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秋雨芬芳

    居仁堂主
    2021-08-27 13:18:17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744

    撑一把伞,走进潇潇秋雨中。不软不硬,不大不小的雨,落在伞上,发出轻微的响声,柔和得像情人的窃窃私语。

      雨直直地落下,仿佛天空垂下千万条丝线,将天地连接在一起,再看,这线似乎成了顶天立地的模样,散发出一丝豪气。

      光线有些暗,而花在任何时候都是显眼的,如漂亮的女人,不管在任何场合,不事张扬,都让人不自觉地感觉到她的存在。

      大叶紫薇的每一枝头都举着一束圆椎形的花,紫色的花经过雨的洗礼,是那样的干净雅致。花带雨露,枝似不堪重负弯下腰,花束谦逊地低下高贵的头颅。不由得想起杜甫的诗:花重锦宫城。

    月季花老了。曾经碧绿的叶已泛黄,稀疏叶的枝,顶着几朵小小的花,白的,粉的,黄的花瓣上,凝结着晶莹的珠。诗云:唯有此花开不厌,一年长占四季春。诗毕竟只是诗,此春非彼春。四月底五月初,才是月季花生命的顶峰,那才是她真正的花季。此时的月季正如一个迟暮的美人,美虽美矣,然岁月的痕迹总是遮掩不住地显现出一份沧桑。

      恒安小区的铁栅栏里,千日红那球状的红花,在雨中倒是生机盎然。浅绿的叶在花下从容而恬淡。我不知道它是否真的有红千日的能力,一年不过三百六十五天,但在秋天,在百花凋零的雨中,它青春火热的模样,让我有了一分感动。据说千日红茶有清热去火的养生功效,但我从来不见有人用它来泡花喝。它在秋天能开花,让秋天不那么寂寞已是善莫大焉。而它身边的长春花确实开出了不变的春色。

       秋雨落在栾树上,栾树成了二传手,将丝丝细雨凝成水滴,疏落地打在伞上,伞面发出不均匀的不大不小的“砰砰”的响声。立秋前,栾树就开花了。一树细碎的黄花浮在枝头,十分热闹,此时,宛如走在珠海的春雨中,树树芒果开花了,芒果花与栾树花是如此的相似,连树叶也如孪生兄弟。眼前有小小的黄花落下,如花雨,含着香,带着露,悄然落在人行道上,静静地躺在那里的黄花,让人顿生爱怜。

    不紧不慢地走在雨中,不知不觉中来到街心公园附近,放眼望去,十字路口东北角有一树木槿花开得繁艳,在秋雨中,一树粉花鲜亮了一个转角。那树木槿花如一树桃花般地洋洋洒洒地绽放着,热烈中有一份孤傲。是的,方圆几百米,难得有这样一树灿烂的花,如数百支小灯笼,点亮一团阴暗,点燃一方空气。雨在花中消失,只有一团艳丽静静迎送着来往的行人车辆。

     处暑是夏天与秋天的交接点。此时的雨没有寒意,有的是流动着淡淡芬芳的柔情。

    雨,依然潇潇地地下……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