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受伤记

    红美玉
    2016-09-02 20:53:33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731

    去贵州旅游几天,28号回到家来已经是深夜。一天的火车折腾,实在累得不行,洗洗趴床上就沉沉睡了。早上醒来一看,家里几天不搞卫生,实在脏得不成样子,感觉再忙再累,也得清理清理,好歹这自家的场地,总不能让它变得比公共场所还要脏。思想是行动的前提,这一感觉无法忍受,人就立即行动起来,洗衣服拖地板擦窗台,本是猪一样懒惰的人,竟然可以变得像牛一样勤快了。


    洗衣机洗完衣服排水的时候,我勤俭节约的光荣美德又发作了,利用这排出的水刷洗卫生和厕所的地板。洗衣机的水排得很快,我得在这短短的时间内飞快地把地板刷洗完。我弯下腰埋下头一面刷地板一面由洗衣机的位置向卫生间的位置倒退,完全没有意识到屁股已经来到了洗手盆的底下,这个恼人的大屁股一翘,撞到了已经服役了十多年的可怜的洗手瓷盆上,摇晃两下,终于支撑不住,“咣当”一声巨响,落地开花了。我在这瞬时刚巧一转身,完全不明白碎掉的瓷片是如何划过我的右手中指,割下一道长长而没有规则的口子的。我只知道一阵刺痛之后,立即看见滴下的血在地上开出一朵朵大红的花,在衣服上也开出一片灿烂的红花。


    这花红得太耀眼,我一见就感觉天在旋,地在转,世界末日将来临,完全站立不稳了,赶紧向家猫发出呼救。家猫听到呼叫从床上鲤鱼打挺般跳起来,动作麻利得完全不像一个半老头子,而像一个数岁已经除以二的小伙子。尽管他对这个受伤了的平常老给他惹麻烦的笨蛋一百个嫌弃,此时也把嫌弃的念头抛弃了,一改平常对我恶鬼能登的态度,像个亲善的好人优秀的大夫一样,飞快用纱布包扎着我的手,把我拖到床上。此时我的意识已飘飘渺渺不知落在何方,睡梦中似是听到猫的声音隔着千山万水似的传过来,说:晕血的,不用怕。


    我晕血的吗?我一直不知道哦。而家猫的话给我一种镇定的安全感,果然,没过多久就天不旋了,地不转了,意识也从宇宙洪荒之中回到小家的床上了。低头看看受伤的手,居然也不再渗血了。


    家猫见我转醒,说送我去医院消毒包扎,我看看挂钟,见上班时间快到了,去医院还得挂号排队,麻烦,还不如回服务中心处理,服务中心也是半个医院呢,何况当时我的手都不出血了,以为叫护士长帮我消毒包扎一下就行。于是打电话给护士长琪梅,她听我描述完之后说:不知道要不要缝针哪。果然给梁主任看了伤口,他就说要缝四针。我一听吓得头皮发麻:四针?天!


    琪梅责备说:“今天梁主任好多工作要忙呢,你真会添乱。”瞧这话说的,我愿意添乱吗?我长这么大还没缝过针呢,这8月29日是什么狗屁日子?我灵巧的、勤劳的、会写文章的、好好的肉手得像破衣服一样被锋利的针穿来穿去缝缝补补,我该有多悲苦!


    梁主任马上换上衣服给我手术,手术时感觉到针线穿过手指的皮肉,撕拉撕拉的,破碎的肉手撕拉破碎着我的小心脏。哎呀呀,好难受。据情况梁主任只缝了三针,缝完用纱布包着,像个电影中的前线伤员,纱布遮住了右手大部份面积,只露出几只指甲缝还沾着未洗净的血污的脏兮兮的手指,乍一看,丑得像只猪蹄。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手这么丑,好伤心,好难过!


    伤的是右手,做什么事都不方便了,这下训练左手的机会来了,刷牙用左手,洗脸用左手,洗澡用左手,吃饭用钥羹还是左手,几天时间差点修炼成了左撇子了。同事阿瑶送给我一支芦荟膏,说是神仙药,涂上去之后沾到水都不怕了,洗澡完擦干后再涂一遍就行了。我说打破伤风针腰痛得直不起身来,就收到了营养红包。担心我伤口结疤不好看,就有人发来了去疤的伤膏图片叫我去买来用。这些关心和温暖,我会铭记于心。


    所幸的是,这些天洗衣服的活儿都变成家里那只猫的啦,举着受伤的右手看家里的懒猫变成一个勤快猫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哈哈!

    用户评论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