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原创散文]小时候的端午节最幸福

    点击数:168
    居仁堂主
    2019-06-03 22:27:01

                          小时的端午节最幸福

     

      端午未到,胸前的香囊已随着奔跑的脚步激动的上蹿下跳。

      手脖脚脖上的五彩线,是母亲亲手抚养的金龙,有龙护体,百毒不侵,百虫不咬。

    初三下午泡的糯米端上来。绿绿的粽叶拿出来,长长的龙须草用水浸了。

    门框左右的艾蒿安静的俯视着进进出出的家人。一缕艾香在门前暗自飘溢。

      姐姐和妈妈面对面坐下,取一叶苇叶,握成杯形,用汤匙舀两勺糯米倒入,左在缠,右一缠,粽子包好了。

      地锅里劈柴升起了炽烈的火焰,映红母亲依然青春的脸,清水沸腾出浓浓的粽香,平常的日子因屈原的情怀而深沉热烈。

      咸鸭蛋煮熟了,咸鸡蛋煮熟了。甜鸡蛋煮熟了,鸡和鸭是自己养的。

      端午清晨,我们在泡一夜艾叶的水里洗过脸,在草窝里打过滚了。露水是甘露,一年不生疙瘩。

    韭菜炒鸡蛋炒好了,大蒜煮熟了。凉拦黄瓜调好了。

    菜是自己菜园里种的。

      父亲泡的雄黄酒在碗里泛着黄黄的光。这是白娘子的克星。

      把饭桌搬到后院,太阳照斜荷塘,荷花笑红了脸。圆圆地荷叶也镀上了一层红晕,菱角秧子开心地露出白白的小花。

      一只黑色的俗名苦瓜子的野鸟从菱角秧子上跑过,仿佛偷食了我们的粽子发现了似的逃跑。

      父亲坐下,端起酒碗轻轻地咂一口,推给母亲,母亲笑着说,我不喝。辣。母亲最终还是喝了一口。说了句:“啥喝头。”

      父亲笑了。再喝一口……

      我们已剥开了粽子,蘸了白砂糖,咬一口,甜到心里。

      剥一颗鸭蛋,蛋黄流着黏黏的油。

      再剥一颗鸡蛋,蘸一层白糖……

      碗里的白酒喝完了。父亲用手指在碗底研了研。将指头上的雄黄,抹到我们的鼻孔,耳朵眼里。小弟弟还是光肚儿呢,屁眼里也抹了雄黄。

      抹过雄黄的,虫不咬,蛇见愁。

      ……

    转眼间,五十余春秋。父母离开我们。

    进城了,一切似乎都淡了,淡得只留下昔日节日的影子。

    我没有心情和能力给儿孙我小时候的端午节了。

    鸡蛋,买,鸭蛋,买,粽子,买,香囊,还是要给孙子买。是扳脚娃娃好呢,还是鸡心或者料布袋?

    好怀念儿时荆州裁缝小镇上的端午节。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