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往事,并不如烟

    紫陌幻
    2017-01-12 09:45:47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588

    1、

    人生,最难追求的是美满幸福!当你觉得一切都如意的时候,冷不丁冒出一些麻烦事,让你痛不欲生。吕义宏接到妻子张娜的电话,脑子里立即显现出这样的语句。

    吕义宏,身高178公分,国字脸,浓眉大眼,悬胆鼻,厚嘴唇,三十多岁,风华正茂,又开着一辆黑色的奔驰。无论他去到哪里,都吸引一大批女人的目光。但他目不斜视,除了妻子外,从不正眼看哪位美女。他身边的人佩服张娜训夫有术,其实张娜有苦难言。因为那次感情受挫后,吕义宏根本不再相信爱情与女人。他信奉的是金钱与权力,他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工作之上,他成了地地道道的工作狂。在他的努力之下,公司不断扩大,业务范围越来越广。以前只是一间外贸公司,现在又兼有房地产、酒店等。连他的岳父,一个精明的生意人,都甘心退居二线,把一切权力交给了这个神龙快婿。老人家常对女儿慨叹:“还是你眼光独到,五十万买了一个能干的丈夫与商业奇才,值!”

    让春风得意的吕义宏突然遭受巨大痛苦的事情,就是他五岁的宝贝儿子莫名其妙得了急性白血病。这病来得太突然太凶猛,他虽然身家千万,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骨髓,眼睁睁地看着儿子日渐虚弱,他心如刀割。刚才张娜来电话,说小华又晕迷了,吓得他立即终止会议,心急如焚地飞车赶到医院。

    他停好黑色的奔驰,急匆匆走进住院部。不料在大门口碰到一个小男孩,男孩手中的面包“啪”的掉到地上。小男孩立即哇哇大哭,他刚想拉起小男孩的时候,一个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少妇紧张地拉起小男孩,连声问:聪聪,摔到哪里了,疼不疼?

    这熟悉的声音让吕义宏整个人杵住,呆呆地打量着这个黑衣少妇。果然是她,虽然八年音讯全无,可她的声音没变,她的五官依旧。肤色依然白里透红,身材比以前更丰满。看来,离开他以后,她的日子过得非常滋润。

    “哼哼,林梦梦,果然是你!”满腔怒火的吕义宏冷冷地说,阴鸷的目光直视着她。

    “妈妈,他是谁?”聪聪看见妈妈突然脸色惨白,紧张起来。

    “哼哼,孩子都这么大了,你果然迫不及待地和他结婚生孩子!”吕义宏满脸不屑,“何钦真的那么优秀?”

    恍若被重锤狠狠敲击,林梦梦脑袋一片空白。但很快,她回过神来拉着儿子甩头就走。

    不能再让她消失,吕义宏脑海里显出这个念头,便毫不犹豫地紧紧钳住她的左手。她惊恐抬头,正对着吕义宏几乎喷火的双眸。

    “放开我……”林梦梦看见许多人好奇地打量着他们,脸色越发苍白,额角渗出滴滴汗珠,“我爸爸病危……”

    “伯父病危?”吕义宏一颤,松开了手。林梦梦拉着儿子,踉跄向前。

    “义宏,你来了!”

    林梦梦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忍不住回头,看见张娜那悲痛欲绝的脸。她不禁一怔,停下来看他们。吕义宏却不再理她,他扶着步履踉跄的张娜从她身边走过。

    张娜忽然见到毫无血色的林梦梦,愕然,张大嘴却一言不发。

    他们静坐在抢救室门口,忧心忡忡地等待着。吕义宏偶然回头,正遇到不远处林梦梦那关切的目光,他立即把头扭开。实在不愿意让她看到自己痛苦的模样,可是上天偏偏不如人愿。

    待到他再次回头时,林梦梦母子早已不知去向,他的心莫名地更加烦躁起来。

    忽然,抢救室大门打开了,护士推着小华走出来。吕义宏夫妻扑上去,焦虑地呼唤:“小华。”

    医生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希望能尽快找到匹配的骨髓。要不……”

    吕义宏的心如堕进万丈深渊,合适的骨髓,哪能轻易找到?儿子那么小,又怎能忍心看着他被病魔夺走?




    2、

    后来,因为要洽谈一笔重要的生意,吕义宏不得不飞往美国。虽然身在纽约,可是他时时牵挂儿子的病情。每天打电话给儿子,听儿子的声音,他才稍微心安。夜深人静时,辗转反侧之际,脑子里偶然显现出林梦梦母子的身影。他暗骂自己没出息,当年明明是她绝情,突然跟何钦远走高飞,自己为何还要惦记她?

    这样的焦躁不安中,吕义宏突然接到张娜的电话,张娜兴奋地告诉他,找到合适的骨髓了。

    那一刻,他激动得说不话来。半晌才说,只要捐献者同意捐骨髓,无论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张娜顿了一顿,说捐献者什么报酬都不要。吕义宏非常感动,默默地感谢上天,在这这个关键时刻,有人无私地救他儿子一命。

    吕义宏工作完成后,迫不及待地飞回来。看到儿子又能活蹦乱跳的,惊喜、感激种种情愫充满心田。他曾多次向医生打听恩人的姓名,但医生婉言拒绝,说捐献者要求保密。有恩不报,吕义宏心中难安,可他又无计可施。

    那次他出差到广州,办完公事后接到大学同学邓志的电话,说是多年不见,相约在某酒店会面,老同学们难得聚聚。由此,他见到了何钦,他身旁坐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大家介绍说她是何钦的妻子。

    吕义宏呆呆地看着他们,思维短路,何钦和林梦梦没在一起?他终于忍不住,向何钦追根问底。

    何钦告诉他,当年他只不过是陪着林梦梦演了一场戏,“我和梦梦能有什么呢?那时候她都已经怀了别人的孩子。”何钦说这话的时候,冷笑里夹着愤怒,还有一丝无可奈何的同情。

    吕义宏大为震惊,那小男孩俊俏的模样在他脑海显现,那忽闪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厚厚的双唇,正是他小时候的模样啊。他疯狂了,向大家打听林梦梦的下落,可没有人知道。

    何钦轻蔑一笑:“你应该回去问张娜!”

    难道张娜和林梦梦一直保持联系?吕义宏不可置信地看着何钦,可是对方却再也不看他,笑吟吟地为他漂亮的妻子夹起一只椒盐虾。

    那一夜,吕义宏辗转难眠。脑中灵光一闪,猜测到是谁捐骨髓给小华了。他懊恼、烦躁不安,他一直怨恨林梦梦水性杨花,却不料真正无情的人是他。

    第二天,他飞回C城,急奔人民医院。主治医生说:“其实那小孩就是你妻子亲自带来的!”所有的猜想得到了证实,他怒不可遏。飞奔回家,劈头劈脑责问张娜。张娜见事情不能再隐瞒,只好把那些过去都抖落出来,告诉了他所不知的秘密。




    3、

    张娜、林梦梦、吕义宏、何钦四人就读同一所大学。一次学校组织联谊活动中,张娜爱上了英俊潇洒的吕义宏,但吕义宏钟情的却是林梦梦。他们出双入对、如胶似漆,羡煞旁人。

    张娜实在不甘心,从小到大只要她想要的东西,没有一样得不到。何况,林梦梦论家世背景就是个灰姑娘,自己怎能败给她?

    毕业后,张娜回到C城她爸爸的公司,并把林梦梦安排在公司财务部。这样,林梦梦成了她的雇员。她常常吆喝林梦梦干这干那,看着林梦梦忙得团团转的样子,暗暗拍手称快。她还派人暗中调查,得知林梦梦的母亲得了尿毒症,每天要去透析,花钱如流水。而她的哥哥林鸣在北京某大学读博士,林梦梦肩负家庭重担。微薄的工资远远不够支出。她每天忍受着张娜对她的百般刁难,因为工作太忙,亦匀不出时间和吕义宏见面,有时电话里说说话的力气都显的疲惫不堪,简短几句就挂了。母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如果不及时换肾,神仙也救不了。可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肾,即使找到了,巨大的手术费、医药费也让她束手无策。

    正是这焦头烂额的时候,吕义宏因家里长辈催促,和林梦梦谈结婚的事,怎能有好结果呢?他们各自为生活奔波忙碌,灰头土脸的都需要供给和安慰,平日的无瑕顾及的疏远已渐渐拉开两人距离,如今又为结婚的事吵了一架。

    吕义宏一气之下,跑去酒吧喝闷酒。他喝了一杯又一杯,醉醺醺中,有人抢走了他的酒杯。抬头看,张娜已把那杯酒一饮而尽。

    “你干嘛呢?”

    “独自喝酒太没意思了。”张娜妩媚一笑,又干了一杯。

    吕义宏被她的豪情震住,两人痛痛快快地喝起来。

    渐渐地,吕义宏舌头不灵活了,絮絮叨叨地埋怨林梦梦太自私,既然相爱却不肯结婚,这算什么爱情?

    张娜笑笑:“女人一旦谈婚论嫁就会超级现实,也许你现在的条件不足以让她下定决心出嫁。”

    原来如此,吕义宏黯然,他现在穷困潦倒,实在没有资格强迫对方。

    “没有钱,爱情就像愚蠢的春蚕作茧自缚。”吕义宏自嘲着,又干下一杯烈酒。

    他们醉得一塌糊涂,并不知道林梦梦带着怎样的心情去酒吧,替这对醉倒的男女善后。

    林梦梦一夜无眠,脑里挥不去的是醉倒在一起的那两个人。第二天正巧是周末,在林梦梦正要去找吕义宏问清的时候,张娜来了电话,约她到办公室谈话。

    张娜指了两条路由她选,一是告发她。前不久林梦梦被医院逼得没办法,挪用了公司一笔十万元的公款给母亲冶病。这事张娜洞若观火,她若去告发,林梦梦不仅会丢失工作,甚至会有牢狱之灾;第二条路,林梦梦主动离开吕义宏,张娜支付她五十万。

    “五十万!”林梦梦惊讶地瞪着张娜,怀疑她听错了。

    “不错,吕义宏值五十万。”张娜目无表情,“你考虑清楚,五十万可以帮你解决很多问题。”

    “那你确定我离开他,他就会爱上你?”林梦梦挑衅着。

    张娜却冷笑起来“你以为你们的爱情有多崇高,多忠贞不渝?你知道他昨晚为什么买醉,醉之前又说了些什么吗?”她喜欢看林梦梦怯怯又绝望的样子,轻描淡写地接着说,“不过,为保万无一失,还要你配合演出戏,让他对你彻底绝望。”

    “演戏?欺骗他?我做不到!”林梦梦断然拒绝。

    “两天,你考虑清楚了再给我答案。”张娜目无表情地离开。

    两天后,林梦梦要了张娜的五十万,也配合张娜演了一场戏。因为医院找到她母亲合适的肾源了,为了救母亲,她别无选择。

    张娜借同学聚会的名义,带着同学们去海岛游玩。何钦是吕义宏的同班同学,又同在C市工作,自然也在邀请之列。他在学校时就喜欢林梦梦,一直求而不得,这趟好不容易见面,自然殷勤倍至。

    大家都很尽兴,游泳、烧烤、喝酒,玩得不亦乐乎,也都醉得一塌糊涂,包括吕义宏。

    张娜把吕义宏扶进她的账逢,并在他身旁躺下。那一夜,大海的咆哮声还有吕义宏轻微的呼吸声在她的耳畔犹如天籁般动听,一个美满的人生已然浓墨重彩地陈铺开来。

    第二天,红日东升,朝霞把波澜壮阔的大海染得通红。吕义宏醒来,赫然发现躺在自己身旁的张娜。他跌跌撞撞跑了出去,林梦梦呢?她在另一个账逢里,何钦紧紧抱着她好梦正酣。他像头愤怒的狮子,抽打着何钦。同学们都被惊醒了,纷纷拉开他们。



    4、

    “别说了,以后的故事全在你的掌控之中,我们都是你的傀儡!”吕义宏愤怒地瞪着张娜,“我知道你卑鄙,但没想到你竟然卑鄙到如此地步!”八年前那一幕依然历历在目,自己被他们骗得好惨。

    “哈哈……我卑鄙!我是为了谁才卑鄙?”张娜毫不示弱地怒视着吕义宏,“假如你们的爱情坚不可摧,她会为了五十万而出卖你吗?”

    “你?你……”愤怒、痛苦齐齐上涌,吕义宏脸部扭曲着。

    “真正卑鄙的人是你!”张娜不留余地谴责,“我对你掏心掏肺,让你掌控公司的大权。若不是我,你现在也许还是个拉保险的。可你真正爱过我吗?”

    吕义宏那愤怒的双眸暗淡下去,晶莹的泪水慢慢渗出。

    “我知道,你还偷偷爱着她。所以,我才让她的儿子捐骨髓救小华!”张娜冷笑。

    “你是恶魔!”吕义宏抹抹泪水,气咻咻地瞪着张娜。

    “为了救儿子,我不惧怕做恶魔!”张娜回敬他,“何况,她的儿子不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儿子是她的全部啊,她怎会答应你,还一分报酬也不要?”

    “她太善良了,她刚刚失去了父亲,不忍心看我失去儿子!”

    “她父亲走了?你又要她儿子捐献骨髓,你真残忍!”

    “这两年她的父母相继离世,深知生死离别之痛,所以不计前嫌救小华。我想给她五十万,可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还请我不要再践踏她的自尊。”张娜自嘲地笑笑。

    吕义宏呆住了,从来没有想到张娜背着他干了那么多事。八年前,得知林梦梦为了五十万,而出卖爱情放弃他,他恨死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她却默默抚养大他们的孩子,并且又救了他和张娜的孩子。这是何等宽广的胸怀啊!

    他没有心情责怪张娜了,而是问她要了林梦梦的电话号码,居然是“你拨打的号码已停止使用”。

    吕义宏懊恼不已,继续查找林梦梦母子。可他们杳如黄鹤,不知藏身何处。后来,他好不容易查到林鸣的电话,恳求对方将林梦梦的近况告知他。林鸣却冷冷一笑:“你何必大费周章寻找他们?聪聪根本不知道有你这个爸爸。”

    “我只想尽能力补偿他们。”吕义宏嗫嚅着。

    “不必了,他们母子现在过得很好,根本无需你任何的补偿。再说,你也补偿不了。”林鸣不容分说地收线。

    吕义宏握着手机,心如死灰,全身冰凉。


    用户评论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