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站立成永远的谦卑

    居仁堂主
    2021-12-11 12:06:42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109

    站成永远的谦卑

        一株老莲蓬,沧桑岁月染就黝黑的面孔。躬身折腰在冬天的寒水中站成一幅永远谦卑悔恨的姿势。

        曾经的嫩黄尖尖角上,立着一只红晴蜓,站出杨万里江西吉安的春天。

        田田叶子是朱自清亭笔下玉立舞者的裙。那裙下藏着不可一世的刺,是盔甲,是武器。

        六月的太阳晒暖了塘的淤泥,给了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资本。

        “花之君子者也。”的背后,我似乎看见了,山乡老农目送儿女成才后那决绝的背景,老农那粗黑僵硬的手指,托举凤凰飞翔的姿态,那仰面观天的脸上是悲怆而沉默的泪水。

    此一去山重水远无归期。

        粉红的花瓣散发着幽香,招蜂引蝶。白色的花瓣,是舞者的脸。引来多少古今文人墨客为其竞折腰。

        杨万里的莲花“红白莲花共塘开,两般颜色一船香。

        恰如汉殿三千女,半是浓妆半淡妆。

        一片赞美声中,荷花已不知身立荷处,家在何方。即使跌落一瓣花瓣也欲仿彩舟漂远,远离淤泥腥臭。

        唯有花落叶枯,鸟飞人去。老莲蓬方知魂归何处。躬身折腰将来生希望托付给曾经背叛的淤泥。并一脸羞愧地站立成一幅谦卑雕像。任由朔风冰雪,而不直起那悔恨的腰。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