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原创散文]古炮楼的小孔

    点击数:1840
    庞志桂
    2017-04-28 15:11:32

    古炮楼的小孔

    庞志桂

    大澳古炮楼顶的小孔很特别,形状很特别。它分为里外两层,内是约15公分见方的,外则是7公分。三面墙上共有四个,另一墙面是楼梯口。据同来在部队工作的刘先生介绍,这是枪口,常在正中加一十字支架用以支撑,这炮楼上的枪口却不怎么正规。搭上手,似乎真的不甚方便。这不由地让我怀疑它的功用了。墙上,尤其外墙,欧化的窗花和平整的墙上只留下岁月冲刷的影子,不曾遭受炮火之祸。后查阅资料,这是一座专门用于囤放黄金的地方。作为商会的后花园,门前的牌匾上题“民国二十五年,少松书”。民国25年,正是抗日战争时期,吴女士说,富商为保护个人财产都会建立炮楼,还有部分人有些武装力量,开平这种碉楼尤其多。

    如若是平时,极可能我停下便会转身就走。它的周围只是几株挣扎在角落的爬山虎,无序地疯长。除了欲退不退的青苔留在洞口和墙上的,凌乱在风中的野草外,别无景致,别提能有多大的乐趣了。有人说爬山虎是用来修饰的,话并没错,倒是夸张了些。在村落里边,人们可是恨极了爬山虎和野田七,恨不得“磨刀霍霍”了。难以想象,谁会在某个草长莺飞的季节心血来潮,小心翼翼地捧来一株爬山虎,埋下一颗种子,葬下一地的花事。除却慕名而来的游人,和“最喜小儿无赖”,这近乎于无稽之谈。但小孩子是不常来的,太危险。我在返程时稍为不慎,脚下差些踩空,似乎就可以看到“哎哟”一声的肉疼。不知,是否曾有人富商在这“金窝银窝”中“失足铸成千古恨”的?

    现在细细想来,我应该会怀念楼顶的小孔。如果单论它形状的特别,是不足以让我如此对它着迷。我大概念念不忘的是从那一个小孔中所窥见的。说也奇怪,我窥见的只是灰茫茫的一片。可说不清,道不明的“灰茫茫”的一片,是它桅杆林立的曾经?还是打捞起“南海一号”的沧海桑田的过往?这样想着,好像这里的曾经一下子便一股脑地冲进了我的脑袋,远方有人,远方有海,远方有人扬帆出海。那便是一片“天机”了。惊喜之余也有些猝不及防。我在这小孔中竟可以管窥全豹了。

    小孔距离海边很近。我似乎能从中嗅出古时穿过它的风。海风应该是咸得入味,腥得喜人。但是,腥、咸又怎么会是喜人的呢?现代人早就远远地避开了这风,用手猛扇开,唯恐避之不及,嗤之以鼻的,人们喜欢的风是轻的、淡的。淡得空气中弥漫的是广场上晒干的咸鱼散发的清香。君不见,在岸边的船只全都修葺一新,绳索连在一起,似乎在等风起。停靠在岸边的船上的细细的盐晶,远远望去,不知者还会将沙盐混为一谈。缆线、渔网也已放进箱中存放,水草、浮藻消失殆尽,茫茫大海难寻踪迹。

    声浪也冷却了许多,抗争、声浪也不似往昔热烈,静了下来。“哟~嚯~哟~嚯”一起拉网、扬帆的加油劲已然不见。弄潮儿穿着的短袖、搅动一江海水的激情,搏击中拉着长长的网满载而归的喜悦和出海的小酒蒸发了。除了打捞上来的南海一号能稍可瞥见瓷器、丝绸的影子,其余的连同沉船一同沉睡了吧。几经摧残,轻的只有游客穿梭在椰林和古村落的“唰唰唰”声。不免让人叹息:千帆过尽皆不是,此地空余古炮楼。

    现如今的风,似乎淡了些,清了些。“阿爷,我抓了一条鱼哈哈哈”“阿侬,还小,放了吧”等来年呵!盖莫是粗罟不入洿池,放生的一幕也恍如昨日。宁静则宁静了,却少了几分烟火的味道。鸡飞狗跳、戏耍山间的田园之乐,也成了可遇而不可求的“奢侈”事。大澳多了一份“生人勿近”的落寞寂寥。只有依稀听到老婆婆吆喝着小虾米、小鱼仔的叫卖,小乖乖喊着:这个小鱼仔好吃呀!如此才会回归几许村落的生机。好像只有如此这般,太阳的寒冰才会融化三寸,周遭也回暖了6度。

    其实,如果可以,我倒想从它的另外一边看过来,那一定很刺激,“屋舍俨然”便是这种感觉吧,浅浅的一个小孔便能将一切尽收眼底。在双层设计的枪口中,不知道其中是否有“阴阳眼”的功用?假如有,不知道是对司徒少松的智慧露出了阴眼还是阳眼呢?后来,我想,这枪口是不是除了子弹可以射进来,脏水也能吐进来?这一方小小的城墙,是否也把人心搁在城墙外?不知这堵厚墙能挡得下多少的唾沫星子?相传此地曾作为地下党员活动的联系点和中心,为革命胜利创造了条件,小孔会作何姿态呢?相对于这炮楼、这藏宝之地,在抗日战争的艰难卓绝的日子里,仗义疏财、救济百姓的口口相传的事迹,是否更为广受欢迎?

    一眼万年,这是佛家的用语。在这一片的灰茫茫的“过眼云烟”中,我能看到多少呢?确切的说,是能想到多少,何况这仅仅是“一孔之见”?

    归途时,我是咀嚼着大澳牌紫菜上车的,不同于的入口即溶,在慢慢咀嚼中却带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辣味,有些意犹未尽。后来,听同行伙伴说虾酱蘸着猪肉特好吃。对了,中午居民们不见踪影,莫不是昨晚出海当时正值在家闭目养神?


    用户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