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从一诗集看邓秀川爱国情怀

    远帆
    2017-01-29 06:33:32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3124

    从一诗集看邓秀川爱国情怀

    我在收集茂南抗战将军史料时,意外地发现,抗日名将邓龙光之父邓秀川也是一个富有民族气节的宿儒。

    据了解,在北伐和抗战中,邓龙光家牺牲三人、负伤三人,受到地方的崇敬。时值抗日烽烟四起,每闻名城要塞失陷,生灵涂炭,百姓遭殃,老先生必悲痛欲绝,乃与友人作有《白沙唱和集》,感怀河山破碎,哀人生之多艰,激愤之情溢于词句间。

    该诗集收有秀川诗词20多首,附有他人和诗几十首,其中有感慨自我人生的“辞梅菉商会主席职赋诗见志”之《七律》,有借游玩以言志的《游南海西樵山》,也有祝人婚姻的《花烛重逢七绝二章》等,但更多的是忧国忧民、抗击日寇的诗篇。如《读秋月君双十感赋心怦怦然爰拈其佳节当前亦黯然一句作辘轳体和成五首》之一:

    佳节当前亦黯然,中原祸患叹缠绵,鲸吞蚕食何时已,鹤唳风声到处传,蒿目滬淞馀劫烬,伤心家国撼幽燕,纷纷五族归于一,卧榻谁容倭寇眠。

    诗中邓先生先用“黯然”发自内心的忧伤,接着用“鲸吞蚕食何时已”来表达对祖国危亡的无限忧虑,最后“卧榻谁容倭寇眠”一句,则是要坚决抵抗日寇、将日寇赶出国门等激情的充分表露。
      又如《哀南京》、《哀北京》、《哀山西》、《哀湖北》、《哀广州》等诗,仅题目一个“哀”字,就流露出邓先生哀叹河山破碎的情怀,而其中的《哀南京》,还借多个典故以增强这种情怀的表达。像“杜陵感慨空怀国”一句,“杜陵梦”是一首抒发个人仕途失意的感慨之作。开头两句写早行引起了对故乡遥念。这里引用的应该是国家沦亡时国民对故乡的遥念。又像“庚信欷歔念故邱”,庾信是南北朝时期诗人、文学家。据《周书·庾信传》记载说:庾信“幼而俊迈,聪敏绝伦”,他自幼随父亲庾肩吾出入于萧纲的宫廷,后来又与徐陵一起任萧纲的东宫学士,成为宫体文学的代表作家;他们的文学风格,也被称为“徐庾体”。后因国家遭难,被迫逃亡。这也是借以表达河山破碎、民众逃亡却又怀念故乡的哀叹。

    有如此的长辈、有如此之忠义家风,受此教育和熏陶,邓龙光自然成长为爱国的抗日名将。

    1939年春,邓秀川去世,国共两党很多政要名人名将都敬送挽联。李济深敬题《邓秀川老伯荣思录》一文中说,敬送挽联的包括国民党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以及李宗仁等数十名政要和将军。而中国共产党则由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以私人名义,落款愚侄敬送挽联,联中不仅深深悼念邓秀川育儿有方且儿子移孝作忠等可嘉之精神,对其《白沙唱和集》所蕴含的爱国情怀也作了高度的评价和赞扬。

    联曰:哲嗣尽多才威望显扬万里莱衣振乡邑。

    耄年尚忧国河山破碎满腔悲愤溢诗词。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 (75)
    • 2017-02-08 15:50:19 1#

      quote:
      远帆 发表于 2017-2-7 08:43
      先谢谢兄台这样抬举我,是十分感谢,不,是万分感谢,但也不正确,说十二万分感谢才比较接近。
      看来兄台 ...


      我想你离开?不至于吧?我何苦如此呢?先生高看自己了。:lol先生发表的文章接近1000篇,令人佩服!如此,当然可以“笑骂由人,洒脱地做人。”但也不可动不动就揣测别人不读书,叫人“这是一般的历史常识,只要多看一点历史书籍就有答案了。”我只是问李济棠是谁,善意地提个醒,并无恶意。再说,我进入文香阁时间不长,但安知我就不是和你一样舞弄文笔为生的老同志呢?至于身体,作为老同志(包括我自己),谁都会有不如意事。按我的经验,自怨自艾是毫无作用的,只要放松心态,积极面对,自然会得到改善,也还会为社会作出贡献的,是吧?其实,文人自大和相轻要不得,我一直以此为戒,有不对的地方,我在此检讨。祝先生鸡年文思泉涌,多出佳作,在文香阁玩得开心!

    • 远帆

      2017-02-07 08:43:42 远帆 2#

      quote:
      ml123 发表于 2017-2-6 19:32
      这样说话有点偏离就文论文的原则了


      :lol

    • 远帆

      2017-02-07 08:43:15 远帆 3#

      quote:
      对酒当歌 发表于 2017-2-7 08:04
      先生不会离开,我也不会走,因为我们都要支持文香阁。还有,如果不是我,先生近来也不会写得那么多有思想性 ...


      先谢谢兄台这样抬举我,是十分感谢,不,是万分感谢,但也不正确,说十二万分感谢才比较接近。
      看来兄台像有点想我离开文香阁,否则不会这么说。老实说,跟我相差不很远时间进入文香阁的网友,其中还有一些人与我合影过,同在一起开会、欢聚过,我是很怀念他们的。但有些人因遇到某些难以克服的困难离开了,虽然我感到很幸运能坚持下来,但同时也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有点像失群的孤雁。谁都可以想象到,有这种心情的人将会作何种选择。你也应该明白,我在茂名新闻网发帖已有数百,进入的时间比你长,绝不是因你而进入而发帖,至于何时离开,这是我的自由,也绝不是因你而离开。
      我在文香阁发帖,既不为名也不为利(记得多年前获得过不少利益,曾有几个帖子变成网络文学),近年来,纯属娱乐。
      我写文章发表的时间不长,因得到编辑的错爱,在十多种不同的刊物上发表各种体裁的文章接近1000篇(网络的除外),总想能够尽快有所突破,但因近年来疾病缠身的困扰,一直未能达成心愿。现在想来,也没什么关系,因为对比起那些文盲和智障的人来说,算是多了一点,也可感到欣慰了。
      至于任何人说我些什么,我总是抱着一种“笑骂由人,洒脱地做人。”的态度,因我已一大把年纪了,还在乎这些吗?要一大堆虚浮的东西干什么?什么样的事和什么样的人不遇过?有什么看不开的?而当实在难受的时候,最多是发发唠叨而已,过后全都忘记了;记忆力差了,想记也记不住。
      其他的东西不想多谈。祝你继续在文香阁有好的表现。

    • 2017-02-07 08:04:26 4#

      先生不会离开,我也不会走,因为我们都要支持文香阁。还有,如果不是我,先生近来也不会写得那么多有思想性的小说的,难道不是吗?:lol:lol{:1_260:}

    • ml123

      2017-02-06 19:32:53 ml123 5#

      quote:
      对酒当歌 发表于 2017-2-6 11:08
      请我继续指正?要束修的,束修知道吧?


      这样说话有点偏离就文论文的原则了

    • 远帆

      2017-02-06 14:41:12 远帆 6#

      quote:
      对酒当歌 发表于 2017-2-6 11:08
      请我继续指正?要束修的,束修知道吧?


      我原本就什么也不懂,且又老糊涂了,全靠抄袭过日子,能知道什么叫束修吗?麻烦你耐心指教就是。先谢谢过。
      敬请尽快指教,如果我离开了文香阁,你指教就白费了。

    • 2017-02-06 11:08:53 7#

      quote:
      远帆 发表于 2017-2-5 07:41
      谢谢兄台的详细解读和指教。但有一点我明白地告诉你,我写一点东西是多方面参考的,当然也不排除在网上找 ...


      请我继续指正?要束修的,束修知道吧?:lol{:1_260:}

    • 远帆

      2017-02-05 07:45:45 远帆 8#

      quote:
      篮筐 发表于 2017-2-4 23:44
      高州原来是管茂名地区的,现在反过来了,高州人


      :lol

    • 远帆

      2017-02-05 07:45:17 远帆 9#

      quote:
      红美玉 发表于 2017-2-4 14:36
      我看这个就不必再议了吧。祝大家新春快乐。


      没关系,如果帖子没人参与,就显得冷清了。还是顺其自然好,请不要删帖。

    • 远帆

      2017-02-05 07:41:28 远帆 10#

      quote:
      对酒当歌 发表于 2017-2-4 13:12
      先生,什么“信息”这样犀利,“在任何情况下是不能置换的”?不过,我想举个例,“中国”一名是古代便 ...


      谢谢兄台的详细解读和指教。但有一点我明白地告诉你,我写一点东西是多方面参考的,当然也不排除在网上找找,毕竟网上的信息量很大,就像我常上茂名新闻网一样,从中找到很有用的信息。然而,虽然我至今仍每天都在读书,但相信读一辈子,比起兄台来自然是望尘莫及的,确实是令我汗颜。至于要我不写什么,我想,这是我自由,我水平低下,也要写,即使写得不伦不类,也要写,只要有读者喜欢看我的文章,有编辑用我的文章,不仅写史志,连其他任何一种文体的东西也会继续写下去,而且还要多写一点。
      我胡说这些话,请继续指正,我等着呢。
      问好。

    • 2017-02-04 23:44:39 11#

      高州原来是管茂名地区的,现在反过来了,高州人:lol:lol

    • 红美玉

      2017-02-04 14:36:50 红美玉 12#

      我看这个就不必再议了吧。祝大家新春快乐。

    • 2017-02-04 13:12:27 13#

      quote:
      远帆 发表于 2017-2-4 11:48
      应该说,将所有人的出生地都笼统说成是地球人,不错,但也不正确。而高州这个地名源于何时及何因何由,或者 ...


      先生,什么“信息”这样犀利,“在任何情况下是不能置换的”?不过,我想举个例,“中国”一名是古代便有了的,我们的祖宗也叫自己是中国人,还经历了两个有代表的朝代:汉、唐,我们现在的国名叫“中华人民共和国”,难道我们“在任何情况下是不能置换的”,只能叫自己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而不能叫中国人,或唐人、汉人了?我告你,我是茂南区人,所以我又是茂名县和高州府人,因为我的祖辈世代在此地繁衍生息。我还是福建人,因为我祖宗来自于福建。过去与现在是有关联的,人不能数典忘宗,否则,如何治史?
      “而高州这个地名源于何时及何因何由,或者是一条河,一座山,或一条村庄,或是一路头铺,或一圩镇,我不得而知,但应该比高州府要早。”?你不知“高州”“高州府”,以及“高州人”这个概念,这很正常。要解决这些“一般的历史常识”不难,不管你或我,只要少做网上文抄公,“多看一点历史书籍就有答案了。”不过,先生不知“高州”“高州府”,也敢治茂南地方史这种无畏精神,很值得我这个无知者学习!
      说多了,不想说了。:lol:lol谢谢先生让我过了一个开心快乐的年假,顺祝文祺!{:1_260:}

    • 远帆

      2017-02-04 11:48:11 远帆 14#

      应该说,将所有人的出生地都笼统说成是地球人,不错,但也不正确。而高州这个地名源于何时及何因何由,或者是一条河,一座山,或一条村庄,或是一路头铺,或一圩镇,我不得而知,但应该比高州府要早。而高州府是一个特定的称谓,在任何情况下是不能置换的,像现在的茂名市、化州、信宜、茂南的所有信息,只能用现在的所用名称,如果继续按一直沿用过去的称谓,统统换成“高州”,是不正确的。
      至于你的一番推论,不想作什么回复,因为好像不值得:lol

    • 2017-02-04 10:41:59 15#

      quote:
      远帆 发表于 2017-2-4 09:05
      请兄台先免去“教”为好,这是很令人尴尬的。
      大家知道,当时的高州府治是有时限的,若过了这个时限,如果 ...


      那么,按先生的理论,我村执牛屎的李济棠,“具体细致”来说,他是离邓龙光故居不远的我村人,所以他只能是我村人。因此,他不是茂南区人,不是茂名市人,不是广东人,不是中国人,更不是亚洲、太阳系、宇宙的人,因为,全都“不够具体细致”。(这样一推理,吓我一跳,我村李济棠好像不是人了{:1_255:})

      “大家知道,当时的高州府治是有时限的,若过了这个时限,如果再称现在的茂名市为高州就似乎不多合适了。”——按先生的“时限”说,抗日英雄邓龙光、木偶艺人吴德文等吾乡先贤就不是茂名人和茂南区人了,因为他们出生于清和民国时期,那时只有高州府,高雷专区,及下辖的,其区域为现在的高州市和茂南区的茂名县,所以,按“时限”他们只能说是高州府人,高雷专区人,以及茂名县(区域为现在的高州市和茂南区)人了?至于茂名和茂南区与茂名县有哪些区别,看来也是不用我多说的。:lol
      开年上班了,{:1_262:}再祝先生新春大吉大利,身安体健,在文香阁治史和玩得开心!