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总有一天等到你(旧作)

    红美玉
    2016-01-18 17:46:42
    → 快速回复 点击数:3807
    《圣经》说:没有人能够救你,除了神。你就是我心中的神。
      ——题记
      
      
      (一)
      
      汽车从公路上颠覆的那一刻,是傍晚六时十七分。
      
      那一瞬是怎么到来的我并不知道,因为我在车上是处于半睡眠的状态。这些日子以来我都是这样,该睡觉的时候睡不着,不该睡觉的时候又老是打盹,失眠就那样伴着我。失眠应是想要用更多的空间来思考,可是我什么都不想想了,想也没有用,但我还是失眠。
      
      意识到发生车祸那一刻我以为我的人生也全盘颠覆了,我回过神来之后除了感到被压迫的疼痛,还模糊地看到一抹桔黄色的霞光,我以为这是我看到的最后一抹阳光了,是日落西山前最后的美丽。
      
      灾难的阴影紧紧地箍住了我,我却在懵然中失去了求生的意识。因为有水源源不断地涌入车厢,我以为车掉进了河里,感到有种凉透心底的绝望。如果掉在河里就算没有被摔死,也会被淹死。渡边淳一说:惟有爱才能对抗死亡。我没有爱了,拿什么来对抗死亡?
      
      记得看过一篇短文叫《永远的蝴蝶》,英子在走过马路对面寄信的时候被飞驰而来的汽车撞飞了,她年轻的生命永远凝固在变成了蝴蝶飞起的那一刻。我的生命也将凝固在这一刻吗?贾平凹说:脱离了躯体的灵魂是更自由的。如果可以变成蝴蝶,可以自由地飞到任何心与梦想去的地方,我愿像祝英台一样,化蝶登仙。
      
      也许唯有这样,我才可以变成永远的蝴蝶,永远只唱一首情歌的蝴蝶。
      
      我感到自己即将沉入深渊之际,身边忽然响起了熟悉的旋律。那是我的手机铃声,是为了等待你的呼唤而设置的铃声,是我们共同的蝴蝶的声音。
      
      《圣经》说:没有人能够救你,除了神。你就是我心中的神。我把每一次的铃声都想像成你的呼唤。特别是在这一刻,我忽然担心自己如果沉在水里起不来了就永远听不到你的呼唤了。生存信念使我奋力推开压在身上的那个装着沉重的机器的箱子,拼命推开车窗爬了出来。
      
      汽车是先撞在路旁一棵树上然后翻侧掉进了一条小溪里,这是一条专门用来引水灌溉农田的小溪,正是插秧的时节,溪里储满了水在灌溉,还好溪水并不深。
      
      我被送进了医院。
      
    用户评论 (16)
    • 阿哥

      2016-02-12 07:25:59 阿哥 1#

      细细品读,领略美女作家的文采。

    • 红美玉

      2016-01-26 19:59:57 红美玉 2#

      (十)

        下了一夜的雨停住了,天空和大地却依然是潮湿的,空气中仿佛到处都飘荡着一种让人怅惘的雾气和一些挥之不去轻愁。
        
        回病房的时候,在走廊上见到了龙医生正从办公室走出来。他来到我面前停下来看着我,说:昨晚休息得不好吗?我说:没有,我休息得很好。他说:你的脸色不对。
        
        他看着我,眼神全是关怀,一种让我难以承受的关怀。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低下头。
        
        他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愕然地抬起头看着他,他不是外科医生吗?怎么像个心电图,能把人心里照个透明?
        
        我说:我回病房了,你妹妹很快就会来给你送早餐。
        
        我妹妹为难你了?他说,声音带点焦急。
        
        为什么会是这样子呢?难道我在他心里已经比他妹妹重要了吗?我已经不堪去想这个令人窒息的问题了。
        
        我说:你妹妹没有为难我,是我差点伤害她了。以后我还是离你远一点吧,我不想伤害她。
        
        我转身正要走回病房的时候,昨天那个女子带着她的母亲刚好走出电梯来到了,女子微笑着,花朵一样迷人的醉人的笑容。
        
        走到我们的面前时,她向我伸出了手,说:又见到你了。她纤细的手,温软如玉。不禁想起“十指纤纤洁如玉,发丝飘飘幽胜墨, 朱玉桃红半遮脸, 望穿秋水人见怜”的诗句。这样的女子,谁人不爱呢。
        
        她的母亲看着龙医生时脸上也是一脸祥和的笑,只是我看到她的笑容在看见我的瞬间收敛了。龙医生那种人,是所有母亲眼中的好儿子或好女婿,早就看出了那个阿姨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她对龙医生的喜欢,龙医生与她女儿的分手,阿姨比她的女儿或龙医生本人还要遗憾吧,也许她心里还存有让龙医生做女婿的期望,见到龙医生与其他女子亲近,当然不免失落。
        
        她的心里不舒服,我的心里也挺尴尬。
        
        可是,更尴尬的事还在后头。卿儿刚好也在这时来到了,她一看见那个女孩子,脸色马上来了个晴转阴。
        
        女子却大度得很,看见卿儿就带着轻轻的笑容跟她打招呼,说:卿儿,好久不见了。
        
        卿儿却一点也不领她的情,带着极大的不满白了她一眼,说话也带着一种尖刻:我哥哥是个大好人,你们不要总是利用他的善良让他为你们服务。
        
        说话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目光也瞥到了我的身上,她不过是一个为爱变成刺猬的女孩,我没有必要跟她计较。那个女子显然是习惯了卿儿这种态度,也看不出她的计较来,一脸的宠辱不惊。倒是她的母亲,也许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场面吧,脸上显出了窘迫的神色。
        
        女子说:你忙我们就不打扰了,我自己带妈妈去找陈主任吧。
        
        龙医生说:不忙,我下班了,你等一下,我把工作服换掉就和你一起去。
        
        卿儿说:你给陈主任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干嘛非要亲自去?你还没吃早餐呢,我给你带来的早餐要凉了。
        
        这样的场面,真替龙医生感到可怜。我赶紧抽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离开的时候,看见龙医生的眼睛里有一些疼痛。
        
        为谁疼痛?

    • 红美玉

      2016-01-26 19:59:09 红美玉 3#

      (九)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过了平常习惯起床的时间,厚厚的窗帘挡住了窗外的光线,整个房间仍像躺在温柔的夜里,如梦一样的恍惚。龙医生还没有回到宿舍,可是空荡荡的房间里又仿佛哪儿都飘荡着一种他的气息,一种让人感到温暖而又安全的气息。
        
        我清楚自己喜欢这样的一种气息,虽然我还无法确定会否依恋上这样的一种气息。但我觉得自己正在一步一步地陷入了他的阱里,那么温柔的一个阱啊。
        
        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我以为进来的是龙医生,哪知却是她妹妹卿儿。
        
        她看见躺在床上的我,美丽的脸因惊愕和痛心而变了色。
        
        卿儿手里装满食品的袋子跌落下来,红红的苹果骨碌碌滚出来,散了一地。像一颗心,碎了之后触目之处那些鲜艳的伤痕。
        
        她蹲下身来,把脸埋在膝盖上的臂弯里,好一会,才传来低低的呜咽。
        
        看见另一个女人躺在自己的爱人的床上是怎样的一种伤心欲绝?这种痛,我知道,深深知道。
        
        我走到她身边,无比怜爱的看着她,却不敢说话。我说什么好呢?告诉她我和龙医生是清白的,她会相信吗?就像那次他对我说,他和她是清白的,我也不相信啊。
        
        命运真会开玩笑,它让我以别人伤害我的形式,来伤害另一个女孩子。
        
        我轻轻拍拍卿儿的肩膀,只说了一句:“哎……”正想着不知说什么好,卿儿推了我一把,大叫:“别碰我,我恨你!”
        
        卿儿抬起头,美丽的眼睛充满哀怜,我从前见到她的那些高傲与华贵这一刻全没有了踪影,反而显得那么的无助。我看着她,仿佛看到了几个月前的自己,被爱情所伤的自己。
        
        生活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总在不同的时间与空间、不同的人身上,上演着相同的悲剧。不是无情的人,却会将一个有情的人伤的很深很深。
        
        经历过那一场恋爱之后我原一直认为自己已经无力再爱了,可是这一刻,当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不能爱龙医生的时候,竟是那样的心疼。
        
        因为,那一刻我对自己说,无论如何,也不要伤害这个女孩子。与其说我怜悯她,还不如说我是在怜悯我自己。
        
        卿儿说:把他还给我,好不好?
        
        我说:他又不属于我,怎么还给你?
        
        卿儿困惑地看着我,我说:你看我躺在床上衣服还穿得好好的,像发生过什么吗?没有,什么也没有,不过是昨晚雨太大了,路上积水太深,我一直无法回去,而病房里又新来了一个受重伤的病人,很痛苦,呻吟声音很大,吵得人睡不着。龙医生昨晚值班,你去他办公室找他吧。我也该回病房准备打针了。
        
        卿儿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眼睛立即放出光彩:“真的?”
        
        我说:真的。
        
        她说:那我立即把早餐给他送去。她一低头看见倒在地上的袋子,说:“哎呀,都倒了,我再去买。”说完就要走出去。我叫住她:你等等。她停下来,问:怎么了?
        
        我把她拉到镜子前,说:你看看,你就这样出去?
        
        她看到镜子里自己化过妆的脸被泪水冲刷面目全非,变成了一张大花脸,不好意思地笑了。那一刻,她看着我的眼光一扫往日的敌意,透着一丝从没有过的友善。
        
        相同的遭遇,我拂袖而去,她努力挽留,她爱得比我深。看着她的背影,我这样想。

    • 红美玉

      2016-01-26 19:57:53 红美玉 4#

      (八)
          
          龙医生有空就会开车来接我到医院,说如果我坐公共汽车万一让人碰撞着受伤的部位不好。其实我身上受伤的软组织已差不多完全恢复了,行动已不怎么受影响。我插在桌子上的鲜花枯了他又送过来一束,仍是一模一样的十一枝玫瑰。这些花为医院里的苍白日子抹上了鲜艳的颜色。
          
          一个飘着斜风细雨的早晨,龙医生接我到医院,下车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和一位老妇人站在一起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素白的衣裙,一张清丽的脸,美得动声动色。女孩子是陪着她的母亲来看病的。龙医生走过去叫那老妇人阿姨,然后叫我先上病房,他要照顾一下这个阿姨。我走了几步之后再回头看,他们三个人走在一起,龙医生与那个女孩子正在说着些什么,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身体接触,但我还是感到了有些什么东西在他们之间流动,仿佛他们走进了一个从前的故事,带出了那个故事中的温馨。
          
          雨越下越大,一直没有停止。龙医生来查房比平常迟了些,看我的眼神也有了些不一样。晚上雨还在下,持续的大雨造成了道路积水,市区顿成威尼斯,所有的路都走不了。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雨,龙医生走过来说:要不先去我宿舍坐会,去喝杯热茶吧。我没有假装矜持,跟着他去了他的宿舍。他坐在茶几旁边,用精致的茶具给我泡茶。我坐在他的对面,无声地看着他。雾气在他的周围升腾起来,我心里袅袅升起了张爱玲书中《沉香屑----第一香炉》的那些感觉,所有的气氛都是回忆。他给我讲到了今天的那个女孩子,她是一个让他心动让他沉溺的女孩子。他们本是很好的一对,但是因为他的妹妹,一心想成为他的妻子的妹妹总像幽灵一样跟着他缠着他,她终于受不了了,离开了他。他在网上聊天时发现,我的性格,说话的语气,甚至连引用的诗句都和那个女孩子惊人地相似,使他很迷惑,常常以为是她又回到他的身边了。他说,有一点不相似的是,你会写小说,那个女孩子不会写小说。
          
          难怪卿儿说,他喜欢的人不是你,而是你像的那个人。
          
          原来他坚强潇洒的外表之下,也有一颗脆弱的心。我无比怜惜地看着他,心里有种同病相怜的味道。原来我们心里疯了一样爱着的,都已是一个遥远的影子。那一刻,我心里涌起了怦然心动的温柔,仿佛爱上了他的痴情,又或者说,是爱上了自己那份无所依托的痴情。我分辨不清那一瞬间的感觉,只知道一样的茶,喝在心里已是别样的味道。
      夜越来越深沉,雨却还没有停止的意思。窗外的风声雨声织成了一张缠绵的网,把我和他织在了网中央。

    • 红美玉

      2016-01-26 19:57:21 红美玉 5#

      (七)
          
          我从诗星那儿零零碎碎地知道了那个女孩儿叫卿儿,是龙医生的妹妹,但不是亲妹妹,是龙医生的爸爸再婚时他的后妈带来的妹妹。卿儿的亲爸爸发了财之后觉得亏欠了这个从小不在身边的女儿很多,就给她很多的钱来弥补。她原来在龙医生家里时也是大家都很宠她的,娇惯得不得了。龙医生从小就疼着她让着她,她总是缠着龙医生,还迁出了户籍恢复了原来的姓,目的是要跟龙医生结婚,因为他们不是亲兄妹。追求卿儿的男孩子也不少,但她除了龙医生外谁都没放在眼里,一直都没有男朋友,如果知道有哪个女孩子想要亲近龙医生她就会去捣乱。而龙医生一直当她是妹妹,从不把她对他的痴情放在心上。为此她很伤心,常常借酒浇愁。有次喝醉了从楼梯上滚下来造成腿部骨折,受伤的腿落下了季节转换就犯风湿痛的毛病,每次犯病她就到医院里来疗养一段时间,所以跟诗星也熟悉了。
          
          转眼就是七夕节了,这个牛郎与织女相会的日子被多情的人称作中国的情人节。七月初七这天总是会下雨的,那是牛郎与织女相会时流下的眼泪。今年牛郎与织女特别伤心,一大早就下起了滂沱大雨。我正愁着怎么出门的时候,龙医生的电话到了,他说:在家等我,我去接你来医院。
          
          一会儿,龙医生就开着他那辆银灰色的丰田花冠就停到了我的楼下,我上车,龙医生把放在车后座上的一束鲜花递给我说:情人节快乐。这是由六枝黄玫瑰五枝红玫瑰及一些勿忘我、满天星扎成的花束,中间的五朵玫瑰插得像个心形。车内的冷气有点大,我打了个冷颤。龙医生把我的手握在他的掌上,说:冷吗?让我暖暖你的手,也希望可以暖着你的心。
          
          也许是他的话太温暖了,驱散了我眼里的雾气和心里一丝苍茫孤单的寒意。
          
          我把龙医生送给我的鲜花插在病床旁边的桌子上。卿儿来了,她看见桌上的鲜花说:你知道这束花的意思吗?十一枝玫瑰是说一生一世爱着你。这是我教我哥哥扎的,我希望他送给我,可是他总是送给别人。你别以为我哥哥给你送花就是喜欢你了,他喜欢的人不是你,而是你像的那个人。
          
          我像谁?我不解地问。卿儿不回答,转身走了。
          

    • 红美玉

      2016-01-26 19:56:44 红美玉 6#

      (六)
          
          傍晚我从医院里出来正要回家,准备横过马路的时候,被一个人从后面拎着我的衣领猛地往回一拉,一辆汽车贴着我的身体飞驰而过。我惊出一身的冷汗,好险。转身看见了因为紧张而变得脸色有点惨白的龙医生。他说:你没事吧?吓坏我了。我看着他,心里感激他又一次救了我。想 ,我值得他如此地紧张吗?
          
          他说,不要总是这样心不在焉,不要总在想着一些悲伤的事来增加自己的悲伤。其实生活里并没有这么多的悲伤,你的生活不应该这么悲伤。
          
          一个整天与病人与伤者打交道的外科医生,见过了那么多的伤与痛,这不都是悲伤吗?还说生活里没有这么多的悲伤。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低下头,不说话。
          
          他说:你还是那么忧郁,全身的气息都透着落寞的味道。有时在你身边,看你的眼神像梦一样停在远处,我真的好想走进你的梦里,我也有一个梦啊,一个有你的梦。真不知道该怎样去爱刚刚失恋的你。
          
          我抬起头看他,他那双深沉的眼睛透出满怀的心事。他曾在网上对我说过他喜欢我,用的是一种俏皮的语调。我说你拿别的事来开玩笑吧。他说,我喜欢用最轻松的语言说出最深的心事。可是他刚对我说的话并不轻松。这是他最深的心事吗?
          
          一个坐在汽车上的女孩儿摇下车窗跟龙医生打招呼,远远的,我也感觉到了她目空一切的高贵与美丽。我走了。
          
          我在按摩的时候龙医生带着昨天那个坐在汽车上的女孩儿来找诗星,诗星跟那个女孩儿打招呼说:又来了。好像很熟悉的样子。龙医生走到我身边坐下,和我说了几句话就要走,那个女孩儿拉着他的手说:不许走,我要你在这儿陪我。龙医生说:别胡闹,我在上班呢。她的眼光带点挑衅与敌意地看着我。我想,也许她是龙医生的女朋友,在医院门口看见我和龙医生在一起可能有点误会吧。这种事是不能解释的,越描会越黑。我跟诗星说声再见就要离开,诗星说,等我下班送你回家,好吗?我说不用了,我现在就回家。他又问:晚上还去散步吗?龙医生正走到门口,听到我们的对话回头看了一眼。我说:我不去散步,这些天都不会去了。我想,我还可以和你一起去散步吗?
          
          诗星目光有一丝黯然。成长的过程不是让你坚强就是让你忧伤。生活总会教会他一些忧伤的,可是我真不愿意教会他忧伤的那个人是我。
          

    • 红美玉

      2016-01-26 19:55:25 红美玉 7#

      quote:
      清风小剑客 发表于 2016-1-19 11:24
      女人也是多情的


      问好清风{:1_260:}

    • 红美玉

      2016-01-26 19:54:53 红美玉 8#

      quote:
      风吹雨打 发表于 2016-1-19 02:07
      爱就系如此,让人现实


      谢谢支持。

    • 红美玉

      2016-01-26 19:54:31 红美玉 9#

      quote:
      落霞如歌 发表于 2016-1-18 20:21
      学习。


      谢谢落霞置顶。

    • 清风小剑客

      2016-01-19 11:24:35 清风小剑客 10#

      女人也是多情的

    • 风吹雨打

      2016-01-19 02:07:52 风吹雨打 11#

      爱就系如此,让人现实

    • 落霞如歌

      2016-01-18 20:21:30 落霞如歌 12#

      学习。

    • 红美玉

      2016-01-18 17:58:19 红美玉 13#

      (五)
          
          这是夏末的星夜,天上有小小的峨眉月和淡淡的星。公园阑珊的灯光下,诗星天天都不厌其烦地陪着我散步,一圈又一圈。月亮在我与他的眼中渐渐地圆,又悄悄地半。人走在月光下总是很容易产生一些幻想。常常和诗星一起走在公园的小径上,我却感到我不是走在诗星的身旁,而是走在那个朝思暮想的人身边。公园里那一片茉莉花开得很浓烈,淡淡的花香随着柔柔的风吹过来了又荡开了,像心里涌起的若有若无的波澜,也像记忆深处时而归隐时而鲜明的往事。
          
          每次走累了诗星就会让我坐在石凳上给我按摩。我说,你这样会把我惯坏的,以后出院了找不到你按摩了,我怎么办呢?他说,这有什么呀,就让我给你按一辈子好了。他的拇指在我的手心里揉捏的时候,我感到一阵颤栗,身体里有一种直欲在燃烧,我挣脱了他的手。他说:蝴蝶,从遇见你的第一天起,我就有种很特别的感觉,总想走近你。这种感觉一直在延伸。我喜欢和你一起散步,喜欢和你一起看月亮数星星,喜欢在晚上细细回味你写的那些小说,回味你写的那些美丽带点感伤的句子。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了。
          
          我看着他,看着他那双湖水一样清得见底的眼睛。如果我也年少如他,我也许会为此刻燃烧在他眼中的爱情渴望,和因为爱情而加重的呼吸加促的心跳而感动。
          
          可是,我和他隔着这么长的年轮,心和心难以靠近,梦与梦不在同一片天,我需要的爱情不是他可以给予的。我说,你太小了,还根本不懂得爱情,以为心里那种对异性朦胧的好感和神秘感就是爱情了。你与我走不到同一条路上,我这儿不是你的驿站,不可能是。他说,我知道现在的你是忧郁的,我也不要你现在就接受我。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总会慢慢地喜欢我的,相信我可以带给你童话般的欢乐。我说:爱情不是童话,爱情是残酷的成长。
          
          他有点懵懂地看着我,我说我困了,赶快离开他回了家。
          
          

    • 红美玉

      2016-01-18 17:55:27 红美玉 14#

      本帖最后由 红美玉 于 2016-1-18 17:56 编辑

      (四)
        
        龙医生说31号是最好的按摩师傅,他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让我只去找他推拿。我去之前没想到过这个31号是个男的,一见到他就怔住了,让异性给自己按摩是我还不能接受的。我给龙医生打电话说我不要这个31号,他说:这是很正规的按摩,做得好有助你的康复,别多想,闭上眼睛就把他当作是个女按摩师。又补上一句:或者当作是我给你按摩。我说:我也不接受你给我按摩。他呵呵一笑,说,健康重要点,去吧。
        
        我犹犹豫豫地躺到按摩床上,31号的双掌按在我的太阳穴上,就有一股热流从他的掌心传到我的身体,暖暖的让人感到有种烫贴的舒适,这些天来一直困扰着我的头疼也在他恰到好处的按摩中渐渐减轻了。
        
        我身上的痛渐渐减轻,但心上的痛依然沉重,尽管龙医生一再地叮嘱我暂时还不要用电脑,那样不利眼睛的恢复,但是每一个寂寂的深夜我还是坐在电脑前,把里面的一张合影放到最大,默默地久久地对着他。你的背影已在天涯,相片上的面容,是我留给自己唯一的奢侈。从前那些如春花秋月般美丽的时光已慢慢消逝,成为往事,成为追忆,成为心上的痛,浮动在眼中一层层不断涌出的泪水里。
        
        31号很受病人的欢迎,每次去找他的时候都在忙着,还常常有人在排队等他。我等他的时候会以一种欣赏的感觉看他干活。他的脸像晴空的云朵,眼神又像没有云朵的天空,带着一种远离浮华与尘埃的神采。生活一路的走来,目睹了那么多的复杂与忧伤,经历了那么多的复杂与忧伤,心也变得复杂与忧伤起来。面对着这样纯朴澄澈的男孩子,我有种说不出的喜欢,眷眷地想起自己年少时的干净清淡岁月。
        
        我在推拿的时候一个朋友来看望我,说到了我的小说。31号听了仿佛有种意外的惊喜:你就是蝴蝶?我看过很多你的小说。我的小说写的都是一些寂寞的青春,总有几分挥之不去的轻愁,他也会读?他说:你的小说都是没有结局的,让人有种回味无穷的感觉,看完了还可以有很多的遐想。朋友笑道:好,遇到忠实读者了。其实我写的东西并不出色,能够让一些人记住,已感到有些宽慰了。
        
        我后来才知道31号也常常写作,擅长写散文诗,写的句子很优美:“清澈的花朵,正如一张无法忘却的脸孔,正如一缕让人柔软的歌声。”觉得他写的这些句子正是别人对他的感觉,他的笔名叫诗星,我觉得这个笔名好,如其人。我奇怪一个写诗的人怎么做起按摩工来了,他说是家里祖传的技术,他家在广西老家和在我们这个城市都开了按摩馆,生意很好。他父亲觉得儿子还是有个正式的工作好,就让他考广西医学院专学推拿,毕业后来到我们这儿的医院工作。
        
        我身体状况好转之后晚上就不在医院呆着了,龙医生考虑我晚上在医院实在休息不好就同意让我晚上回家。知道诗星就住在我家附近是在一个早晨,我出了门在公共汽车站等车去医院,他开着摩托车路过,看见我就停下来,问:你怎么在这儿?我告诉他我家就在这附近,天天在这儿坐车去医院。他说:那好呀,我家也在附近,上车吧,我载你去。我想一个病人怎么好麻烦一个医院工作人员呢,就婉谢他的好意。他却坚持着一定要送我,我就坐上他的车来到医院,下午他又把我送回家。


        从那以后我在公共汽车站候车的时候就常常遇见他,他说“总是这样巧”,他是个心地纯良的男孩子,我明白这当中偶然性的必然。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在家门前的公园里散步的时候也遇到了他。我简直奇怪他怎么会在这儿出现?他说:想看看你是不是如你的散文所写的常常在这儿散步,就来了。哪知真的就遇上了。
          


    • 红美玉

      2016-01-18 17:52:07 红美玉 15#

      (三)
        
        醒来的时候,我的草稿和手机都不见了。谁拿走了呢?
        
        龙医生来了,手里拿着我的草稿和手机。他说:睡得好吗?要多休息,美丽是睡出来的。他把手机和草稿还给我说:我是听着音乐声进来的,你已经睡着了,就拿了你的小说读了。原来小说的结局多好,为什么要改得那么凄惋呢?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爱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失去了爱的人还会慈悲吗?
        
        他说:别再把手机放床头上睡觉,会有人趁病人睡着了来偷走的,所以我才给你保管起来了。他叮嘱我现在要保护好眼睛,不要看书看电视看电脑,更别急着写小说,然后才离开。手机里有一条新短信,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真想不到你就是蝴蝶,能够在生活中认识你太高兴了,我是小白龙。

      是小白龙,我的网友小白龙?!我这才想起,小白龙曾给我发过几张做手术前用手机在手术室里照的相片,相片上头发和脸都被帽子和口罩盖住了,只露出眼睛,难怪我对这双眼睛似曾相识,原来他就是小白龙,那个只见过我的一张侧影的相片,常常在电脑里对我说喜欢我,想和我去登黄山,想和我去江南雨中漫步的小白龙。小白龙对我说喜欢的时候我也对他说过我的喜欢,我喜欢的那个人的名字,喜欢的生命中的等待,以及喜欢的那个人对我说过的喜欢的话。所以他一看我的小说就知道了我,我在小说里用上了他的名字和我的名字,还有我们的一些故事。我的身与心的伤都让他了然掌握,在他的面前我有种被一觅无遗的难堪。没想到,我见的第一个网友,竟是以这样的形式来相见的。  
        知道龙医生就是小白龙以后他再来查房心里就有了点尴尬的感觉,怕他会提起我们在网上聊的话,怕他会说出网上用过的那些俏皮的语言。可是他并没有。只是每次来查房,我都觉得他的目光里多了一点意味深长。同病房的大姐常常对我夸赞龙医生,说他对病人很好。来打针的护士听到了却说:龙医生对女病人是一团火,对医院里的女医生女护士是一块冰。我和那个大姐都笑了,嗅到了女护士话语中的酸。我的身体稍为可以活动了,龙医生就为我增加推拿治疗。我每天上午在病房里敷药挂吊瓶,下午就去康复科推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