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原创小说]原创小小说:《魂殇》

    点击数:295
    抱美娃托杉.夫斯基
    2018-08-13 21:38:34

      我从他身上下来的时候,他正对我怒目而视。他的脸因愤怒而扭曲,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他竟然指着我的脸让我滚。

      我冷哼一声,掸了掸身上的尘埃,他忘了我是谁。没有我,他只会是行尸走肉般的傻子。

      他赶我走,是因为觉得我邪恶。

      我真的邪恶吗?我只不过杀了那个孩子。他不赶我走,我也想走,我无法忍受被这么懦弱的一具躯壳操控着。

      在商场那天我就知道,分道扬镳是早晚的事。我就想不明白,这样的孩子还不该死吗?他为什么要拦着我。

      事后,我们在一间叫“厨棍脆皮羊”的餐馆里坐了下来。他一言不发,皱着眉头喝羊汤的样子很帅,可是他刚才的表现让我很失望,所以他迷不了我。

      我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嗤地一笑,说,那是人家的家事,你没看到孩子的母亲在求那汉子停手吗?我们管那么多干嘛?

      我鄙夷地往他的羊汤里吐了一口唾液,骂道:你就是个冷血动物——

      他恼羞成怒,拍着桌子骂道:别他妈忘了你的身份,你只是我身体的一部份,我让你往东你就得往东,坐下,闭嘴——

      我想,我是跟错人了,我应该属于那个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汉子。他的皮鞋踢在曲蜷的身体上,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让我感到无比的兴奋。可惜那血流满面的母亲拦住了他。

      我至今无法明白,一台苹果手机有什么魅力,让那孩子举起柜台前那把转椅的时候,我脑海里就充斥着足球讲解员激动而声嘶力竭的声音:他拿起了凳子——他要砸了,他真的要砸了——快看,他要往母亲的头上砸了——

      鲜血噗的一声,如掀掉软木塞后的香槟,喷射而出。孩子面无惧色,以凳子为途径,锲而不舍地向着目标进发,时而发出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号子:你买不买,到底买不买——


      我跟他说,我想杀人。他将一块羊骨头吐在桌子上,冷冷地盯着我,讥讽道:大侠,现在是2018年,就让法律去制裁他好吗?

      我还想说什么,他却不再理睬,拿出手机在微信群里为“文明模范家庭”的评选拉票。

      我决定暗自动手。

      入夜,我嚯嚯地将一把杀猪刀磨得锃亮,手指从刀口上掠过,寒气逼人。

      我无法忘记,刀锋架在那孩子的脖子上时,他毫无惧色,甚至不屑地说:谁让我们变成这样的?我那么多兄弟,你杀得了几个?

      手起刀落,那孩子的鲜血竟然不是想像中的漫天喷洒,而像条蚯蚓般,蠕动着往泥土里钻。我用鞋底擦干净刀口上的血,然后逃了回来。

      我钻进他身体里,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却发觉身上还有血,我又爬下来准备洗个澡,没想到让他发现了。

      他吃惊地看着我,手指颤颤。


      和他分开后的第二个月

      他的家人通过各种途径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原谅他。遭我拒绝后,他们竟然跪下来,求我无论如何也回去看他一眼。

      我心一软,便答应跟他们回去一趟。

      我看见他坐在门槛上,双目无神,嘴角流着口涎。

      他傻了!他是个没有灵魂的人。看见我,他傻笑地指着我说:你杀人了,你是杀人凶手。

      我的心一酸,差点忍不住扑进他身体里。

      他咧着嘴,冲我笑了笑,露出一排参差不齐的黄牙,说道:我要嘘嘘——

      我将他扶进厕所里。却看见了当初负气离开时,咬破手指在镜子上写的那行字,虽然血液已经变得哑黑,但依然悚目:道德沦丧时,不挺身而出,你不配拥有魂——

      他解了裤子,对着马桶吱吱地撒了一泡尿,回头看见我对着镜子发呆,就指着我,傻笑着说:你杀了人,你是杀人凶手——

      是的,我是杀人凶手。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