话说:我带几个菜回去,你只用炒俩青菜即可。但文汉还是杀了一只鸡,还买了鱼。

    文汉说,原本不喂鸡的。今年猪肉涨价太厉害,吃猪肉不划算,咱就自己喂鸡。逮二十来只小鸡,几个月就长成了。咱的鸡不吃鸡饲料,喂的正儿八经的粮食。

    我看了看院子里圈养鸡说,还是咱家里好,应对猪肉涨价有手段。城里人看猪肉涨价,没有办法,要吃就掏贵价钱,要么,不吃。

    文汉说,我喂的少,咱庄上有人喂一百多只鸡。人家的院子大。

    看看地里,麦都出齐,青丝丝,绿油油的怪喜欢人。我说。

    文汉一边褪鸡毛一边说:现在种地得劲。说是农民,种地成了副业,打工是主业。现在种地省事,犁地机械化,播种机几个来回,麦种完了,割麦收割机,坐在树荫下麦罢了。可不比以前割麦弯得腰疼,大太阳晒的头发晕。我现在在高速公路当保安,一天一百块,一个月小三千,还轻松,人家还管饭。下班了,晃当着去吃饭,几菜一汤,吃罢一抹拉嘴,得劲得很。

    是呀,现在农民已不是昔日那样卑微低下的模样了,他们充满了自信。确实。文汉有一儿一女。女儿是老大,已出嫁,育有一儿一女。丈夫是汽车修理工,一技在身,不愁工作。儿子在郑州一家汽车4S店上班。儿媳是一名医生。儿子在郑州买了一套小单元,小日子挺滋润。去年文汉得了一个胖乎乎的孙子。当爷了,喜笑颜开。

    这里离城不远。几里路就到双铺,双铺现在几乎与城区相连了。

    看着文汉这小院,心里不由地有丝羡慕,有一丝遗憾。

    这样的小院在城里很少。

    村子里随处可见柿子树。树上结满黄腾腾的柿子。文汉隔壁门前的柿子树格处显眼。

    我问:结柿子咋会没有人摘着吃呢。

    文汉说:没有人吃,娃们也不稀罕。我门前的那棵柿子树我放了。结的柿子没人吃,都叫鸟叼了。赶明儿想栽一棵好荫凉的树。

    搁我小时候,这些柿子长不熟就没有了。我说。那时候队里桃园,桃还不熟呢,就惦记着半夜作贼呢。西头小广家有几棵梅子树,没少引诱我们睡不着瞌睡。

    那时候穷。现在不一样了。文汉笑道。

    四十多年前,千方百计想跳出农门,现在想回来也不可能了。真正成为回不去的乡愁了。

    文汉说:今儿,谁也没叫。早上给文亮打个电话,晌午过来一块吃饭。文亮今天上高铁站干活了。让他下午请假,咱弟儿们好好说一会儿话。

    中午,端上一桌子菜。那天破例地我喝了一两白酒。吃着地锅鸡,品尝着文汉自己用地锅蒸的馍。

    原本让八十六岁的四大一起吃饭的。四大责已,吃过饭才来。我们吃着聊着天,天气晴好,不冷不热,听堂弟们说现在的生活,听四大谈六七十年以前的日子。我想,这大概就是前人们一直在追求的美好生活吧。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