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儒洞河畔村野行

    海天蓝蓝
    2022-07-01 10:27:11
    → 快速回复 点击数:729

    儒洞河畔村野行



           5月22日,趁周末好天气,决定到漠阳江畔的村野走走。中午时分,太阳高照,东南风凉爽,我从岭门镇的清湖村的市场开始,沿着村里的小道,在村庄里开始了村野行的旅程。

    image.png

           村里,绿树掩映的一座座楼房,高矮不等,鳞次栉比。穿过村庄,是一口南北向长度约500米、宽度约200米的长条形池塘。池塘边缘,种着庄稼。贴着庄稼的是一条沿池塘边可通行小汽车的村中硬底化道路。贴着道路的就是村庄。池塘四周,房屋或远或近地包围着池塘。池塘里,池水潋滟着正午阳光的波纹,金光闪闪。这时,蝉声骤然响起,似乎整个天地都被这蝉声掩盖了。看着池塘边高矮不一的植被,还有一个个村中的小园子,估摸着这蝉声可能还要聒噪半个小时以上。

    image.png

           我从池塘的东北方向,沿着池塘边向北缘走去,紧绕着池边向南。池塘西南边的楼房,有几栋外墙装修得非常富丽堂皇,简直是不敢相信!直到池塘南面房屋的前面,透过绿树,广阔的田园飞青滴翠,翻涌着滚滚的绿浪。一条横空而过的70年代的人工渡槽,让我眼前浮现了当年农业学大寨的热火朝天兴修水利的场面。全民如一人的冲天干劲,真的能改天换地!这人工渡槽,就是人力打造的杰作!这广阔的田园,究竟有多宽广,我想用眼睛去度量度量。那池塘的东边,不想花时间和精力去丈量了。于是,看看前后左右,见到只有村东南那边有车辆来去,就向村庄的东边出来,穿过写着金色行书“斗文邨”大字的门楼,踏上硬底化水泥道路向东南行去。经过夹道的几十米楼房村舍,就到了两边开阔的田垌。

    image.png

           一条连接村庄的村道,将田垌分割成东西两部分。这条连接村庄的道路,不知曾经哪个时代建设?田垌东边是连着村庄和儒洞河的狭小田垌,宽度约500米左右,向北延伸,被近河边一座占地不小的建筑遮掩,看不到延伸多远。南面向前约500米,终止于紧贴儒洞河的一条人工渠道的河堤边缘和村道相交接处。就在相接处跨过村道的右边的田垌上,架空的渡槽就断在那里。继续向前走。右边田垌,向南和西南延伸。向南延伸到曾经的325国道边的村庄,西南边在村庄的东南方向西南延伸而去。凸兀在田垌上的西南的村庄,是高州山村,一栋栋绿树掩映的村中楼房,乍隐乍现。

    image.png

    image.png

           继续前行,绿海上空渡槽的长度更加延长。就在西南边的村庄北面,一直延伸到狭长地带后面的绿树稀疏的楼房处。走近看渡槽,黑迹斑斑,就是70年代学大寨时的遗迹了!断头的渡槽,曾经是引水到阳江,还是从儒洞河引水灌溉岭门的水田?不得而知。从断头处到儒洞河,约300米的距离。是不是这条渡槽失去功用之后,才被折断,才建设了这条连接村庄的道路?我带着无法解答的疑问,就在这里折向儒洞河往北行去。

    image.png

    image.png

    儒洞河,发源于哪里,我没去考究过。但是,自小就知道,儒洞河是电白与阳江的分界线。后来,阳江成为地级市,就在这条河边设置了阳西县。现在,就是电白区与阳西县的分界河流了。这条河,在此处向南流去约一公里,在儒洞桥下就与海水融为一体了。南望,儒洞桥就在眼里清晰可见。桥上经过的大小车辆,也看得清楚。踏上河堤,儒洞河的河水显得深蓝。河面的宽度,约500米。两岸的绿树和莽草,在闪着粼粼波光的江水中照影,就像是一位位香艳的美女,正在河边以水为镜,悠闲地妆梳打扮,仪态万千!前方,两岸都有引水的设备和建筑。记忆里,好像听人说过,电白区岭门镇和阳西县临河边的几个镇,都是在河里取水用作饮用水。电白区岭镇这边,建起了一个塔状的引水建筑,与对岸低矮的引水建筑,虽然表面不同,但都是从河里引水来满足大众的生活。从这一举措想象开去,让人想到了人的智慧是利用自然的天赋!

    这时,村庄的河岸的蝉声都停止了。河边的一群群白鹤,无论是在绿丛里栖息还是在儒洞河的上空盘旋,那太阳下银白色的身影,都是非常吸引眼球的画面。特别是那一声声鹤唳,在这正午时分,在这静谧的河上,显得是那样清脆悦耳,那样高亢回旋……

    image.png


    文章内容为用户自行发布,文中文字和图片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报料热线:199 2738 3856
    用户评论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